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长风长雨
潇可乐2019-05-17 16:192,317

  自己想要的也没人可说,只能自己去争取得到,无奈,没人能懂她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何。

  反而被余素香认为她犯了大的罪过。

  真是打掉牙只能往肚子里咽。

  轩程院里,张管事下了高台,来到众阿子前,从第一排往后瞧了瞧。

  “这第一排的,可是李姓?”

  张管事问道,跟随他身后的覃含便上前回道:“回张管事,这次正是从李姓开始排的,怕您要的人数不够”

  “吾说,怎么这衣物上挂的饰件不一样呢”

  “您看,今年这怎么安排呢?”

  往年,都是从蓝姓开始排的,而李姓是留着,等安城里的哪位,给某些立下战绩的需要新开府邸的高官,作为赏赐之用的。

  至于余姓,是阿母大院里地位最高的姓。

  能被提为余姓的,在这阿母大院里,也只能有俩位。

  一位作为太娘,一位是作为大娘。

  “把各姓的人数都挨个报一下吧”

  “是,杨元风”覃含先是回了张管事一句,而后又唤到跟在他左侧的杨元风,示意他来。

  “是,小的明白”

  杨元风的了令后,便上前走到了张管事的身侧,同时翻开了自己手中的花名册。

  “李姓,十五岁到十八岁,十二人,十二岁到十四岁,十六人。张管事请过目”

  杨元风念完后,便半弯着身子,双手高举花名册。

  至于他为什么会懂这些,自然离不开覃含的教导。

  张管事低头瞧了瞧杨元风高举的名册,思虑了一番过后,便说道:

  “嗯,符合年龄只十二人,便就按着顺序,前五人去礼部,第六到十人去工部,剩下的去做小医工吧,可都给吾仔细着点,别平白浪费了这李姓!”

  “是,小的们遵命”

  因姓了这阿母大院里的第二等姓,李,如今某得的差事也是旁人及其羡慕的。

  这跪下磕头的模样也是比平日里的都积极,领命的声音让人听起来也能觉他们内心里的欢喜。

  “继续吧”

  “蓝姓,十五岁到十七岁,二十六人,十二岁到十四岁,十三人。张管事请过目”

  此时的杨元风,虽便面上是不动声色的模样。

  论谁看着他,都会觉得他的举止很规矩。

  举手投注间,竟完全做到了一丝不苟,让人很是诧异。

  要知道他之前可是从未做过这等差事的,可这第一次竟就做的是让人无可挑剔,也很是难怪覃含老师会破例收了他一个杨姓为助手。

  还记得覃含老师上一任的助手,是按着排名选的一个李姓。

  叫做李文备一个阿子,他是十五岁跟着覃含老师的。

  虽是平日里做事也到挺细致的,覃含老师也没少提点他。

  可偏偏是到了宣名单这等关键的时刻,他却掉了链子。

  要说,在第一次领这种差事的时候,他紧张一下便也罢,张管事也是从阿母院里出去的,能够理解他。

  可好歹他也是有过俩次经验的人啊,但就在上一年宣名单时,还是出了岔子。

  覃含老师想保他,也是无能为力了。

  最后只能是被张管事的罚了他去了辛者库里,做了最下级的奴才。

  若是他当时能如杨元风这般,怕就不会是如今的这般下场吧。

  可其实,虽这杨元风表面上是让人看着平静如水的模样。

  但他的心跳已经加速到了何种程度,恐怕也只有他自己能知道了吧。

  他的手心里也是渐渐的出了许多汗,如今的三月天,到像是五月天了。

  但这是事关宣名单的大事,可不允许他出任何一点差错的。

  所以无论再怎么样,他也得极力的忍着。

  不过在场的人中,还是有人能看出,他平静面孔下的一丝波澜的。

  就比如这覃含与杨元雨。

  覃含作为阿子们的教习老师,虽从前未曾在意过一个叫杨元风的阿子。

  可就在这短短的一年之内,与杨元风的接触中,便是觉得他是这阿母大院里不可多得的一个人才。

  若是得以好好培养,再加上他自己有能争气,不愁谋不着一个比他人好的出路。

  至于这杨元雨,能说是与杨元风感情最好的一个,一点也不为过。

  他俩除了脾性与样貌不同外,其他的可以说是完全一致了。

  杨元风的性格是有些跳脱的,想到什么便是什么,能隐忍的同时也能说道。

  直来直去的,便也正应了他的名字,是个风一般的人。

  而杨元雨则是比较沉稳类型的,自己的心事从来不显露表面,除了杨元风之外,也在无二人能知,他的心里到底是如何想法。

  他二人也本不是一出生就姓了杨姓,而是长姓。

  一个是长风,一个是长雨。

  后来俩人大一点后,都很懂事,在每俩年的一次提姓机会中,二人得了机会提了杨姓。

  而在去年的一次宣名单中,担当点花册的李文备因失误,被罚了去辛者库。

  在那之后覃含虽又从李姓中挑了其他人,却始终都觉不满意。

  因他们不是这里不对就是那里做不好,这样的状态下他又怎敢让他们到张管事面前呢?

  若是再一个不小心,没有李文备的运气,从而丢了他们的性命,那可便是他的大罪过了。

  但在后来的一次教习他们时,这杨元风与杨元雨路过,瞧见了。

  便是自告奋勇的与覃含说,让他也给他们一个机会试一试罢。

  覃含思虑在三后,瞧俩人虽是杨姓,却也到激灵,况且教习一个也是教,教习俩个也是教。

  那便一起教了吧,说不定,他们俩能成呢。

  而且,当时的时间距离下一年正常的宣名单时间也不多了,试一试也无妨。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杨元风与杨元雨的表现也都很出色,也让他很是得意。

  便在前不久的时候就请示了余太娘绍怀,提了他二人做了自己的助手。

  如今的覃含瞧着这有模有样的杨元风,也是用事实向他证明了,他当初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

  本来李姓中的有些人还是对覃含此举表示不服的,但如今见着杨元风的举止,便是不得不服了。

  而且,他们现在也都领了好差事,能进了安城里,便是任由杨元风在这里得意吧,他们也不介意了,也没工夫介意去了。

  这轩程院里的张管事已经开始了宣名单,这小母院里的事宜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继续阅读:第六章:元风入安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