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星空2018-07-25 21:28863

  八岁那年,我上学了,开始了新的生活。

  从上学起我就是名好学生。不但学习认真而且字写的工整书和本保护的连一个角l都不卷,学校每次的书本展都少不了我的一份。每次开完家长会回来母亲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

  放学回到家里,除了完成当天的作业之外,还能帮着母亲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最主要的就是照看我那可爱的小侄女(比我小六岁)。所以在同龄人当中,我很快就会擀面条,糊饼子……

  在左邻右舍眼里,我是个有礼貌还爱劳动的孩子。因院里的王大爷老两口身边没儿女,所以我时不时地帮老两口提桶水,打个酱油什么的,老两口很喜欢我,有点什么稀罕物都会给我点儿。

  平静美好的生活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被彻底打破了。

  一九六零年我的父亲被定性为历史反对革命原因是一九四六年父亲的头船船长(当时出海小渔船都是一对,分头船和跟船,父亲是跟船船长)串通父亲到烟台给国民党跑运输。(当时渔船都是私有化)父亲当时答应并拿到了一笔定金,头船船长说事后还有一笔钱。结果船开出三山岛发动机就出现故障,事情就搁浅了,以后再也没有回音。在五八年反右运动中,父亲主动向上级交代了这段历史直到六零年才被定性,随后被调离渔船下放到卸鱼队当装卸工。

  到了装卸队工资由原来的一百多元降到二十七元(父亲母亲我每人每月按九元钱生活费计算),从天上到地上,对父亲的精神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觉得自己愧对家人,同时在邻里中间也抬不起头。

  家中原来的六口人变成了十口,父亲和哥哥两成工资加起来才六十多元钱,生活得很窘迫。恰逢three年自然灾害,树根树叶白菜叶萝卜叶用来代食,小小的孩子们吃饭之后连便都拉不出来,看着让人揪心。

  自卑的父亲为了不影响哥哥一家,主动提出了分家。后来证明即使分家给哥哥带来的巨大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

  家里人多粮食不够吃,街道发放的救济粮都没有哥哥家的,地瓜土豆这样的食品也没有他们的份儿。没办法,嫂子只好到乡下他娘家去捡些菜叶回来吃。

  过了两年,父亲又被调到单位的农场去劳动改造,后来由于身体健康原因,又被调到公司下属的渔具场。

继续阅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些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