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常彦开心就好
潇可乐2018-09-25 16:012,202

  惜字如金,除了师傅,对于旁人,是说一个字都嫌多的人。

  抬头瞧向那倚靠在树杈上,饮着手中酒的离谢,他心中是万般感慨。

  十几年前的离谢,可不是如今这般忧愁。

  如今却是越发的像一个柔情公子了。

  他平日里多次找借口挑衅离谢,不过是为了离谢能够借与他的切磋而将情绪都发出来罢了。

  可这离谢,却始终都无动于衷。

  无论他如何刺激他,他也都不带正经搭理一下自己。

  可今晚,却是由不得他离谢了,他实在是不想再看他继续这般下去了。

  如此想着,他便挥动了自己左手的鞭子,瞬间,自己的身体也便向上移动着。

  他一下就来到了离谢所在的地方,离谢撇眼瞧了一下他。

  “离方,你就这么想动手么?”

  说完,离谢又继续喝着酒壶中的酒,而离方则是挥动起了自己手中的鞭子。

  眼看着离方手中的鞭子就要挥在了离谢的身上,离谢却依旧是倚靠在树杈上,丝毫未动身形。

  但即使如此,离方也未曾想过,要停下自己手中的鞭。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鞭是不可能打到离谢的。

  果不其然,就在他的鞭子距离谢只有短短的五公分的距离时,离谢出手了。

  只见他本尊还丝毫未动的靠在树杈上,离方的眼前却是出现了另外一个他。

  而后,离方就与离谢的幻影在这原本就不平静得夜晚,开始了一场久违的较量。

  “常彦弟弟,汝寻吾?”

  “是啊,德盛哥哥,吾想和汝说说话”

  那边,离谢与离方在祠堂院的高空上切磋着,

  这边,程兰院与轩程院的事宜也都差不多都结束了。

  德胜在伺候了张管事回房休息后,便来到了阿子平日里休息的院子里。

  德盛是三年前出的阿母院,如今是跟在了张管事的身后做事。

  他比常彦要大了三岁,从前还在阿母院的时候,常彦就一直很依赖他,与他形影不离。

  此刻,俩人一起坐在了廊外的台阶上。

  虽常彦说是有话要与德盛说,可俩人在此坐了良久,常彦也还是没开口。

  瞧着常彦欲言又止的模样,虽他没说,可德盛却也是心知肚明。

  既然常彦开不了口,那便由他代替常彦开了口。

  “常彦弟弟,汝不说,吾也知是什么事了,吾也是真心为汝着想,不希望汝与吾一般,是一个残缺之身,便早早的就与张管事说过了,可汝知,那张管事的是如何回吾话的么?”

  常彦听德盛为他求过张管事一事,便抬头看向德盛,只是那眼眶却有些红红的。

  听德盛如此问他,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德盛便继续道,“当日,吾去求了张管事后,他不是直接就拒绝了吾,而是问了吾几个问题”

  “德胜,汝进这安城之前,可有人曾为汝求过情,让汝不必进安城做净身太监,只去官人府上做仆役,又或者即使是入了安城,也能留得全身,只是做慎刑司的奴役,更甚是守城的侍卫呢?”

  “吾当时摇头,回了张管事确未曾有过”

  那张管事便继续道:“汝进安城,只消用了三年时间,便到了吾的身边任事,可曾有求过他人?”

  “吾仍旧是摇头,表示没有”

  接下来张管事便是说到了李文备一事:“那同是阿母院的阿子,李文备,虽比汝小了俩岁,却是有个比汝好的姓,起点比汝高了不少,选人时,覃含更是将他留在了身边,提了他做小管,算是继续留在阿母院里做事,可结果是什么呢?德盛,汝说,那李文备如今是什么下场?”

  吾想了想,回到张管事:“因做事不慎,被送去安城里辛者库服役三十年”

  “汝再说,那李文备有没有人助他?若他自己是个小心的主,如今又会不会如此?”

  “有,覃含老师将他留在身边,与吾今日求张管事之事无异,若李文备自己做事仔细,覃含老师也不会破例提了杨姓任事”

  “这就对了,德盛,汝要知,那李文备虽是有人助他,姓也比旁人高了不少,可他最后的下场,却不如那些起点比他低的人,吾说这些,只是要汝晓得,纵使吾今日应了汝所求,谁又能知他来日的造化呢?机会是要自己把握,他人给的机会,终究不属于自己,迟早有一日会加倍返还,汝可知?”

  “听了张管事的一番话,吾才幡然醒悟,张管事说的,一点没错,常彦,汝也得要明白,如今凡事得靠自己争取了,吾能帮的上的,不多”

  常彦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德胜伸手,拍了拍他的背,说道:“虽,吾不能求了张管事,将汝留在这阿母院,来日分与官家,但张管事也只是点了汝去慎刑司,好歹留了全身,比吾好,不是么?”

  听德胜此言,常彦又抬起头,瞧向德胜,“德胜哥哥,吾,吾没有怪汝的意思,吾知道,这事儿与汝也是为难,如今能去了安城,有哥哥作伴,也是好”

  说完,常彦就一头扎进了德胜的怀里,“吾如今也十七,整日里有覃含老师教导,吾也能明白些事理,去年吾与汝说了此事,也是因瞧了李文备一事,一时间有些害怕,不知所措,但如今,有德胜哥哥作伴,吾便也想开了些,吾只是……只是……”

  “好弟弟,这么些年,都憋坏了吧,有什么心事都说出来吧,跟从前一样”

  德胜抬手轻轻拍着常彦的后背,又仿佛回到了从前。

  每次只要常彦不开心,都会哭着鼻子往他怀里钻。

  而他,也就一直伸手拍着常彦的背部。

  因为常彦有些哮喘之症,是娘胎里带来的。

  平日里与正常人无异,可最怕的就他生病与这哭鼻子了。

  若是他哭急了,犯了哮症,可是连命都不保。

  之后等常彦开心了,自己的衣服,也早就被常彦糟蹋的不成样子了。

  还有他的胳膊,也是有些酸酸的,每次都得歇息小半天才能缓过来。

  不过,这到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常彦开心就好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以我之身代你行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