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初来乍到与好久不见
梵笔生花2018-08-01 12:314,784

  九月,学校最热闹的事就是迎接新生报到,天气依旧炎热,只是经过盛夏的炙烤,这样的炎热柔和清淡许多。

  许穆驰履行完报到手续就来到宿舍整理东西。她的宿舍号是110,在一楼最东边,她进宿舍时,另外三个女生都已经到了,大家客气地招呼问好,等整理完宿舍送走父母,决定去校外一起吃个饭,好好认识一下。

  吃饭的时候许穆驰才渐渐熟悉起她的新室友们。和她床靠床的女生叫杨婉兮,原本就是雅政大经济法学院的,因为喜欢刑事司法考了诉讼法的研究生,她个头比许穆驰还矮些,圆圆的脸很有亲和力,一双眼睛明亮有神,她是宿舍中唯一名花有主的,男朋友叫高克,是本科同时从经济法学院考进来的同班同学,研究生考入经济法学。

  住许穆驰对床的叫江子仲,也是外校考进来的。与杨婉兮的娇小不同,她身材高挑偏瘦,长长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头,眉眼细长,鼻子高挺,脸色稍显苍白,高高冷冷,但一笑立刻就打破了那种孤傲的感觉,柔和很多。

  和江子仲床靠床的叫吴言傲,她是本校直接保研的,原来是国际法学院的,听名字就有种傲视群雄的感觉。长马尾,黑框树脂板材眼镜,衬的精明干练。

  室友室友,一室之友,室友的缘分要比一般友情更加神奇,原本陌生的人在某天报道后就会在事前没有任何感情积累的基础上直接睡在一起,这是多么赤裸又速度的感情融合。今后的日子里,你的脾气性格,一言一行,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为人如何,室友们都会比除了好友闺蜜兄弟哥们儿之外的普通同学看的清楚。正因如此,室友更容易走向两个方向,要么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喜闻乐见人生诸事;要么貌合神离,每天同室异梦,还得负责尴尬同睡,当然最极端的就是撕破脸皮,闹得鸡飞狗跳,剧情狗血。

  新组建的110宿舍在闲聊中探寻着彼此更多信息,这是晚上直接同房之前了解彼此最好的途径。聊天自然免不了聊到学校,吴言傲似乎很关注这方面,问江子仲和许穆驰:“你们本科都是哪里的?婉兮我知道,以前在学校我们就见过。”

  江子仲淡笑应承:“桐州大学。”

  “桐州大学呀,听说那里风景很漂亮,桐山不就在那边吗,有机会好想去爬。”杨婉兮赞叹道。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也是桐州大学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叫林依。”许穆驰一听桐州大学,自然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林依。

  “好像是新闻系的是吗?她是我们学校广播台的主播,我见过她,因为很漂亮,但不认识。”

  “是呢!她现在考进桐州电视台了。”

  “恩,她很有气质了,很适合当主持人。”

  江子仲依旧只是唇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穆驰,你呢?”

  吴言傲转头看向坐在她旁边的许穆驰,面对她征询的目光,许穆驰突然间就有种落差,她们的本科学校都很好,雅政大里果然高手如云,而她这个被保送的室友看上去总有那么一种锐利感。

  “我是风城学院毕业的。”

  吴言傲皱了皱眉,即使转瞬即逝,却依然并不隐藏:“风城学院?在哪里呢?好像没听说过。”

  吴言傲倒也回答的坦白。

  许穆驰有点尴尬,这时杨婉兮笑起来:“中国那么多学校,你哪能都听说过。你们都有小名吗?以后怎么叫啊,吴言傲你是叫‘傲傲’还是‘嗷嗷’啊?”

  这话把大家都逗笑了,随即也解了许穆驰的尴尬,杨婉兮还调皮地朝许穆驰眨眨眼睛。有时也许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就注定了你会对一个人心存好感。

  “你才嗷嗷叫呢。我小名叫言言,家里都这么叫的。”

  吴言傲大概也意识刚刚一闪而过的尴尬气氛,嗔怪杨婉兮的同时笑着看了看许穆驰。

  江子仲微微低头,像是在想什么,随即抬头:“我没有小名。”

  其他微愣了一下,杨婉兮大大的眼睛一转,笑道:“总不能喊子仲吧,感觉像是老夫子的名字。你爸妈帮你取的这名字还真有意思,要不我们都叫你小江吧,怎么样?”

  许穆驰和吴言傲点头附和,江子仲也笑了,不像先前那样淡,表示赞同。

  “我叫兮兮,你们不要叫我婉兮啊,太柔了,根本会起疙瘩的。”

  “我一直小名就叫穆驰。”

  于是四个人就这么神经质地叫了一会儿,觉得顺口了许多。

  第二天,是各个专业安排的导师见面会。

  诉讼法学导师组一共7人,导师组的组长也是校党委书记刘玉鸣,国字脸高个子,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很威严。刘书记在民事诉讼领域内颇有建树,同时也是台湾东吴大学的客座教授。

  他现场公布了导师和学生的名单,平均每个导师带3-4个学生,吴言傲的导师就是刘玉鸣教授,她听到名单的时候微微一笑,脸上骄傲之色尽显。她在保研面试中也发挥出色,诉讼法总成绩位列第一,在众多实力竞争者中被刘书记看中,也是自然的。

  江子仲和杨婉兮都在主攻刑事诉讼的王毅凡教授门下,她俩听到名字时相视一笑,既是同门又是室友,缘分匪浅。

  许穆驰终于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的导师是导师组唯一一位女导师——卫如菲。卫如菲是刑事诉讼专业的副教授,许穆驰早就听说过,卫教授今年不过才40出头的年纪,却在顶级核心期刊上发表数篇论文,著书多本,还是雅州市青州区人民检察院的挂职副检察院长。

  许穆驰在台下细细端详自己这位导师,卫教授完全看不出四十出头的感觉,明媚文气,身穿一件象牙白丝质修身连衣裙,领边镶着青花瓷色的卷边和珍珠装饰,素雅高贵,加上妆容精致,从里到外都散发出书香隽雅之气。

  许穆驰满脸崇拜,那是她梦想的样子,美和气质是那么与众不同,如此完美的人以后还要引领她的学术之路,真是一种幸运。

  齐振麟的导师是刑事诉讼专业的钱厚教授。听说钱教授的课是出了名的风趣幽默,他白白净净,个子不高,身材和脸蛋一样圆,还穿着老式的衬衫,戴着方方的眼睛,一双眼睛笑着眯起来都看不见,特别像灌篮高手里的安西教练。

  许穆驰心中暗暗发笑,齐振麟跟着安西教练此刻应该很激动吧。她顺势望了望离他有点距离的齐振麟,可他却完全没有嘚瑟的笑容,好像完全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这于常理不合呀!

  介绍完导师后,刘书记让每个人挨个按着学号做自我介绍,说说自己的家乡,毕业院校,特长爱好或者其他什么都可以。许穆驰静静地听着同班同学们的介绍,暗暗感叹雅政大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

  初来乍到,她不免有些落差,同时还无可避免地想到了尹硕。自从来到雅政大,她的联想能力就变得很奇怪,总是什么事拐个弯也能联系到尹硕身上。优秀的女孩那么多,围在尹硕周围,自己千辛万苦走到这一步,虽然已经和她们站在同样的起点上,可周遭的光芒也太过亮眼。

  当然,许穆驰不是那种自怨自艾的姑娘,正当她不断给自己加油鼓劲时,离她不远处一个高挑偏瘦的女孩子缓缓站了起来,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她的方向。许穆驰一看立即就在心里暗暗感叹又是一个老天的绩优制造,因为这个女孩子实在太漂亮了,绝对不输给林依,可能算得上是雅政大校花级的人物了。

  她穿着一袭红色连衣裙,长发微卷,柔顺地贴合着纤细的上身,白如凝脂般的肌肤在灯下亮的发光,脸上散透着红润健康,轮廓柔美,漂亮绝美的双眼皮搭着一双大大的卧蚕眼,五官和谐地匹配,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搭在一起却刚好惊艳众人。

  她还未开口,男生里已经有人忍不住叫出来,充分曝露了“伪装”完好的屌丝气质,台上的导师们也都忍不住笑了。女孩也微微一笑,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羞涩,大概是习惯了。

  她缓缓开口:“大家好,我叫陶臻臻。来自北京,毕业于北方戏剧舞蹈学院。不过现在也成为新雅州人了。因为家里很多人都是学法律的,他们给了我有关法律的启蒙教育,也多次向我提起雅州政法大学。我很感兴趣也很向往,于是大四的时候决定报考法律专业,经过努力终于能和大家做同学了。虽然我侥幸考取了,但是基础肯定没有大家好,也希望大家多多帮助我,让我成为学舞蹈里面法律最好的!”

  她说完轻盈地坐下,人群边鼓掌边参杂着窃窃私语,跨界考到雅政大,本就不多,难得的是还是学舞蹈艺术的美女。

  许穆驰心里连打了几个惊叹号,北方戏剧舞蹈学院也是专业性大学里最顶尖的,她的舞蹈功底一定很好,非科班出生却那么轻而易举考取雅政大,智慧可见出众。而她的艺术背景,也给她带来了天生与众不同的新鲜感。

  这个名叫陶臻臻的女孩儿,是卫教授今年带的另一个学生,卫教授今年只带了两名学生,所以许穆驰对她唯一的同门的名字记得很清楚,这样一位美貌与实力并存着的女神居然和她是同门,这样的缘分让她突然有种三生有幸却又三生不幸的复杂心态。

  只是除此以外,陶臻臻这个名字难道是校花级美女的专用名词吗?如果她没记错,齐振麟之前和她讲过尹硕初中时唯一一个绯闻对象,那个让她根本没见过面,也在心中探究想象过无数回的女孩,也叫陶臻臻啊。

  但是这个陶臻臻一口京腔,来自北京,不是颂城人,应该不会是那个陶臻臻。她也没有时间深想,还没做自我介绍,正在心中不停酝酿她的台词。

  坐在这样的教室里,许穆驰默默祈祷,她想到了爷爷,想到爷爷对她讲的那些故事,想到爷爷慈祥的笑容,心里终于有了点底气。

  轮到许穆驰时,她大方起身,微笑着看向众人,朗朗做起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许穆驰,来自南方颂城。我的名字是我爷爷取的,借鉴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许穆夫人的典故,爷爷希望我能够像许穆夫人那样成为洒脱飘逸拥有博大胸襟和爱国情怀的女生,驰字的意思是希望我像奔逸绝尘的骏马那样飞驰奔跑。我爷爷也毕业于雅州政法大学,从小他就和我讲过许多在雅政大的有趣的故事,所以我很期待能去找寻当年他讲过的那些地方的痕迹。比如古老的雅楼,大草坪,各种百年的银杏树、梧桐树,还有他在图书馆的书上做的标记等等。他很希望我能来这里读书,今天终于如愿了!我本科毕业于风城学院,可能许多人没听说过,但学校也给了我坚实的法律基础和很多锻炼的机会,否则我也不能顺利来到这里,希望以后大家多多指教!”

  一席话说的落落大方,不卑不亢。人的心态能决定事情的走向,同样一件事情,当你用强大的气场横扫而过时,往往都是潇洒的“胜利者”。

  许穆驰说完,台上的刘书记笑的很和蔼,他似乎在对旁边的王教授说了点什么,然后对许穆驰赞许地点点头:“许穆驰,好名字啊。你爷爷应该是我们的师辈了,你的介绍很有浪漫主义色彩,希望你接下来的三年好好感受。”

  许穆驰笑着点头坐下,就听见坐在一旁的杨婉兮小声说:“喂,不远处那几个男生可一直都盯着你看呢。你还有那个陶臻臻,她如果没有男朋友的话,肯定会成为香馍馍的,偏那么巧你们还是同一个导师!”

  “哪有啊。”

  许穆驰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因为这句话而乐开了花。

  她满心雀跃的重点是,杨婉兮居然把她和陶臻臻放在一起夸奖,虽然有打趣的成分,但这趣打的真好。仿佛杨婉兮就代表着诉讼法班的大众,原来她和陶臻臻也算的上是一个等级的?女神级的?虚荣心和自信心瞬间爆棚。

  自我介绍结束后是学生和导师接触时间。陶臻臻和许穆驰一前一后来到卫教授身边,陶臻臻友好地和许穆驰打招呼。

  这是许穆驰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陶臻臻,她热情和明艳动人的美丽以高出许穆驰小半头的姿势由上而下扑面迎来,略过一层压力感,个高的女生总在面对面时占些优势。

  卫教授比想象中更加随和,亲切的和她们聊了一会儿,完全看不出传说中严厉的样子。

  之后因为导师们还要开教研组会议,都先离开了,只剩下这届诉讼法的同班同学们。经过刚刚的介绍,大家也算都相互认识,开始在教室里走动起来。有胆子大的男生已经迅速行动和刚刚注意上的女生搭讪。这会儿大家都相互要着号码,陶臻臻和许穆驰身边也围着很多人相互交流着,刚刚成为同门的她们俩都没机会好好说话。

  齐振麟现在也进入状态,愉快地融入到这个新集体中,他发挥一贯健谈幽默的特质在不远处已和一些同学打成一片。差不多忙完时,他朝许穆驰这边走来,许穆驰也正好看到了他,正要开口,却听见边上的陶臻臻已经兴奋地喊起来:“齐振麟,这边这边,好久不见!”

  许穆驰一阵愕然,看来,有时在初来乍到的陌生中还包含着一些人好久不见的惊喜。

继续阅读:第11章:陶之夭夭 其叶臻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