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两点一线的暗恋
梵笔生花2018-07-31 10:212,926

  老天搭了一条线,线上的人就成了定点,两个人就是两个定点,两点一线,总能遇见。

  三面之后许穆驰经常能够遇见尹硕,有时是在车库,有时是在楼梯。她甚至发现其实他们回家的线路也是同一条,有时放学时间差不多时,他们总在一条直线往前走,然后许穆驰拐弯回家,尹硕依然继续向前。她很纳闷,为什么高一一整年好像都没遇见过他?这也太不科学了。

  两人正面相逢时,许穆驰心里虽然脑补着各种情景,面上却装作毫不在意地镇定走过。可只有她知道,近身的那一刹那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是多么的愈演愈烈。

  相遇的次数多了,尹硕在她心里的痕迹就像笔尖反复划过那样,越来越重,曾今讨厌盲从的人一旦盲从起来却可以甩开路人甲乙丙丁好几条街。

  她开始留意每次在车库相遇的时间,放学的时间,精确计时,像是搞地下情报工作的女特工,让偶遇变成了必遇。

  这件事情自然瞒不过以高情商著称的林依,当然林依也很郑重地竖起三根手指发誓严守秘密。说是秘密,其实也颇为勉强,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所有联系的纽带仅仅只是那些虚无缥缈的眼神。

  林依想通过齐振麟打听情况,介绍他们认识,被许穆驰坚决地拒绝了!暗恋这种事情,每一个小细节在当局者眼里总是适合慢慢咀嚼其中的滋味,直到嚼到索然无味还乐此不疲,但在旁观者眼里,却像是在看拖泥带水的电视剧,不如拉快过程看结果来的更爽快利落。

  作为暗恋者的许穆驰总会思考一个问题,尹硕作为人类优秀的杰出代表——重点班的学霸,站在比她高出一截的圣坛上,天生供广大女性甚至男性同胞瞻仰,他应该有着圣人一般目空一切的圣心吧,这圣心就是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就像圣人除了修行还是修行那样。学习就是修行,修行就是学习,尹硕应该是一个每天高喊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苦行僧。要不怎么没听说他和谁传出过任何绯闻?

  可长的好看的人还会那么心无旁骛吗?毕竟周围应该总会围绕些明目张胆的爱慕者,难道这些爱慕者没有一个能让他看上眼吗?

  年少的许穆驰对自己的判断左右摇摆,永远飘忽不定。当许多与学习无关的杂念扑面而来时,她真的苦恼过。当然她很快也意识到这种苦恼的无用性,就如之前“盲从”理论那样,都抵不过青春期分泌旺盛的荷尔蒙。根本没有什么能阻止许穆驰心中按捺不住的“沦陷”。她总是口是心非地不让林依打听尹硕的消息,可又对林依在不出卖她的情况下从齐振麟那里得到一些关于尹硕的八卦小事表示赞许,林依怒称她虚伪,可她却将此归结为友情的默契。

  高二下学期的一天,一向淡定的林依也难得用脸带神秘和惊喜的神情在女厕所里向许穆驰宣布了一条重大喜讯。

  齐振麟向她表白了,她接受了。

  真够重大劲爆的,劲爆到好像火星撞地球,虽然此重大消息的宣布地点是不合时宜的女厕所,虽然她们只能忍着厕所独一无二的气味偷偷傻笑,可这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林依有男朋友了!这在当时就好像林依结婚了一样,一样的令人欣喜。

  一石激起千层浪。

  自身只停留在暗恋级别的许穆驰为此激动兴奋至极,她无比聪慧地察觉到与自身紧密联系的一项事实,那就是齐振麟和林依原本也不认识,只是一个小区见面多了,齐振麟搭搭讪就走到今天,这模式太似曾相识。重点班龙虎之地个个斗志昂扬的学霸中,居然也会有像齐振麟那样轻易就走下修行的圣坛,义无反顾还俗的。那说明圣人也会动凡心的!这才是她真正激动的根源。

  高中的恋爱果然是神秘而刺激的,为了掩护齐振麟和林依的恋情不让老师发现,中午他们三个都在一起吃饭。许穆驰总是不辞辛苦地充当着混淆敌人视听的灯泡角色,一来二去由于她的牺牲精神和奉献精神,齐振麟和许穆驰自然也就成了“密友”,守着共同秘密的好友,那是比普通朋友更近一层的关系。

  当许穆驰和齐振麟成为“密友”后,许穆驰那所谓的秘密也就不再是秘密,密友之间本就需要秘密这种东西成为维系彼此忠诚的纽带。许穆驰的秘密也在某天由林依正大光明地当着她的面以委婉的表达方式告诉了齐振麟。

  齐振麟像是听到什么惊天绝密般夸张地嗷嗷叫嚣起来:“原来你也喜欢我们班长啊?”

  一个“也”字让许穆驰备受打击,什么叫“你也”?齐振麟的一句话就把她无情贬入摇旗呐喊的尹硕拉拉队中,虽然她和她们并无差别,一个“也”字当然也让她看清前方情敌阵营的庞大。

  许穆驰憋得满脸通红,硬生生憋出一句:“你才也喜欢你们班长!”

  齐振麟一愣,毫不知趣地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容里有毫不掩饰的得意,似乎从这天开始,他们的“密友”关系才算是真正稳固了,这笑当然让许穆驰浑身不自在,使劲朝他瞪眼睛。

  大笑过后齐振麟清清嗓子:“作为都喜欢我们班长却没有任何竞争关系的同党,我一定要告诉你一件事。还记得有次篮球比赛我们在小卖部买水吗?尹硕那天突然在路上问我那个穿白色卫衣的女生是几班的?我说是二班的许穆驰,怎么了?尹硕重复了下你的名字,然后笑笑说我就是刚刚把钱从她头顶上递过去,觉得有点对不住,说完就笑了。”

  林依抛给许穆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看来他一直记得你噢。”

  许穆驰一怔,满心开始充斥着暗恋中最擅长的假想分析——尹硕提到她会笑,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嘴角的弧度为她抬起过,这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在他心底里留下了一点印象?那这又意味着什么?更近一步的感情?许穆驰虽然内心已经被强大的逻辑绕到头晕,面上还是心口不一喃喃地说:“那又怎么样?可能被我撞了耿耿于怀。”

  齐振麟一脸“你好假你好假”的笑容:“他那个人平时可从不主动聊女生的,那次聊起我还觉得有点奇怪呢。不过我不记事,事后也就忘了,今天听到你的血泪史,才惊觉似乎有点不对劲啊。难道你不想知道他到底对你怎么想的?”

  许穆驰一口呛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位笑容诡异,满面红光,一看就恨不得立刻在尹硕面前拆穿她的样子的密友,搞不好会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这可如何了得,连忙用十二分的力气甩手道:“没想过,不要,不要!”

  林依平静地按住许穆驰满天乱飞的手:“我们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去试试他好了,看看他是不是也对你有意,绝对不透露你喜欢他的心思不就好了。”

  许穆驰不能否认对这个提议的心动,但还是嘴硬:“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他?”

  “算我说错了,按照你的话说就是每次都能遇见他,习惯关注他,那想不想知道他是不是也和你一样呢?”

  林依和齐振麟你一言我一语的,用一种过来人才能传授珍贵经验的无私姿态说的她头脑发热,差点没举双手手同意。但回过神来,还是被她以强大的心念抵住了。心动归心动,她始终没有勇气去求证,她清楚自己不过是害怕那点秘密被揭开后击碎自己幻化的美好憧憬。

  暗恋本身存在的一重意义还是在于暗恋者的不自信。

  许穆驰走后,林依对齐振麟说:“原来尹硕在你面前提起过她?那她一定更想知道尹硕的想法了,只不过是害怕自己失望而已。”

  齐振麟疑惑地问:“你的意思是?”

  “瞒着她,想个法子试探试探尹硕呗。如果尹硕确实也对穆驰上心,我们再告诉她不迟,如果尹硕没有反应我们就什么都不提了。”

  齐振麟连忙狗腿地附和道:“你说的都对。”

  于是,两个自认为已成功跨出高中警戒线的成熟男女青年,在决定为好友作为暗恋者的迟钝着急出力时,后面的故事就正式开始了。

继续阅读:第4章:一无所知的女主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