第四章:人数不够你来凑
潇可乐2019-05-17 16:192,261

  “赵管事,小的看您连着打了几个哈欠,不如先去休息一下,等小的把这些小母都清点好了,您在来宣明单,可好?”

  瞧着这赵管事一坐下来,便是哈气连天,模样也是憔悴的很。

  “哎呀,一连赶了几天的路,不累才怪咧,可这次是时间紧任务重啊,还是赶紧趁太阳下山前,把事都了了,夜里也能睡个安生觉,不是么”

  要是在往常,她领任务出安城,可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那里受过如今这般罪呢。

  连日里的奔波,吃不好睡不好的,身体吃不消也是自然。

  碍于身份原因,自己也是不情愿坐在这里打哈欠的,但再怎么样也还是要先把事情办好啊。

  不然若是出了什么岔子,自己只怕是连坐在这里打哈欠的机会都没得了。

  “也到是,赵管事今日把事了了,明日可只管好生休息,剩下的就交给小的了,轻易不会打扰到赵管事”

  “嗯,余大娘办事,吾还是放心的”

  赵管事瞧向那高台下人头攒动,微微点了点头。

  “那余太娘还是没出祠堂么?”

  “是的,整俩年了,赵管事要见太娘,吾便差人去请”

  “罢了,罢了,待事情了了,吾自行去瞧她”

  “赵管事”赵管事正与余大娘说着话,便有一人从侧旁上了高台。

  “说罢,什么事”

  瞧见上来的人是李春绪,赵管事冷哼了一声,端起了左手边的茶杯。

  “嗯,赵……赵管事,人数都清点了,只不过……”

  “不过什么?”

  “只不过这符合年龄的只有一百五十余人啊,您这次是要三百余人,怕是不够呢”

  “哼,不够?若真是不够,汝便也去凑一个人数,可好?”

  听这李春绪说道人数不够,赵管事笑了,放下了茶杯后,起身走向高台的栏杆边。

  “您,您这不是在拿小的开玩笑呢嘛?平常时候就一百余人,您这次突然要三百余人,也没个准备,这……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么?”

  “强人所难?”

  赵管事回头扫了一眼,在她背后正恭敬的低着头的众人。

  而后又回过头,高声道,“汝等都给吾听着,今儿,要的就是三百余人,年龄够得,都给吾记上,一个不准少,否则这安城也便不再需要阿母院了”

  余大娘见赵管事此举,便待她说完后,毕恭毕敬的给又赵管事行了礼,道:“赵管事,莫动气,您切先歇着,小的一定把这人数给您交齐了”

  只是她说完后,赵管事回过身,什么也没说,就走到了刚才的位子上,又坐下端起了茶杯。

  余大娘也便只好起身,走下高台。

  只是在经过李春绪的身旁时,她小声道了一句:“随吾来”

  李春绪听此,虽是邹了邹眉,不明她是何用意,但还是跟着她下了高台。

  二人一同下了高台后,来到赵管事看不到的死角处,俩人的随从也都便在一旁候着。

  李春绪也便漫步尽心的问道:“汝是要做什么?”

  见李春绪如此,若是搁了旁人,怕是要恼火,可这余大娘却是丝毫不在意。

  自然也是没工夫与她拐弯抹角的,直接就说道:“汝可知私下放人是大罪?”

  “那又怎样?”

  听这余大娘的话,李春绪撇了撇嘴,不以为是。

  “那又怎样?汝难道不觉辜负了太娘么?”

  “那也是吾的事!与汝何干!如今,汝还不是太娘呢,自然管不到吾!”

  余太娘至两年前一件事后,便退居祠堂,大事小事都是由这余大娘代为处理。

  实在解决不了的,才会去向余太娘禀报。

  平日里,其他人也都很敬重这余大娘,可偏偏除了这李春绪,一直都与她作对。

  “汝平日眼界短,吾懒得与汝计较,只望日后,汝能守得规矩,切莫在行差踏错!”

  这余大娘说完,便是领着自己的随从就这么走了。

  留在原地的李春绪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红了眼眶。

  行差踏错,余大娘余素香的这四个字,她不知是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不知多少遍了。

  余素香,汝以为这是吾的本意吗?

  李春绪在心里问着,可惜没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遥想六年前,位值大娘的余绍怀被提为第一百八十四届太娘。

  也就是如今身居祠堂的余太娘,余绍怀。

  成为这阿母院里身份最高的人后,至此她三人之间的关系,在李春香看来,好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要知道她叶春绪,蓝绍怀,许素香,三人可是自小成伴,无话不说。

  可当蓝绍怀一步步往上升,位值了大娘,姓了余,成了余绍怀后。

  与她二人之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而后自上一任太娘卸止后,这余绍怀就自然而然的被策为了太娘。

  自当她成了太娘后,第一件事便就是提了她与许素香二人。

  这也是她三人之间的约定,她们从小便约定着,不论将来她们其中有谁,能有机会成为手握权力的人,都得要提携其她二人。

  只是这大娘一职,也是将来能被提为太娘的第一人选,只得有一人担任。

  本来余绍怀大可不必急于将这大娘之位立即补上的,可她还是这么做了。

  于是,这许素香便被提为了大娘,姓了余,成了如今的余素香,余大娘。

  而她,便从叶春绪成了这李春绪,众人口中的绪姑姑。

  要知道,她原本的姓,可是比当初的许素香要高一等的。

  可最后,却是让她越过自己成了大娘,自己又怎能会服她呢?

  而随着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三人之间的关系也是越发的生分了。

  自己想要的也没人可说,只能自己去争取得到,无奈,没人能懂她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何。

  反而是被余素香认为犯了大的罪过。

  作者有话说:春绪,春绪,傻傻分不清绪。

  其实是这样的:叶春绪即李春绪。

  素香,素香,傻傻分不清素。

  其实是这样的:许素香即余素香。

  身居祠堂的太娘:蓝绍怀即余绍怀

  阿母大院姓氏排名,余,李,蓝,叶,许,杨,刘,长,德,常,沙,福。

  注:此排名无任何现实歧视意思。

继续阅读:第五章:长风长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