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狭路相逢勇者醉
梵笔生花2018-08-06 10:314,747

  吃完饭,杨婉兮去会男友,只剩许穆驰和齐振麟两人时,免不了一番斗嘴和抱怨,读到研究生,齐振麟还是不能改掉浮夸的毛病。

  尹硕的号码齐振麟早就给了许穆驰,那次遇到陶臻臻和尹硕后,他又将许穆驰新办的手机号码直接发给尹硕,尹硕回复说收到了,可一直也没见他们联系。

  其实周三晚上,受到陶臻臻周二法律英语课的刺激,许穆驰左思右想,还是下定决心给尹硕发了一条消息,想了很多种开场白,最后还是决定以一种平和的方式发出自己的问候:“尹硕,你好,我是许穆驰。”

  极其生疏、客套,也极其符合现在的情形。

  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回应,许穆驰握着手机的手变得凉凉的。如果是自己,或许也会这样做。为什么要理你呢?他曾今说过她自以为是。现在自己又头脑一热,连面也没见到,又发出这样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不痛不痒。

  或许还因为陶臻臻?虽然她并不知道齐振麟那天巧遇尹硕和陶臻臻的事,也不清楚尹硕和陶臻臻有没有见过,但想起陶臻臻那明媚的笑脸,心中不免一阵苦闷。

  陶臻臻也来了,他是不是对她的到来充满惊喜,对自己的到来充满不屑?

  想着心事,许穆驰也不再理会齐振麟,他们安静地走在华灯初上的校园里,刚刚吃饭讲了好久的尹硕,她脑子里全是尹硕的身影,四年没见了,明天就到周五了啊,这意味着明天她一定会见到他,他们将坐在同一个教室里上同样的公共课。

  望着身边三三两两路过的学生情侣,九月微风略过气息暧昧的校园,空气让人沁爽又舒服。许穆驰一边微微呼吸着让人心情愉悦的夜的味道,一边将满满的心事融化在这醉人的夜色里,低着头踢着小碎石,忍不住喃喃不平地说了一句:“臭尹硕,他都没有回我消息!”

  齐振麟正看着前面,冷不防被她这话惊到,怎么会?

  “啊,你给他发消息了啊?他或许他没看到消息?干嘛不直接打电话呀!”

  可是这个理由好勉强。

  “可我好想他。”

  “你说什么呀?”

  齐振麟的声音染上一层故意的笑意。

  “我说,我好想他!听不懂啊!”

  许穆驰没好气地继续踢着脚下零碎的石子,音量也不由自主跟着齐振麟的声音提高了好多,心里抱怨齐振麟的呆,要是林依在就好了。

  “那恭喜你愿望成真了,这-不-就-见-到-了嘛!嗨,尹硕。”

  旁边的人似乎有心要继续戏弄她,开了这样不好笑的玩笑,一点也不合她这时的宜。

  许穆驰从自己的缅怀感伤中恢复过来,抬着拳头顺手就打了一下齐振麟的胳膊,还伴着一句小小的粗口:“尹硕你个头啊!”

  却在说完这句后发现一个人影已然横在他们俩面前,不过几秒的时间,她刚刚怎么就没发觉。

  狭路相逢,勇者醉。

  还有,相逢因为曾相识。

  抬头的一瞬间,慌乱,脸红,紧张,无措,不知如何自处,所有的情绪电光火石般迅速在身体里聚集,然后化成一团烈火直击她的心脏,包裹着心脏狂乱地敲击着胸膛,那声音径直而上穿透她脖颈直击耳根,不知是夜的安静,还是自己那一刻的隔绝呆滞。

  心跳真的可以听的那么清楚透彻。

  她想象了一百种他们见面的场景,可还是没想到会如此慌忙错乱的“不期”而遇,一如当年,第一次相遇,就从未有过风平浪静的内心。

  她脑袋一片空白,手指又不自觉搅在一起。

  尹硕一身白色短袖运动服,手里还拿着一个篮球,应该是刚刚运动完,他静默地站在那里,目光直直地看向一旁低垂着头的许穆驰。

  许穆驰的心因为狂跳了一阵而倍感酸胀。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这样下去心脏承受不了重负会死掉。

  她虽然低着头,但却直觉地肯定着他一定在看她。

  是愤怒的,还是冷漠的,抑或是嘲讽的?

  无论是哪一样,都是她应该受的。要不,她站在这里一半的意义都没有了。既然都遇上了,还这般矫揉造作地给谁看呢?

  所以,她慢慢抬起头,对上那久久不见,此刻一直注视着的目光。

  清亮的眼眸在灯光下,泛起光来,没有准备承受的犀利,却是熟悉的柔和。

  然后他缓缓的,缓缓的,笑了。

  出乎意料。

  不是应该在生气,不是根本不回她消息,怎么还会发出这样温和的笑容,甚至还带着一点不好意思。

  刹那间她有种回到高中时的错觉,好像一切都未改变,好像时空已经自动略去悲伤的往事和断层的四年,再见面时,他如同第一次见面那样,给她的依旧是他好看的笑容。

  铺天盖地的感动袭来,像是海浪扑打在眼睛的海岸线中,闪闪的泪花在强大的心念的作用下暂时褪去,只留下湿润的痕迹。

  这时候哭了,是不是太丢人了。

  空气还是静默的,一旁的齐振麟适时咳嗽了两声,笑着打破这突如其来的久别重逢。可即使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不知收敛地对尹硕说:“尹硕啊,刚刚你听到了吧?”

  许穆驰这才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好像有一句煽情地将自己出现在这里儿女情长的原因表露无遗,而齐振麟却偏要将煽情的自己裸露地推到他面前。

  她耳朵根发烫的厉害,可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尹硕依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嘴角扬起恰好的弧度,用平稳的声线开口说:“听到了。”

  四年后,再一次听到他熟悉好听的声音,许穆驰的心开始颤抖起来。她感到眼前一阵模糊,知道自己就快要失态了,有些手足无措,好想抓住些什么,哪怕是飘散在空气中的尾音,所以最后低头只好抓住了齐振麟的袖子。

  齐振麟见她快要哭了,转念一想,现在不正是刚刚好的时候吗?于是对尹硕说:“我还有事要去趟图书馆,穆驰就交给你了,等会儿你送她回宿舍。”

  说完“狠狠心”一挥袖就溜了。

  许穆驰来不及挽留,齐振麟一走,她便彻底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放。头就像鸵鸟一样埋的更低了,倒是眼泪慢慢流干净了。

  狼狈地示弱。尹硕的心中的不平,见到她的那一刻正在急速瓦解着。

  他又稍稍走近她“好久不见,为什么老低着头?”

  许穆驰闻声,轻轻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来,一双还湿漉漉的眼睛就这样对上他的清眸,感到似乎又有一阵雾气蕴在眼中。她努力克制着让这股雾气消散,然后轻轻地说:“好久不见。”

  尹硕眼眸里的情绪流转着。四年不见,又清楚地听到她的声音,感觉,很不一样。

  又是一阵沉默。

  尹硕说:“去大草坪走走吧。”

  许穆驰点点头。

  一路安静,两人并排而行,偶然遇到熟悉尹硕的同学,都好奇地侧目看着他身边的陌生女孩。

  许穆驰已经恢复了平静,对这样的沉默感到不安,开始在心里叨念着该说点什么吧,从哪里开始说呢,要道歉吗?该怎么开口呢?

  “给我发过消息吗?”

  她还在东想西想的时候,尹硕已经打破了沉默。

  “啊?对。”

  许穆驰一惊,随后黯然。

  “我没收到。”

  没收到?原来不是生气,也不是没注意,而是真的没-收-到啊!只是这四个字,许穆驰整个世界瞬间欣慰地放晴了。

  “你怎么知道我发过消息?齐振麟告诉你的吗?”

  心里还是有疑问,明明自己刚刚才和齐振麟说的啊。

  “不是,你告诉我的。”

  “我告诉你的?”

  “对,刚刚!”

  “刚刚?”

  “恩,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飞速略过的画面,是开头说的,然后到后面,她还说她好想他,齐振麟刚刚还故意强调,她因为偶遇而参杂着各种复杂情绪还未来得及完全发酵,但是现在单独回想起来,似乎有点那什么……

  几秒钟后,许穆驰脸颊绯红,什么叫有地缝想钻进去,大概就是现在这种心情。还没见面就开始表白,一表白就被他听了个正着。运气真好啊!

  “记起来了,嗯?”

  这句话听起来颇有些不怀好意的调侃,但是最敏感的那句好在他留了点面子没有提。

  许穆驰看着他假意的逼迫,突然就“噗嗤”笑了出来。

  尹硕心中一松,还好不哭了。

  那个眉眼弯弯的笑容又再次出现在他眼前,他隐隐感怀,自己是有多久没见过她这样的笑容了,以前最不敢去想的就是她的笑,就怕一想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他不自觉也笑了,然后又好像很遗憾地叹口气说:“你好像没怎么变。”

  许穆驰也跟着叹口气说:“你也是。”

  气氛松动了不少。

  许穆驰掏出手机要核对尹硕的电话号码,尹硕注意到她粉红色HELLO KITTY的手机套子,高中时她就一直喜欢这种卡通系列,还真是长情,长情对物,那么也会对人吧。

  尹硕扫了一眼手机:“这是我大学时候的手机号,到了新校区,办新套餐换号码了。”

  “原来是这样啊。”

  许穆驰明白过来,心里自然腹诽齐振麟是猪。

  “我猜你在骂齐振麟是猪。”

  尹硕突然就开怀大笑起来,许穆驰先是一惊地看着他,随后被暖暖的回忆覆盖,他的“未卜先知”都是因为记得,了解和熟悉。嘴角终于在他面前又扬起毫无顾忌的弧度,像绽开的花朵,跟着傻傻地笑了起来。

  两人绕着学校的大草坪走了一圈又一圈,随意地聊着天,但再随意也没有聊到高中。

  那不是一段可以轻易触碰的回忆。

  不知不觉就到了9点钟,草坪上人也渐渐少了,两人也不得不往回走。

  走到女生宿舍大门口,尹硕对许穆驰说:“把你手机给我?”

  “恩?”

  “你比齐振麟好多少?”

  尹硕说着拿起许穆驰的手机,麻利地把自己的号码重新输了进去。

  许穆驰一直乐呵呵地笑着,和尹硕挥手告别,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她才转身,什么陶臻臻,什么学业的压力,一切的一切好像都不算什么,他们也好像没有分别四年,只是如平常般见面再见。

  尹硕独自走在夜的校园里,心里全是四年后再见到她时的样子。这画面,他曾今幻想过,今天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相遇而与自己的想象重合在一起。

  他以为再见到时,他会生气,会沉默,会尴尬,可是真的看到她的那一刻,听到她低着头心事重重地说着好想他,瞬间直击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杀伤力巨大。

  他这才意识到,可能他对她的防线形同虚设,脆弱的不值一提。

  见不到所有不好的情绪都可以倾泻备注在她身上,可一旦见到了,那些个看似正义感十足的理由却集体失踪,统统在那一刻被他忘的一干二净。

  好像一切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是那个夏天的决绝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自己曾经不甘和失望过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一刻他更多地是想起她失落的四年。她唯唯诺诺地站在那里,清澈乌黑的眼眸里因为努力克制而莹莹点点的痕迹。

  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真正与她计较,也不可能有别的办法,自然而然地看着她,笑了。

  他们总是相逢于路上,而每次相逢,她总会带给他新的感悟。

  走到宿舍门口时,迎面碰上了齐振麟,齐振麟应该是特意在等他。

  “人送回宿舍了吧?”

  “送了。”

  “叙旧叙的怎么样?”

  “叙到了你。”

  “我?为什么啊?”

  齐振麟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估计你一会儿就能知道。”

  “别绕来绕去的,你俩怎么样啊?”

  两个大男人的对话就在这时戛然而止,因为齐振麟的手机响了,是许穆驰发来的一条语音,他看看尹硕,尹硕示意他听听,他猜想应该是来解释原因了,想都没想按了功放。

  里面传来许穆驰假意生气低声说话的声音,应该是躲着偷偷发的:“齐振麟,你个猪,你为什么把我男人的老号码给我?害我一个晚上寝食难安,见了面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齐振麟噢的一声恍然大悟,随后就想找个地方把手机丢了。

  许穆驰多年的秘密就这样曝光于当事人面前。想到她可能气急败坏跳脚愤怒的样子,想到林依可能电话里埋怨他的样子,齐振麟都觉得不寒而栗。他的确做了一件错误的事。

  尹硕倒是若无其事地笑着问尴尬的齐振麟:“她男人?谁是她男人?我吗?”

  只是那笑实在太让人捉摸不透,齐振麟如坐针毡,感觉回答“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

  但是做人得诚实吧,他一咬牙点头承认了,这么明显的事实,尹硕本就是明知故问。

  尹硕若有所思地点点:“她以前都是这么叫我的?”

  齐振麟大骇:“没,没,只限心情好的时候!”

继续阅读:第15章:四大男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