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连续纵火杀人案八
逍遥两声2018-08-04 06:552,196

  大家心头震惊万分,如此说来,那种威力的爆炸就能够解释了,这个周凡忍还真是头脑聪明。

  “那怎么引爆呢?你不是说要明火,或者静电吗?”一位群众说道。

  “这就是王福田的事情了。”咸元说道。

  “难道最后王福田进去就是为了让煤气爆炸吗?”师傅说道。

  “本来是这样的,可是这一切被王福田识破了。”咸元说道。

  “识破什么了?”我说道。

  “发现了自己被周凡忍算计了。”咸元说道。

  “你到是说清楚啊!”师傅急得快要跳起来了。

  “王福田一开门,便知道里面全是煤气,而这时他想到了周凡忍让他进入家里的时候给他打个电话,而这个电话正是引子,如果当时王福田打出电话的话,因为手机产生的静电,应该会使煤气在瞬间爆炸,可是周凡忍明显低估了这个吸毒老手王福田。这里周凡忍忘记了对方的身份曾经是老师,所以王福田退了出来,并没有在屋子里面拨打手机。”咸元说道。

  “我本来是想让他也死在里面的,这样的话,我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周凡忍在此时插了一句。

  “你会有什么后顾之忧呢?”我问道周凡忍。

  “我怕王福田发现了我怂恿他儿子的事情。”周凡忍说道。

  “照理说王童已经死掉了,应该不会有人知道这些事情了吧!”师傅说道。

  “不,当时我拍摄完之后,有我当时的一个朋友看见了,可是他不知道我准备拿视频做什么?”周凡忍说道。

  “说白了,还不是你心中有鬼啊!”我说道。

  “那之后公寓为什么还会爆炸呢?”师傅说道。

  “因为王福田站在门外,扔了一个烟头进去,可是他没有想到爆炸会这么厉害,使得他也受了伤。”咸元说道。

  “受什么伤?之后不是都没有人见过王福田吗,你怎么知道他受了伤。”我说道。

  “其实今天发生的事情正是周凡忍最不希望发生的,没想到王福田当真知道了他的秘密,而且还回来准备杀掉他。”咸元看着周凡忍和福筹说道。

  “没错,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啊!”周凡忍看着福筹说道。

  “到底什么意思?”我问道。

  “真是厉害!咸元先生真是神探啊!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真实身份的?”福筹说道。

  “真实身份??”我一头雾水。

  “难道说···”师傅一脸惊讶的盯住福筹。

  “因为今天是你儿子的忌日,王福田先生。”咸元对着福筹说道。

  “什么···”众人,包括我完全无法理解,怎么福筹现在变成了消失已久的王福田呢。

  “我也是刚刚猜到,福田,你果然回来了。”周凡忍说道。

  “当然,我发现煤气的时候就知道你要杀我,但是我还是进入了里面,我在卧室发现了董丽云的尸体,和一本放在桌上的笔记本,里面将你的罪行全部写了下来。”王福田笑着,对着周凡忍说道。

  “怎么可能,我杀她的时候,她只说知道我在贩毒而已,为什么会连你儿子的事情也会知道。”周凡忍惊讶道。

  “笔记中很清楚,有一天你喝醉了,将一切都说了出来,而聆听者正是你的前妻。哼!!”王福田说道。

  “你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周凡忍问道。

  “我的脸,如同咸元先生推断一样,被爆炸烧毁了,我消失的时间正是去了外省做了手术,还重新弄了一个身份,就是为了回到你的身边,亲手为我的儿子报仇。”王福田说完,一口咬住周凡忍的耳朵。

  啊····

  “快··让他松开。”

  “拉住他···”

  在众人的拉扯下,王福田还是咬掉了周凡忍的耳朵,王福田变得像是野兽一般,怒吼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

  我一直看着老师,从知道了眼前的人是他之后,我并没有上前去表现什么关切,什么同情,什么可怜,当时我似乎知道他想要的都不是这些。我知道他很早就认出了我。可是就如同我们之前在周凡忍的别墅中相见的时候,那时我们就是陌生人,他是福筹【复仇】,我是国石。

  我在哪里足足站了很久,看着他们被带上警车,看着老师反抗的模样,野兽般的行径,我在想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将他变成了这般模样。

  “国石···”师傅看着我没有焦距的眼神说不出话来。

  我不记得当时说过什么话,反正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还是事后听咸元说的,我说一了句:“为什么老师会变成这样,老天爷没什么这么不长眼。”

  “这就是爱的另一个方向,阳光与黑暗,永远交融。”

  咸元当时是这样回答我的,只是我没有听到而已。

  之后我不知道怎么回家的,反正抱住妻子痛哭了一场,在她的怀中入睡。

  很久以后我才问道师傅,他告诉我那天晚上是咸元送我回家的。

  我问过师傅他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他一直用叹息来表示他的看法,只说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家,坐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个晚上。

  而咸元,记得也是相当长的时间以后,我问他那天晚上他在做什么?

  他说,他喝得烂醉,不省人事,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起来就吐了一地,惹得我笑话了他很久,但是这些玩笑只有我们之间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妻子也对我提过,她说那天是她第一次见我流泪,不,应该用嚎啕大哭,简直像是,再走一步就遇见死神了,她是这样比喻的。

  我觉得这个比喻特别好,一个人,或许真的只有在经历了某种无法自控的哭泣,悲痛之后才会成长,我不知道我之后是否有过成长,但是我知道从那以后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工作上面。

  可能只是我想用这种方法来逃避心中的痛苦。

  我记得到现在咸元的一句话还被被我当做座右铭:“人生,不是看你有多么的辉煌,而是看你在最痛苦的时候,有谁帮你撑起后背。”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自杀式绑架案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朋友是神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