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陶之夭夭 其叶臻臻
梵笔生花2018-08-02 14:583,591

  陶臻臻到雅州政法大学读书,并不完全如自我介绍时所说,家里那些学法律的亲戚不是主要因素,只是她介绍时的托词。父母在她初中毕业后就离婚了,她跟着妈妈去了北方读高中。

  陶臻臻的妈妈叫宋涵,早年从事舞蹈艺术工作,积累了不少资金和人脉后,在北方开办了一家公司,凭着过人的胆识和闯劲,公司越做越大,为了业务需要,宋涵又把眼光转向雅州,将公司重新选址搬迁过来。陶臻臻当时也面临一年以后毕业去向问题,宋涵早前走的就是艺术之路,其中的艰辛她深有体会,当年陶臻臻一门心思想学艺术,她没有反对,现在随着她事业的扩大,很希望陶臻臻能读研深造,将来也好帮她一起打理公司。她和女儿深谈过以后的发展,无非希望她能静心再学一所长,至于想学什么专业,出国还是留在国内,由她自己做主。

  陶臻臻并非纨绔子弟,事实上她比同龄人都成熟。她上初中高中时学习成绩就很好,也很听话。早年跟着宋涵虽不至于吃很多苦头,但是人情冷暖总能体会到,宋涵独自创业的艰辛她也看在眼里,大学本着自己的性子学习热爱的艺术,但她也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作为一个聪敏有主见的女生,妈妈对她的希望她是清楚的,认真考虑了自己的未来,她把目标锁定在法律专业上,现在是法治时代,妈妈的公司经常会陷入法律纠纷中,她当然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涉猎。

  无巧不成书,大三上学期的寒假她和妈妈难得回了趟颂城探亲,那是她6年多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心中感慨万千,要说这里什么让她记忆深刻,当然是尹硕。初中时尹硕是唯一让她上心的男孩子,可他总显得那么无动于衷,自己那时幼稚青涩,认为他就该喜欢她。她对自己有着强烈的自信,觉得没有人会拒绝她,因此她总是对他的被动很生气也很失望。直到毕业,父母离婚的事情又突然给了她很大的打击,毕业聚餐时她就看着尹硕就一直哭到失态也没能换来尹硕的肩膀和安慰,有的只是他茫然无措地劝着自己不要哭,骄傲绝强的她就带着失望悄然离开了颂城。

  这些事情现在当然已经云淡风轻,大学里谈过一段恋爱,比起这无始无终的情愫,轰轰烈烈许多。回去那段时间她约了初中时的同学出来聊天,自然就聊到了尹硕。当听说他在雅州政法大学读书时,她心里的感觉变得很微妙。

  没有明确结局的故事在某天又被翻开呈现时,似乎更容易勾起当事人探求的兴趣和欲望。雅政大作为一个联系的纽带,变成了特别意义的存在。

  那天之后远离她记忆很久的人好像又回来了,有这么多的机缘巧合让她有理由进一步打听起尹硕的动向,当得知他也将要保研雅政大时,虽然她不清楚现在的尹硕究竟是什么样,但总有种吸引她的力量让她决定要去雅政大读研深造。

  政法院校中最顶尖的非雅州政法大学莫属,当陶臻臻表明心意后,宋涵相当支持,正好有个要好的朋友认识雅州政法大学的副校长殷文恭,宋涵便通过朋友结识了他,希望殷文恭能为陶臻臻指点方向。殷文恭与宋涵熟识后,也把陶臻臻的事放在心上。他本身是学法理的,但无奈陶臻臻对纯理论性的学科并不感兴趣,殷文恭就让手下的博士生将每个学科大概给她介绍了一遍,陶臻臻最后选定了诉讼法,殷文恭便让自己门下的博士何远专门帮陶臻臻补习法律知识。

  大三下学期开始陶臻臻便呆在雅州备考,她本身底子就不错,加上这么有利的条件,顺利考取了诉讼法的研究生。她本想跟着刘玉鸣教授钻研民事诉讼,殷校长也帮忙打了招呼,可刘教授委婉地拒绝了,后来在分配学生名单时,陶臻臻便被随机分到了刑事诉讼方向的卫如菲教授手中。

  虽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但宋涵明白殷校长也已经尽了心,这其中必然也有不可言明的难处,陶臻臻已经考上了,况且导师也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女教授,亦十分不错。

  陶臻臻开学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导师。听何远博士说,卫教授是做学问的学者里难得一见的漂亮,对学生要求也高,陶臻臻搜了搜导师的资料,果然让她心生敬畏,她不敢怠慢。一直以来,她虽然拥有美貌,智慧,才艺、学业、家世等一系列发光因素,但老天的厚待没有让她自以为是的骄傲自满,反而促使她对自己的要求高到近乎苛刻,她就是这样诚挚地希望自己完美的独一无二,何况还和尹硕在同一个校园里。

  这次导师见面会上,陶臻臻却意外发现齐振麟和她考进同一个专业,她打听尹硕时对齐振麟也有所耳闻,想不到他们竟然又成了研究生的同班同学。遇到曾经的老同学,陶臻臻很高兴,何况齐振麟一向人缘不错,一众女生包括她在内都对他印象很好。

  陶臻臻更意外的是,同门许穆驰也是颂城一中毕业的,还和齐振麟相识,这个扎着丸子头,青春气息浓重,长相清秀伶俐的女生,一番自我介绍大气洒脱,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但也仅仅是注意而已。

  她是骄傲的,也是孤独的。她考来时并不认识多少人,尤其是在这所政法背景的院校,有种还没被周围人所熟知的孤独。然而现在自己在班上一下子多了两个老乡校友,那种孤独感消失的很快,她很高兴能和齐振麟同班。当然还有一层原因,这也意味着她的辉煌历史可以通过这些知道底细的同学不知不觉地传播出去,即使这没什么必要。

  可是再次出现在那个人面前时,她想要众星拱月般耀眼。

  陶臻臻本想和齐振麟、许穆驰一起吃饭,被齐振麟和许穆驰默契地找借口集体推脱了。

  在陶臻臻和齐振麟“相认”的那一刻,许穆驰终于悲切地知道了眼前这个陶臻臻正是尹硕初中唯一的绯闻对象陶臻臻。

  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校花级美女都叫陶臻臻,有的话也只是过去的陶臻臻和现在的陶臻臻之分。过去的陶臻臻活在她的探究里,现在的陶臻臻出现在她眼前。

  明艳美丽,活泼大方,文艺骨干,高中辗转去了北方读书,“下落不明”的陶臻臻,她眼前的这位新同门,就是那个传说中那个令颂城一中诸多男生神魂颠倒钦慕不已的女神。

  或许也包括尹硕。

  她记得以前就曾万幸地表示过“如果陶臻臻也直升了颂城一中的高中部,那她真的可以去死了”。

  那么现在,她是不是真的可以去死了呢?

  陶臻臻也来了!居然和自己殊途同归。没想到她竟然也考进了雅政大的研究生学院。

  才入学第二天,许穆驰就遭遇了史上最大的危机。

  难怪第一次近距离见陶臻臻时,就被她那种扑面而来的气势搞的心里莫名不舒服,原来有时生理对于潜在“情敌”反应报警程度是那么灵敏而迅速地早于事实。

  许穆驰慌乱起来,纵然费尽千辛万苦走近了尹硕,但却并非真正走进了他,未来如何她也不知道,连面还没见上却先见上了她的“情敌”,而这个“情敌”以后还会时时刻刻晃在她面前,她是那么漂亮,优秀,耀眼夺目的人,还和尹硕同学了三年。这三年让她横在自己前面,仿佛把所有阴影和黯淡都留给了自己,原以为终于可以和尹硕站在同一起点上,才发现这个起点站着的原来不止他和她两个人。

  许穆驰和齐振麟走在小道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齐振麟不时看看她,若说谁能理解她的心情,恐怕除了她自己,就是齐振麟和林依了。

  齐振麟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戏剧性的事情,他自己一时都还蒙着,况且尹硕对她来了这事还是不置可否的态度,真是要命。

  齐振麟终于还是忍不住挠挠头问她:“要不咱们现在约尹硕出来?”

  许穆驰苦笑了下:“他想不想见我还是个问题呢。”

  “不是昨天给你他的号码吗?先发个消息试试?要不我现在带你去见他。”

  许穆驰停了下来。自从踏进校门开始,她心中无时无刻就泛起去找他去见他的冲动。她那么期盼见他,那么强烈地想把当年曾今过去的一切去和他说清楚,哪怕他苛责痛骂,哪怕他冷面相对,这一切都比四年前幸福太多,因为他们站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地方,那个让她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人,就离他近在咫尺。

  可她知道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她需要一点缓冲的时间。越是临近开学,她越紧张。这两天她游走在校园里,心里总是想着会不会遇到他?这样自然而然,也不需要她太过纠结了。可惜没有,他们的缘分似乎在高中时就已经到了一个顶峰。

  亲手种下的结还需要亲手去解。

  许穆驰轻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样急急忙忙冲到他面前,自己只会什么都说不出口。

  许穆驰又疑惑地问“你说陶臻臻该不会是因为尹硕才考到雅政大的吧?要不她为什么好好的学跳舞,又跑来学法律?”

  齐振麟不免宽慰她:“她是她,你是你,关键还是看尹硕怎么想。”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许穆驰更郁闷:“如果你是尹硕你怎么想?那些绯闻也不一定是假的。”

  “有点自信好不好嘛。至于绯闻嘛,那你们曾经不也有绯闻嘛,而且你们都不能算是绯闻,是真的好嘛!”

  齐振麟这话说的也有一番道理。

  “那她会来找你打听尹硕吗?”

  齐振麟摇摇头,他不知道。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他将一脸心事的许穆驰送回宿舍。许穆驰既然来了,他不能不管,这一年他知道她的波澜起伏,如今站在这里有多不容易。若是由着她又顺其自然,还不知道又会出现什么幺蛾子。林依又不在,一切只能靠他这半个军师来解决问题。

  于是他决定先去尹硕那里打个头阵,问问清楚。

继续阅读:第12章:半路女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