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尿裤子的兵
步枪2018-08-05 20:393,410

  李远找到驾驶员,道,“班长,前面树林里好像有人,咱们去看看吧?”

  思来想去,李远认为应该去侦察侦察,因此找到驾驶员。这是规矩,因为驾驶员是士官,而他只是上等兵,不管那是驾驶员还是战斗员。

  “有人?没有吧?”驾驶员正和一营的驾驶员吹牛逼,扫眼看了看,说,“不没人啊,不用看不用看,咱们就在这把车看好等部队回来。”

  李远还想说什么,驾驶员却不搭理他了。

  无奈之下,李远只能回到东风军卡旁边,忽然的一咬牙,瞬间进入战斗状态,猫着腰踩着丁字步就往前方树林去了。

  他总觉得不对劲,哪怕从对讲机里的对话判断,嫌疑人还在封锁线里。但是这里的地形他太熟悉了,保不齐嫌疑人就钻了空子跑出来。

  两三百号人根本不可能严密封锁这么大一片区域。

  通用频道里,一营长突然大声下令:“一营的全体向七班靠拢!拉开包围圈!嫌疑人在那里!”

  随即,李远就听到不远处地面树枝树叶被踩得“嘎吱”作响,然后是一营的兵们高喊站住。

  此时,二营的兵们只能干瞪眼,因为他们只能守在原地,确保封锁线不会出问题。

  李远看着前方黑乎乎的树林,一咬牙,继续前进,随即慢慢放轻脚步,没有忘了把对讲机的声音关掉,以树木为掩护慢慢的移动着。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二营负责的封锁区域,而恰恰是一营进入目标区域的位置。

  如果这个树林里有嫌疑人的踪影,那极有可能嫌疑人是和一营擦肩而过的,一营疏忽了!

  黑暗使人产生恐惧,然而李远不是一般人,和他穿同样马甲的不是一般人。黑夜对他以及他们来说,那是寻找光明的时间。

  靠着一棵成年人腰围粗的树蹲下,李远有些口干舌燥,心跳在不断加速,生怕黑暗中突然冲出来一个人举着枪冲着自己的脑门就来上一枪。这么一想,小腿肚子就有点哆嗦了。

  再牛逼的兵他也没见过血。

  好一阵子李远才让自己镇静下来,目光炯炯地雷达一样扫视着周遭,耳朵竖了起来。在黑夜里,听觉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今晚无风,又是大冬天的,小动物小昆虫什么的早都入眠,四处寂静得很。只有偶尔远远的传来一营兵们的大声喝叫声。从声音判断,直线距离不远。

  十几分钟过去了,李远什么都没看到。他认为自己眼花看错了。

  连长让他守着车,这就是任务,李远心里牵挂着自己的岗位,慢慢站起来转身准备离开树林。突然的扑过来一个人影,那个瞬间,李远浑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零点五厘米长的头发一根根地炸起来,头皮都在发麻!

  电光火石之间,李远下意识的抡起枪托就砸了过去!

  枪里没子弹!

  他只能用枪托砸!

  一声闷哼,那个人影顿时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省人事。

  就在此时,李远感到裤裆凉凉的,他尿裤子了!

  然而,还没容他喘口气,又一个人斜着冲过来,速度很快。李远转身的当口,猛地感到肚子一凉,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一张长满了青春痘的脸就在自己眼前。他放开了握着的九五式步枪,用臂弯扣住了青春痘的脖子,右腿一个垫步,下意识的使出了一个不标准的挟脖拧摔。

  青春痘失去重心,整个人被李远倒摔在地上。此时的李远思维僵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干掉敌人。

  他没有丝毫停顿干脆利落的一个跪裆,右腿膝盖重重的跪在了青春痘的裆下,青春痘“嗷”的一声惨叫,很快就发不出声音来了,因为李远沙煲那么的拳头砸在了他的左边太阳穴上,青春痘顿时昏死过去。

  “砰!”

  一声枪响。

  后面出现一个人,手里握着枪,开枪击中了李远的后背。李远只感到后背像是被重量级拳击手用针狠狠刺了一下,肾上腺素迅速消退,剧痛传遍全身。他猛地站起来,感到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没有丝毫的迟疑,他拔出匕首用力投掷出去!

  匕首破空飞射过去,正正的扎在那持枪者的胸口上,持枪者缓缓的倒地。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李远顺着脚步声看过去,大声喊道,“连长!我在这!”

  刚才,吴明军听到枪声,此时带着兵们狂奔过来,看见李远,大喊,“李远!你没事吧!”

  “没事!”

  李远大喊道,随即眼前彻底黑暗,人软绵绵的倒下,再无知觉了。

  ……

  “嘻嘻,就是这个兵,尿裤子了,真的,我给换的衣服,裤裆都湿了。”

  “不能吧,听说他可是赤手空拳抓了三名犯罪分子,其中一个手里还有枪。”

  “月姐,真的,我给换的衣服!”

  “那也是英雄。”

  “好吧,英雄交给你了,我休假咯!”

  李远慢慢睁开眼,顺着声音看过去,看见个曼妙的背影。

  那是女人!

  蜜桃一样的臀部,“Duang!”的一下子,李远分明感到裆下那东西瞬间就进入了战斗状态,把宽松的病号裤撑得老高,直接把被子顶了起来。心跳顿时加速,口干舌燥!

  “滴滴滴滴……”

  叶月一惊,回头看。病床边上的生命监视仪在报警,她连忙跑过去看,上面显示伤员的心率骤然上升,其他数据也乱七八糟的。来不及多想,叶月一巴掌排在了呼叫钮上。

  此时,值班医生已经快跑着过来了,后台能看到这边的数据情况。

  飞快的对李远进行了检查,值班医生忽然的注意到李远裤裆里的异样,一下子明白过来。

  值班医生笑呵呵的轻轻拍了拍李远的肩膀,说,“小伙子恢复得不错!”

  说完就背着手走了。

  叶月云里雾里的,完全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看看值班医生的背影,又看看半躺在那里傻笑的李远。注意到李远脸红红的尴尬样,浑身不安的这里动一下那里动一下,叶月忽然的明白了。

  “流氓!”叶月瞪了李远一眼,羞红了脸连忙的离开了病房。

  李远委屈极了,生理反应他很难控制住。过去两年,只有在八一晚会的时候远远的见过舞台上跳舞的女兵。有句话说军营里母猪都能赛过貂蝉,并不夸张。张开眼就看到那么诱人的蜜桃臀,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养精蓄锐了这么久,有一些激烈的身体反应再正常不过。

  甩甩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掉,李远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四肢,随即就是腹部和后背传来痛感,痛到他龇牙咧嘴的。

  门被推开,李堂义提着饭盒进来,抬眼一看,惊喜道:“老李,你醒了!狗日的你真他妈能睡一睡三天三夜。”

  “啥?我睡了三天?”李远都木了。

  “那可不。”李堂义把饭盒放在床头柜那里,嘿嘿笑道,“连长和指导员昨天过来了,可惜你没醒。”

  李远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伤并不简单,动作不敢太大了,道,“医生给我打什么了,能睡三天。”

  “那我不知道了。”李堂义说,“肚子挨了一刀,后背中了一枪,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你要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那人的仿制枪子弹装药不大,弹头就扎在肌肉里,里面啥事没有。倒是肚子上那一刀有点麻烦,恐怕得养一段时间。”

  这会儿听李堂义说起来,李远才知道后怕,慢慢的额头就冒冷汗了。

  “怕了?”李堂义嘿嘿笑着说。

  李远冷眼说,“废话,越想越怕。他们有枪有刀,不是运气好,估计老子早被干死了。”

  “你当时都尿裤子了。”李堂义哈哈大笑。

  “放屁!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李远怒起反驳,却清楚得记得当时确实感到裤裆一阵热乎乎的然后很快就是凉飕飕的一片,应该是尿裤子了吧?

  李堂义压了压手,大笑,“你别不承认,人家护士都知道了的,裤裆都湿了好吧。行了,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小子立大功了,军长都知道你,第一天就过来看望了。”

  “后来是什么情况?人都抓到了吗?”李远问,他的记忆只到了昏迷前一刻。

  李堂义盯着李远看,啧啧地说,“老李,你杀人了。死了俩,另一个重伤。被你用枪托砸的那个严重脑震荡,其他两个一个当场就死了,就是中刀那个,另一个卵蛋爆了的,听说在医院挺了两天,也死了。”

  摸着下巴思考,李堂义道,“连长说可能会给你一等功。”

  李远听得心惊胆战——我杀了人!而且还是两个人!

  他脑子里没有相关的概念,当时的搏斗过程他记得一清二楚,但是他既看不清倒地的嫌疑人是什么情况,也完全没有预料到打死人这个结果。

  “是,那是嫌疑人吧?”李远又开始口干舌燥了,问。

  李堂义道,“当然。我给你说,一营都要疯了。本来是他们发现了嫌疑人并且展开包围了,结果好死不死装到你怀里全被你给干趴下了。到嘴边的功劳就这么飞走,一营长当时就气得恨不得吐七两血。”

  “哈哈哈!这真是太好了啊!”李远顿时大笑。

  再没有什么让一营吃瘪更爽了。

  “最要命的是,嫌疑人是从二连的空当里跑出来的,嘿嘿,你知道吧,胡副旅长当时就叼了二连长一顿。”李堂义说着自己忍不住笑了。

  两人肆无忌惮的聊着,哈哈大笑。

继续阅读:第010章 今非昔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