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绝情的败北
梵笔生花2018-07-31 10:303,434

  尹硕受家中姨奶奶影响,对法律专业青睐有加,曾今把父母就读的北方大学作为首选目标。临到高三,他也无意中听齐振麟提过,许穆驰也对法律专业颇有兴趣,不觉又多了一份不谋而合的默契。北方大学对许穆驰来说难度太大,他又把目光转向了雅州政法大学,姨奶奶舒黎知教授是知名的法学家,早前就毕业于雅政大,现在定居美国,任教于耶鲁法学院,同时也是雅政大的客座教授。

  雅州政法大学与北方大学相比,虽然综合实力未能及,但法律专业排名有些甚至更强,两者之间各有利弊。但最让尹硕觉得有利的是,许穆驰报考雅州政法大学的希望就高了很多。本来他想在模拟志愿填报后和她好好谈谈,收填报表的时候就从齐振麟口中得知许穆驰的理想学校就是雅政大,所以再没有任何犹豫,也决定填报雅政大。

  尹硕的家风向来民主,即便是高考志愿填报,也由他自己做主,即使学校反对,尹硕父母尹泽慈教授和李亦舒教授也并无任何意见,完全尊重他的选择。

  颂城的志愿都是高考前先行填报,在填完志愿尘埃落定之后,所有人共同迎来了改变人生的第一场大考试——高考。

  走出考场的那天,大雨滂沱,却浇不灭丢弃沉重而肆意狂欢的热情。

  然而,第二天,许穆驰的热情就被浇灭了一半。林依的第一志愿并没有填雅州政法大学,而是桐州大学。

  听完林依的解释,还是久久的震惊。

  这段时间最令她憧憬的,就是大家一起上同一所大学。可林依早就退出了这个梦,或者和他们本来做的就不是同一个梦。她并没有提前告诉任何人。

  “说好一起上大学的!”许穆驰也尽是无奈,“你不报雅政大为什么一开始就不和我们说?特别是齐振麟知道以后该有多难过啊!这么大的事,你说了,他一定会理解你。”

  林依勾出一个淡淡的纹路:“别生气了。不告诉你,就是怕提早让齐振麟知道啊。我太了解齐振麟了,如果我说想报桐州大学,他百分之百理解,但也百分之百会放弃自己的学校。这是不对的,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轨道,我既不想让他为了我偏离轨道,也不想我为了他偏离轨道,如果我们的轨道注定交融,那么自然会跑在一起。我真的不喜欢法律,我更喜欢新闻,但是每次齐振麟在面前流露对雅政大的向往时,我就更坚定要隐藏自己的意愿。你想考雅政大对你都很吃力,对我就更吃力了。”

  许穆驰似懂非懂,她想到自身:“那尹硕呢?当初你不是让我去问问尹硕,不也希望我们能报在一起吗?”

  “穆驰,尹硕和齐振麟不一样。我们和你们也不一样。你和尹硕,目标一致,所以才有更大的可能性。而且尹硕比齐振麟更理性,更懂得自己想要什么。”

  一阵沉默。

  一切都应该遵从自己的心意和命运的安排往下走,命运的安排究竟是什么,没人会提前知道,林依在心中默默地重复。

  高考成绩很快便揭晓了,所有人在怀着期待又忐忑的心情迎来了人生第一份重要的答案。

  许穆驰清楚地记得那是晚上九点,颂城开通了电话查询。

  开通之前,她和尹硕约定第一时间互通电话。

  当尹硕如意料之中一举夺魁时,许穆驰独自躲在自己的房间中一遍遍听着自己的成绩。她打了一遍又一遍,结果还是一样。在知道自己成绩和排名的那一刻,就明白与雅政大彻底无缘了,声讯电话里冰凉的女声冷漠机械地报着她的各科成绩,却没能报给她另一个奇迹。

  也许是太想考的好,虽然已经拼尽了全力,成绩还是没有考出一模考试的水平。单看排名,上雅政大是不可能的了。

  世界上总有些事,即使你拼尽全力,也未必如愿。

  泪水肆意在脸上大滴大滴地滑落,许穆驰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放声大哭。明明一切她以为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可到头来终结这一切的还是自己,她没有实力没有能力也没有运气与他站在同样的高度。虽然之前一腔热血满腔热情地相信自己,可终究还是盲目地忽视了自己的实力,她没有不努力,她真的很努力。

  她从没像今天这样觉得自己是那么渺小和平庸,当一切都以美好之姿令她向往时,却不曾发现它们傲然生长在悬崖的彼岸,而她自不量力纵身一跃便跌进了最深的谷底,尹硕是梦,雅政大是梦,是她自己太沉醉于其中,鱼和熊掌,都是镜花水月,瞬间破碎。

  手机已经有许多未接来电,有林依,有齐振麟,最多的是尹硕。

  她想了想,选择拨了林依的电话。

  所有人考的都很好,除了她。齐振麟也在成绩发布前知道了林依的志愿选择,沉默地挂了电话。

  许穆驰的心哭的很麻木。

  她不知道自己呆在房间多久,只知道自己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又发呆。父母觉得她的反应有点过激,但也明白她这些日子的辛苦付出就是为了这所学校,现在无望了一时也难过。所以他们只是送点吃的进屋,贴心的没有打扰她。

  深夜时分,手机又响了,但这次只是消息,来自尹硕的消息:“明天能否出来见一面?”

  许穆驰已经干涸的眼睛又星星点点聚集起盈盈的泪光,约定的承诺,甜蜜的假想,隐晦的告白,哪一样都在拷打着她的心痛和不甘。

  为什么他那么好,而她不够好?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她根本没有勇气走到他的面前展示她的悲伤和脆弱。拿着手机,又有消息进来:“见一面好吗?我等你。”

  差一点她就想放下所有刚筑好的防线给他打电话。她多想听到他的声音,可是现在一片混乱,实在是对现实太失望了,对自己太失望了,这种力量促使着她默默关掉了手机。

  她的确需要点时间。

  也许这种心情是暂时的,也许过几天就会好了,也许过几天就能整理好去见他。即使不在一个学校,第二志愿为了保险也填了雅州大学,也许雅州大学会录取她?客观的说,今年她的成绩也不算很差。好多的也许掺杂着许穆驰透过缝隙努力想看到的希望,那是最后一根夹缝中仅存的稻草。

  然而许穆驰的父亲打听到今年雅州大学第二志愿也未必能录取,许穆驰快平复的心情全线崩溃,这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成了奢望。录取工作很快进行,效率很高,果然最坏的结果总喜欢在残酷的事实面前雪上加霜。

  今年雅州大学的录取线如打听到的一样提高很多,按照许穆驰的成绩虽然上不了雅政大,但如果第一志愿填报雅州大学是可以的,可她偏偏十分“自负”地第二志愿才填雅州大学,被无情踢出,一下子落到第三志愿,远离雅州的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风城学院。当时在招生手册瞄了一眼,没想到竟成了她盖棺定论的录取学校。

  一切会比想象的好吧?不,一切只会比想象的更差。

  许穆驰在过去18年的人生中一直无法理解绝望崩溃的感觉,然而一夕之间她却突然懂得了那种任凭如何哭泣也挽救不了的事实真的会令人陷入无尽的悲伤和黑暗中。她想让自己挣扎着振作,可阅历有限从未经过任何风吹雨打,18岁的她在当时却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那大片大片的困顿和迷茫。

  尹硕那句“我等你”,终于还是成了一句无法兑现的话,他没有等到许穆驰,也没有再收到许穆驰任何消息和电话,想尽一切办法联系她最终还是没能成功。许穆驰一心逃避,谁也没有办法。

  最后一次去学校拿毕业证,许穆驰感觉每一秒都是煎熬,以前是怕遇不到,现在就怕遇到。结束后她和林依默默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再没有了齐振麟和尹硕。

  “我和齐振麟分手了,我提的。”林依平静地说。

  她们两人之间也很久没有联系。

  “为什么要分手?异地就不行吗?”许穆驰心中感伤,不知是为林依亦或是为自己。

  “很多事情变味了就不对了。齐振麟在意的是我骗他,他不理解。”

  林依不愿多谈,受人之托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尹硕他找了你好久,今天还要躲他吗?”

  许穆驰沉默。

  “没想过复读吗?也许明年可以去当他的学妹。”

  “依依,你知道其实我并没有这个实力。”

  这一年的学习,她太拼命,现在感觉就像抽筋剥骨,元气大伤,动弹不得。现实狠狠打了她几个巴掌,告诉她这并非她实力所及,她不想再一次高考了。

  缘分和命运哪个都缺,鱼和熊掌,一个未得。

  今天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避而不见,只会更好。在未来那个广阔天地里,没有她,没有他们,没有曾今,有的只是不同的未来。

  尹硕收到林依的消息匆匆赶来,只远远地看到许穆驰的背影在红绿灯路口的人流中消失。她敏感的像只兔子,只刚刚回头看到他,便飞快地没了踪影。

  闪烁的红绿灯,刺得尹硕眼睛生疼。

  他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他有很多事想为她分担,可她自暴自弃地就把他排除到了人生之外。这两年的相处,那天他隐晦的告白,又算什么?区区高考,便看出了人心!

  她总是这样任性的自以为是。曾经以为他们有缘分有默契,可是现在呢?缘分没有,默契更是没有。

  尹硕受挫的心就这样慢慢冷了下来,他停在那个路口再也没有向前。

继续阅读:第8章:回忆是一种重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