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叶子12072018-07-29 12:523,155

  八

  方剑跟夏阳回到了夏阳的家乡。由于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夏阳很顺利地就进了县政府,被安排在机要室。方剑因为是外省人,学的又是国际经济法专业,在这个小县城简直无用武之地,所以联系工作单位就费了不少的周折。折腾了两个多月后,方剑终于进了县司法局。

  看着疲惫不堪的方剑,夏阳心里很是不安,“方剑,是我连累了你,让你跟着我到这个小地方来,还遭了这么多的罪。”

  “夏阳,你胡说些什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愿意,受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方剑一脸的真诚,让夏阳感动不已。

  工作稳定下来后,夏阳开始和方剑准备结婚的一应事项。他们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准备了新婚的简单家具,还把婚期确定在春节。

  正当夏阳他们准备去办理结婚登记之时,夏阳接到了李洁请她去江城参加婚礼的电话,于是夏阳只好把自己的事情先放下,和方剑一起去了江城。

  江城大酒店,在门德尔松醉人的婚礼进行曲中,身着白色婚纱的李洁挽着她高大伟岸的新郎江啸,踏着幸福的步子走上了婚礼的红地毯。

  看着四年多没见面了的江啸,夏阳的心一下全乱了。以前和江啸在一起的那一幕幕一下浮现在夏阳的眼前:第一次见江啸时江啸看自己时那深邃诱人的眼神,第一次分手后江啸那憔悴消瘦的样子,最后一次分手时,江啸站在江边那一声凄怆的长啸……所有的这一切,恍恍惚惚,漂漂渺渺,和婚礼的场景交融在一起……梦幻般的新郎那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夏阳微微一笑,那既特殊又熟悉的眼神,让夏阳的心撕裂般地疼痛。夏阳那一根好不容易修复的神经剧烈地振颤起来,疼得她禁不住泪水悄然而下。渐渐地,江啸怀中的新娘仿佛变成了夏阳自己……

  从江城回来后,夏阳的心情一直很忧郁,江啸婚礼的一幕幕盘旋在她的大脑里,久久地挥之不去。

  方剑好像也很知趣,好些天没来打扰夏阳。

  几天后,把心态重新调整过来的夏阳,终于想到了和方剑办理结婚登记的事,便去方剑的出租屋找他,没想到房东说方剑已经退了房。夏阳好吃惊,立即去了司法局,可是方剑却不见了踪影。

  司法局的女局长给夏阳看了方剑的辞职信。

  “辞职?为什么?”夏阳吃惊地问道。

  “小方前天递辞职信来的时候,我问过他这些问题,可是很遗憾,他什么也不告诉我,我还以为你知道他辞职的事。唉,这个小方。”女局长叹了口气。

  “局长,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夏阳着急起来。

  “小夏你别急,等我想想他会去哪里?哦,对了,他是不是回西峡去了?你赶快打个电话去问问。”女局长提醒着夏阳。

  夏阳醒悟过来,一下抓过桌上的座机,把电话拨到了西峡市方剑的家里,可是得到的回复却是,方剑并没有回去。

  “没回家乡?那他会去哪里?小夏,你和小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女局长吃惊地看着夏阳,“一个星期前他还对同事们说他要和你结婚了,还要我们到时参加你们的婚礼……现在怎么弄成了这样?”

  “我也想问他为什么。”夏阳委屈得泪在眼里直打转。

  夏阳当天就向单位请了假,赶去了西峡,结果仍然没有找到方剑。

  回到家乡,看着新房里自己和方剑布置的一切,夏阳的头昏昏的好像在做梦。她怎么也不相信,曾经为了她牺牲了很多的方剑,现在会莫名其妙地离开自己。想着像水蒸气一样蒸发了的方剑,想着在江城那一次舞会上方剑唱“爱上了你,早预言了分离,决定了悲剧……”的情景,夏阳方才如梦初醒,原来上天早就注定了她和方剑的相识只会是一场悲剧。

  春节前夕,夏阳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田野从深圳打来的,田野告诉夏阳,方剑已经在他们公司上班了,让夏阳放心。

  夏阳终于知道了方剑的消息,立即赶去深圳。可是没找到方剑,却见到了田野。

  看着夏阳憔瘁的面容,田野不由吃了一惊,“夏阳,你这是怎么了?”

  “方剑在哪里?”夏阳迫不及待地问。

  “对不起,夏阳。两个月前,方剑给我来过电话,要我帮他在这里联系工作。”

  “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我也是前天才知道他的未婚妻居然是你。”

  夏阳幽怨地说,“可是你知道吗?再过几天就是我和他结婚的日子!”

  “什么?”田野大吃一惊,“他怎么没告诉我这个情况?”

  “他在什么地方?我要见他!”

  “公司派他出国了,去处理一宗跨国商务纠纷案……”

  “出国?”夏阳好绝望。

  田野盯着夏阳,小心地问,“夏阳,你……你爱方剑吗?”

  夏阳的神情一片茫然……

  田野接着说,“他毕业前,我曾打过电话给他,要他来这儿,因为我们公司正缺国际经济法的专业人才,而他就是这方面的高手。他当时答应了,可毕业后他却回绝了我,理由是她的女朋友所学的专业不好,在这儿很难找工作。夏阳,那时我真不知道他的女朋友就是你,如果知道是你,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你文笔那么好,在公司做个文员一定没问题,这个方剑,真不知道当初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当初我们只想在江城找工作,可是没有成功,还连累他跟我去了我的家乡受罪。他现在一声不响地离开我来了这儿,一定是后悔了当初的选择。”

  “夏阳,其实方剑来这儿并不是你说的这个原因。”田野摇着头,“他来公司的这几个月,虽然我们经常在一起聚会,可是他从没向我提起过他女朋友的话题,直到公司派他出国之时。那天,他要我送他去机场,路上他才告诉我他的女朋友就是夏阳你。当时我真的很吃惊,可是更让我吃惊的是,他说,他是为了逃避感情才来的深圳。我问他为什么,沉默了好半天他才说,其实他真的很爱你,真的不忍心就这样与你不告而别,可是他知道你还爱着别人,他说他不能和这样的女孩在一起,这让他感到委屈。夏阳,这是怎么回事?不会还是因为几年前的那个晚上你在江城码头送别的那个人吧?”

  夏阳一下想起了在江啸婚礼上自己的失态,终于明白了一切。

  田野叹了口气,“方剑是个理想主义者,对于爱情来说,他追求的是专一和完美。他会在结婚前离开了你,一定是感觉到你和他的这份感情的不可靠。其实,夏阳,我和他一样,对你真的很不了解。你,还有你的感情,真的像雾又像风,是那样的飘浮不定……”

  夏阳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田野……”一个女孩温柔的声音响起。

  田野看着过来的女孩,声音温柔而多情,“雨佳,你怎么来啦!没上班吗?”

  “我想你,就提前下班来看你了。”女孩亲密地挽住了田野的臂膀,然后诧异地看着夏阳,“你是谁?”

  田野接过了话,“这是我大学的同学夏阳,她来这儿办点事。这样吧,雨佳,你先回家等我,我一会就回去。”田野又对夏阳说,“我已经结婚了,这是我新婚妻子林雨佳。”

  “有事你们忙,我也要回去了。”夏阳赶忙说。

  “等等……我先帮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联系上方剑。”田野看着夏阳。

  “不了,我来是想弄清楚,方剑为什么要离开我,现在我明白了,我不怪他。等他回来后,请你代我对他说声对不起。”夏阳说完转身就走。

  田野打发走了妻子,回头追上了夏阳,“我知道方剑真的很爱你,他上飞机前对我说,其实离开你他也不好受,可是,他感觉到你并不爱他,这让他真的很难接受。他也知道自己的不告而别一定会给你带来很大的伤害,可是他没有其它办法,就只好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让自己和你都彻底地解脱出来。方剑临走时,要我替他对你说声对不起,可是,我想替他再问你一句,夏阳,你爱方剑吗?”

  夏阳还是茫然无语。

  从深圳回来后,夏阳像散了架似地躺在新婚的床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迷迷糊糊中,与江啸的分分合合,同田野的谈笑风生,和方剑的甜蜜浪漫,那一幕幕,像雾又像风,在夏阳的脑海里回旋着,最后定格在江啸的婚礼上。想着江啸拥着他漂亮的新娘那幸福的样子,夏阳的泪又悄然而下。而此时此刻,她的耳边仿佛又想起了田野的声音——“夏阳,你爱方剑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像雾又像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像雾又像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