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咱得做些什么
步枪2018-08-22 18:013,223

  “阿义,你帮帮徐悦吧。”良久,李远沉声道。

  李堂义凝重地点头,“回去之后我马上打电话,我爹在海泉市应该有朋友的,找份清闲点的工作,让她能有多一些时间学习,六月份参加高考。”

  “嗯。”李远不担心这个,即便他不开这个口,李堂义也会这么做的,在他们心里,徐悦就是亲妹妹。

  “阿义,我可能是留不了队了。”李远很冷静地说,“这种事情我很清楚,哪怕是对的,造成了实际影响,一定要人负责。”

  李堂义果断地说道,“那我就打提前退伍报告。”

  “你别做傻事。”李远顿时瞪眼道,“你这么做和逃兵有什么区别?”

  变戏法似的取出一包软中华,李堂义神情刚毅地说道,“我绝不当逃兵,按照正常的程序申请提前退伍不是什么难事。你不在了,我待着有什么意思。”

  说完,若无其事的拍出一根烟递给李远。

  李远接在手里,瞪着眼道,“你他妈的有烟你跟我抽一个!”

  “这不显得咱战友情深后呢吗。”李堂义嘿嘿笑道。

  李远被气得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那里,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说,“你堂堂大学生、预备党员,怎么觉悟就这么低呢。既然留转了,你就在部队好好待着用心整。长不长短不短也就三年时间。”

  “不是我觉悟低,是感到太憋屈。”李堂义狠狠吐出一口烟,脑海里浮现的是徐悦受欺负的画面,说不上来的火气就顶在胸口处,“阿远,你失望吗,我很失望,我对部队感到失望。咱们抛头颅洒热血,死在了部队,结果呢,家里的兄弟姐妹还得受欺负。这算什么?”

  李远忽然意识到,今天的事情不单单让自己受了刺激,李堂义也不例外。李堂义这个人性格温和做事稳重,可是一旦刺激到了一个临界点,他的态度比很多人的都要激烈。

  疏导不好,很容易引发信仰危机。

  李堂义是超然的,他不缺钱,本人也足够优秀,如果是为了谋前途,在许多人眼里,他是不需要去当兵受苦的。甚至学习方面也是属于上乘,考入白鹭大学的分数足足比李远高出二十分。

  从军,只是因为汶川大地震百日祭节目的时候,睡在他上铺的李远说的那句话:“咱得做些什么。”

  李远抽完最后一口烟,道,“阿义,别忘了初心。”

  扔到烟头,他走了出去。

  李堂义沉思了起来。

  他们没有能再见到徐悦,陈超接到旅里的命令,带着徐悦回部队去了。李远二人在警备区过夜,第二天中午,吴明军来了。

  姚斌拎着吴明军一边往招待所走,一边笑着说,“吴连长,你的兵是好样的。板子怎么打,也打不到他们身上。我们领导是发了脾气的,地方公安机关一定会拿出一个交代。”

  吴明军诚恳地说,“姚科长,谢谢你的照顾。”

  “一家人别客气。”姚斌叹气说,“今时不同往日了,网络上是非曲直没一个标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好事变坏事,我是看不懂了的。这个事情,放在十年前,我也会这么做。”

  吴明军沉默不语,这些他都是明白的。警备区这边很好说话,除了限制了两个兵的自由,没有出任何书面上的通报。这对连队来说是好事。因此,吴明军的道谢,是诚意十足的。

  “吴连长,别为难他们。”到了地方,姚斌示意岗哨开门,拍了拍吴明军的肩膀。

  李远和李堂义看见连长,立马站起来,“连长。”

  吴明军扫了他们一眼,转身向姚斌敬礼,“姚科长,谢谢了。”

  “客气。”姚斌回礼,指了指李远和李堂义,笑道,“好小子,行,有血性,回去好好搞。”

  “是!”李远和李堂义齐声回答。

  交接完了之后,吴明军领着李远和李堂义离开警备区机关驻地。打了个车直接赶往地铁站,出示证件走特别通道不用买票一直到候车的位置。

  地面上有标识排队候车的地方,吴明军站在那里。李远和李堂义一前一后在吴明军的身侧成纵队,军姿标准得不行,面无表情双目平视前方。

  引来了周遭群众的关注,青年男女举起手机小心翼翼的拍照,结伴而行的窃窃私语不时捂嘴惊奇。

  一名知性妈妈带着孩子,在边上候车,知性妈妈看着像松树一样笔挺站在那里自成一体的三名军人,兀自出神,目光复杂。那小孩被母亲打扮得很新潮,是个小帅哥,一直盯着三名解放军叔叔看,眼睛发亮发亮的。小孩挣脱母亲的手跑过去,在李堂义身后立正站好,有模有样的学着站军姿。

  “哇!”

  周遭的群众们都低呼着笑起来,纷纷举起手机拍照。

  地铁过来,李远和李堂义跟着吴明军上车。知性妈妈连忙过来抱住小孩,等待往另一个方向开的列车,凝望着启动呼啸而去的那列地铁。

  小孩问妈妈:“他们是爸爸吗?”

  知性妈妈眼里有晶莹,“他们是英雄。”

  “我知道!超级英雄!我爸爸也是超级英雄!”小孩兴奋的乱挥双拳。

  ……

  出地铁口,步行十分钟到达汽车站,上了班车歪歪扭扭走了一个多小时进了山,到了镇上,下车徒步往营区走,路上遇到营里汽车排往营区拉物资的东风EQ1118运输卡车,三人爬上去,又跑了半个多小时,七绕八拐的进了一座有一半隐藏在藤类树木下的大门,那大门上方中间位置还有一颗斑驳的五角星,已经树立在那里三十多年。

  天黑前回到营区。

  自始至终,吴明军都没有和李远以及李堂义说一句话,甚至一个字,仿佛身边就没这两个人。

  “李远留下,李堂义回排房。”吴明军站定,道。

  “是!”李堂义给李远打了个眼色,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吴明军只是扫了李远一眼,便举步上了三楼,陈涛在连部。

  “连长回来了。”陈涛意外,“怎么提前回来,吃过饭了吗?”

  吴明军指了指楼下,说,“你把他带指挥组去吧。”又对文书说,“上报营部,人带回来了,关三天紧闭。”

  陈涛一愣,连忙道,“等等。”

  说着就把吴明军拖了出去,走到一边,低声说,“老吴,什么情况,怎么还要关禁闭了。”

  陈涛是不清楚具体情况的。

  吴明军说,“被打的那社会青年严重脑震荡,伤得不轻,警备区很给面子没有通报过来,但是咱们不能不处罚。”

  一下子陈涛就愣住了。

  他对李远的印象是大为改观了的,协助地方公安围捕犯罪嫌疑人,五连本来位置就不理想,眼看着是没有立功机会的,倒是老对手二连意气风发撵上了犯罪嫌疑人,可结果却是出现了漏洞,让李远一个人把三名犯罪嫌疑人都给逮住了,搏斗过程中击毙了其中二人。

  这件事情让五连的声望可以说是如日中天,现在全军都知道第九旅有个五连,因为五连里有个上等兵赤手空拳和三名犯罪嫌疑人搏斗打死了其中两人!

  之前发生的几件事情所带来的抑郁,一扫而光,五连成了首长们眼里的香饽饽,军事素质过硬政治教育牢靠的好连队。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李远。

  现在,要把这样一个大功之臣关禁闭,陈涛心里一百个不愿意。

  一等功士兵被关禁闭,传出去连队的脸面往哪搁?

  “老吴,你先别着急。”陈涛冷静下来,沉思着说,“既然警备区那边没有通报过来,说明他们是知道这个事情李远多多少少是受委屈了的。哪怕那不是烈属,路见不平见义勇为,这也是咱们当兵的该做的事情啊!”

  “你别跟我说这个。”吴明军不耐烦地摆手。

  笑了笑,陈涛道,“好,不说这个。李远那小子杀了人,一下杀了两人。你很清楚的,他不是原来的李远了。下手重了些可以理解。你的意思不就是为了给他点教训吗,这个没问题啊。紧闭照关,三天五天没问题。不过,就不要书面上报营部了,我去和营长教导员打个招呼,你看怎么样?”

  陈涛的意思很明确了,该怎么罚怎么罚,但是不能形成书面的处理决定,那就是不会放到档案里去的。在过去,陈涛再怎么看不起那个兵,在关于兵的前途这个方面,他从来都是非常慎重的。更何况现在面对的是立了一等功的兵。

  毫无疑问,吴明军心里明镜似的,他反而暗暗松了口气,面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摆摆手说,“你看着办吧。”

  说完就回房间了,文书跑着去炊事班打饭送到连长房间。

  陈涛下楼见到李远的时候,才猛然醒悟,李远是吴明军带到部队来的,一直很偏袒他,又怎么会为这点屁都不算的小事往李远的档案里抹黑点呢。吴明军其实心里早有主意,他就是想让陈涛主动提出来。

  “这个老吴……”

继续阅读:第015章 去喂猪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