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以我之身代你行事
潇可乐2018-09-25 16:042,366

  不过,这到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常彦开心就好了。

  常彦的存在,也使得德胜在这阿母院平淡的日子里多了些色彩。

  尤其是在他入了安城之后,更是怀恋从前在阿母院的日子。

  只因在安城里,他不能像在阿母院时,与旁人嬉笑怒骂,更是不敢轻易将心中的小情绪表露与他人。

  在安城里,一句话说错了,可能就再也没机会开口说话了。

  “吾只是担心哥哥,吾如今因哥哥得以保了全身,可哥哥却是残缺之身,吾怕哥哥日后瞧了弟弟,心里会难受,哥哥难受,弟弟心里也会跟着也难受”

  常彦如今已十七了,在这阿母院里德人,虽除了看日出时,从未与外界接触过。

  可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毕竟阿母院里请的老师,也不都是白请的。

  是与非的道理,还都是明白的。

  他自知,若非德胜与张管事开了口,这慎刑司的差事定是怎么轮也轮不到他的。

  以他这般的常姓,以十七岁的年龄入安城,定是要净了身的。

  虽如今他得以保了全身,可他却是开心不起来,只因从前一直护着他的德胜已是残缺之人。

  他怕,日后德胜瞧见他后,心里会难受。

  从前,他不开心了,都是由德胜哄着的。

  现在,他不想让德胜因为他而不开心。

  听着常彦此番话,德胜的手在空中停留了片刻。

  随后,又继续拍着常彦,“常彦弟弟啊,汝放心,这都三年过去了,吾想开了也都放下了,到没什么,只是汝啊,日后进了安城,可莫再如这般哭鼻子了哈,慎刑司那地方,可不是让汝去哭鼻子的,小心犯了事,会跟吾一样了,到时候,汝想哭都没人拦着咯”

  “弟弟知道,弟弟也只会在哥哥面前哭一哭,他人又怎能轻易瞧见吾哭呢?咳,咳……”

  常彦说着说着,就有些喘不过起来,咳了俩嗓子。

  德胜连忙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替常彦顺着气。

  “汝呀,吾真是拿汝没法子了,瞧汝都多大了,还能哭成这样,药呢,药带着了么?”

  “瞧,果然还是德胜哥哥最在乎常彦了”

  常彦一改方才的啼哭之样,抬起头,将双手放在自己的下巴处,朝德胜眨巴着眼。

  “常彦,汝又来这一套”

  德胜抬手刮了常彦的鼻子,无奈他还是这般调皮。

  虽常彦从前没少拿这一招骗他,可他一瞧常彦这般模样,无论被骗多少次,他都依旧会上当。

  “略略略,德胜哥哥又被吾骗拉,哈哈”

  常彦挥了衣袖擦去自己眼角的泪,起身在院子里蹦跶了起来。

  “汝小心着点,万一犯了哮症该如何是好啊”

  瞧着常彦欢快的蹦跶着,德胜心里也甚是欢喜。

  今日常彦的这番话,也让他觉得常彦比起从前成长了不少。

  但张管事与他说的一番话,他并没有与常彦说全。

  那张管事后来还与他说道:“德胜啊,今日是汝来求的吾,若换着旁人,便定是直接罚处杖责三十,再拉去永巷为奴的”

  不与常彦说此话,也是不想常彦担心。

  若是让常彦知晓,因为替他求情,自己差点丢了现在的差事。

  指不定又要哭成那番模样呢,万一在触了哮症,可是他最不愿看到的后果。

  瞧着如今常彦的这般天真无邪,真心希望他能一辈子如此。

  可未来的事,任谁也没有能力能去猜测。

  毕竟,那安城中的慎刑司,是处罚阖宫犯事之人之地。

  处罚犯事之人的手段,便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往年,分配去慎刑司之人,都是从年龄在十三岁到十六岁之间挑选。

  为的就是方便训练他们心性,以及在慎刑司中办事的手段。

  但常彦虽然现在已经十七了,张管事破例择选了他,也没什么人会有意见。

  只因,这次张管事来的本就突然,要的人数也是往常的三倍。

  因为要凑够张管事的人数,还特地将本来要分给各城官户的人数减了半。

  会选了常彦去慎刑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但他还是真心的希望,即便是常彦在慎刑司待上多少年,他的心性还能同如今这般便好了。

  如今,他唯一的指望,便是常彦了。

  “德,德盛公公”

  “谁?”

  常彦还在他面前手舞足蹈着,说前不久任教士教了他一套新的招式,要刷给德胜看看。

  这边,就有一人唯唯诺诺的走了出来,唤了他。

  “是吾,沙松”

  “嗯?有什么事吗?”

  其实,在看清来人是沙松后,他便以及知道了沙松要做什么了。

  但还是礼貌性的问了出来,常彦也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瞧着沙松。

  这沙松,他是知道,平日里不好好学习,就知道满院子里瞎跑。

  以打听一些小消息为乐,因为爱吹牛,成了个小辈里的半个孩子王。

  “吾,吾是想问一下,为何张管事点了吾,却未曾将吾分配地方呢?”

  虽沙松平日里在自己同辈,与比自己姓还要低的阿子面前,总是口无遮拦,爱吹牛,一副自持高傲的样子。

  可到了这比他大了不少的德胜面前,还是如被霜打了茄子一般,歇了菜。

  “这是规矩,旁的吾就不知,好好回去歇着吧,后日就要离开阿母院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吾说了这是规矩,汝既是阿母院的阿子,就要受规矩,回去把”

  沙松见德胜如此,知道自己在他这儿是问不出答案了,便只得悻悻离开了。

  他转身离开,德胜那本不在他身上的视线,转而到了他的背影上,久久没有收回。

  “哥?哥?怎么了?”

  方才德胜与那沙松的对话,常彦都瞧在眼里。

  他知道他的德胜哥,不是一个轻易发脾气之人。

  虽说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年龄,都比沙松大,这样说话的口气没什么问题。

  可他不是别人,他是德胜,断不会轻易如此,他一定是有什么瞒着没说的话。

  “没什么,夜里风凉了,汝身子骨不好,也早些回去休息着吧”

  德胜收回视线,伸手搭在了常彦的肩膀上说道:“以后的路,还很长,汝可得把身体样好了,陪吾一起走啊”

  “那是自然”常彦回笑,也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德胜的肩膀上:“咱们是兄弟嘛,当然要一起走了”

  从前是一直是哥哥保护常彦,以后常彦也要保护哥哥。

  以常彦之身代哥哥做哥哥所不能做的事。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沙松之去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