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双生子惹祸端一
潇可乐2018-09-10 09:302,421

  见德贝走远了,宣珍这才又叹了口气,抬脚迈出跨院。

  只是她这前脚刚迈出跨院,后脚就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嘶”

  “刘阿母,对不起,吾……”

  “是,是杨阿子啊,汝这到这里是做甚?”在往前走可就是宣名册的程兰院了。

  这刘宣珍方才正想着其它的事,低着头并没注意到有人过来。

  而与他撞上的,正是阿子院的杨元风。

  说起这杨元风,他方才在阿子院思虑了一番。

  便还是决定,要向小母院的春绪姑姑问个明白,不然他定是不能安心的。

  只是来到这阿母院后,知管事和姑姑们都在程兰院里宣名单。

  便在此候着了,等了不少时候后觉着有些乏了,便蹲在了墙角。

  也就将方才德贝与刘宣珍二人的谈话,尽数听了去。

  听了二人的话后,杨元风此刻是越发的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此事必有蹊跷。

  想来这刘宣珍也应该是知晓些内情的,就想问问她的。

  可这德贝都走出了长廊,也没瞧见刘宣珍出来,这杨元风便想着去找他。

  却没想,俩人正好撞上了。

  杨元风比刘宣珍大了一岁,个头也是要比她高一截的。

  这刘宣珍一下撞在了杨元风的胸膛,着实是让杨元风楞了一下神。

  但反应过来后,便又立即说道:“啊,是,是吾……刘阿母,吾有些疑惑……”

  刘宣珍抬手揉着自己的额头,瞧着杨元风不知所措的模样,噗呲的一下笑了出来。

  杨元风的话还没说完,刘宣珍便知道了他的来意:“是为汝那妹子的事儿来的吧?”

  “嗯嗯,是的,刘阿母,吾方才也听见汝与那德阿母的交谈了,不知刘阿母……”

  杨元风低着头不敢瞧着刘宣珍说话,而刘宣珍则是四下瞧了瞧后,便拉着杨元风的胳膊,与他说:“随吾来”

  “这……”

  杨元风被刘宣珍一路拉着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虽然他们平日里俩院的人,也会有聚在一起的时候。

  可却是从未有过肢体接触的。

  纵使他平日里在怎么不拘一格,可到底也是知道男女有别的。

  这般拉扯之样,若是被别人瞧着的该如何是好。

  而刘宣珍也是与杨元风担心的一样,这阿母院里的被点了名册的阿母,从程兰院出来后,都要从这里经过,回到各自的院子里。

  他俩若是继续站在这里交谈,不出片刻,必定会为管事的知晓,到那时便是糟了。

  这若是放在平时还好,可这会子被瞧着了,只会将事情放大,搞不好她还有留在这阿母院里备孕呢。

  她可不想去做乳娘,生一个爹的孩子。

  而且,此生还不能与孩子相认。

  那样,活着还有个什么劲呢?

  “别说话,跟着吾走”

  此时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刘宣珍凭着自己对小母院的熟悉,轻车熟路的将杨缘分带到了后院的假山处。

  又四下瞧了瞧,这才松了口气。

  “刘阿母,这是为何?”

  “汝先别管为何了,不是想知道汝那妹子的事么?”

  刘宣珍大大的喘了口气,然后撩起衣袍就地坐下了。

  “这么说,刘阿母愿意告诉吾?”

  方才听刘宣珍与德贝的交谈,他还有些担心,这刘阿母不会轻易告诉他呢,却不成想……

  “汝坐下,听吾说”

  杨元风听刘宣珍如此说,四下瞧了瞧,也便撩了衣袍坐在了刘宣珍的身旁。

  待他坐下后,刘宣珍便问着:“汝可知,此时管事们的为何急着来领人吗?”

  杨元风摇了摇头,刘宣珍也就继续道:“吾听到了一些动静,皆是因安城里以为主子犯了事,圣上大怒,下令斩杀了俩百余名宫女与太监”

  “可是,这与元敏有何干系?”

  对于刘宣珍所说,圣上下令裁决了俩百余条人名,杨元风不是没有感触。

  毕竟他也是人,有血有肉的人。

  宽且这安城里大部分的奴才,都是从阿母院出去的。

  这其中的人,他就是不能全认得,也至少认得一大半的。

  可是,同时他也知,这一进了安城做事,什么身家性命的,都是主子一句话的事儿而已。

  “那汝是不知道,那妃子犯了什么事,才会如此说”

  “刘阿母既知道事情的真相,还是请别卖关子了,汝也是元敏的好友,不是吗?”

  刘宣珍瞧了瞧杨元风,又低头伸手折下了身旁的一棵小草。

  拈在手中把玩,继续同杨元风说道:“那妃子害了圣上皇儿的性命,而那被害了性命的皇儿,是一对双生子,其他的,不用吾在说,汝也该明白了些吧?”

  杨元风蹙眉,道:“元敏与吾是双生子不错,可张家的将她领去又有何用意?”

  若是想借着元敏的肚子,让她产下双生子,就该是纳她入府。

  哪怕是妾,也该的知会他这个哥哥一声啊。

  而不是如今这般,竟是什么消息都没有。

  “这吾便不知了,吾与元敏乃是好友,知晓她出这事,便是腆着脸向几位姑姑多方打听,可能打听的,也只有这么多,吾若是能自由出入这阿母院,定是会去张府问个明白,可惜,吾不能”

  “刘阿母,是吾冒犯了”

  杨元风起身,向刘宣珍行了个礼,以示向她为自己刚才的言语赔罪。

  他不知刘宣珍竟为他妹妹元敏做了这么,说来真是惭愧。

  他自己的亲妹子被人领了出去,自己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刘宣珍却是连头都没抬,摇了摇头,道:“罢了,汝也是为了妹子,才会如此”

  “多谢刘阿母今日能将事情告知元风,他日,有用的上元风的地方,也请刘阿母开口。”

  “可能过了明日,吾与汝怕是这辈子都见不着了,但汝这话吾收下了”

  刘宣珍叹气,盯着自己手中被她揉的不成样子的小草,一阵苦涩。

  她知,这杨元风被覃含赏识,是要留在阿母院的,而她却是要进安城的。

  此生,这辈子,恐怕是无缘再相见了。

  “刘阿母这是要进安城了吗?那请刘阿母放心,因吾也是要去的”

  “什么?”刘宣珍听杨元风如此说道,猛的抬起了头,看向杨元风。

  “汝是说,汝也要进安城?”

  “是的,刘阿母,天色也不早了,吾得回去了,汝也快些回去把,别着凉了”

  杨元风又再一次的向刘宣珍行了礼,而后转身欲离开。

  刘宣珍却是又道了一句:“那同样是双生子的刘元伊也被领了去,不过不是张家,但至于是谁,吾也不知”

  “多谢刘阿母,元风知晓了,告辞”

继续阅读:第九章:双生子惹祸端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