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嫁祸杀人案二
逍遥两声2018-07-31 10:302,917

  “我去,家属会是凶手,这人脑子没有毛病吧!”我当时心中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再说我们是一家人,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父亲下手。”李锦的儿子,也就是死者的儿子突然对着咸元大吼道。

  “当然有证据,不然我怎么会确定你们是凶手。”咸元说道。

  “等一下,咸元,这个案件的最大嫌疑人应该是林碧心才对啊!你确定没有搞错。”我师父,孙范说道,他也是满面惊讶,显得不可相信。

  “那我先从这个房间讲起吧!林碧心10,30回家的时候,发现家中只是多了一具尸体,对吧!各位。”咸元说道。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开口问道,我当时被咸元弄得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这大叔今天要是不拿出证据我就告你诽谤。”李源指着咸元大吼。

  “我问你一个问题,老实回答,记住我是在帮你伸冤。”咸元对着林碧心说道。

  “你问吧!我一定回答你,绝对不说假话。”林碧心说道。

  “你和死者李锦是情人关系?”咸元说道。

  “没错。”

  “然后他有你家的钥匙。”

  “你怎么知道。”林碧心一脸疑惑,她确定李锦有她家钥匙的事情绝对没有第三者知情。

  “难道你的意思是李锦自己开门来到这里,然后被杀?”孙范说道。

  “当然不是,这里并不是案发地点。”咸元说道。

  “我爸就死在这里,不是这里是哪里。”李源愤怒道。

  可是咸元根本不理他,有开口道:“通过之后的检查发现,这里并没有发生打斗,以及大片的血迹,照理说死者死亡时间是6--7点钟左右,如果案发在这里,到林碧心发现死者的三小时内,是不可将现场清理得这么干净的。”

  “怎么不可能,有可能林碧心还有同伙呢?”李源说道。

  确实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为什么三个小时的时间无法把现场清理干净?

  “好了,再听我说,这里是四楼,窗户又有防护栏,想要进来只有走门口一条路,不可能有其他路径,而房门并没有损坏,也就是说,是有人将尸体搬进这里的。”咸元说道。

  听着这话,大家心中肯定都和我一样,简直是无法想象,把尸体搬到林碧心的房间内??实在是令人无法信服,其中实在是有太多漏洞了,而且怎么敢保证不被人看到,就说要是当时林碧心也在家里呢??

  “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吗?搬尸体,这里没有监控吗?而且说不清过道上就会有人。”李源说道。

  “咸元,这个想法确实有点夸张,况且你先前说家属,也就是李源他们三人是凶手,就算这里是老小区,也有两个摄像头,一个在大门,一个在后门,怎么可能搬动尸体进入花园小区。”孙范问道。

  “很简单,因为这里小区只有两个摄像头,只要瞒过,然后从围墙外把尸体扔进来,之后再翻进来就是了。”咸元说道。

  “那怎么保证不会被人察觉?”我开口问道。

  ““不用,这个小区有些阴暗,在晚上的时候更是连人都看不清,只要把尸体背上楼就行,当然要是我的话,就拿一个人再前面探路,后面的人背着尸体上楼,运气好的话,一般是不会碰见住户的。而这也是为什么尸体身上有着很多淤青的缘故,我想应该是扔进围墙的时候摔的,但是这还不足以造成严重骨折。”咸元说道。

  “那骨折又是怎么搞成的?”孙范问道。

  咸元看向家属三人,笑了笑,点上一支香烟,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我想你们的家应该是在三楼以上吧!而且住的楼房应该是小区的边缘,也就是说,你们楼后面有一处空地吧!”

  我听得的简直是莫名其妙,可是很明显三人中的年轻女性颤抖了起来,这令我觉得神奇,也就是说咸元说得没错。

  “那···那又能说明什么?证据呢?”李源也开始紧张,说话有些哆嗦了。

  同时我看见孙范对着一个警员说着什么,应该是让警员去调查李源他们居住的小区去了。

  “证据很简单,孙范,你们派人去他们家里后面的那块空地上,一定会留下痕迹和鞋印,你们三人不管将家里面打扫的多干净,出门的鞋到现在是一定没有换过的,到时候只要一比较,就可证明我说道的到底如何了,还有被血渍沾染过的衣物一定会在你们小区的垃圾桶,或者是你们开车搬运尸体的路上发现,因为晚上是不回收垃圾的,上面自然会有你们的头发,汗渍等物品,不嫌麻烦做个dna测试就行,然后对于你们作案的动机,和以此来嫁祸给林碧心的原因我基本也猜到了,还有···”咸元说道,可那一直没有开口的年轻女性,也就是死者的女儿李琴打断了咸元的话。

  她说道:“别说了,我承认,是我杀了他,杀了我的父亲。”

  “你··姐。”李源说道。

  “女儿啊!!我苦命的孩子···都是我害了你。”中年妇女抱着李琴痛哭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李琴,我实在是太想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和他们嫁祸给林碧心的动机,其实主要是我想知道咸元的推理到底有多少时候正确的。

  “李锦不是我的生父,而是继父。”李琴说道。

  “继父,可是你们不是姓李吗?难道只是巧合。”我说道。

  “没错,当年母亲再婚的时候,或许只是因为思念父亲,才找了一个姓李的人吧!没想到李锦却是个禽兽。前几年还好,可是半年前我们发现他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正是林碧心。这还是李源发现的。”李琴说道。

  “没错,我有一个朋友住在这个小区,有一次碰巧看见了,所以我才会对这里相当熟悉,呵呵···”李源说道。

  我听明白了李源自嘲的意思,是说他所以才知道怎么把尸体,在不被别人发现的情况下搬进林碧心的住房。

  “可是你们为什么又要嫁祸我呢?”林碧心问道。

  “除了你这样的贱货,我不知道该伤害谁,再说咸元推断的没错,我们确实是拿了李锦身上的钥匙进来的,将他尸体搬进来的。”李源说道。

  “那你们怎么保证林碧心不在家呢?”孙范问道。

  “很简单,我母亲在八点钟,也就是我们将尸体运走的时候打电话给林碧心,约见她,而我告诉母亲只需要给林碧心说发现了李锦存了大笔的私房钱就行了,那样林碧心一定会来的。然后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同我预想的一样,只是没想到。”李源说道。

  “没想到我们竟然有这么厉害的推理专家。”孙范说道。

  “到底是什么原因你们杀了所谓的继父呢?”我开口问道。

  “那个畜生竟然乘我们不在家的时候,想要猥琐我的宝贝女儿,还好被我们抓个现行,我自然得杀了他。”母亲说道。

  “并不是我母亲杀的人,是我在他想要强奸我的时候,用剪刀捅死他的,这一切都和我弟和我母亲没有关系。”李琴说道。

  “之后的嫁祸给林碧心的计划则是我安排的。”李源说道,他仿似解脱了一般。

  之后警员回来了,更加证实了咸元的推测,确实李源他们住在景苑小区,而他们住的三十栋,后面正是一块还未被开发的空地,再然后,警员们根据孙范的指示找到了沾满血迹的,属于李琴的衣物和作案凶器,都在他们小区的垃圾桶当中。

  而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死者身上会出现夸张的骨折现象,就是李源将其从四楼摔下的缘故,而我也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正真的推理专家。而这也是我第一次与咸元的接触。

  最后我问了咸元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知道李琴他们家后面会是一块空地呢,你去过?”

  他回答我说:“我是在死者的裤腿和鞋跟上看到了泥土,之后的事情都是我的猜测。”

  “这怎么可能,要是你猜错了呢?”我问答。

  “不会,我从来没有错过。“

继续阅读:第三章千万古画盗窃案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朋友是神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