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余恩慈走了
潇可乐2019-05-17 16:322,001

  风带走了秋的枯叶,迎来了春的柳绿。

  夏日那灼热的阳光,燃烧了冬日里那刺骨的冰凌

  远处屋檐下那悠悠琴声,伴随着淅淅沥沥雨滴,好不惬意。

  可此时在回院里,却是有人高呼一声:“回元年二十三,一百八十六届太娘,余恩慈,位值六十三载,薨,正寝年八十余二,行礼!”

  “一悼”

  “二哀”

  “三叩首”

  “礼成!”

  回院里的最尊贵的太娘,余恩慈就这么走了。

  她就这样撒手走了,让人们都觉得是那么的突然。

  往日里余太娘教导他们的模样,又一下都涌上了心头。

  可见余恩慈走后的面容,却又是极为的安然。

  这大院里的人,无一不觉得惋惜。

  他们最敬重的太娘,余恩慈,就这么走了。

  “看,余太娘的灵鸟回来了”

  有人不经意间抬头,便瞧见了那冒着大雨盘旋在半空中的灵鸟。

  院里没人不识这灵鸟,瞧见她后,便都连忙向后退,而那灵鸟也便直接飞向了余太娘的停尸棺中。

  “灵鸟这是要做什么?”

  有人不解,他们知,这灵鸟是余墨儿奉余太娘的命令,将她放生的。

  余太娘走了,这灵鸟会飞回来,也没什么,他们知道这灵鸟是通人性的。

  可这灵鸟为何要停在余太娘得尸棺中?

  “汝等快看,灵鸟好像……同余太娘去了”

  “这……”

  “墨儿,汝瞧,这灵鸟竟同太娘去了”

  “是啊”随着一声叹息,琴声也噶然而止。

  她抬头,瞧向那回院里的棺材,“汝说,吾是不是也该同灵鸟一般?”

  “胡说什么呢,汝该好好活着,才不至于辜负了恩慈太娘”

  瞧着余墨尔说这等糊涂话,李文介急了,却又是无奈得道:

  “墨儿,汝要难受,就哭出来吧,汝这样吾看着也难受。”

  听有人叫她哭,余墨儿摇了摇头,“不,太娘不喜”

  她一直记着,她刚被太娘领回来的那会,整日里动不动就哭着,因为这落泪,没少挨太娘骂。

  开始她一直不明白,人伤心难过落泪是情理之中,可为何这太娘却不喜人哭。

  到后来她大了些,太娘才讲与她听,“因为汝像她,她笑起来的样子最美,可惜她走了,吾这辈子再见不到她了”

  余墨儿那时才明白,原来,当初太娘将她领回,不是为别的。

  便是因为像她罢了。

  若不是因为自己像那人,恐怕是没这福分跟了太娘姓了尊贵的姓。

  若不是太娘将她领回,她可能会进了安城待到二十八,便能出来,可那也得看自己能不能活到那时。

  可进安城里要得意安然生存又是何等难?剩下的则大都是被官家领了去做妾或是下等的母子。

  也正因此,余墨儿便一直谨记着太娘的教诲,到现在没落过一滴泪。

  因她怕,怕自己那一日惹了太娘心烦,没了耐心,要将她逐了出去。

  那自己,可便真是没了活头,要真到那时,怕是要她哭她都哭不出来了吧。

  只是,也是因为那时的她年幼,才会生了这样幼稚的想法。

  直到后来,她渐渐大了些,便是明白了太娘的苦心,后来也就是处处会设身处地的为太娘着想。

  想尽法子的哄太娘开心,好让她能忘了那些前尘旧事。

  只是,到如今,太娘就这么走了,她也没能做到。

  连太娘最喜的灵鸟都能冒着大雨飞回来,随了太娘去了,她又该如何是从呢?

  整个大院里,也怕是只有她一人,才知这余太娘,余恩慈为何会走的这么突然了吧。

  昨天夜里,余恩慈拿着她的手,迷迷糊糊的说了一些话。

  她原以为太娘是被昨夜的雷声惊醒,却不想知道了一些太娘的秘密。

  “墨儿,吾方才梦到她了,她在世时曾与吾说,没有她的命令,吾不准离开人世,吾这么多年也未曾梦到过她”

  “可方才,她却余吾说,要吾去陪她,墨儿,吾终于不用再苦苦的撑着了,真的好累。”

  “吾要去寻她,给她赔罪了,汝明日去将灵鸟放了,丧礼时给吾在弹一曲,好吗,墨儿”

  余恩慈说完,便是一口气上来就没在下去了。

  余墨儿看着眼前的余恩慈,不知所措,她想落泪,可忘记了怎么落泪。

  她想哭泣,却怎么也哭不出声。

  就这样在余恩慈的床前,愣愣的做到了天亮。

  至于这余墨儿口中的太娘是何人?便是这阿母大院的第一百八十六届的太娘,位值六十三载。

  也是这阿母大院里任职最久的一位,姓余,名恩慈。

  余姓,是位值太娘之位才能有的,也这阿母大院中最尊贵的姓,恩慈二字是回元四年任职时柳太妃赐与。

  至于这余恩慈的原名原姓,时至今日,已经太久了,恐怕连她自己都不晓得了吧。

  而这余墨儿如今虽不任太娘之位,却是因为余太娘的恩赐,便跟着姓了余,赐了墨儿二字。

  至于这阿母大院是何?可以说是天堂之地,也可以说是地狱之门。

  若这余墨儿没有被余恩慈领回,如今怕是不知道在何处做阿母,幸运的话可能会在安城里伺候那房的主子,若不然就是被那个人家领去做了妾或是下等的母子。

  总之,这阿母大院里的不管是男子或是女子,出身大都是卑微的。

  命运也大都是坎坷的,很少能有飞上枝头的。

  当然了,柳太妃除外,但她也仅仅只是个个例罢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杨小管他姓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