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双生子惹祸端二
潇可乐2018-09-11 18:493,648

  “多谢刘阿母,元风知晓了,告辞”

  杨元风辞了刘宣珍后,便回到了阿子院。

  此时覃含已是叫人寻了他半天了,一直在担心这杨元风会想不开。

  但碍于任教士带着阿子和小母们赶了回来了,这会子又是陪着张管事在任教士带领的阿子中,进行挑选,一时之间是走不开了。

  而刘宣珍则是一改方才失落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寝院收拾衣物。

  虽现在天色渐晚,但轩程院和程兰院里还是灯火烛明人头攒动的。

  与阿母院的另一处,显然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轩程院和程兰院里是俩位管事和小管的此起彼伏的声音。

  而在这个院子里,却是只有一间房有烛火亮着,时不时传出来的是敲木鱼的声音。

  伴着一阵风吹来,能感觉得春天特有的气味。

  “是谁?”

  只听,暗地里发出一声疑问来。

  “是吾,赵弦乐,来瞧瞧余太娘的”

  只是,来人仿佛是习惯了如此吧,竟没有被这突然的一声给吓着。

  “去吧”

  表明自己的身份后,那人也便同意的自己的请求。

  这赵弦乐也就径直走向那唯一亮着烛火的房间。

  推开门,瞧着跪在软垫上的人,她摇了摇头,又轻轻的关上了门。

  “人都清好了?”

  还没待她找地方坐下呢,便被那敲着木鱼之人问道。

  而这敲木鱼之人,便是这阿母院地位最尊贵的太娘,余绍怀。

  至于来人赵弦乐,便是赵管事了。

  “还没,任教士才带些人回来,吾教给赵弦恬了,便来汝这躲躲懒”

  赵弦乐将门关上后,便找了地方坐下,又给自己面前的俩个杯子里到了茶。

  仿佛,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汝呀,都这岁数,还学着躲懒”

  “汝可别敲了,起来与吾说说话”

  见余绍怀还跪在那里,一下一下的敲着木鱼,赵弦乐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发着牢骚。

  “也不知汝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清福不去想享,整日里困在这里敲木鱼,好玩吗?”

  “吾觉得现在挺好的,整日里礼佛,觉得清心寡欲的,挺畅快”

  余绍怀听着赵弦乐的话,笑着起了身,坐与她旁边。

  “吾虽知,汝是为了那孩儿,可想要从主母哪里知晓汝孩儿的下落,也不是只有这一种办法的呀,当年汝要是顺了圣上的意,岂不是早就寻着汝孩儿了吗?”

  见余绍怀起身,赵弦乐接着点点烛火,将余绍怀仔细的打量一番,还是那个样子,一点没变。

  嘴角一点朱砂痣,让她美的是那么的不可方物。

  只是,这身形,好像与去年相比,又清瘦了许多。

  “可在吾看来,只有这种法子,还余四年,吾便可去寻了主母,至于旁的法子,吾可至今都没未曾想过”

  赵弦乐摇了摇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这些年,每次轮到她过来,都会劝上一劝,只是这余绍怀却是认了死理,无论怎样就是不应。

  余绍怀抿了口茶,瞧着赵弦乐犯难的样子,她又继续道:“知汝是为吾好,可这么多年了,汝劝的吾耳朵都生茧了,可莫再劝了”

  “艾”赵弦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吾要是汝啊,万不会如此”

  “可汝这辈子也当不得吾啊”余绍怀笑道。

  “那汝可知,吾这次为何急匆匆的就从安城出来了么?”

  余绍怀摇头,表示不知,瞧着赵弦乐的神情,却像是出了大事罢。

  “只因圣上前些日子得了一对双生子,这本是件天大的喜事,可谁知……”

  “嗯?发生了什么吗?”

  双生子的基因在她们这个时候本来就不常见,一百人中才有一人,又何况是在后宫这种是非多的地方。

  就算是在这阿母大院数千人当中,余绍怀知道的,也就只有三对双生子。

  一对是数十年之前,另外俩对,便是刘元伊,刘元敏与杨元风。

  刘元伊的同卵是一对女孩,可惜,另外一个胎中营养不足,生下来没多久便离世了。

  至于刘元敏与杨元风,便是一男一女,如今都已长大成人。

  历年的后宫中也就出过俩次双生子,但也一样都没能够好好的活下来。

  一对是在曙北年间,当时的圣上是曙玉帝。

  在曙玉帝的时候,知晓双生子的人,别说是后宫,就是坊间里也是极其少的。

  这曙玉帝的双生子,是一男一女。

  自打生下来,因后宫中人未曾见过,便被当做是怪胎。

  其实当时的曙玉帝也并不是一见这双生子就异常忌讳的,甚至还有些莫名的诧异和欢喜呢。

  毕竟,无论如何这双生子也是皇家血脉的,是他的亲骨肉的。

  然而后来这双生子为何没能活下去,其中大部分原因怕是因后宫的嫔妃们心生嫉妒,兴风作浪而借着妖孽造谣生事的。

  后来这双生子便连同其生母一起被禁在宫中,再后来时间一长,便是再无音讯。

  他人也不用问,便知晓,这定是圣上让他们默默的消失了。

  到后来再有双生子,便是嘉南年间了,那时的圣上是嘉合帝。

  在有了曙玉帝双子事件后,这坊间生下双生子的父母连同其孩子,便是活的比原先更加的艰难了。

  之前有过双生子的寻常人家,还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本是很正常的。

  只是有时,会被那些没见过双生子的人,投来异样的眼光而已。

  这到也没什么,只要孩子身体健康,他们哪怕是饿着自己,也会将自己的孩子好好抚养成人。

  可只打出了曙玉帝双生子一事后,他们便如同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人人都将这双生子当做怪物,对于那时举报双生子的,还能获得些银两呢。

  虽说这双生子不常见,可一将范围扩大后,也总是有不少的双生子的。

  往年,阿母大院也会收养一些平穷人家刚生下来的孩子,这里边也是夹杂着一些双生子其中的一个。

  而另一个则是留在了本家,也因此逃过了一劫。

  当年的事情发生后,就有不少双生子,为此而丧命。

  只是,这事儿做的巧,官府们和底下的官员也压的住。

  所以也就一直未曾禀报到圣上哪里。

  但是到了嘉合帝时,却是不一样了。

  据说在嘉合帝时,有一年的科举,中了状元和榜眼的举子,舍命在嘉合帝前进言。

  二人也是兵行险招,让这双生子得以见了天日,慰藉了许多无故伤命的双生子的亡灵。

  同时也让当时嘉合帝重整了朝纲,正了坊间同朝堂的风气。

  要说这状元与榜眼,是如何能得此大事。

  只因他俩便就是一对双生子。

  要问,这双生子,双生子,既是双生子,定是长的极像的。

  那为何科试的时候,竟没被旁人发现呢。

  是因这二人有一师傅,与他二人其中一人,造了副新皮囊。

  贴上后,便换了一人模样。

  他们的师傅,是经历过双生子劫难之人。

  可也自知自己没有任何权和利,能为双生子洗脱冤屈,不在无故枉死。

  便在机缘巧合之下,收养了这二人。

  二十多年来,他也是拼劲自己的力量去收集证据。

  教导他们二人,这双生子,其实与旁人无异。

  长大后,一定要去御前,替这天下的双生子,讨个明白话。

  否则,先别说他人,就是他二人其中一人,终身只得带着皮囊过活。

  最后也到底不枉他们等了二十多年,终是等到了这个好时机。

  等到了嘉合帝,这样一位贤帝。

  自那以后没多久,这嘉合帝的一位妃子便诞下了一对双生子。

  而且与曙玉帝时的双生子不同,这次的是一对皇子。

  在有了科举一事后,这诞下双生子,便是件天大的喜事。

  没人在敢说双生子是什么妖孽之类的话了。

  本身,后宫嫔妃能得一皇子,就是让旁人眼红之事。

  又何况,这次竟是一下得了俩。

  这对皇子的生母,也便是一跃位居贵妃之位了。

  嘉合帝也对二位皇子疼爱有佳,期盼其能长大成才。

  可惜事实却不尽人意,好景不长,这对皇子,竟没过一岁便薨了。

  对外说是,俩皇子在母胎里,便体虚。

  因俩人要分旁人一份的营养,自然是分不够的。

  即使如今平安的生下来了,日后也是养不好的。

  可内里的人却是比旁人再清楚不过了,这是有人惧怕了双生皇子长大成人。

  毕竟,他们生母已然是贵妃,圣上又十分重视俩位皇子。

  皇后的嫡子又天资不佳,将来他二人其中一人会成太子,也未可知啊。

  后宫中俩次诞下双生子,都没能成人,实在是叫人遗憾。

  没想到,如今永唯帝,竟也得了双生子,望这次,他能将其抚养成人。

  但赵弦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叫余绍怀手中的杯子滑落在地。

  “这双生子与嘉合帝时的双生子一样,是一对皇子,生下来,也是平平安安的,圣上与太后也是将其捧在了手心,生怕在发生曙玉帝和嘉合帝时的悲剧,可任是再怎么小心防范,就在前不久,二位皇子连同其生母还是去见了阎王”

  余绍怀蹙眉,本端着茶杯的手也瞬间失去了力气,砰的一声,杯子落地,却还是没能唤回她的思绪。

  赵弦乐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汝也知,当今圣上虽即位四年,可后位一直是空悬着的,后宫子嗣更是只有俩位皇子以及三位公主,这次,竟有妃嫔能一下得了俩位皇子,在旁人认为,那后位便是为她留着的,又那岂能不叫旁人生了歹念呢?”

  余绍怀叹气,她虽深知后宫见不得人的脏事儿是掰着指头都数不过来。

  这也是当年慧天圣后为何设立阿母院的缘由。

  可竟没想到,永唯帝虽是坐拥天下之人,却也同曙玉帝与嘉合帝一样保不住自己的孩儿。

  还是一对双生子的皇子。

  “那……圣上可有抓到犯事之人?”

继续阅读:第十章:惜字如金闷豆腐离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