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传说中的电灯泡
梵笔生花2018-08-09 09:274,770

  尹硕忙完的第二天正好是周五,马政课的时间。他这次来的很早,和宿舍的人一起坐在第一节课就固定的老位置。齐振麟一如既往地帮110宿舍占好了原先的位置,这样尹硕几乎固定坐在了许穆驰后面。

  开始只是一个巧合,却巧的让人满心欢喜。

  许穆驰进来时两眼带着明显的乌青,对上尹硕神采奕奕的眼睛,深深为自己差劲的心理素质所不耻。

  尹硕多了一丝只有她看的懂的微笑:“昨晚睡的不好吗?”

  这么多人在场,许穆驰不知用什么表情对他,没好意思说话,略微点点头,径直坐了下去。

  齐振麟一旁大大咧咧地说:“尹硕那是关心你嘛!”

  话音未落,一个凶狠的大白眼就抛了过来。

  齐振麟因为“功放事件”自知理亏,没敢回嘴,知趣地低头玩起手机来。

  只是这话一出,在他音量辐射范围内的人,都或是直接打量或是假意眼光不经意间落在许穆驰身上。尤其110宿舍,都用一种探寻的眼神看着他们。

  尹硕在关心她昨晚有没有休息好?

  不久陶臻臻宿舍也来了,她一进门就找寻尹硕的身影。发觉尹硕的边上坐满了他的同学,已经没有位置了。陶臻臻略微皱了皱眉,但很快随着她的脚步抚平。

  她和宿舍的人找到位置后,径直来到尹硕座位边,用一种熟悉又亲近的语气对尹硕说:“你终于忙完了。我就想着等你今天忙完了,可以放松一下。咱们颂城一中的同乡也该聚聚了。我上次就和振麟提过,让他联系其他几位,今晚你们几个都有空吧?捡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吧?我知道学校附近有个地方挺不错的,我去订好不好?迫不及待想去认识大家。”

  目光充满期待,语气洋溢热情,万事周到,态度诚恳,让人都不好意思轻易开口拒绝她的良苦用心。

  但这背后却是执着的冲动。

  前天晚上陶臻臻和尹硕发消息约他吃饭,想谢谢他帮忙选书。尹硕礼貌地搁置了这项提议。他总是这样,亲和而有距离,算是间接地拒绝吗?她不信,或者说她不甘心。所以今天她干脆当着大家的面发出邀请,哪怕是和所有人一起吃饭,只要能和他一起也好。

  许穆驰愣了愣,怎么偏偏选今天?那昨晚尹硕的邀约怎么办?若是推辞,想个什么理由呢?如果骗了她,和尹硕单独一起吃饭又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或者听听尹硕自己怎么说?

  可几乎没有任何时间的停顿,陶臻臻和尹硕说完第一个看向许穆驰:“穆驰,你今晚有空的吧?”

  认真探究的大眼睛,升腾出两团期望的火焰,好像你说不就会把你瞬间吞噬。

  “空,空的。”

  措手不及,又想不出其他搪塞的借口,许穆驰慌忙就顺着陶臻臻的话应了下去,说完就感觉额头开始冒汗,也不敢看尹硕,只能侧头看看齐振麟,微笑,弧度有点尴尬。

  尹硕心里轻笑了一声,这该算是老实巴交好呢,还是应变能力差呢?临危就乱。

  齐振麟被盯得有点莫名其妙,疑惑地跟着点了点头,这眼神仿佛在问许穆驰我到底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无奈许穆驰一直微笑,真假难辨。

  见其他两人都答应了,陶臻臻看向尹硕:“那么你呢?”

  “好。”尹硕对陶臻臻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到对面两人身上,利落地笑。

  陶臻臻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到座位上。

  转过头,齐振麟碰碰旁边的许穆驰。

  许穆驰冷言:“干嘛?”

  齐振麟一脸委屈:“你大爷的,刚刚还对我笑的像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似的。”然后压低声音,“你和尹硕,你们刚刚笑的,好假!”

  许穆驰有点懊恼,真的有那么假吗?不过尹硕刚刚那笑是有点,瘆人。

  正想着,就收到尹硕的消息:“对于今晚的要约,你违约了。”

  果然“兴师问罪”来了。

  “对不起了,你说怎么办?”

  “多陪我吃饭。”

  许穆驰看到这五个字,眉眼毛发,每个细胞仿佛都在开心地跳着舞,把这份暧昧照单全收。

  晚上聚餐,在齐振麟高效率的积极联系之下,从颂城一中考到雅政大的本科生、研究生十多号人都热情响应,因为是周五,郊区的本科生也坐地铁赶过来了。

  他们中其他人以前都一起聚会过,包括林依在内相互认识,只有许穆驰和陶臻臻是第一次参加,所以大家自然都很好奇她们俩,尤其两个还是养眼的美女。陶臻臻订了十几个人的大桌,大家围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气氛很热闹。

  许穆驰左边坐着齐振麟,右边坐着陶臻臻,再右边才坐着尹硕。刚刚进门,陶臻臻毫不客气地拉着尹硕坐了下来。许穆驰每次想看看尹硕,都只能用余光扫扫,因为陶臻臻总在和尹硕说话,总是在说话。

  年轻人的聚会总少不了喝酒助兴,酒过三巡,彼此熟悉相互间就更无禁忌。席间,大四一位叫朱剑龙的师弟一直好奇地盯着许穆驰看,突然说:“师姐,刚刚你提到的林依师姐原来是齐师兄的女朋友吧,你和林师姐高中三年就一直这么要好吗?”

  许穆驰笑着点点头,心想这个齐振麟还真是唯恐全天下不知道他和林依的事情。她好笑地看了眼齐振麟,回答道“是啊,她是我同桌啊,厕所都是一起上的。”

  “那振麟师兄怎么办?”

  “凉拌呗!”

  “师姐,难道,难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电灯泡?”朱剑龙难掩兴奋之色。

  “传说中的?”

  许穆驰心里咯噔一下。这些人原来都一起聚过,那么之前齐振麟告诉她的那次聚餐,他们肯定也都在场,尹硕说过的话也一定记得。都怪自己刚刚一时大意,提到林依,立马被敏锐的师弟发觉,露馅了!

  在座的很多人神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发出会心神秘的笑容,还有人偷偷将目光转向尹硕。那次聚会,他们清楚地记得喝多了的尹硕颇有怨气地对齐振麟说高中有个自以为是的电灯泡,当时他们就听出话里的异样,大家一直猜测着这个神秘的电灯泡到底是怎样的人。

  今天,谜一样的电灯泡终于现身。

  “你高中时候可不就是个大电灯泡吗?”

  几乎同时,众人齐刷刷看向尹硕。语气平和,眼含笑意,完全和那次不一样。

  “但要说到电灯泡,可能也不止她一个吧。”

  齐振麟十分配合地打哈哈。

  “不止一个电灯泡?还有谁啊?”发问的朱剑龙反而被弄糊涂了。

  齐振麟的意思是除了许穆驰当然还有尹硕啊。

  “不带这样的师兄,我们好糊涂,你这样的呈堂证供让法官怎么断案啊。”

  以朱剑龙为首的师弟师妹们开始起哄,上次没有弄清楚的八卦,这次眼看出现端倪,好奇兴奋的众人哪肯轻易放过。

  “嗨,意思就是说电灯泡是相互的。你看当初你许师姐和林依那么好,我也被叫做电灯泡好吗?”

  齐振麟咳嗽一声,看了眼尹硕,得意笑笑,难得打了个圆场。

  陶臻臻不断举着杯子在喝水,好像喝水能够排解掉一些匪夷所思,一些意想不到。尹硕也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的打算,打了几回合马虎眼,众人见挖不出更多猛料,只得作罢。

  不知谁又把话题引向颂城一中。此刻的陶臻臻一脸落寞,她高中并不在颂城一中,竟然没有半点参与感。

  但刚刚尹硕的话,总是矛盾的。她清楚地记得第一次问尹硕认不认识许穆驰时,他只是淡淡说了句“应该吧。”而他却在这里公开说过许穆驰以前是电灯泡。这就代表他们以前就认识,甚至很熟悉。

  那为什么之前两人都是那副奇怪的样子?好像彼此之间并不熟悉,一定有哪里不对。

  更让她介怀的是,这次聚会的焦点第一次没有落在她身上。一个电灯泡的故事就让她的同门许穆驰轻易成为焦点,显然大家对她更有兴趣。

  她不禁多看了几眼身边这个女孩子,当初第一印象是长得不错,很有亲和力,可还没到让她嫉妒的地步,事实上对于大多数女孩,她都是带有一种优越感。但就在现在,她突然发觉许穆驰让她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她的存在让她不得不上心。

  聚会结束后,众人在饭店门口告别。陶臻臻突然对尹硕说:“你能陪我走走吗?我找你有重要的事。”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把重要两个字说的很重,好像在向众人强调尹硕非去不可。除了尹硕其他人似乎都没有立场回答,尹硕顿了顿,没有当下驳她的面子,点点头,眼光略过许穆驰。

  许穆驰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他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跟着她去了?”

  齐振麟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也叹了口气:“是啊,就这么跟着他去了。你要不要也跟着去看看?这么不放心?”

  许穆驰收回目光,切了一声:“我有那么无聊吗?”

  齐振麟认真点点头:“有。”

  雅政大的草坪上,陶臻臻看着远处卿卿我我坐在一起的情侣们,攒了攒手,下定决心,才终于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尹硕。

  “你和许穆驰以前是认识的吗?”

  “是啊。”

  尹硕没有隐瞒。

  “那为什么你们刚开始都怪怪的?好像都不熟悉的感觉。”

  “这个说来话长。”

  “那就下次再说吧。”

  陶臻臻当机立断结束了这个话题。原本她是想把这件事弄清楚,可是突然久改变了主意,直觉告诉她,这笔旧账不能轻易去翻。

  管他为什么,反正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她和他。她血液流动加快,想说的话被推着往外奔,终于吐出口。

  “尹硕,我对你不止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从初中开始就是,你明白吗?”

  尹硕倒没有太大意外,陶臻臻这段日子对他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他没有说话,看着她,知道她还有话要说。

  “我想你应该是清楚的。初中的时候我就很喜欢接近你,可那时我们还小能懂什么,当时我父母在我中考完就告诉我他们离婚了,知道的那一刻他们很平静而我很震惊。平时他们装的真的很恩爱的样子,原来都是骗人的。带着那样的心情参加毕业聚餐,看到一直以来对我若即若离的你,那一刻我就情绪崩溃了,拉着你只想哭。也许是想要逃避家庭分崩的现实,也许是希望那一刻我的脆弱能唤起你内心对我真正的感觉。那时我心里竟期盼你能对我表白,然后对我说一直很喜欢我,会一直在我身边之类的话。当时16岁的我就是这么想的,很幼稚吧!”

  陶臻臻笑了笑,说起过去,虽然时过境迁,但毕竟还有种淡淡的苦涩。

  尹硕终于明白那时陶臻臻痛哭流涕的原因。

  “对不起。首先我并没有对你若即若离。当时我并不知情,也有点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

  “你不用说对不起,你并没做错什么。是我自己对现实很失望,和妈妈远走他乡,也慢慢长大,看开了不少。”

  “那很好。”

  “可当我又重新得知你的消息时,我发现其实你一直是我心中未完成的,怎么说呢,”陶臻臻停了下来,羞涩的笑容绽放在夜灯的光晕里依然美的璀璨,“就像是未完成的故事。当我真的再见到你时,我就知道这个故事得继续下去。”

  “陶臻臻,”尹硕听到这里,不得不打断她。

  “你让我说完。我们都已经是大学毕业的成年人了,我不会像初中时候那样喜欢的盲目而骄傲,总觉得你一定要主动喜欢我,对我表白。我们可以慢慢来。可我希望你能不能不要像对待普通朋友那样对待我,我们可以慢慢了解。你以前对我难道没有一点好感吗?”

  陶臻臻说完,深呼吸了一下,向前伸了伸手臂,不再看向身边的尹硕,好像在等待一个答案。

  尹硕静静地听完陶臻臻的话。陶臻臻很漂亮,成绩很好,多才多艺,初中三年,他们在班级工作中时常有交集,如果说他曾经对陶臻臻有过欣赏,那是发生在喜欢这种感觉的前一步。

  “有,你那么优秀,大家对你都有好感。”

  “尹硕,你知道我说的不是大众的那种好感!”

  “可我的好感就是大众的。”

  “不是这样的!”

  陶臻臻的语气有点着急,像个小孩子一样争辩起来。

  尹硕的语调也随即变得郑重:“你可能有点误会,可礼貌虚伪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想我们就这样做普通朋友是最好的。”

  “可能我刚才的要求有点过分,普通朋友也很好,没关系,都是从普通朋友开始的,我们,我们可以慢慢来。”

  陶臻臻语调加快了很多,似乎在讨价还价地挽留她和尹硕之间的任何一点可能。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陶臻臻慌忙打断了尹硕的话,匆匆起身,像惊弓之鸟般猛地扎进夜色深处,她不想亲耳听到尹硕说出决绝而不可挽回的话,她不想放弃他们之间仅存的普通朋友慢慢发展的希望,她不想知道这一切是否因为她新的同门。她都不想!

继续阅读:第19章:聚光灯下的女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