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回忆
三三两两2018-09-12 15:122,599

  我已和永祯离婚两个月零十三天,草草离婚,连精神损失都没让他赔。我有个相好,是妈妈亲戚的侄子,我们约定,如果我离婚,他就和我在一起。他会一直等我。我们时常在微信聊天,时常问候一下,问问他是不是活累,能不能吃上饭。

  最近不知怎么的,给他 微信也不回,打电话总是支支吾吾,总觉得有事瞒我。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奶奶背着我找过他,怕我会耽误人家,委婉拒绝了人家。

  我才知道,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我也就死心了。

  记得奶奶说过,惠云二姑家在贯家堡的小区里的右边楼房第四个楼门的202。就找了过去。

  笃笃笃!也不知在不在,等了几秒,门开了。“原来是天天呀,进来吧。” “天天,你怎么过来的。” “走过来的。” 惠云二姑家,里奶奶家也就半个小时的路。“坐吧,来给你倒点水。” 惠云二姑,拿着一个杯子,提起暖瓶,给我倒了一杯水,放在我旁边。“二姑,你可不可以给我发个对象?” “行,要什么条件的?” “身高165cm以上,30岁以上,有房有工作,待我好。” “行,等二姑,遇到合适的,就给你介绍。” “二姑,我留个电话和微信。” 我拿过笔吧我的手机号和微信都留上了。就起身要走。

  “二姑,那我走了,有合适的,就联系我。” “天天,这样,如果,有合适的,就去你奶奶家告我,顺便探探奶奶口风,奶奶同意,就说给你,不同意,就算。” “嗯,那二姑我走了。” 惠云二姑把我送出去,我就又往回走。

  过了一天,我正好出去,正下楼就碰到惠云二姑了,“二姑,你来了。” 二姑说:“奶奶在家吧?” “在家。” 我便和惠云二姑,一起上楼了。还给惠云二姑到了杯水。就坐了下来。

  “三姨,我给天天说个对象。他家就住在隔壁,32岁,不爱说话,在棉花站割铝合金玻璃,有车有房。他家的楼房在我二楼。找过很多对象,都因为他不爱说话,吹了。言短。叫星星。”人家对方愿意,让给天天说说。” 奶奶说:“我不做天天的住,人们常说,第一嫁由父母,第二嫁由自己,让她自己做主。天天她又笨又揣,什么也不会,什么也做不好,活计谁也交代不了。” “给你徒增麻烦,街面上的人会说闲话的。” 惠云二姑,不以为然,觉得奶奶说的太过于夸张。“三姨,让见个面,万一合适,不是就让你,少个烦恼,让天天也有给归宿,多个照顾你的人。” “让那小伙子来家里,和天天见个面。那小伙子说,下午14:00上班。” 惠云二姑走后,奶奶说:“你不是能找到你二姑家,你明天自己骑上车子,自己去吧,如果人家说,让你看房子,你就别去。也别主动给人家联系方式,女孩子应该矜持点。”

  今天中午我相亲,约好在惠云二姑家见面,二姑打电话说让早点过去,别让人家等。中午吃过饭,收拾了碗筷。烧了热水,洗了个头。我人比较胖,所以翻出一身宽松又漂亮衣服,换上。在镜子旁照了又照。给自己画了个淡妆,又涂了睫毛膏,画了个口红。一点了。

  “奶奶,我去二姑家了。”说完, 背起包包,匆匆下楼,出了楼门,走到车棚,开了锁,骑上车子,穿过树林,又走了一段路,就到了惠云二姑家的小区。停靠在车棚里,锁好车子。就去了惠云二姑家的房门前。

  笃笃笃!,敲了半天门,没人开,看来是不在家。从包包里取出手机,拨通惠云二姑的电话,里面播放着音乐。通了,那头说话了,“喂!” “二姑,我已经过来了,你在哪了。” “二姑在外面吃饭了,你先等会儿,一会儿就回去了。”

  我听见,楼门响,原来是惠云二姑回来了。“天天,你来的可真早。” 惠云二姑,掏出钥匙,开了楼门,我随后跟了进去。“天天,中午吃什么饭来?” “米饭!” “啥菜?” “西红柿炖茄子!”

  我想着,这个未见面的小伙子,一定是个英俊潇洒,个子高高的,想看他一眼,还得仰起头。正幻想着,人家就来了。惠云二姑开了门,请人家进来。他妈妈,姐姐都来了。听惠云二姑说,他叫星星。惠云二姑,让星星坐到了我旁边的沙发上。看着他很拘束。

  和我预想的,他的样子差十万八千里。一头乌黑的头发,棱角分明的脸庞,肤色黝黑,五官端正,五官中带着一抹柔情。两道浓浓的眉毛,弯弯的像夜空里的上弦月。偏瘦身材,约167cm的个子。一件墨绿色杰克衫,下身一件牛仔裤,两手交差,显得很紧张。我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打量我。

  惠云二姑说:“你们俩去那个屋子里,聊吧!” 然后,我和星星一前一后,去了惠云二姑睡的房间。

  我先开口的,他不是不爱说话,自然我和他聊。

  “我今年30岁,嫁到水秀,又离了。有个小孩归对方。” 他就说:“嗯。”

  “我从小跟奶奶生活,我三岁,父母就离婚抛下我走了。” 他就说:“嗯。”

  “都是由三个叔叔,三个婶婶,姑姑,姑父抚养我,迁就我,他们就像我的爸爸妈妈。” 他就说:“嗯。”

  我问他, “你多大?”他就说:“32。”我问他, “在哪上班?” 他就说:“在胡家庄棉花站割铝合金玻璃,就是人家盖好房子后,给人家安玻璃。” 我问他,“你姐妹几个?” 他就说:“外面的说大姐,还有个二姐在安徽教书。”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就说:“梁茂维。” “怎么写?” 他说:梁是高粱的梁,茂是茂盛的茂,维是维持的维。” 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他说:“大姐叫梁秀媛,二姐叫梁秀娟。” 我问他一句他就答一句 。要不就是嗯,跟他说什么也是嗯。我其实也是不爱说话的人,他居然比我还不爱说话。

  我问他,“你喜不喜欢动物?” 他说,“喜欢。” 我在我们楼道里发现一只不大的小猫,我奶奶就抓回家,给猫洗了洗澡,就养起来。养了一个多月,长了可大了,后来就给了人。

  我奶奶,80多了,还可以骑自行车了。他,又是嗯。

  聊着聊着,他手机上的闹钟响了,在响第二次的时候,他跟我说了句,“天天,我上班去了。”然后,头也不回走了。他说他是开着车的。

  星星走后,他妈妈说,我家星星什么也好,就是不爱说话,见到女孩子就害羞,见到喜欢的女孩子,更害羞,更不敢说话。遇见了个他喜欢的,每天按时上下班接送,每天请吃饭。最后,人家不愿意了。星星气得每天不吃不喝在床上蒙着被子躺着。后来,领上医院又输液又打针,才算慢慢好起来。

  发了可多对象了,没有愿意星星的。有一个,都要举行典礼了,日子都挑好了,人家打过电话说,不用了,又吹了。

  我还是挺同情他的,那些女孩子是她们没眼光,没发现星星的好,他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一样耀眼。我们如果成了,一定千方百计对他好。

继续阅读:第二章 失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凉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