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反击
梵笔生花2019-04-03 14:593,854

  尹硕将手里的材料转交给尤斐,也没打算瞒他,照实说:“这是毕师兄给单老师的。”

  尤斐惊讶,随后也颇为理解地安慰:“毕师兄也是为了自己,他也是被爆料的受害者,你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尹硕对尤斐这种善解人意的说辞也不想说破,只是叮嘱:“他既然给了单老师,也不想正面参与进来。所以最后也只能是你,理直气壮地拿着这些去找顾维然了。”

  尤斐皱皱眉:“你们一个两个都做幕后英雄,都不愿正面出现,害的我独自要做拯救世界的英雄诶,还去找尤勿思,最后还要兑现那么一堆承诺啦。”

  尹硕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露脸得选颜值高的。”

  尤斐苦笑地耸耸肩,收好材料:“那么我打扮一下去露脸了。”

  尤斐约顾维然见面,意料之中,对方一听是他,立马换上不屑的语气,态度蛮横。尤斐便直接在他宿舍门口堵住了他。

  顾维然火冒三丈:“你干嘛?想帮陶臻臻和许穆驰说情?她们还是乖乖等着处分吧。”

  尤斐不见丝毫恼意,姿态闲适地拦住门框:“倒不是专门来为他们说情的,而是为你来的耶。”

  他软糯的台湾腔像是绵里藏针般,看似彬彬有礼,却带着一股气势和威胁。

  顾维然被他倚在门口的阵势唬住了。现在气急败坏的人应该是尤斐才对,他该用一种低三下四的语气来求自己,才会符合预期。

  可是,都没有。

  这种看似柔和的态度和话里有话的意味让顾维然慢慢沁出些汗,毕竟他并非“身家清白”。

  尤斐还是用一种随意的眼光打量着他,脸上洋溢着平时随和的微笑,仿佛在等他做个判断。

  顾维然受不住这样无声的攻势,咬牙道:“你要干什么?”

  尤斐这才慢慢回收笑意:“我觉得这里说话不方便耶,要不外面去谈谈,你肯定不会后悔的。”

  顾维然依旧摆着张臭脸,但还是乖乖跟着尤斐走了。尤斐暗自松了口气,幕后英雄固然伟大,他这个幕前的也不好当啊,深沉得如大海,气场得达两米八,表情要到位到绵里藏针甚至带着些傲慢,这些也不好掌握啊。

  更要命的是,这才刚刚开始!

  尤斐带着顾维然找到一处安静的地方,确保无人靠近,才停下脚步,依旧笑容满面:“OK,我们做个交换怎么样?”

  顾维然一脸不耐烦:“什么交换?”

  尤斐抖了抖之前一直拿在手上的袋子:“这个袋子里有些东西,你应该会感兴趣。”

  顾维然突然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见他如此信心满满,自然联想到自己心虚的那个原因,声音也没了之前嚣张,降低了几分问:“什么东西?”

  尤斐大方地将东西拿给他:“诺,你自己看吧,反正还有备份的。”

  顾维然急忙打开,看到里面的内容脸色突变,瞬间变成惨白。尤斐心里暗喜,看来真是个不经吓的,有戏。

  “你看,刚好不巧,一个朋友正好发现了这个,怎么用的是你的学号注册的呢?还有这些通话记录在呢。在BBS上造谣也就算了,可是现在这件事又被弄到微博上,引起社会对学校的不信任和诋毁,你看学校要是知道你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会不会也对你挺失望的呀?”

  顾维然的汗紧罗密布地爬满头,他不傻,此刻狡辩理论都是毫无意义的,尤斐能拿到这些,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他说的正是自己心虚的地方,本来只是因为对许穆驰上次公然拒绝心里不爽,正好雅州这边有个同乡的记者,为了拍他父亲的马屁,愿意帮他出这口恶气,又拍到了一些许穆驰坐豪车的照片,想曝光一下。顾维然自己心里对许穆驰的私生活是没底的,虽然根本不确定,但想想反正学校BBS上也经常有这种扒贴,再发一次也就是出口恶气,于是就注销了自己BBS上原来的账号,重新注册了一个,给了那个记者。

  可是之后事情出乎了他的预料,BBS上的帖子引起了一定的热度,有人又截取了这个帖子,直接发到微博上,导致舆论发酵。他感到有些害怕,事后赶紧注销了这个帖子,以为就此万事大吉了,然而有心的人要查怎么可能查不到?

  他微弱地替自己辩解:“我不是直接发帖子的人,只是借了一个学号注册,而且他们的照片也打上了马赛克,内容我知道,也只是说她疑似傍大款,其他并没有什么,我没想到这个帖子会被转到微博上,之后的事情不是我做的。”

  尤斐还是那副亲和的笑容:“不管之后是不是你做的,现在至少这件事情影响很坏,而之前BBS上的这个帖子才是源头,你作为学生会主席,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怎么样也算是造成了‘恶劣影响’耶。”

  顾维然此刻已经冷静下来,尤斐的来意也猜到了,他冷笑了一声:“你来找我就是让我解决陶臻臻和许穆驰打人的事情?”

  尤斐竖起大拇指:“顾主席聪明人,不用说都知道。”

  顾维然也不傻:“那如果我保证学校不再追究她们,你又怎么保证事后你不会再拿这件事威胁我?”

  尤斐不得不敬佩顾维然的精明:“你的顾虑当然是有道理的,可是你也只有相信我呀,毕竟现在是我在找你谈耶。”

  顾维然终于见识到尤斐的绵里藏针,他彬彬有礼,笑容和气,却根本藏着不容置喙的威胁。他说的很对也很委婉,现在是他拿着有利的证据站在上峰,自己根本没有任资格去和他谈以后不以后,除了相信他不会,还能做什么?

  除非鱼死网破,除非他不做学生会主席了。

  他当然做不到。

  顾维然只得垂头丧气蹦出一声:“好。”

  陶臻臻和许穆驰等了几天,等来了林易荣的电话,结果却是口头教育,不予处理,还特别表示顾维然宽宏大量,连道歉都不用了。

  正好中午,陶臻臻第一时间在宿舍找到许穆驰,十分疑惑:“顾维然怎么了?也不至于转变的这么快?你看那天他的样子,像是要把我们给杀了呢。”

  许穆驰也不明白,但想到前两日导师把她们两人叫去,了解情况,也没有责怪一句,猜测道:“会不会是卫老师去说情了?”

  陶臻臻觉得有理:“有可能,不过我觉得尤斐也怪怪的,他好像对我被找去谈话挺从容的。”

  许穆驰换成恍然大悟的表情揶揄道:“原来是这样,你有没有告诉他,看他怎么说?如果他是幕后英雄,你可以不谢他,可我得磕头谢恩啊。”

  陶臻臻失笑:“你少贫了,如果真是他,我倒是很疑惑他怎么做的呀?应该还是卫老师!”

  说着陶臻臻就拨了尤斐的电话,功放出来,意外的是,尤斐异常平静地猜到了。

  陶臻臻诧异:“真是你啊?”

  尤斐在电话那头笑的明朗:“为什么不能是我耶?难道我不够格英雄救美吗?”

  “别开玩笑,你说为什么是你啊?”

  尤斐在电话那头顿了顿:“穆驰是不是也在?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我有找到顾维然去谈。”

  陶臻臻大喊:“你去找顾维然了?不是让你坚决不要去向恶势力低头吗?”

  许穆驰感觉脑门一阵冷,陶臻臻的脑回路现在是越发轻奇了。

  尤斐笑的更开心:“好了啦,不是你想的那种样子,就是去找他聊了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分析了些厉害关系。至于是不是我说通的,我真不知道,可能也有其他人帮你们说情吧。”

  这是尤斐一早就想好的说辞,如果把这件事推的一干二净,陶臻臻和许穆驰肯定不会相信,他这些天也太过于淡定,与他本人性格严重不符,这样含混着说,也是事实,根本不会引人怀疑。虽然他很想告诉许穆驰,尹硕和毕思全在背后做了些什么,可是却什么都不能说,最后一句有别人说情,也是对许穆驰的一些暗示。

  陶臻臻满意地挂上电话,见宿舍里杨婉兮和江子仲都不在,拉近许穆驰说:“我妈早上从纪委那里回来了,我也放心了。”

  许穆驰拍拍她肩膀:“上次见你妈妈就觉得她是一个理性又和善的人,你和她长得真像,现在咱们这事儿也解决了,你可以安心了。”

  陶臻臻脸色四散着愉悦,看到江子仲的床位问:“小江最近都住在殷其雷家里吗?”

  “是啊,听说殷其雷的妈妈现在都离不开她。”

  江子仲在殷文恭出事后一直陪伴在殷其雷左右,尤其是在殷其雷的母亲王楠住院期间,在医院里帮了不少忙。王楠出院后,也特别念叨她,提出让江子仲住到家里来,晚上没课的时候陪着她多说说话,江子仲也就同意了。

  陶臻臻叹口气:“小江是真的够爱殷其雷。你看她白天来上课,光看那些人背后的目光也就够够的了,之前殷校长和阿姨对她那样百般阻拦,她都能在这个时候不离不弃,也是患难见真情了。”

  许穆驰其实从心里为江子仲感到高兴,或许正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才让江子仲对殷其雷的感情拨开云日,未被辜负吧。

  陶臻臻要回去见母亲,也未多聊,临走之前,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转身不太确定地说:“还有不要怪我多嘴一句,我昨天看到吴言傲和梅嫣站在一起说话,吴言傲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看,她们也看到我,立马就不说话了,梅嫣对我笑了笑,然后就走了。吴言傲现在对整个雅政学刊都不友好,梅嫣不知道为什么和她凑在一起,给你提个醒,防人之心不可无吧。”

  梅嫣和吴言傲在一起?许穆驰记得梅嫣之前提起过不认识吴言傲,那么现在两人是刚认识,还是之前就已经认识了?最近梅嫣对自己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还改口叫师姐,也是莫名奇怪。

  奇怪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教务处主任前后不一样的态度,尤斐说不知道有没有别人说情?那有多少人说情,除了卫教授,姨奶奶会不会也去说情,如果姨奶奶帮她,那尹硕呢?他可是那天在场直接怼顾维然的人,然而在陪她演完一场见父母的戏后,他也没有任何声音了。

  许穆驰正沉浸在自己联系性跳跃性的思维里,手机突兀地作响,她一看来电,是还未来得及改掉的名字“想要忘记的人”,她自己吓了一跳,好似尹硕此时正在她头脑里,知道她这些歪歪扭扭的心思,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他插手好还是不插手好,那晚他徘徊在她嘴唇上的印记,就像一个烙印,怎么也断不了联系。

  她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一贯低沉悦耳的男音:“出来见一面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