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愿之地便是心安
傻子呆子2018-07-25 05:575,541

  祈愿之地便是心安

  弃与逃

  我想那个时候可能他或者他们只是不经意的把车开过了,也许仅仅只是在那一瞬间思想开了那么一会儿的小差,或者是老天开了有一个小小的玩笑!又也许车上和车下的都是人,都在冷的瑟瑟发抖,且仅此而已!毕竟都是忙碌到深夜还食不果腹的卑微的生命罢了……我更愿意相信他们之间的错过只是不经意间的,是偶然!但是对于我,定然是假伪善与真冷漠的!

  我的思索总会在此刻停滞,也终会在此刻泛滥……

  那个在秋天的风与雨夜里穿着破了几个巨大口子的衣服的老者,喝的烂醉如泥的躺在了3/1右向车道的路上。是的像是所有的流浪者一样,似乎是不值得一星半点的同情的,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其实我更应该得意的是在停留了片刻之后我就将路线从左变向到了右边,毕竟当时我给自己的理由是那么的“理性”且“强大”!所以从那以后我常常在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用冠冕堂皇式的理由去逃避的呢?!诸如什么呢……就像责任?就像友情?亲情?可以是梦想?又或者甚至就算是我的信仰?!

  但是难道不应该知道最终我和那辆车做了同样的决定,它究竟是开走了不是吗?昏沉又暗黄的灯光散漫的投影在了潮湿且残破不堪的水泥路面上,莫名其妙的风只是把雨水与我的不甘,侥幸又无比沉重的心生生地击打到了生锈的石栏上。那天我确是走了,连一星半点的同情也不敢留下!只顾着仓皇逃窜。

  我知道我该是丢弃了某种基本且重要的东西,不然不会直到现在我的内心处还会就像炽阳下的树影一般,除了阴影便只剩刺眼的留白了。开走的是一辆县城里的警车,我只知道它走的是如此的迅捷,“不带一丝的拘泥与犹豫”。车身上的警徽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如此的“徐徐生辉”,而警灯确也没有像平时的敞开亮着。也许同我,像个小偷一般逃窜着。好像那时的我好像应该把我的那份愧疚分给别人一点,比如那辆车或者是车里的人。这样想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那一刻,我到底抛弃了什么?什么又抛弃了我?

  我只知道心底多了一份让人拘泥又窒息的留白。

  那天的雨和今晚的是不一样的。我牵绊在南方,而这里,只是北方。虽然都有一些不一样的荒芜,可毕竟时间与空间都相隔的这么遥远。我从来不喜欢矫情,可来的时候我带不走我所看到的、摸得着的我的云海我的村落。我甚至都带不走一点点的忧伤。是的就像那老头的眼睛一样除了漠然着悲伤之外,还有些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周雨

  总之逃出学校的那些可有可无的栅栏墙之后,周雨并没有什么想要去做的伟大的事。就好像和所有的学渣混子一样,他就只是在虚度光阴。但的确可以明确的是他应该是救了老汤。

  那个转角应该是一家当地比较大的购物商场,至于叫什么名字他是真的忘记了,不管你相不相信,周雨对这类事物的记性就是这样莫名奇妙。可他却总爱来这里,我也纳闷过。毕竟那里与平时一样,午后的气氛总是压抑的。杂乱无章的声音令人窒息,庸碌的步伐始终是常态,而旁边一众的老板也总是这样,笑容满面,好像从来都不会冷落谁。那里的此刻没有风,而尘土却尽充斥着底层的空气,谁都不会想要停下步伐。阳光从来不会在这个时候遮遮掩掩,毕竟它可不是个大姑娘!

  他是在一个十字路口的转角发现老汤的,只有他知道那一次老汤没有喝酒,他只是饿极了,他只是对中午那个毒辣的太阳又些无奈,也许只是除了周雨没人会管老汤的,不是吗!?只有他知道老汤只是晕倒在了大街上而已,也许有死不了,没人有义务管他。对的!也许那些悠闲着在街上陪漂亮女友购物的民警也完全没有必要管他,反正那里里真的就仅仅只是一个很小的小县城,和平且无足轻重。而且在大数据的时代之下,这种事情“毫无意义!”不是!?

  也许是老汤的确需要一种寄托,毕竟它这种人谈论尊严实在会有些奢侈了。周雨把老汤背进了合力超市后山上的烈士陵园里的树影下,心里庆幸着自己还算有把力气。也许他知道自己的生活费所剩不多了。山坡脚下是一个破烂的卖洋芋粑的旧三轮,那个老婆婆常年在那里有些“卑微”的讨要生活。所以他只好尴尬又不忍地从裤兜里掏出了10块钱,从老婆婆的摊位上买了5块钱的洋芋粑。可临走的时候老婆婆却又给他硬塞了几个肉串和几串香肠,并指了指山坡上说:“不是给你的”;“臭小子,逃课总是要没出息的!”周雨只好在谢过之后,有些感动、有些面红耳赤、又有些胆战心惊的逃走了。走了好远,可背后声音还是如此的大声、嫌弃、愤怒、平静且温柔……她的笑容是如此的慈祥,她脸上树皮般的褶皱和一口黄牙尽然能如此的美!至少周雨乐呵呵的这么想着。其实周雨没有看到的还有她那忧虑的双眼,嘛……毕竟周雨可不想出学校了还得挨人训,也许他认为就算是这个老婆婆也不行吧——我猜的。在买到了一瓶矿泉水之后,周雨又来到了老汤的身边。用矿泉水给老汤润开了嗓子之后,他的情况似乎有了好转。周雨想着自己也就可以放心的走了吧。可就在他将食物放在了老汤身边,万事大吉准备离开的时候,缓过伸过手来的老汤一把将他的裤脚给抓住了,抓的是那样的紧。他哪里知道此刻周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坏了坏了,哥们今天好不容易做了回好事,难道就这么给坑了。活该的自己!额……”;“孩子,能再帮大爷个忙吗……”正当他回过头去想要开骂的时候,他惊然沉默了。这声音是如此的苍凉而有些哀伤,这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他所了解的世界的语气只让他刚才那些莫名奇妙的想法烟消云散。而取而代之的是惊恐;但当此刻的他睁大了眼睛想要去试图重新审视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楞住了,眼前一切的熟悉到令人乏味的东西竟是如此的陌生。可老汤重复的叫声又再次让他惊醒。他当然能听到老汤刚才是在说什么,他轻轻的回答了一声——嗯……

  那以后他们走的也不是很近,毕竟总不可能至于老汤拜托他做的是什么事,他从来没正面雨我提及过,有人问他的时候他只会说:“嗯,也许吧”可他却只会对自己说“还没做到,不!还没开始做……”

  有一天,他再一次站在那个街角,只是这次,天空下着灰色的雨,他不知道老汤被葬在了哪里,而此时居然有了风,风却是尽情掠过空荡荡的街角,心底也多了份只让人惶恐不安的留白。

  这天晚上他又做梦了,他总是做梦,又总是在梦里被惊醒。他可是知道的,即便如此他也还只是生活在别人的梦里,贪婪而愚昧的地方。他的眼里多了一份明晰的悲伤,多了一份厌恶也多了一份决绝。有时候清醒的感觉是如此的痛彻,也许这样并不算一件幸事吧。

  刘大宝

  这家伙还算长得人模狗样的,另外他父母的生活也有点富余,再加上还算能看的半吊子的学习成绩,考了个公务员再讲点关系之后便是“理所应当”的进入了当地“最安全的警局”里,开始当了个不上不下的小跟班。当然!对于自己,他本人还算比较满意的。毕竟,女朋友佳佳长得也还算是漂亮的萌妹子。除了对佳佳千依百顺之外,上头的话也只是一知半解且唯命是从。这么说好像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们的政府以及我们的父母官也污蔑了,嘛!不过想必他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吧。他们应该绝对是无辜的!我们一定要相信!毕竟山高皇帝远远的,得不到指导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老汤的案子是他们那个小组负责的,“鱿鱼丝”(由于是)外加“小鲜肉”,所以那帮老油子们当然得拿他这个初来乍到的虾兵蟹将开榨喽,且同样也是理所当然。

  接到任务到见到老汤也是在两星期以后了,在这个“和平“的小县城里实在也称得上不算太慢了。他总是对老汤说:“丢了就丢了,这亏咱吃得起。”可是事实上只有他知道老汤这事天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这件事自然是除了不了了之就是不了了之了。事情虽然没有得到解决,而大家都因为得到了民警热心和气的帮助,自然是可以尽快平复怨气地接受着等待,久而久之便淡淡的忘了——这,便是这种小地方解决事情的常用公式了。他之后的升官自然也是大家都认同他将这种本事掌握的较好的缘故吧。老好人式调解!他人真的很好,真心很6!对于老汤来说他真的是如此的善解心意!不然也不会好几次拿着一筐鸡蛋去他感谢都被“好意“回绝了。他总是对老汤说:”咱都是自己人,不搞这套。“对于这他本人也是比较自我满足的,以至于在升了官之后,每每对同事和新人提及的时候总是踌躇满满且愤愤不平的!所以这些年来刘大宝总是被镇上的大人们所夸赞。而我,好像也曾经相信过他。

  可老汤今年才56,可因为常年的苦力气活,和“勤俭节约”在加上“稍微”有些营养不良,他早已满头银白,皮肤就像被榨焉的菜叶一样,除了随处可见黑色的癌变斑点之外,便只剩下满身的褶皱和一双无法率性却满怀忧郁的眼。眼里是他近乎忘记了生活也不甘忘记的思念。他的妻子,他的孩子,还有他赖以生活却被偷走的土地。可刘大宝每每想到这,都像极了一个委屈的孩子,真他妈的倒霉!

  正当时心里暗暗叫苦的他却只是在庆幸——‘等发了这个月的工资,就可以给佳佳和爸妈买一份可以拿得出手的礼物了’。也的的确确的,这便是另一种心安。与外人毫不相干的最纯真原始的念想。他就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小人物。他很踏实,也的确卑微。

  也是在这样一个下雨的晚上,他开着车正远离二中,远离那条残败不堪的马路。他刚刚参加了一个市里的会议,在会上他一和往常一样地愤愤不平!

  其实算下来这家伙也是可以,“聪明”且处理事情只是足够“合情合理”。而且足够知足。也谈不上什么恶心不恶心的。相反很多人都羡慕他,至少他还会是一个完美的半吊子。硬要的话,只能说稍微的有些偏于平淡了,可就平淡得似乎有些荒芜罢……

  对于他,那晚的风同样的吹过,在雨里,在车窗里,透过沉重的铁皮,在鸦雀无声的的沉默里有些荒芜……

  老汤

  老汤今年才56,可因为常年做的苦力活,和“勤俭节约”在加上“稍微”有些营养不良,虽然他早已满头银白,皮肤就像被榨焉的菜叶一样,除了随处可见黑色的癌变斑点之外,便只剩下满身的褶皱和一双无法率性却满怀忧郁的眼。他的眼神里是他近乎忘记了生活也不甘忘记的思念。对!仅仅就只是思念而已,那种强烈且无能为力的愿想。

  要说老汤自以为还能幸运的的事,还得算遇到了刘大宝。至少他绝对是这么觉得的。刘大宝对他很和气,甚至到了有些时候他都觉得有些有些对不住刘大宝而尴尬了。这也许是是他们这些人所独有的价值观吧,即便有些说不出的卑微。也许,从来不会重要,也许,从来就没有对错!

  老汤有几亩从父母那里分来的地,大概是想要照顾几个弟弟吧,于是便老实的就将离家比较近的地都让给了他们。尽管除了他不乐意的人多了去了,不过于这他也没法。对于哥哥的这份愚蠢又乐于助人的心,他的“亲人”们也都想来是识大体的,所以每每都是见好就收了。当然,除了地,老汤还会一件令自己还能有些得意的看家本事——竹编。

  老汤编竹的手艺不是我见过最好的——至少对于这个除了看脸面好像就一无是处的世界来说是这样没错了!再者因为也不算编的很快的,加之市场上出现的越来越多的尼龙材质的便宜小米篓,所以一般很多不熟的人都不会照顾他的生意;而似乎时代只会让这种生意的将要淡去,他的生活也终将变得拮据。

  可老汤的手艺的又确是我见过最好的——绝对实在的刀工、每一根都仔细得圆润的花细了的竹条、料足且不多不少、绝对耐用,没有过多浮夸的装饰。用一个比较洋气一点的词来形容的话就是——“简约”,其实我觉得其中最重要的还是他的竹编比一般人的都结实。对于我和极少一些老顾客来说,他的竹编就像是艺术!别问我是谁,一个路边看热闹的学生而已。

  可正因为他的竹编太过结实了,而老顾客又总不可能来买竹编当饭吃,偏贵,且不够漂亮,不够有性格,故而同样不受年轻一代的待见。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份手艺便成了一份差不多2/3的只是摆设的手艺了。

  最后生活愈来拮据的他领到了国家那份莫名其妙、少到可怜的低保,嘛……比起令人疑惑的低保金额来说,老汤的自尊心该是碎了一地了吧。“想当年……”这样的固有公式总会让老汤这样在遇事上有些灰头土脸的小老头可以成天的唠叨抱怨。此时街角处卖臭豆腐地老大妈们往往只是静静地听着,不时地调揩式地安慰上两句,然后又凝继续卖着他们的臭豆腐。此刻的老汤伸了伸老腰腰,似乎终于松了口气。午后的阳光慵懒的洒在街道上,放学的孩子们高傲地洋溢着青春,在巷子里是那样尽情的奔跑;飘远的葱花,臭豆酱还有他最爱的折耳根的香味到处乱钻着。当然也毫无遗漏的躲进了他的身体里;那些时候他的眸子里除了那些许久不散的阴霾外,又多了些光亮,而对于他来说吗,这足够了!

  不知道疾病是温柔地还是冷漠地,但终于也降临在了他的头上。在他遇到一个叫周……的孩子的一个月左右之后,只在他再次遇见与自己孩子一般清明有决绝的眼神之后。带着祈愿有些难得3心安的睡去。他不知道被哪个被他帮助过的弟弟家的孩子葬在了烈士陵园附近的一个小山头上,墓地不大,墓碑也不大。不过也许对他来说也许刚刚好,也真的足够了。具体的地点没人知道,事实上似乎也的确不会也不必有太多无关者的在乎。又也许,只有周雨知道他的一辈子有些累了,他需要的只是安静地睡上一觉。也许,睡醒了,一切的过往都只会是一场噩梦吧。

  周雨伫立在了那里很久一段时间,他知道,终于他也遇见了这世间的雾,风起,带着别人的祈愿,带着似乎这辈子也无法忘怀的萌动雨不安,他也期盼着这雾的退却。

  如果说你身旁的过客还会有什么实在的价值的话,就该只是相互的无法力及的旁观了。“我甚至不能去安慰你,也许我只知道你很悲伤”

  这句话很唯美吗?你想也许这就是事实对吧!?

  可知道现在我才知道这根本就只是半吊子的屁话罢了,逃避内心的本意,可想想即便这样也就只剩下所谓自欺欺人的“安逸”了吧,除此之外,剩下的那些留白便是你的一切,一颗荒诞的心,只在时间的流里昏昏沉,刺眼,荒芜,而且至始至终都不变的有些凉透的溢出,即是的微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祈愿之地便是心安弃与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祈愿之地便是心安弃与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