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聚光灯下的女侠
梵笔生花2018-08-09 21:534,260

  许穆驰和尹硕的第一次单独“约会”是在周五下午雅政学刊的初次面试后。许穆驰首轮面试很顺利,结束后又和尹硕的第一次单独吃饭,所以心情大好,眉开眼笑。

  尹硕适时泼下一盆冷水:“别自我感觉太好,还有复试,选不上可别哭。”

  许穆驰不以为意:“没面试时我还很紧张,一面试我就一点也不紧张了。就说石主编,是你正牌师兄是不是,那叫一个亲切。”

  尹硕见她笑出一脸崇拜,脸微微拉下:“其实石师兄对人要求很高。”

  许穆驰浑然不觉自恋道:“那可能我真的很符合他的要求。”

  尹硕的脸又拉下来一点:“符合他哪方面的要求?”

  许穆驰一愣,继而拉长笑意:“比如女朋友?”

  尹硕二话没说话,拿起手机。

  “你干嘛呀?”对面的人不解地问。

  尹硕露出一丝狡邪的微笑:“给石师兄打个电话,问问他你是否符合他女朋友的要求。”

  许穆驰手一松:“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你真敢打?你打呗!”

  尹硕认真点点头,给她看了一眼通讯录,随即拨通了石亩的电话。

  许穆驰目瞪口呆,然后飞速起身想夺过他的手机,尹硕稍稍退后,她就扑了空。然后尹硕就在一双不解又视死如归眼神的注视下,清了清嗓子,声音低沉悦耳:“喂,师兄。对,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单老师说的我已经弄好了,晚上发给你。”

  挂上电话:“许穆驰,现在你告诉我,你几岁?”

  许穆驰一脚飞踹过去,尹硕吃痛皱了皱眉:“臭丫头,又动手!”

  心却像是柔软的海绵,慢慢挤出许多复苏的甜蜜。她藏了这么多天的小心翼翼,终于释放出不设防备地熟稔,笑出了一脸眉眼弯弯和深深的梨涡。

  晚餐进行中,尹硕接到陶臻臻的电话,有些意外,自从上星期陶臻臻在大草坪和他一番挑明后,就一直没再联系过。

  “尹硕,Peter找英语社的新人开会,有个紧急任务要布置,到B3教室碰头。”陶臻臻的话里都是公事公办。

  两人只好加快吃饭的进度。许穆驰不清楚陶臻臻到底知道自己和尹硕多少事,也不好意思明着问尹硕,但她能感觉到她们之间自从那次同乡聚会后发生的微妙变化。碰到一起,陶臻臻之前还经常提起尹硕,还喜欢八卦颂城一中的事,可现在绝口不提。

  也许当不明了的事变得明了时,心知肚明的人都选择了缄默。

  和尹硕分开后,许穆驰去图书馆查找资料,不一会儿却接到杨婉兮带着哭腔的电话:“穆驰,你在哪里啊?”

  许穆驰着实吓了一跳:“兮兮,你怎么了?”

  “我在大草坪,宿舍电话没人接,我就打你电话了。”

  “我马上来,你先别哭啊。”

  杨婉兮一个人蜷缩在大草坪不显眼的角落里,哭的梨花带雨。抽泣声伴随着颤抖起伏的身体断断续续,看到许穆驰赶来,一把抓住她,哭的更厉害。

  许穆驰连忙上前轻轻拍着杨婉兮的后背,温柔地安慰她说:“兮兮,别难过,我在这儿呢。”

  杨婉兮又哭了一会儿,才终于缓和了些,许穆驰从她断断续续的哭诉中才知道原因,竟是高克劈腿了!

  高克自从读研后,状态就开始不对。第一次上马政课,杨婉兮本是想着和高克一起吃饭,一起上课,可高克推说他们宿舍约好要一起。杨婉兮没有勉强,到教室后见高克没来,就去教学大楼外等他。等来的不是高克和他宿舍的人,却是他和一个高挑的女生一起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他们看到杨婉兮时,有些意外,那女生笑容尴尬地先走了进去。杨婉兮心里的醋味还未发酵,高克就先生气地质问她为什么要在教学楼门外等他,指责她疑神疑鬼。杨婉兮满肚子委屈吵了几句就进教室了。后来高克主动道歉解释原因,说宿舍的人临时有事,他和同班女同学在路上遇到才一起顺路走。

  接下来的日子高克依旧很忙,即使有时和杨婉兮一起,也显得心不在焉。杨婉兮心情郁闷,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认识的同学有次委婉地告诉她高克和一个女生晚上在大草坪散步,举止亲密。她这才隐隐想到那天那个女生,可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怎么也不肯轻易相信。直到今天,她本想约高克晚上一起出去看电影吃饭,却又被推托。杨婉兮无聊地决定到教室自习,在经过B2教室时无意透着门玻璃朝里望了一眼,却发现高克和上次那个女生坐在最后一排,桌子上杂乱堆着些书,而两人的手却握在一起。杨婉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仔细确认了一下,震惊愤怒涌上心头,但转而就变成无尽的悲伤,这就是和她谈了一年恋爱的男友,一面敷衍她,一面去另结新欢?她默默走出教学楼,给高克发了条消息问他现在忙好了没,高克也回的很快说没有。

  许穆驰听完只觉得心中升腾起一阵怒火,这也太让人人匪夷所思了。不过才开学月余,就可以把谈了一年的女友抛在脑后了?还公然和其他女生一起去自习?这样明目张胆的谎话,他不怕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校园里总有一天会被戳破吗?

  她递给杨婉兮一张纸巾:“兮兮,你不能光哭啊,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就算死也得死的明白啊!”

  杨婉兮擤了擤鼻涕,用掉许穆驰手中最后一张餐巾纸,总算平静下来。

  许穆驰松了口气,刚刚看到杨婉兮的样子不由得紧张,担心她的情绪崩溃,可性格豁达的杨婉兮还是用一堆沾满鼻涕的餐巾纸和化悲愤为力量的神情打消了她的顾虑。

  “我现在就去问清楚,你陪我去吧,再晚就来不及了!”杨婉兮转眼变得气势汹汹。

  “你要去,捉奸?”

  “对!”

  “还是叫出来好好说吧,别把事情闹大了。”

  “反正早晚大家都会知道!”

  许穆驰跟在杨婉兮身后,看着她一言不发,大步流星的样子,有点不安起来,毕竟“捉奸”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悄悄给吴言傲和江子仲发了消息,让她们尽快赶到B2教室门口,又想了想是不是应该叫个相熟的男生,比较理性一点,如果有事还可以保护一下。尹硕正在开会,打扰他不合适,那只有齐振麟了,于是她又给齐振麟发了条求助消息。

  两人来到B2教室门前,许穆驰透过后教室的玻璃门果然看到高克和那个女生还卿卿我我地坐在一起。

  杨婉兮深吸一口气,给高克打电话:“我在你门外,出来!”

  高克接到电话,猛地抬头,就看见站在门玻璃外双眼圆睁的杨婉兮。他迅速站了起来,低头和女孩说着什么,那女孩也一个劲儿朝外看,然后两人一前一后打开后教室的门走了出来。

  开门的一刹那,许穆驰感到杨婉兮原先气鼓鼓的眼睛顷刻间又浸满了悲伤。她只叫高克一个人出来,结果他们两人却一起走了出来,一副同生共死的样子,这样坦然到完全不考虑她感受的态度才彻底伤了杨婉兮的心。

  快到秋天,夜里的风吹得人已有些许凉意。杨婉兮此刻却失去了刚刚要去“捉奸”的气势,像一头受伤的小鹿默默地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只是直直地盯着高克。

  江子仲和吴言傲差不多同时赶到了,不远处还站着一同前来的殷其雷。

  高克看到不由得冷笑起来:“你这架势是来打群架的吗?”

  杨婉兮感觉眼睛又是热热的,是失望到了极点吗?一个人变到如此不堪,到现在他对自己就没有一点愧疚之情?反而一副冷嘲热讽的样子,好像是因为自己才让他下不了台面。

  许穆驰忙上前一步说:“是我叫的。”

  高克看了眼许穆驰,声音更加冷淡:“你是想把事情闹大吗?”

  许穆驰愣了愣,音贝不由得提高了许多,带着明显质问的语气:“难道现在你是应该关心这个问题吗?你不应该对她解释一下这件事吗?”

  高克不再理会许穆驰,转眼看向杨婉兮:“我是想解释,但不必向你们所有人解释!算了,其实人多人少都无所谓,事情反正是要公开的。这是我经济法同班同学贾燕婉,我已经考虑清楚了。”

  那个叫贾燕婉的女孩一脸镇静地站在高克身边,好像早有准备。杨婉兮转头看向贾燕婉:“你知道他有女朋友,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贾燕婉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说:“彼此合适吧。”

  好冷的一个钉子,钉在了杨婉兮的心里,她连发问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一副真爱无敌的“崇高”面容,一副不在意世俗眼光的桀骜态度,好像她才是被责问的那个。

  走廊上已经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人,B2教室的人也在里面向外张望,但大家都知趣地保持一定距离围观着。而正在B3教室英语社开会的人也早被惊动,会开了一半,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高克见人多,转身拉着贾燕婉要走,被许穆驰拦住了。

  “你要干什么?”高克有点不耐烦。

  “你等等。”

  许穆驰转身对着杨婉兮说:“你还想和他和好吗?”

  杨婉兮迷茫地摇摇头。

  许穆驰盯着高克,一脸严肃:“既然兮兮已经表态了,那作为旁观者我也来说说我的看法吧。首先在我的印象里,你就是一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看到我们当没看到的蹩脚螃蟹,我们私下很不喜欢你,但因为以前你是兮兮的男朋友,所以见到你时我们都还客气友好,万幸的是从今天开始不用那么辛苦,用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其次,兮兮总说她喜欢你天性自由,狂放不羁,我看你的确自由狂放到毫无道德、放荡不羁,你所谓的爱情观,价值观都是对自己虚伪、多情、自私的掩饰,你看不到你的冷漠,无情,扭曲甚至差劲到极点的人品所爆发出的无穷渣能量!也许以前你的特质还不明显,兮兮才和你交往,只是我不明白,现在这情况再明显不过,充分暴露了你这个花心大萝卜的本质,这位女同学你怎么还有勇气站在你旁边,还大言不惭地说着合适的话,毕竟一个和你才认识一个月就能把谈了一年的女朋友甩掉的人呢,你觉得值得交往吗?”

  高克和贾燕婉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杨婉兮呆呆地看着许穆驰,突然解气似的笑着说:“许穆驰,你太不够朋友了,既然早就看他不顺眼,为什么现在才说的那么透彻?”

  “那还不是因为你嘛!”

  许穆驰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杨婉兮此刻才恢复了刚来的架势,看看贾燕婉有看看高克冷笑着说:“嗯,其实你们是一路人。祝福你们,真的渣到配一脸。”

  高克刚刚已经面子挂不住,一听杨婉兮的话,他握紧拳头往前走了一步,许穆驰连忙把杨婉兮拉到身后,江子仲和吴言傲也向前了几步。

  高克正横眉怒目地盯着最前面的许穆驰时,一个身影横在他们中间,齐振麟挡在许穆驰和杨婉兮前面,对高克说:“你也不希望发生不愉快吧。我们人多,你也讨不了什么好处。看看你身边这位女同学,她很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高克看了看一旁的贾嬿婉,她确实面露尴尬,也对他摇摇头。

  高克拉着贾燕婉跑到教室拿完东西就离开了。

  齐振麟转头对许穆驰和杨婉兮说:“走吧,我送你们回宿舍。”

  杨婉兮缓过神来,一脸无辜地眨巴眼睛:“许穆驰,不是你说叫出来要有话好好说吗?你到底叫了多少人,真是要打算打群架的吗?”

  许穆驰忙尴尬地摆摆手:“我是看你那副豁出去的样子,有点担心,才发消息给他们的。”

  杨婉兮出神看了看高克消失的方向,努努嘴:“不过真的很过瘾!”

继续阅读:第20章:酒后吐真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