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嫁祸杀人案一
逍遥两声2018-07-29 17:312,646

  我叫黄国石,今年36岁,以前是一名警察,本来到现在还应该奋斗在一线,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躺在了病床上,现在除了手和脑袋能用,其他的都没法用了,我并不后悔今天的结果。

  但是我却替我的好朋友不甘心,虽然他已经离去了,但是他的事迹应该被留下。所以我打算将我们的故事写下来,令人们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位神探,他的名字叫做咸元。

  记得那是六年前,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

  “国石,有案件。”说话的人名叫孙范,他是刑侦队的,也是我的老师。

  “好,这次又是什么案件。”我问道他。

  “不知道,去了才知道,现在是晚上10点40,听说是10半报的警,案发在花园小区,上头叫我们过去看看。”孙范说道。

  我看着他疲惫的神色,晓得他心中又起涟漪了,我们这些人并不是看惯了尸体好像就免疫了一般,别人怎样我不知道,但是我和师傅确实不是,每次看着那些鲜血与碎肉,我心中都不免升起难受。

  顶顶···

  师傅的手机响起,他打开了免提,听得里面说到:“你们走到哪里了?”

  “快了,事情怎么样了?”师傅问道。

  “有点奇怪,具体我在电话里面说不清,反正呢!报案的说她不认识受害者,但是受害者竟然凭空出现在她的床上。”

  我听出了电话对面人的声音,是我们的队长,看来他也相当在意案情的状况,可是我们这都还没有到达现场呢?

  “这是什么意思?死者死在她家里,她不知道?”我开口说道。

  “尽快赶到现场。”队长致使一番,便挂断了电话。

  “应该不可能,按照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报案人与死者应该是有着某种关系。”师傅说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不知道。”

  我们到了现场,到了花园小区的七栋,四楼上的过道里面,几个警员正在询问这一层楼的住户情况。我们当然不会去管这些事情,我们走进7416号,案发就是这里了。

  这一户是在这一层的左手最里面,进去之后令我觉得相当奇怪。我先说一下房屋的情况,门口左手是厨房,右手是连着的两个卧室,而对面是卫生间,整个房屋显得十分狭小。

  而尸体则是被放在挨着卫生间的那个卧室里面。我奇怪是在哪里呢?就是整个房间,从我一进门,直到走进发现卧室的尸体,整个屋子显得十分干净。

  而客厅中坐着一个身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人,看样子三十岁左右,正坐在沙发上与一位负责笔录的警员交流。

  师傅直接上前与一位法医交流,问道:“发现什么没有?”

  “嗯!致死的应该是小腹被利器所伤,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六七点钟左右,但是我们奇怪的是死者身上还有多处淤青与骨折现象。”法医说道。

  我上前细细地观察房屋的每个角落,但是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想只有从哪个女子,也就是这间房屋的主人下手。师傅也在东翻西翻,时不时摇头晃脑,看来他也无从下手。可是他还是在厕所中发现了毒品的存在,他大声叫我过去:“国石。”

  我走过去,发现他将一只注射试管装进袋中,我连忙记录下来,也就是说那个女人吸毒。

  “师傅,我觉得这个案件只能从那个女人下手。”我说道。

  “确实,我把这里翻了个便,也没有什么发现,简直是一点线索也没有,看来只有请他过来帮忙了。”师傅说道。

  “他,谁啊?”

  “他来了你就知道。”

  我就看师傅拿出手机,走到窗边给人打电话去了。我这时走到沙发旁,听着年轻警员对于女子的问话。

  “林碧心,六点到七点钟你在做什么?”

  “警官,我都说了我在睡觉,怎么还问啊?”林碧心抽着烟,一脸不爽。

  “在哪里睡觉?谁能够证明?”

  “就我一个人在家里,我怎么找人证明,你们到底检查完没有,老娘晚上还要上班呢?现在都十一点了。”

  我遥遥头,确实在没有证据下,也不好把别人怎么样,但那时我确实将这个林碧心当成了杀人凶手,我的判断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她吸毒,我从来对于吸毒的人员没有好感,认为他们为了毒品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你还是别想着今天能上班了,就算你不是杀人凶手,光是吸毒这件事,也能抓你。”我开口说道。

  “你···”

  她被我说的甄口无言,我又说道:“你还是老实交代吧!”

  “我交代什么,真不是我杀了人。”

  “那你说你六点钟到七点钟再做什么?”

  她看着我凶狠的眼光,仿似有些害怕,微微说道:“吸毒之后不省人事。”

  “之后呢?”我问道。

  “我一直睡到八点钟,被电话吵醒了,之后出去了一趟,但是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家里面,就发现了那人死在我家里,警察叔叔,我真的没有说谎,人不是我杀的。”

  “好了,人是不是你杀的,我们晓得调查。”我转身走到师傅旁边,说实话,我当时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我看向师傅,发现他竟然还再微笑,这真的令我有些奇怪,我问他:“师傅你是看出什么了吗?”

  “不是,而是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师傅说道。

  “水落石出,也是,毫无疑问,就是林碧心的嫌疑最大,不,可以说应该是她吸食毒品之后的意外杀人。”

  就在我们聊天中,又进来了三个人,一个中年妇女,两个青年男女,正是死者的家属。

  他们一见死者,就放声大哭,特别是中年妇女,哭声之悲恸,令我心中十分难受,想到又是一场无限制的悲伤便令人无法释然。

  “好了,你们都想开一些,人死不能复生。”我上前,把中年妇女拉起来,同时也揉着自己的眼角。

  这时师傅的电铃响起,他接了电话,同时朝着门外走去。

  而此时家属同我走到大厅,便听中年妇女大吼道:“都是你这个狐狸精,害死了我老公,我和你拼了。”却被她的儿子拦了下来。

  “哼!黄脸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人不是我杀的。还有你今天晚上你我见面,还想让我离开李锦,告诉你,不是我离不开他,而是他离不开我,反正人都死了。还闹嗝屁啊!”林碧心双手抱胸说道。

  而这时师傅带了一个人走进来,我知道这就是师傅请来的人了,也是今后我最尊敬的人,咸元。

  他满脸胡须,穿着黑色大衣,看来相当的普通,可是他的那双眼睛却是那么的明亮,直到今天我还能记得他当时的眼色,是一种猎人盯住了猎物的眼神。

  之后咸元就一直在房间里查看,但是每个地方都看的很快,可以说就是晃一眼,可是在尸体上却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有时用显微镜看看,有时翻翻死者的衣服,之后他就站在窗边抽烟,手里拿着师傅给他的关于这件案子的,目前的报告的纸张翻看。

  而客厅中,中年妇女与林碧心的争吵一直在持续。听得我一阵头疼,之后是咸元的一句话,彻底使得整个房间安静下来,用落针可闻都不会夸张。

  “好了,凶手就是家属。”咸元说道。

继续阅读:第二章嫁祸杀人案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朋友是神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