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门出事
平江一奈笑2018-11-09 12:052,252

  殿内炉火融融,一室温情。

  霓凰又听苏子旭续续道:

  “不过像公主这般年岁倒还做噩梦,倒也少见了。”

  他唇瓣微启,带着几分含笑的调子,如一股清澈而涓涓的溪流,抵达人心:

  “也恰恰说明公主心思纯澈。”

  心思纯澈么?

  似乎在他的眼里,她仿佛成了不经世事的孩童。

  霓凰欲想向苏子旭辩解,而苏子旭好似知道她心中所想的疑惑,抢她一步继续淡然道:

  “人愈之成长,各种心思均悉发生改变,许多事情便会久藏于心底深处,甚至到了自己也难以发现的地步,因此行事便愈加小心,不敢有丝毫行差踏错,更遑论做噩梦这种事情了。”

  霓凰听着苏子旭说着那些话,隐约有些犯困。

  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的肩上,眼睛几乎快睁不开,只觉得眼皮一直在打架…

  脑子一时感觉昏昏沉沉,隐隐约约记得,直到后来,他的话里竟有些伤感…

  “那你…后来……究竟是怎么好的?”

  霓凰迷迷糊糊地问着苏子旭,她真的快控制不住睡意了。

  呵,原来她问的是这个么?

  苏子旭望着自己靠倒怀里,那张绝美无双的侧脸,一时竟些无奈的笑意。

  他敛了敛神色,专注地望着着霓凰的眼睛,继续轻声道:

  “强于心,坚其志。子旭相信…公主会做到的。”

  霓凰终于闭上了眼,半意识地细声喃喃道:

  “强于心,坚其志……”

  窗外是刺骨的寒风,和漫天的雪花;而殿内,烛灯驳驳,炉火融融,温暖和热意在室内流动。

  夜色连天,那是静守流年的一份安好。

  悸动的柔情氤氲冰冷心中的情思,夜的妩媚此刻不知疲倦的跳动着,几许跋涉,几许坎坷,囚禁的究竟是是谁的心?

  第二天一早。

  霓凰才从床榻之上睁开眼,竟然发现苏子旭半靠在自己的床柱边。

  她想从床上坐起来,却又彼此两人的手紧紧相握。

  霓凰想起来了,昨夜好像苏子旭要离开,是她迷迷糊糊下意识拉住了苏子旭的手,再也不放。

  所以,他昨夜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么?

  而这所有的一切,只为让她睡的安心。

  霓凰看着明明是那样瘦弱的身躯,就是在昨夜,给予她无限的温暖和力量。

  小心翼翼地为他脱鞋,盖好被子,生怕惊扰他半分……

  在做好这一切之后,霓凰望着他俊美无涛的侧颜,她迷茫了,她无措了……

  苏子旭,你究竟图谋的是什么?

  我又该如何对你?

  此刻,殿外响起了敲门声,霓凰遂换上衣服,转身离开,开门一看,竟是疾风!

  霓凰认得他,苏子旭的亲随,一个魁梧,身型壮硕的大汉,平日倒是对苏子旭忠心得紧。

  此时,那粗憨的汉子,见了霓凰之后,却又带着几分不好意思。

  “公主,我家大人他…”

  霓凰面色未改,只淡淡轻声道:

  “驸马一夜未曾合眼,不要叫醒他。”

  “啊?…”

  疾风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眉头紧蹙:

  大人为何……一夜未曾合眼?

  话毕,霓凰已轻轻阖上了殿门,再也不理会他,只见那裙摆挥动间,娉娉袅袅,走远了。

  再说霓凰,未走多远,从远处向她慌慌张张跑来一小厮。

  “殿下!府门前出事了。”

  “什么?”霓凰有些讶异,看着那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厮,眉头轻皱,淡淡道:

  “怎么回事?慢慢说。”

  小厮缓了口气儿,正色向霓凰徐徐道来:

  “殿下,是这样的,是尚书府家的公子的尸体。也不知道是谁放在了我们公主府的门口,那尚书大人和夫人正在府门口闹呢。”

  霓凰听完了这一切,果然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她神色未变,临而不慌,淡然向小厮吩咐道:

  “走,去看看。”

  霸气的话语中,却生生带着几分洒脱。

  “殿下……”却只见那小厮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怎么了?”霓凰有几分疑惑,出声开口问道。

  只见那小厮一边声音细小,轻声说着;一边试探性的抬眼,观察霓凰的脸色。

  “周围的百姓纷纷议论,都说是您杀了人……”

  那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竟成了蚊子般呐呐。

  小厮只觉耳边,传来一句霸气中略显凌厉的话:

  “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变不了真的。”

  等到他再抬眼,长公主殿下已经不见了。

  长公主府门口。

  一身着华贵服饰,头戴各色金钗玉器的美貌妇人,正在对地上一盖着白布的担架,嘶声嚎啕大哭。

  “我的荣儿啊,到底是谁杀了你?”

  “就算是长公主殿下,母亲也一定要为你讨回公道!”

  小翠站在旁边,听见这妇人说着这种话,一时又羞又恼,匆忙大声张口反驳道:

  “你胡说,我们殿下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谁料,周围的民众开始对此事议论纷纷。

  “难不成真是公主殿下做的?”一布衣妇人有些疑惑。

  又听一男子连连感慨道:

  “长公主前段时间还为我们力行新税,我还以为她弃恶从良了呢。”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又有一人随声附和道。

  突然,这又开始有人开始充当侦探,似乎十分有道理的推算道。

  “这可不好说,毕竟数月以前,长公主殿下的确和尚书大人的儿子发生了冲突。”

  尚书夫人听见周围民众的话,一时也想起来了,神色激动起来,声音也拔高了许多:

  “不是她是谁?数月前,可是我们的公主殿下临走前,口口声声说,要不定哪一日,便要摘了荣儿的脑袋。”

  再看那一同而来的尚书大人,早已怒不可遏,眉一横:

  “今日我儿一死,老夫就算拼死,也必要将杀害我儿的凶手碎尸万段!”

  “尚书大人好大的威风!”

  只见从长公主府门内走出一头绾堕髻,略施粉黛便已倾国倾城的女子,走动间,那广袖飘飘的样子,更是美艳绝伦。

  “参见长公主殿下。”

  “参见长公主殿下。”

继续阅读:力证清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公主殿下不暴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