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功臣猪老黑
步枪2018-08-21 11:483,461

  众人眼巴巴地看着大鱼班长,期待着大鱼班长能够准确说出老黑的病症并且拿出解决方案来,那一颗颗的心都是提起来的。

  大鱼班长却是持续沉默着,脸色冷峻严肃。这叫大家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老黑不是阳寿到了吧!

  司务长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炊事班长更甚,眼睛里已经有泪花在泛着。李远知道他们是为即将要失去一块招牌而伤心,而在李远心里,他感到痛心的是,即将要失去一头曾经在他的军旅生涯中有很重要地位的母猪。

  “老黑!”李远一声惨叫,不甘心。

  炊事班长慢慢走到大鱼班长面前,强忍着心中的沉痛,道,“老班长,还有希望吗?”

  司务长嘴巴张了张,咬了咬牙,从口袋里掏出烟走过去,双手递给大鱼班长,道,“大鱼班长,抽烟。”

  那是一包没开封的灰狼。

  李远眉头猛地跳了几下,惊讶地看着司务长。此人名唤邓亮,第五年,也是一期士官服役期的最后一年,算是浅资历的司务长,但是能力很强。不过,他给大头兵们最深刻的印象是——扣。

  太抠门了!

  就这么一个铁公鸡,竟然买了十七块的灰狼送人!

  邓亮是不抽烟的。

  大鱼班长看了眼灰狼,目光落在邓亮脸上,盯着看了一阵子,指了指李远,说,“小李。”

  李远连忙的过去把烟接过来塞进口袋里。

  长长叹了口气,大鱼班长道,“小李,你回去把我调配的药拿过来。”

  “是上次给我擦伤口的药吗?”李远问道。

  “是,就是那药。”大鱼班长道。

  李远不再多问,拔腿就跑。

  大家顿时就振奋了起来,给药吃,说明还有救。炊事班长连忙问,“老班长,老黑得的是什么病?严重吗?”

  大鱼班长摆摆手道,“不要着急,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先用一剂草药,开开胃口看看。”

  “明白!”炊事班长顿时有了信心。

  司务长却是心里仍在打鼓——不确定是什么病就用药?这不是在开玩笑呢吗?但是出于对大鱼班长以及六期士官的迷信,他不认为大鱼班长心里没底。

  在部队里,六期士官的含义是——只要他出马就没有解决不掉的问题。通常是当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六期士官闪亮登场抬抬手解决问题。这绝不是迷信六期士官,而是确确凿凿的事实。

  全军将军数量大约是一千五百人,晋升是有严格要求的,必须有了空额才会对下阶军官进行晋升。

  六期士官有多少人呢?

  九十年代执行士官制度的时候,全军第一批授予六级士官共计十九名。此后陆续晋升的六级士官总数,据说从来没有超过一百人。

  因此有六级士官比将军还要罕见的说法。

  在部队里,通常按照服役阶段来进行称呼,比如六级士官称之为六期士官。义务兵两年,一级士官三年,二级士官三年,三级士官四年,四级士官四年,五级士官四年,六级士官四年。除开义务兵服役期,分别是一期到六期。

  也就是说,六期士官的兵龄至少二十年,二十四年全部服役期满。然而,许多部队都会让六期士官超期服役,再干几年一直到退休,部队给养老送终。

  可想而知,要成为六期士官,那是多么的艰难。两百多万人的部队,仅有拿了一百人左右。不要忘了,六期士官是没有名额限制的,是否能够成为六期士官,全凭本事!

  五连的官兵们,确切地说大营这里的四个步兵营的官兵们,都知道一件事情——人家大鱼班长早在二十年前就是养猪状元了,当时是受到过军区首长高度评价的!这就是本事。

  况且,第九旅的绝大多数官兵都是大鱼班长的徒子徒孙,隔着至少两个时代。

  大鱼班长当班长的时候,很多官兵还没出生呢!

  不多时,李远就取了大鱼班长自制的药水过来。药水呈褐黄色,用矿泉水瓶子装着。李远领教过这个药水的厉害,前几天他上山割草刺破点皮,用这个药水擦了一下,第二天就长得差不多了。

  不过他不明白的是,老黑难道是内出血吗?她也没皮外伤啊!

  大家紧张地看着大鱼班长的动作,只见他慢悠悠地打开猪圈的门走进去,拧开瓶盖,往手心里倒了一些药水,随即手心捂住了老黑的脖子。老黑一开始脑袋甩了几下,然后就很乖的不动了。

  没几分钟,大鱼班长走出来之后,老黑爬了起来,哼唧哼唧的走到食槽这边。韩红军很懂事地赶紧的往食槽里倒了一些土瓜丝混稀饭,老黑拱了起来。

  “简直神了老班长!”炊事班长眉开眼笑地拍起手掌。

  谁知,大鱼班长却没有高兴,而是仔细地观察着老黑的一举一动。炊事班长发现了这一点,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不多时,老黑停止了进食,翻身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趴下,又恢复了刚才那副不死不活的样子。

  “这……老黑的食量没有这么小。”炊事班长道。

  大鱼班长洗了洗手,说,“毛病找到了,明儿带过来配种吧。”

  众人半天没回过神来。

  李远第一个反应过来,惊得下巴都要掉了,道,“班长,你是说老黑发情来了?不对啊!老黑怀孕了。”

  邓亮急声说道,“是的,大鱼班长,没错的,老黑怀孕了,根本不可能需要配种啊!”

  大鱼班长背起手来,说,“她没怀孕。听我的,明儿带过来配种。”

  说完就慢悠悠地走了。

  李远愣了一下子,连忙的跟着大鱼班长走了。

  邓亮和炊事班长对视一眼,道,“怎么搞?”

  “大鱼班长肯定不会错。”炊事班长懊悔地拍了拍脑袋,“不应该听一营那王八蛋的话,老黑根本没怀孕。要是错过最佳的配种时期,那就麻烦了。连长可是等着老黑再下一窝,把电脑室的电脑给配齐了的!”

  邓亮当机立断,“今天明天其他事情都放一放,全力伺候好老黑!”

  “那必须的!”

  走在菜地之间的一米二宽的水泥通道上,大鱼班长打量着菜地里的各种蔬菜。这一片菜地是属于二营的,以连队为单位,五个连的菜地整齐排列过去。菜地和篮球场之间是一大片草地,有几个新兵班在那里玩贴膏药,作为训练间隙的放松。

  李远亦步亦趋跟着,问,“班长,你怎样看出来的?”

  “看出来什么?”大鱼班长说。

  “老黑没怀孕啊,你怎样看出来的?”李远很好奇,他自信与了老黑相处的时间不算短,却一点端倪都没能发现。

  大鱼班长说,“很简单,老黑的胃口很好,又没有其他病症,结合她上次生产的时间,可以判断出她是在用她方式告诉我们她发情了。有了这个结论,自然的就能肯定一点,她没怀孕。”

  李远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一营那个司务长骗了我们连!”

  大鱼班长奇怪地看着李远,呵呵笑道,“小李,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一营二营对着干,三营靠边站,四营坐在上面看。你们二营和一营斗了几十年,二营相信一营的话,这不是笑话吗?”

  “这句话新兵的时候就知道了。”李远说道,“我记得新兵连第一天,班长就跟我们说,咱们二营的死对头是一营,咱们五连的老对手是二连。把二连彻底压在身上这个目标从来没改变过。”

  笑了笑,李远指着营区西侧的三营,道,“后来才知道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三营在西面,我们二营和一营居中沿着主干道排列,四营在营区东侧的高地上。可不就是一营二营对着干三营靠边站四营坐在上面看呢吗。”

  “哈哈哈,没错。”大鱼班长笑道,“现在条件好了,你看看那边的老营房,以前的营区就这么点,旅部也在这,就这么一栋小二层楼,其他的全是平房。你们啊,很幸福。”

  那一张饱含沧桑的脸让李远没底气去反驳,尽管他心里认为现在的生活也并不幸福。至少他知道,两年来,第九旅已经死了三个兵。

  大家都是把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

  “写个假条,我们出去购置一些药品。”大鱼班长说。

  李远道,“是!班长,是为明天老黑配种准备的药?”

  “不止。”大鱼班长道,“气温开始升高了,季节交替的时期比较容易生病,一些药品咱们这没有,得到外面的畜牧药店购买。”

  “明白!”李远道,“班长,我自己跑一趟就是了,两个小时就能完成任务。”

  大鱼班长笑着摇头,“镇上可没有,得到市里去。”

  “外出去海泉市?”李远激动起来。

  “没错。”大鱼班长点头说道。

  李远说道,“我立马去写假条!”

  说完就狂奔起来先一步返回军人服务中心,直接去找协理员去了。干部和骨干毕竟有别,大鱼班长哪怕是顶级士官,他要外出的话,依然是要按照规定请假,然后需要所在单位的负责干部批准。

  这是分工问题,协理员负责的属于管理岗,大鱼班长则是专业士官,哪怕协理员只是个小上尉,他依然是要服从管理和指挥的。旅长见着他先抬手敬礼,是出于对老兵的尊重,与规定无关。

  找协理员的路上,李远心里暗暗想,大鱼班长的养猪状元名头虽然在战斗部队里让很多人嗤之以鼻,但跟着他的好处现在是越来越多了——连市区都是说出去就能出去。

  要知道,两年以来李远第一次进海泉市市区就是上次受伤住院!

  他怎么能激动。

继续阅读:第020章 确认过眼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