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遇宣珍种因果
潇可乐2018-09-05 08:062,241

  覃含说这话,是一点也没有瞧不起杨元风的意思,而是实在不知张管事的到底是何意。

  “吾说,覃老远离安城,是一点消息都没,这五皇子虽说是皇子,可却是最不受用的皇子,如今已是被禁足在明光院里,不得出院半步,之所以选阿子去做伴读,也是圣上的意思,可明了?”

  “这……”

  覃含向杨元风瞧去,杨元风也正瞧着覃含,俩人都对张管事突然的决定不知所措。

  “杨元风还不领命?”

  “奴……奴才领命”

  张管事的又一句话,让覃含不得不对杨元风点了头。

  杨元风也便只好手捧着名册,下跪磕头领命了。

  “杨元雨啊,汝去点名册吧,让杨元风休息休息”

  “是”

  杨元雨道了声是后就走上前,将杨元风手中的名册接过。

  只是这杨元风此时还是保持着手举名册,头伏地的姿势,不知在想写什么。

  覃含见此便连忙走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扶起,“元风啊,这是累着了吧,快回去歇歇吧”

  杨元风被覃含扶起,心思还是恍惚的,便是踉跄了一步,差点没站稳。

  辛亏有覃含扶着他,否者定是要摔着的。

  覃含将杨元风搀扶着,一起走了好远的距离,不论覃含怎么唤他,他都没有回应。

  身后的杨元雨已经开了点花册,对于杨元雨,他倒是不担心的。

  而且,那边还有别的教师在一旁候着。

  只是瞧这杨元风的模样,他的心是一直被紧紧的揪着的。

  “哼,论是你在怎么努力又有何用,还不是要进了安城,被净了身!”

  望着杨元风离去的背影,沙松在心里暗自唾了一口。

  虽说这杨元风是去给皇子伴读,可这张管事也说了,那根本是个不受宠的皇子。

  哼,任他平时再怎么努力,又有何用?

  最后还不是进了安城,做了奴才,看你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哼!

  “吾好像听见有人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只是此时的沙松只知道抱怨了,却丝毫没察觉到张管事已经站在他的身侧。

  虽沙松低着头没瞧见张管事,可却因张管事的一句话,顿时觉得后背有丝丝冷风,吓的他一颤。

  “怎么,敢说不敢承认?”

  张管事盯着沙松的背影半晌,冷哼一声就又走开了,不过他同时还说道:“这杨元风是去做伴读,却不用净身,想看好戏的乘早给吾收了那心!”

  说完,他便挥手,示意杨元雨继续。

  此时的杨元风被覃含搀扶着,一路出了轩程院,这才回过神来。

  “覃老师,吾该如何是好啊?”

  “元风啊,汝也听见了,这是皇上的意思,只是不巧,这个人是汝啊”

  杨元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么些年这么拼命,就是为了能留在阿母院的。

  哪怕将来他不能做了阿母院的教习老师,而是被官家提去做奴仆。

  那也比进了安城的好啊!

  “可吾那妹子……”

  “汝那妹子的事,吾只知道一点,是让张家的提了去,可却也不是要她做妾,更不是做府上的乳娘”

  毕竟要是让她做乳娘,就须得她在阿母院生下子嗣后,才能被提去。

  而要是让她做填房的小妾,那就更不可能了。

  毕竟是从阿母院出去的,不管是做妾还是填房,都须得有一份嫁妆的。

  尽管在外人看来她们的身份很低贱,可阿母自打设立以来,就定下过这样的规矩的。

  “那这张家的到底是何用意啊?吾不清楚妹子踪迹,又何能放心去安城呢?”

  杨元风越想越觉得这次的事情很蹊跷,他不过是一个出身低贱的阿子罢了。

  何德何能的能去做皇子的伴读呢??

  而那张管事的竟还说这是圣上的意思。

  按照常理,这皇子尽管在怎么不受宠,也不至于要一个身份低贱的阿子去伺候的。

  “汝若要想清楚这件事,还是须得去问春绪姑姑的,这人是她送出去的”

  教了杨元风一年多,时间虽说不长,可覃含也还算是能了解杨元风的心意的。

  见他眉头紧蹙,自己的心也是跟着揪起来的。

  “吾知了,覃老师快回去把,瞧着元雨,别出了岔子,他不比吾差”

  “那汝先回去自己休息休息,然后把东西收拾一下”

  瞧着覃含离去的背影,杨元风站在原地半晌才离开。

  转眼已日落西山,小母院里的名册已是点到了常姓。

  而其她已被点过了的,赵管事的便让她们先下去准备了。

  “宣珍姐姐,宣珍姐姐,等等吾”

  听到有人在唤自己的名字,那刚准备迈出跨院的左脚便收了回来,回头看到来人,才笑道,“德贝妹妹,急急忙忙的,这是做什么呢?叫管事的们听去了,小心受罚呢”

  “是是是,宣珍姐姐说的是,可吾这不是开心吗”

  德贝在瞧着宣珍后,便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她的眼前。

  宣珍瞧了德贝毛毛躁躁的模样,抬手挂了一下她的鼻子。

  “什么开心事呢,能然汝不顾受罚的危险啊”

  “自然是因为吾跟姐姐分在了一起啊,姐姐也知,吾平日里并不受其她姐妹的待见,只有宣珍姐姐和元敏姐姐还有元伊姐姐待吾好。可是……”

  德贝拉着宣珍的手,嘟嘟囔囔的念叨着,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宣珍便不让她说了。

  “好了,怎么方才还说自己开心呢,这会子俩句话眼眶就红了呢?”

  “姐姐……”

  “忘了春绪姑姑怎么交代的了?这件事得烂在肚子里,这辈子都不许提了,明白么?”

  德贝撇嘴点了头,知宣珍说的是,也没在反驳什么。

  “好了,快将眼泪擦了,让别人瞧着不好”

  “嗯,妹妹受教了”

  “汝先回房去吧,姑姑交代吾还有些事要去做”

  “那吾先走了”

  德贝在与宣珍告了别后,便出了跨院,从长廊回自己的院子。

  许是二人都各有心思,竟没发现有人蹲在这跨院的墙角边。

  见德贝走远了,宣珍这才又叹了口气,抬脚迈出跨院。

  只是她这前脚刚迈出跨院,后脚就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继续阅读:第八章:双生子惹祸端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