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请君入梦
梵笔生花2018-07-31 10:352,751

  许穆驰说:“一步也不要回头,千万不要,这样她才心安。”

  尹硕想象齐振麟描述的三年前的场景,发现自己根本不敢想下去,回忆是场漩涡,跳下去,就再也不会爬出来。

  可是,这句话就像是一句魔力的召唤,在他脑海里自动影印出各种可能的场景,不受理智控制。

  她哭了,手指搅成一团,肩膀颤抖,不知所措,很狼狈,很无助,也该很大义凛然。

  有多爱她的笑,就有多痛她的哭。

  她说心安,心是如何安放的,她又是如何做到的?

  什么叫不要回头,什么叫这样才能心安?这样狗屁不通的话,即使晚几年听到,他依然愤恨,却在回忆的漩涡里涌出大片大片的酸楚。

  他意识到从前自己只会抱怨她的自私、任性、自以为是,可当年自己何尝不是?年轻,气盛,骄傲的他完全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再想一想。是自己,对她的表白成了她坚持要报雅政大的理由,也间接成为她高考伤心失利的根源。当时的她自尊心和自信心早已被打到谷底,根本没有力气再将揉碎的一切重新拾起来了!

  这种意识成了最好的说客,如果回忆是场漩涡,他终于决定走进这场漩涡的中心,遵从内心,不再抵触。尘封的记忆被掸掉了厚重的尘埃,脉络清楚,历历在目。后悔的事情就像飙升的血压仪一样,慢慢上升。

  那晚齐振麟问他,有没有一点后悔。

  他不想谈及后悔这个词,后悔是对往事无能为力的懦弱。

  如果当初他再尽力一点。

  可是人生最无用的假设就是如果当初。

  齐振麟那晚问尹硕后不后悔,并非完全出于酒意。走在熟悉的校园路上,他突然闪现出一个念头,许穆驰是有意向考研的,而尹硕是要直接本校保研,她还没有男朋友,他也没有女朋友。三年之前他们错过的不明不白,那么三年之后,如果有那么一种可能,许穆驰再考雅政大的研究生,他们成了研究生同学,还有没有可能再续前缘?

  齐振麟很兴奋,所以半是故意,半是酒意,往事重提,始料未及却激起千层涟漪。况且,尹硕并不平静。

  这些细枝末节,每一句都像钩子一样挑着许穆驰装着密密麻麻记忆的心,每挑一下,痛一下。

  尹硕说她自以为是,她全盘接受。然而,说到后悔,她何尝不后悔过,如果当初她不那么沮丧颓废,能停下脚步,等等他,又会怎么样呢?

  三年,足够她成长。到了谷底,才知道自己的韧性,厚积薄发,积蓄了几年的能量,不甘和冲动,现在全部等待着她做出一个决定。命运之门又一次带给她一种可能,尹硕还在那里,他们曾经约定的校园里。

  她是不是该重新给自己再造一个梦,一个三年前已经破碎的梦。

  跨还是不跨,赌还是不赌?

  许穆驰辗转反侧,很多难眠的夜里,她甚至扔硬币、算塔罗,寻求一切超自然的力量来解决她的困惑。自从齐振麟又把尹硕带进她的生活,她每天不可避免地想起他,尹硕于她,亦是一场漩涡,微小的细节,一个默契的眼神都能一触即发她的不甘,还有他举世无双的温暖笑容,更是变成了无法忘却的想念和存在。

  终于在一个阳光清朗的早晨,许穆驰自虐地围着操场跑完5圈之后,下定决心,要把这种可能变成一定。

  只是她和齐振麟约定考研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尹硕。

  这并非一条简单的路,外校考雅政大难度很大,况且还是风城学院这样一所普通的学校。许穆驰做足功课,规划分析了一番,决定和齐振麟一样选择报考诉讼法的研究生。

  这次,她的心态从容平和了许多。

  日子好像又回到了高三那会儿,她像疯了一样又恢复到高中冲刺时的“三八”作息。除了吃饭睡觉,永远都在考研教室里呆着。晚上三点睡,早晨八点起。如此拼命,也拼出了名气,同一个教室的同学都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三八”,每次她一出现,就有人悄悄说你看那个要考雅州政法大学的“三八”来了呢。

  她把这些趣事讲给林依听,苦中作乐般每天拍摄一张照片记录自己的考研生活。林依如此理性的人,竟然在电话里鼻子一酸,哭了。她表示十二万分的支持,定期寄些好吃的东西慰问她。

  备考的日子过的很快。做出决定的那一刻起,许穆驰知道自己就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在命运面前只会低头哭泣的小姑娘,她斗志昂扬地向命运再一次发起挑战,只希望命运能够恭恭敬敬地低下头,顺从她一次。

  即使这次还是失败,即使她心中的那个人还是只能遥不可及,一切都没有关系,她早已不会因为这样的起落而迷茫困顿。

  不过命运果然不负盛望,折腰低头。

  一路下来贵人相助,许穆驰借着齐振麟灵通的消息和上课笔记,还因为主编的身份得到学校一位教授的推荐,虽然跌跌撞撞,但总算一切顺利,就这样有惊无险地考进了梦想中的造梦天堂——雅州政法大学。

  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只是那个在心里被藏了快4年的人,知道他来了,会是什么反应?

  学校放榜以后,许穆驰亲自来学校拿录取通知书,雅政大是她曾经的另一个梦想,这条路走的有多不容易,她想细细体味。但是她谁也没告诉,是因为另一个梦不敢贸然轻易再踏入,在一切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

  齐振麟一等再等,终于得到她的允许,得以把保守了快一年的秘密告诉尹硕。但老天有意捉弄,时间非常不凑巧,尹硕在这个时间段出国了。他顺利保研,还是选择留在了雅政大,被雅政大校长、经济法研究组组长单言碌教授看中收入门下。虽然还未正式成为单校长的学生,这次也随单校长一起参加一个美国的学术会议,还充当随行翻译。听说结束后要顺便去他远在耶鲁法学院任教的姨奶奶舒黎知教授那里探亲过暑假。

  尹硕手机又不通,齐振麟只能通过网络给他发消息,但并没收到回复。他也示意许穆驰在网上主动和尹硕联系,可她每次打开和尹硕的对话框,总是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开场。尹硕没有回复,说明还是不想理她,她想的越多,越是矛盾,无论怎样的开场白,都显得生硬为难。

  所以纠结到最后,干脆决定等去了学校再说,早晚都是要见的,无论结果如何。

  暂时放下心结,大四的暑假许穆驰过得轻松自在,留在颂城和林依一起闹腾,顺便复习司法考试。林依顺利考入桐州电视台,即将去报到,这也是她最后一个暑假了。

  齐振麟也时不时和他们小聚了一下。他曾经好几次提出过和林依复合,都被以各种理由拒绝,提的次数多了,两人见面倒反而不尴尬了。

  齐振麟相信一直努力,总有一天,林依会被他感天动地,重新接受。林依总是笑笑,直白地劝他不要再执迷不悟。

  九月开学的日子一晃就到了。许穆驰在家收拾行李时,看到高中那本厚厚的粉红色的日记本,只写了一半。细细翻看,这本日记是从认识尹硕后开始写的,所以里面几乎全是尹硕。

  到底是自己留下的痕迹,纸间还是能够感受到当时的诀别和抽痛。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尹硕,当时的一切你还能原谅吗?我口是心非了,特别希望你能回头,特别希望你能等等我,再等等我。

  许穆驰细细抚摸着纸上的褶皱,微微莞尔,将日记本合上放进了行李箱。

  再见面时,还能不能看到你一如初见般温暖的笑容?

继续阅读:第10章:初来乍到与好久不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