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元风入安城
潇可乐2019-05-17 16:192,271

  这轩程院里的张管事已经开始了宣名单,这小母院里的事宜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赵管事,都准备差不多了,您看可以开始了么?”

  余素香在将一切都打点好了之后,便上高台唤了赵管事。

  而赵管事若不是连着喝了几杯热茶,这会怕是早就睡了过去罢。

  “嗯,那便开始吧”

  赵管事的说罢便起了身子,先是伸了个懒腰,而后才向高台下走去。

  一众人等来到了第一排小母的面前,而后一人就手捧花名册来站在了赵管事的身旁。

  待赵管事的点了点后,就开口念到:“李姓,十八岁已生育的十二人,备孕的五人,十七到十五岁的,十三人,十四岁到十二岁,二十二人,赵管事请过目”

  待此人将花名册高举时,赵管事便伸手翻着,同时问道:“吾这时才想起,怎么今日没见李春明呢?”

  站在她身后的余素香便回道:“春明她领了差事,去人府上了”

  “哦,又得是多久啊?”

  “要三年,这才过了半年”

  “春绪有多久没领事了?”

  刚刚这赵管事还在问李春明的事,这下一句就问道了自己,也好在李春绪反应快,立马就接上了:“去年您来时,才结束俩年的差事,本打算待这次选名单结束后在领事的”

  虽她嘴上应着话,可心里同时又在想着,这赵管事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嗯”赵管事点了点头后,便又转了话题:“这已生育的十二人便随吾去安城里,等着领差事,备孕的就留下,至于十七到十五岁,八人去膳坊,五人去珍房,剩下的便等到了安城在看各宫主子需要”

  “是,小的们遵命”

  待她们磕头跪谢后,点花册便又继续着。

  要说这点名册看着是个细活,没什么,实际也累人的很。

  每念完一次各姓的人数,便要弯腰将名册高举,而且还不能乱动。

  这几番下来,也是能将人累的连腰都直不起来呢。

  轩程院和小母院同时进行着宣名单,俩位管事的都有人伺候着,茶水随时都能奉上,可就是苦了这点名册的人。

  如今已是过了一个多时辰去了,俩个点花册的人均是滴水未进。

  杨元风此时的忍耐性,也是确确实实的叫人刮目相看了。

  “吾说,都这半晌午了,任教官还没回啊?”

  张管事正翻着杨元风高举的名册,不经意间开口问了一句。

  覃含也是连忙应上了:“任教仕昨儿下午便带着些小阿子们从西侧城门外出去爬山了,说是要带着阿子们见见日出,瞧瞧日落的,您今日突然来了,他也是不知晓的,吾一早就传人唤去了,况且他带阿子都是步行走去的,这路上得些功夫呢,恐怕最快也得日落了才能回来吧”

  张管事听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瞧向了西边的方向,叹到:“哎,日落,日出,想吾当年从阿母院出去前,也是由教仕带着去瞧了的,真真是一番美景,如今却是怎么也瞧不着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阿子们都会由教士带着他们去爬一次山,开开眼界。

  当时的那一幕,张管事到现在也还是记得。

  那时站在山顶,一望无际,心胸顿觉辽阔,。

  只是现如今,不论是在安城里,还是在这阿母大院里。

  都是一抬头只见四方天,让人觉得喘不过气。。

  无尽的落寞,总是会在深夜的时候涌上心头。

  “张管事进了安城,自是身不由己”

  要说这日出日落,往年阿母院的教习老师多的时候,覃含也曽随着去瞧过。

  从前一直生活在四方院时,总觉心中压抑,却也不知为何。

  可后来只从站在山顶望向远方时,他才发觉,此时的心中竟是舒畅了许多。

  特别是闭上眼睛的时候,感觉那时呼吸到的空气,也是与城内的大不相同的。

  对于覃含说的,张管事只是点了点头,便没在说什么,而是继续宣名单。

  “方才说这一排是杨姓?”

  “是的,张管事”

  “吾记得覃含唤汝为杨元风?”

  “是,小的是杨元风”

  “张管事”

  瞧着张管事的突然一问,覃含暗道一声不好。

  他不知道张管事此举为何意,连忙出口打断张管事。

  可张管事却是又继续说道:“嗯,抬起头来,吾瞧瞧”

  张管事此话一处,在场的几人心里都是咯噔一跳。

  阿母院里有规定,从李姓到许姓是可不做净身太监的。

  但从杨姓开始,除了没有入安城的就罢了。

  但凡是被点了入安城的,就必须得净身。

  这张管事的,莫不是要……

  杨元风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脑袋一片混乱。

  可张管事的命令却是容不得他犹豫片刻。

  便只得小心翼翼的捧着手中的名册,慢慢的抬起了头,随后是正巧对上了张管事的视线。

  “嗯,模子到不错。能越过李姓做小管,也说明汝是有些本事的,对吗,覃老?”

  “是是是,杨阿子这小子资质是不错,吾正打算好好培养的……”

  “然后做汝的接班人?”

  覃含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张管事的打断了。

  “吾都这年龄了不是么,该得考虑考虑了”

  覃含是越发的觉得这张管事是话里有话了,可又不好直言挑明让他不要点杨元风,只得拿这话做说辞。

  “那依吾看,覃老可以换个人考虑了”

  “张……”

  覃含听张管事此话,立马明了,这张管事的是要点了杨元风啊!

  这可如何是好啊?

  覃含刚张口,这张管事就直接又说道:“安城里有一五皇子,年十,杨元风,汝可愿去伴读?”

  “什么?”张管事这句话一出,在场许多人都是深感诧异,这覃含的下巴甚至到现在都没合上。

  “张管事,小的不知,您是要元风做何?”

  听张管事的要他去做皇子伴读,杨元风自己也是心下乱套了。

  “是,是啊,张管事,这皇子的伴读不都是圣上在臣子们膝下选合适的吗,这怎呢选了杨元风一个阿子呢?”

  覃含说这话,是一点也没有瞧不起杨元风的意思,而是实在不知张管事的到底是何意。

继续阅读:第七章:遇宣珍种因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