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喂猪我喜欢啊!
步枪2018-08-11 23:003,488

  禁闭室的门开着,吴明军和李远面对面坐着,负责看守的一期士官和上等兵出去透气把空间留给他们说事。

  “早饭不错,你饭量不小。”吴明军说。

  李远呵呵笑,道,“连长,心里踏实了,有胃口。”

  一听这话,吴明军的心就直打鼓,李远踏实了,他心里没底了。他在心里暗暗地说,臭小子,我没胃口了。

  吴明军不知道该怎样向李远开口。事实上他知道,说服李远让他心甘情愿地接受现在的局面,很难,因此他才主动揽下说服李远这个任务。他如果说服不了,那么陈涛就更不用说了。

  看出了吴明军的踌躇,李远道,“连长,你有什么指示?”

  显然,吴明军不是只是来看看他,他一直不是矫情的人。李远住院期间,吴明军一次探望都没有。

  吴明军决定直说。

  “李远,被你打成严重脑震荡的那个地方青年,昨天死了。”吴明军沉声说,“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们不相信死因是因为脑震荡,部队和地方相关部门会调查清楚。过来之前,我询问了旅部,军地联合调查组已经成立,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李远呆呆地听着。

  吴明军道,“但是这个事情产生了一些影响。经过组织的综合考虑,不能按照原计划让你去带新兵了。”

  “我要退伍?”李远问道。

  他的心凉透了。

  吴明军摇头,给了他希望,道,“不会,责任不在你。但是我们要给方方面面一个交代。”

  “交代,谁给我交代?”李远心里愤愤不平,压着声音沉沉地说。

  “李远!”吴明军突然大声喊道。

  “到!”李远条件反射板地站起来立正站好。

  吴明军慢慢站起来,盯着李远,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不要忘了你是一个兵!有委屈咽下去!交代,你要祖国人民给你交代吗!”

  “我给祖国人民交代!”李远脸色狰狞大声回答。

  吴明军沉声说道,“我告诉你,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表面服从心里抗拒!你是一个兵,你刚才说的话像一个兵吗!”

  “报告!不像!”李远大声回答。

  吴明军深深呼吸了几下,缓和了一下情绪,“你坐下吧。”

  “是!”李远坐下,坐姿标准得不行,目不斜视。

  吴明军拿起边上的烟打量着,“中华,大重九,你的生活品质搞得很高嘛。”

  “那是警卫班的战友给的。”李远道。

  “哦,有人孝敬了。”吴明军呵呵笑了笑,随即收起笑容,道,“李远,经过组织研究,决定把你暂调去军人服务中心担任饲养员。”

  “喂猪?”李远瞪大了眼睛。

  吴明军皱眉。

  李远一拍大腿,道,“连长你早说嘛,我还以为要把我怎么样。”

  “去喂猪你这么高兴?”吴明军道。

  李远呵呵笑道,“喂猪挺好的啊,不用搞训练,早中晚一趟,挺好的,我也比较喜欢饲养动物什么的。”

  “你就是个没出息的。”吴明军气笑了,瞪了李远一眼,起身往外走,扔下一句话,“禁闭结束自己回去,打你的背包去军人服务中心找大鱼班长。”

  “是!”李远起身立正振奋地说。

  喂猪啊,多清闲的岗位,这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工作,原因都是一致的——不用搞训练,或者说可以少搞点训练。可见这支一线二等三流部队的训练强度多么的吓人。

  吴明军还真的说对了,李远是个没出息的,哪怕立了那么大功劳——他甚至对是否能评功、评什么功都丝毫的不关心。他在意的是,怎么样才能把小生活给过舒服了。

  真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这个兵不含糊,会冲在最前面,而平时则对什么时候都表现得毫不关心。这个矛盾体的兵,正因为如此才让吴明军、陈涛如此头疼。

  又爱又恨。

  李远重重地松出了一口气,一想到以后不用搞训练只需要挑着泔水桶,给猪洗洗澡,冲洗冲洗猪圈,小日子过得轻轻松松,他就不由的发出会心的笑容。

  混个三年,安安心心的完成一期士官的服役期,这就够了。

  他心里的想法,只有李堂义最清楚,连吴明军时常都会被他的表象误导。

  连队的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新兵住进了一排和二排的排房,五十多号新兵为一个新兵连,编制按照原有的编制走。事实上,五连的新兵就是新兵五连。分到了哪个新兵连,新兵训练结束之后基本就会留在同番号的连队,只有极少部分会调到其他单位。

  三天的禁闭结束之后,李远回到连队收拾东西,陈涛带着他去军人服务中心交给了大鱼班长。自始自终李远没机会和战友们碰面,因为吴明军亲自带着老兵排出去搞野训了。

  铁扫把五连老兵排的高强度训练月正式展开。

  李远暗自庆幸,得亏是去喂猪,否则这一个月下来不得脱层皮。对老兵们来说,强度再高的训练也不会让他们产生难以坚持之感,他们对这样的生活早已经熟悉。作祟的是老兵心理——我都老兵老吊了,怎么还要搞这么猛。

  今年,老兵们的抵触情绪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因为大家都知道去年的年终考核,五连别说和老对手二连媲美,甚至已经落到了倒数。这样的成绩让每一位官兵都心存愧疚并且深感没面子。

  是大家搞得不够好,增加高强度训练大家没有什么可说的。

  见到大鱼班长的时候,李远一直盯着大鱼班长打量。这位极富传奇色彩的六期士官,李远只是远远的见过一面。那一次大会,旅长亲自请着大鱼班长上台,客气得不得了。

  “大鱼”这个外号是兵们私下里取的,旅长上任之后,这个外号才传开的,因为大鱼班长和旅长都姓余,谐音“鱼”。之所以叫大鱼,据说是有一次很多干部亲耳听到大鱼班长称呼旅长为“小余”。

  于是乎,“大余班长”这个称呼出来,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大鱼班长”,流传开去了。

  军人服务中心原来叫做大营后勤保障连,好多年前的一次部队后勤供应改革,采取军地合作制,利用地方资源为部队提供保障,于是改成了军人服务中心。主要的区别在于,部队的日常供给不再要求全部“自产”,比如食材,原先甚至连盐巴都是部队自产,改了之后大量使用了地方的资源。

  平常李远他们在营区里跑五公里都会经过军人服务中心,几乎每一次都能看到军人服务中心的兵或坐在树下聊天或在整理装卸补给物资,眼里满满都是羡慕。多爽啊,不用搞训练天天就是这么过着。

  那个时候李远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到后勤部门去,不管什么岗位,都比在连队舒服。

  现在这个愿望实现得如此意外,如何不叫他暗喜。

  大鱼班长一个人住一个单间,带独立卫生间的干部房。大鱼班长把李远带到仓库里去,指了指,说,“这个单人床,自己搬过去装好,你和我睡一屋。你先收拾着,我去一趟指挥组。”

  说完就扔下李远走了。

  李远就忙活起来,心情愉快得很。总算是不用几十号人挤在一个大排房里了,干部房放两张单人床妥妥有余,跟招待所的标间一样。这居住水准一下子就上去了。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哼着小曲儿李远忙了个满头大汗。床铺整好之后,他索性对房间进行一个全面的内务整理,忙得不亦乐乎,高兴得不行。心情一好,干脆的用钢丝球把地板刷了一遍。

  忙活一上午,大鱼班长回来,背着手打量了几眼房间内务,却什么也没说,往自己的床铺那里一坐,拿出烟来就翘起腿抽了起来。李远连忙的把垃圾桶拿过来,放在大鱼班长脚边,方便他弹烟灰。

  这个时候,李远才有机会好好的打量这一位传奇老班长。

  四十多岁的老兵,迷彩服肩膀上的软肩章那三条粗杠特别的耀眼。这可是六期士官,素有士兵中的将军之称。整个第九旅就这么一位。高阶士官本来就稀少,全军部队也扒拉不出多少位来,步兵部队就更少了,一些技术型部队里,高阶士官较多。比如海空军和二炮部队,甚至陆军里的修理所,比较多。步兵部队因为对身体素质的要求非常高,一般情况下,干到三期就到顶了,年纪上来,是搞不懂步兵作战那些的了。

  李远只知道大鱼班长大名叫余大为,其他的一概不知。他只需要知道一点就足够了——能扛上六期士官军衔的,都不是一般人。

  喂猪也能喂出六期来?

  “愣着干什么,坐。”大鱼班长道。

  “是,谢谢班长。”李远跟新兵蛋子似的连忙取出小板凳坐下。

  面对大鱼班长,李远感觉比面对旅长压力还要大一些。略有一些失望的是,大鱼班长的形象实在不像军人,有轻微的驼背,一身迷彩服穿着就像乡下老农穿了山寨迷彩服一样,抽烟的姿势走路的姿势脸上总是笑呵呵的,给人感觉就是忙完一天农活吃完饭出门溜达的村里大爷。

  “以后猪圈的猪,就咱爷俩负责了。”大鱼班长道。

  李远猛地站起来,掷地有声,“是!班长!”

  “嗯,坐下坐下,会不会抽烟?”大鱼班长笑眯眯地问。

  李远连忙把警卫班那俩战友孝敬的中华和大重九拿出来,都还剩不少,双手递过去,放在大鱼班长身边,尴尬地说,“抽,这是指挥组警卫班的弟兄给的。”

  “好烟。”大鱼班长笑眯眯的点头,说话的时候一口黄牙若隐若现。

  班长这么和蔼,未来的生活太美好了,李远心里乐开了怀。

继续阅读:第017章 猪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