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军功章有我的一半
步枪2018-08-13 23:003,378

  韩红军对李远的印象基本来源于李堂义,基本上都是李堂义担任新兵连副班长的时候和新兵们说的有关李远的一些事情。

  新兵训练结束之后,韩红军分到了三排,从此和在二排的李远之间的沟通交流就更少了。虽然二排和三排只是楼上楼下,但是在部队这个特殊的集体里,大多数行动都是以班排为单位,严格的按照时间节点地点位置来进行,排和排之间的兵们,若不是特意偷空交流,一年到头说不了几句话都是正常得不行的事情。

  所以,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韩红军心里有点打鼓。

  连长让他去军人服务中心找饲养班的人来看看连队猪圈的猪是个什么情况。原来,炊事班长一大早和连队的饲养员去喂猪的时候发现老黑的状态不正常,因此汇报到吴明军这边。

  说起老黑,包括韩红军在内,五连的每一名官兵都非常的熟悉,并且都非常的疼爱。因为老黑是一头功臣黑母猪。

  连长多次在会上讲,连队最困难的时候,是老黑连续搞了几窝猪崽出来,在那段艰难的时期,大大缓解了连队的经济危机。

  什么?部队也有经济危机?

  显然是有的。

  每个连队的经费都是固定的,每一年多少每个月能花多少,都是有明确固定的预算的。如果连队要多配两台电脑,得,自己想办法。能想什么办法,无非如下几种方式:第一,官兵捐款,第二,战友捐赠,第三,省吃俭用。

  连队干部通常不愿意选择前面两种,因为能够省吃俭用。于是为了多配两台电脑让官兵们能够更多的接触计算机,连队准备采取省吃俭用之法来把买电脑的钱挤出来。

  电脑是买回来了,天有不测风云,旅里对官兵伙食进行突击检查,并且要查连队的战备经费。所谓战备经费,指的是每个连队预留出来的备用存款。如果开战了,这些钱必须能够支持连队维持半个月的日常生活补给。

  通常来说,步兵连队的战备经费必须要不少于X万元。

  五连的战备经费是不够的,因为用了一部分买了电脑,平时省吃俭用出来的,必须要等到下一个拨款日才能到账。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老黑关键时刻顶了起来,一窝下了十八只猪崽!而且全都存活了下来!

  第二天连队就联系了军人服务中心过来收购猪崽,一下子把买电脑的钱给补贴了回来,让战备经费恢复到了X万的标准线。

  从那个时候起,老黑就成了五连的功臣,每天都是好吃好喝伺候着。其他猪时不常的会被官兵们牵出去跑个越野什么的,帮助改善肉质,唯独老黑,皇后一般的待遇。

  果然没有让官兵们失望,老黑的下一窝又是十八只猪崽,全都存活了下来。这让它的地位水涨船高,炊事班长和司务长经常跑过去猪圈看她。

  现在,老黑生病了,如果不叫吴明军心里着急,他还等着老黑再来几窝呢,那可都是钱啊!

  因为今天轮到韩红军帮厨,所以他就接了这个任务,火速前往指挥组边上的军人服务中心请饲养班的大鱼班长来给老黑看病!

  从连队炊事班到军人服务中心约莫一公里,韩红军是跑着过来的,正要打听一圈,恰好的看见李远在那里搞门前的清洁。当即一喜,跑过去。

  “李远班副!”韩红军气喘喘的过来。

  李远停下扫帚,有些意外,“韩红军,什么事情?”

  “老黑病了,连长让我来请大鱼班长。”韩红军连忙说道。

  李远大吃一惊,“什么?老黑病了?”

  “是!炊事班长早上过去看的时候,发现她不怎么吃东西,大家都急了。”韩红军说道。

  李远扔下扫帚大步就往班房那边走去,还没进门,就冲正在翻看一本破破旧旧书的大鱼班长道,“班长,我们连的老黑病了,您快去看看。”

  “生病了去卫生队。”大鱼班长头也没抬,说。

  李远急声道,“是猪,我们连队的黑母猪,生病了。”

  “是那头一窝生了十八只猪崽的母猪?”大鱼班长终于抬起头来,道。

  “对对对,就是她!又准备给她配种了,这个时候生病不是什么好征兆啊!”李远挠着头着急道。

  大鱼班长放下书,起身背着走往外走,说,“去看看。”

  韩红军看见大鱼班长出来,顿时就是一喜,谁人不知大鱼班长对母猪的产后护理很有心得,有大鱼班长出马,老黑有救了。

  连忙立正敬礼问好,大鱼班长朝他摆摆手,和李远两人就径直取捷径往二营猪圈所在的位置去了。韩红军连忙的跑回去向司务长和炊事班长报告,吴明军当然的没空在家待着,刚刚已经带着老兵排出去搞单兵综合训练了。

  “班长,会不会是感冒了?”路上,李远问道。

  他对老黑的感情是很深厚的,因为老黑立功的那段时间,恰好的是他在喂养。这无形之中被李远视为军功章有他的一半。老黑是身强力壮的膀大腰圆的款式,身体素质极强,从来没生过病。李远就担心出现“要么不生病要么生重病”这样的情况出现。

  李远抓头挠腮的关切之态十分的明显。

  大鱼班长慢悠悠地说,“班长没感冒,老黑是不是感冒了,一会儿就知道。”

  李远尴尬的笑了,说,“班长,老黑是我们连队的功臣,绝对能评个三等功的。两胎就搞了三十六只猪崽子,而且都存活了下来。绝对是母猪中的战斗机。”

  “小同志,看问题不能太片面。”大鱼班长不太满意这种说法,点着李远,说,“配种从来不是单方面的事情,种猪的作用也是很重要的。”

  李远猛然想起来,给老黑配种的是军人服务中心的知名种猪大壮——功劳有军人服务中心的一半啊!而且,据说大壮是大鱼班长从旅农场那边慧眼识“猪”挑选回来的。

  “是是是!”李远连忙说,“种猪很关键,军功章有大壮一半,是班长您调养有方,大壮的精子很有活力。”

  “呵呵呵。”大鱼班长颇为自得地笑了笑,总算是加快了脚步。

  李远暗暗松口气。

  韩红军没找着司务长和炊事班长,因为他们早就在猪圈那边守着老黑了,一个比一个担忧。炊事班怎么样才能表现突出引起注意,要么做的饭菜味道更好并且有机会让旅里的领导尝试过,要么就是把养猪种菜搞得更好。

  对司务长和炊事班长来说,老黑就是炊事班的门面,是五连炊事班走在全旅炊事班前列的重要基础。

  我们五连的猪两窝出三十六只猪崽,这就是荣誉啊!

  荣誉至上。

  饭可以不吃,脸必须要挣!

  一看见大鱼班长过来,司务长和炊事班长连忙的迎上去,立正敬礼,“老班长!您来了!”

  “您帮忙看看,老黑这是干什么了,什么都不吃。”炊事班长忧愁地说道。

  李远和司务长、炊事班长打了招呼之后,纵身跳上围栏,蹲在那里打量着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老黑。老黑不是一般的母猪,她的个头十分大,体型匀称,毛发十分光泽,四肢浑圆有力,甚至被怀疑有野猪的血统。

  可是此时老黑双目无神,浑身无力的瘫在那里。

  李远的心顿时就揪了起来,回想起往事,相依为命的日子历历在目。那一段时间,是李远的低谷期,他几乎是成了连队的弃儿,人在排下,却每天跟着炊事班干活,没有人和他说话,也没有人在乎他在做什么,唯一能频繁交流的,是老黑。

  每一天早上,李远完成了喂养之后,都会认真的给老黑冲个澡,把老黑所在的猪圈里里外外地冲得干干净净,内务标准绝对的搞成高水准。

  念及那段时光,李远只觉鼻子发酸,纵身跳进猪圈走过去蹲下,抚摸着老黑的脑袋,哽咽地说道,“老黑我是李远啊,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李远!”大鱼班长一声喝。

  “到!”李远猛地站起来立正站好。

  老黑这个时候也被惊了一下,抬起头看了看,随即有耷拉下去。

  大鱼班长无奈地摇头说道,“你煽什么情,赶紧的出来。”

  “呃,是。”李远跳出来。

  司务长和炊事班长知道李远什么操性,只是嘴角抽抽,不去管他嘴里喷出什么来。对一位能为一头猪和班长打架的大头兵来说,从他嘴里喷出什么话来都不会奇怪,况且这个大头兵今时不同往日了,谁不得给三分面子。

  大鱼班长来回踱步观察着老黑,不时的查看食槽里的食物残渣以及观察一下其他几头白皮猪,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忽然的扭头问,“早上是谁喂的猪,叫过来。”

  “是韩红军,韩红军!”炊事班长四处张目。

  韩红军这会儿气喘喘的跑进来,“报告!班长我来了!”

  他跑了一圈没找着司务长和炊事班长才跑过来猪圈这边的,累个半死,恰好赶到。

  帮厨是指排下的兵协助炊事班工作,每天一人,轮流着担任。一般来说,谁帮厨谁喂猪,所以一些人常说在部队喂了两年猪,那是有事实依据的。

  “小同志,你把早上的情况从头到尾详细地说一遍,不要漏掉任何细节。”大鱼班长对韩红军说。

  韩红军就认真回忆着,从进入猪圈开始详详细细地汇报……

继续阅读:第019章 功臣猪老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