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千万古画盗窃案三
逍遥两声2018-08-01 17:012,113

  “快抓住她。”孙范急忙开口。

  我和几名警员连忙上前将朱燕按在地上,刚才要是咸元没有练过的话,后果简直不可想象。到了今天我还在为这件事情而自责,要是没有咸元的话,凭借我们的努力或许能够抓住犯人,但是时间无法保证,而咸元拥有当场将犯人绳之以法的能力,这是我们不具备的。

  不是说我们不专业,只是我们还不太专业,我走过三十几年,确实在方方面面见过某些超出人们理解的怪胎,而咸元就是推理方面的怪胎。

  “你该死,你该死。”朱燕一直在反抗,咒骂着咸元。

  “朱燕,我没想到你和苏天乐竟然是这样的人,可是为什么,你们已经在这家博物馆工作了三年?为什么?”童馆长说道。

  “就是,燕姐,明明平时你是那么和蔼,善良。”王美说道。

  “哼!这些能当饭吃,我们已经联系好了外国买家,只要钱一到手,马上远走高飞,到时候拥有千万现金,天高地远,哪里不可以去,要是在这里上班,十辈子也挣不到那么多钱。”朱燕说道。

  “这世界上就是有太多你们这种想要走极端的人了,你应该知道这些人大多都没有好下场。”孙范说道。

  “行了,既然事情败露,我没有什么好说的,用不到你们来教训我。”朱燕说道。

  “是啊!这样也好,等进了监狱,以后你和苏天乐就不用再为钱的事情忧虑了。”我开口说道。我平生是见惯了这些被利益驱心的可怜人。为什么说他们是可怜人了,一方面我是同情他们,另一方面也对他们抱着极大的痛恨,说白了就是他们的思想一直处在一种极端上。

  “你们的作案手法实在是不高明,你们觉得要是我来盗取这幅画,会不会被警察抓住呢?”咸元突然说道。

  他这一句话令大家心中一颤,没错!类似的事情要是由咸元这种高智商的人亲自操作又会怎么样呢?我实在不敢想象这种事情,要是我们警察有着这样的对手,会不会被他玩得团团转呢??

  “你···”朱燕鼓着双眼盯着咸元。

  我们都看向咸元,可是他却说道:“也会被抓,这只是时间问题,只要事情败露,犯人就一定会留下作案的痕迹,而在通过这些,或许是某些微不起眼的东西,就一定能够发现漏洞。你们的问题是让事情暴露的太快了,而且小看了警察的力量。”

  我听咸元这么说相当惊讶,我本以为他是看不上我们这些警察的,但是听他这么说我还是相当高兴的,我相信师傅也一样。

  之后师傅带人前往苏乐天的住址,将他抓了一个现行,而那副价值千万的古画也被物归原主。

  我今天实在有太多的事情想要询问咸元了,于是我和师傅请了假,请他将后面的事情处理,而我则请咸元一起去喝一杯。

  我们一起去了街边的大排档,点了一些烤串和啤酒。

  “咸元,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说道。

  他喝了一口酒,说道:“请说。”

  “今天你说的要是你打算盗取古画,为什么觉得我们能够将你抓住呢?我倒是觉得你能够成功呢?”

  他摇头道:“这就像是纸永远包不住火一样,在我的字典中,不管是多么高明的犯罪,一定会有一个过程,如果事情败露,那么就说明这个犯罪已经失败了。”

  我细细地品味他这句话的意思,说道:“但是在我处理的这么多案件当中,到现在确实还有好些个案件没有解决,甚至可以说是我们没有一点头绪。”

  他看着我,就那么盯着我好一会,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

  我忽然明白过来,也对,我们不是他。

  “哈哈···我自罚一杯。”我说道。

  “不用,喝一个吧!”他碰了一下我的杯子,一口闷。

  之后他一直在抽烟,简直是毫无断续的抽烟。其实我今天来请他喝酒自然是有目的的,我心中一直很在意一个案件,是两年前的案子,那个案子一直是我的心头病,但是我们到现在还没将罪犯绳之以法,还让罪犯逍遥在法外,我心中相当愧疚,在我亲眼看过咸元两次完美的推理后,我想要请求他的帮助。

  “你是想要我做什么吗?”咸元说道。

  我叹息一声,沉思了好久,说道:“确实有个案件,两年了,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想要请你帮忙。”

  “你们的档案可不是我能看的。”咸元笑道。

  “我知道,但是我和孙范要是一起请求领导,这件事情应该是有戏的,再说凭借你的能力说不清能够将案件告破,对于领导来说,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可以,我对于案件很有兴趣,但是我不能保证一定完成你的请求。”

  我愣神的看着他,这时我有点明白他是个怎样的人了,他说请求是因为今天我请的烧烤,也就是说他不愿意欠人人情。

  “那这就好办了,反正你这个朋友我是结交定了,以后我就多请你吃吃饭好了。”我在心中说道。

  “那我先和你说说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样的。”

  “不用,我等你联系,到时候我直接去你们的档案室,哪里应该有更加准确的信息,你要是先把我带入误区反而不好。”咸元说道。

  “好,那你把联系方式给我吧!”

  “152····”

  我们互相存下了对方的手机号码,之后各自回家,其实我们都不太喜欢喝酒,我也知道做我们这行的需要随时让头脑保持清醒,有时确实恼火,特别是遇见某些令人头痛的事情的时候,恨不得灌醉自己,睡个两天两夜。

  在这时,我对咸元的了解自然还是不够的,其实就算是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也搞不清楚咸元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只知道对于他最好的评价就是:

  他是一个神探。

继续阅读:第六章连续纵火杀人案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朋友是神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