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别人口中的他
梵笔生花2018-08-05 09:493,831

  雅州政法大学的前身是一所教会学校,所以老校区的建筑都是具有百年历史的教会建筑,民国风情浓郁,很多人毕业后都会回到学校来拍一套婚纱照作为纪念。虽然经过重新粉刷,也封不住每个角落里溢出的丰满历史感。

  如今本科生都迁往郊区的新校区,而研究生以上都留在闹中取静的古朴老校区。研一的课程紧张而充实,诉讼法学专业每周有3门专业课,2门法律公共课程,此外还有法律英语和政治课。这周都是第一次课,所有人都怀着兴奋期待又紧张的心情走进古老又肃穆庄重的教室,聆听教授们传授属于他们的智慧和信仰。

  许穆驰踏进教室的那一刻,似乎有点理解爷爷谈到在教室里苦读时闪着光芒的眼神,满是神往的样子。这里的一砖一瓦,这里的浓浓学风,带着一种传承的情怀,催人向上。

  第一次课教授们并不想太为难学生。一晃四天,他们已经把这学期大多数课程都上了一遍。

  公共课程刑法学专题研究和民法学原理上课形式都是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准备不同的专题,接下来的课程由准备的小组讲课。刑法课的小组是按宿舍分的,民法课的分组则是按照学号来排,5人一组,巧的许穆驰、杨婉兮、齐振麟的学号连在一起,分在一组,这组还有一个叫尤斐的男生暂时不在学校。

  上过的课程总体来说波澜不惊,除了法律英语。在第一节惊心动魄的法律英语课上,总有崭露头角的黑马,不是别人,正是半路杀出来的女神陶臻臻。

  法律英语的老师是一名叫Peter的外教,Peter40多岁,有点肥胖,上课风格需要你心肺功能健全,心里素质过硬。第一节课就杀伤一片,他喜欢在教室里像老猫那样走来走去,然后静悄悄地走到你身边,微笑看着你,突然就出其不意地喊你四周的某个人回答问题,被问到的人如果愣住回答不出,他会夸张在你面前假装掩面大哭。一堂课下来班上一大半的同学都神经紧张地被叫过。

  当然第一节课Peter的问题也是天马行空,思维跳跃。如果涉及专业问题,大多数人恐怕还能招架,但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问题绝大多数人多少有些疙瘩,然而陶臻臻却偏偏最适合这种形式,不仅对答如流,还能玩笑调侃,标准的发音,流利的程度都宣示着她良好的教育,优越的家境,当然也宣示着她是完美女性毫无争议的代表。

  Peter自然很喜欢陶臻臻,下课之前,Peter用晦涩的中文说他的课需要一位班级助手沟通协调,他通过这一堂课,决定选择Miss陶,Taryn作为本班的助手。

  全班当然没有任何异议,在大家的掌声中,陶臻臻微笑着站起来左右点头鞠了一躬,她坐在许穆驰的前面两排,窈窕身材自不必说,柔顺的头发在白炽灯的照耀下亮的发光,却刺的许穆驰晃眼。

  虽然这两天的课程忙碌充实,暂时冲淡了她对周五诉讼法班、刑法班以及尹硕所在的经济法班马政公共课的紧张和期待,但陶臻臻只要上课就近在眼前的身影,总让她心里没由来的难受,她没办法忽略无法让人忽略的她。

  周四晚上许穆驰所在民法课题小组开了一个简短的碰头会,他们组排在倒数第二个,时间宽裕,大家都赞成等到学期中旬再找相关专题准备,正好那时尤斐也该在学校,人全好办事。

  开完会另一个男生有事先走了,许穆驰、杨婉兮和齐振麟三人一起吃晚饭。杨婉兮知道他们是高中校友,也从许穆驰那里大概知道了齐振麟那颇为“传奇”的爱情故事,吃饭的时候一个劲儿听齐振麟高中的八卦情史。

  她是个自来熟的人,笑点又低,齐振麟随便讲点,她就笑的前俯后仰,许穆驰也跟着补充,两人时不时还拌拌嘴,相互嘲讽嘲讽。

  杨婉兮大学和尹硕一个班,许穆驰偶然听杨婉兮提起过,有时候和杨婉兮聊天总是话到嘴边想问问她尹硕的情况,可每次都没有问下去的勇气。今天氛围那么好,大家都在闲聊,她心里又翻腾时,就听见齐振麟说:“杨婉兮,你本科是经济法学院的?几班的啊?”

  “一班的啊。”

  “啊呀,巧了!我有个高中同班同学也是你们班的,叫尹硕啊!”

  齐振麟故作惊讶状,抬头看了一眼一脸惊讶的许穆驰。

  许穆驰惊讶的是齐振麟和她不愧是多年的“密友”,关键时候总是很有默契地洞察到她那点小心思,还主动帮她开口,那惊讶其实转瞬就变成了惊喜。

  “你是尹硕的高中同学啊!他现在经济法班你应该知道吧?”杨婉兮提起尹硕的话题果然来了兴致。

  “那不当然的嘛,说点他的事我听听。”

  齐振麟开始明知故问起来。

  “他的事你不知道?还用我说?”

  杨婉兮眯着大眼睛盯着齐振麟,可是没等他回答,自顾自地如数家珍:“第一,他长的极其英俊;第二,他成绩极其厉害;第三,他唱歌极其好听;第四……”

  “呵,你不会也暗恋他吧?”

  齐振麟没等她说完反问到。

  “开什么玩笑,我有男朋友的好吗!”杨婉兮白了齐振麟一眼,“尹硕和我太熟了,那是哥们儿!好多人都跑我们班来打听他。原来经济法二班的一个女孩子和他关系很近,两人都是校刊的,大家都以为他们应该会在一起,可后来也没成。”

  杨婉兮打开话夹子,津津乐道地聊起尹硕本科八卦,许穆驰默不作声地听着,从别人口中提起他的事情,就能想象他那时候的样子,他做的事情,即使自己并不曾一起经历,仿佛也能随着这些故事得到一份满足,弥补心中的遗憾,可随着遗憾而来的还有落寞,他那精彩的大学生活他遇到的那些人,她终究没有参与过。

  杨婉兮说着说着,大大的眼睛突然贼贼地一转,恍然大悟般对着齐振麟坏笑道:“我明白了,明白了!你那么关心尹硕干什么啊?难不成高中时候他是你情敌?到现在你还不放心啊,哎呀,是不是就是穆驰说的那个大美女林依呀?”

  她话音刚落,正在喝水的许穆驰着实心里一颤,呛了一口水,硬是咽了下去,结果就是不停咳嗽,整个脸涨的通红,都说人不能心里有鬼,果然不假,可杨婉兮这胡扯的想象让她惊的始料未及。

  杨婉兮疑惑到:“咦?难道也有你什么事?”

  又是让她惊恐的反问,只不过这次还真说对了。许穆驰的脸上的红又加深了一层,只不过这会儿即使加深也看不大出来了,反正都可以赖在咳嗽头上,她索性厚起脸皮来:“哪儿到哪儿啊,你这么说我们齐振麟同学会不高兴的。”

  “为什么呀?”

  杨婉兮满脸写着好奇的天真,表情配合极其到位。

  “因为他一向自视自己是无敌的,哪里又来什么情敌啊!”

  许穆驰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她通过成功戏谑齐振麟把刚刚的惊恐全部甩的精光。

  齐振麟呵呵笑了两声,那意思非常明显,就这么把我卖了,看我接下来怎么说。

  然后就看到他对着杨婉兮微微一笑:“这点穆驰还真说对了,我当然没有情敌!至于尹硕嘛,确实颇得某些女孩的芳心,我也确实是在帮一个人打听他。”

  他故意把确实两个字重复说的很重,只见刚刚还大笑的人表情微微凝滞,握着杯子的手指轻轻对搓着,她又紧张了。

  齐振麟还是毫无节操地使用了他的杀手锏,这也是和他成为密友的特定代价,从高中时候起,每当两人贫嘴他处于无招可出的状态时,最后总拿尹硕的事进行反击。

  “你说的是谁啊?我认识吗?”

  杨婉兮像小鸟找到队友一样雀跃起来,八婆的潜质显露无疑。

  许穆驰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齐振麟有时不按常理出牌,弄不好就要卖了她,这可一点都不好玩。她说他的事情那根本就不叫出卖好吗?他自己没事都会成天嚷嚷,一副欠打又花痴的样子,所有的人早晚都会知道。又怎么能和她的事情一样呢?

  齐振麟用一副一看就特装的样子对杨婉兮说:“我很为难啊,好矛盾不知道要不要说。”

  许穆驰瞪着他一副“为难”的嘴脸,面上又不便发作。杨婉兮顺着他的话,兴致勃勃地盘问起来。

  齐振麟和她打了一会儿太极,估计也终于招架不住她汹涌的探知欲望,终于还是没风骨地说:“还是算了,人家也没什么想法,就是问问,没打算怎么样。”

  杨婉兮泄气地说:“哎,真无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告诉你这么多事儿了!”

  “我就问了一句,你自己讲了那么多。”

  齐振麟果断提醒她。

  杨婉兮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那也是你先问的。不过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人家都没什么想法,你帮别人乱打听什么呀!咦?穆驰和你是高中同校,那不是和尹硕也是高中同校吗?尹硕那么有名,难道你不认识他?”

  杨婉兮或许突然想到这层,脸上笑意加深,眼睛直直地盯着许穆驰看,仿佛想要看穿些什么。

  她对杨婉兮很有好感,并不想刻意隐瞒什么。但和尹硕的事情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的,况且所有的事情似乎都不明朗,还多了她们如今共同的同学陶臻臻,至少在她这里变得更加复杂,而她甚至都还没有见过尹硕的面,所以即使有心也不知如何开口。

  当杨婉兮直愣愣地问她这个问题时,她只能慌张应对地说:“听说过。”

  随即淡淡笑笑,掺杂着一丝苦涩,也许过不了多久全世界都会想到她和尹硕的交集早在已然遥远的高中时代。

  “听说过”,真是个令人心酸的答案。

  “那更好了,齐振麟你不是和尹硕也挺熟的嘛,别帮别人瞎操心了。我们穆驰长得这么漂亮,又和尹硕是老乡,你应该撮合他们呀!要不下次带上高克,他和尹硕一直一个班,也一个宿舍,你叫上穆驰和你女朋友,咱们撮合撮合?”

  杨婉兮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对齐振麟眨眨眼睛。

  齐振麟看着杨婉兮对他挤眉弄眼的表情,觉得好笑。但转念一想这个提议很不错,这个女孩看上去人不错,又挺热情的,有她帮忙,说不定误打误撞或许还真能成事。

  想到这里,他豪迈地伸手和杨婉兮击掌说了句:“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一言为定!”

  然后两人就在达成联盟的一瞬间默契地一起贼笑着看向一脸目瞪口呆的许穆驰。

  这两人倒是一拍即合。

继续阅读:第14章: 狭路相逢勇者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