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相亲公共课
梵笔生花2018-08-07 22:054,794

  周五宿舍四人早早起床,杨婉兮极力怂恿大家都打扮漂亮点,努力成为她所标榜的“风情万种”的小妖精。四人打扮美美的出门,吃完早饭来到阶梯教室,教室里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聊天,当然整个教室里满天飞着的都是好奇躁动的荷尔蒙。

  放眼望去,齐振麟正在中部的位置朝他们挥手,他们宿舍来的早,已经顺便帮她们也占了位置。许穆驰几人来到座位,靠着齐振麟并排坐下。杨婉兮放下课本就跑出去等高克了。

  齐振麟今天似乎对许穆驰很殷勤,还用她的餐巾纸帮她把桌子擦了擦,许穆驰有点疑惑地看着他问:“你今天怎么了?平时我擦桌子你都很嫌弃的?”

  齐振麟笑嘻嘻地看着她,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穆驰,我觉得你今天像极了一个人。”

  “像谁啊?”

  “像女神!”

  “……”

  “实话实说嘛!你没发现你一进来,很多眼睛都盯着看吗?”

  齐振麟使劲撮合着脸上的肌肉朝她迸发出友好的微笑,只是以她对他的了解,这费力讨好的笑容看得她心里觉得哪里不对。

  “齐振麟,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或者对不起林依的事?”

  “没没没,我哪敢做对不起林依的事,我不正努力重新追求嘛。”

  “啊!那你就是敢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了!我就知道,如此殷勤,非奸即诈。”

  齐振麟本就诚惶诚恐,现在一听感觉要炸毛。

  “你怎么可以用这样苟且的词形容我。什么非奸即诈?男子汉大丈夫,告诉你就告诉你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天遇到他,不小心把你的消息给功放了。”

  “什么?你?”许穆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急的大叫了一声,惊的周围一圈都定定看向她。

  齐振麟已经没有了刚才大丈夫的气势,假装低头不去看她。他不敢看她,感觉刚刚她的神情像是要一巴掌拍死自己。

  靠她而坐的江子仲问:“怎么了?”

  “没,没事。”许穆驰又羞又恼,又不便发作。她对齐振麟、林依有时开玩笑都会把尹硕叫成自己男人。时隔四年,昨天实在是因为太开心了,一时嘴上没把门就随口发给齐振麟,也没多想,可没想到这个尹硕一直不知道的秘密,居然被猪一样的队友就这么给出卖了。

  但反过来想想,昨天刚见面尹硕就知道她这么喊他?他会什么反应呢?没感觉,好笑,还是觉得她自作多情?许穆驰脑补了多种可能,可又不便在阶梯教室这样座位紧密相连的地方向齐振麟问个清楚。等等见了他,自己估计连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正在这时教室里的骚动声明显大了起来,只听吴言傲说:“尹硕来了,咦,他后面跟着的不是陶臻臻吗?”

  抬头望去,尹硕穿着件白色短T恤,背着黑色的背包,伴着阳光的弧度缓步走在前面,陶臻臻则穿着一件酒红色的短袖针织衫外搭复古编织腰带的麂皮绒单排扣A字裙,微笑着紧跟其后,她将头发扎成马尾,成熟中有带着点俏皮,那种漂亮只看一眼就让人难忘,反正她穿什么都好看。

  一起进教室?这么高调?

  许穆驰只感到脑袋嗡嗡作响,他们看样子早就有联系。尹硕似乎是在找座位,陶臻臻正在和他说着什么,靠的很近。

  这是来上课的吗?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高贵的王子带着他美丽的王妃来民间微服出巡。

  两人眼看往教室里走,她的心也越来越沉,昨天还被抛在脑后的陶臻臻今天就如醒目的炸弹般空降,把她脑袋炸开了花。

  快走到他们座位时,陶臻臻先看到了许穆驰等一众人,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尹硕似乎看了她一眼,淡笑了下,没有任何不自然。

  像她这样普通平民的心情根本不值得顾及。陶臻臻和尹硕的一起出现把她刚刚一人害羞脑补的各种情绪扑灭的一干二净。

  许穆驰来不及反应自己的笑是怎样挤出来的,就听到后面有人说:“尹硕,这里给你留了位置。”

  循声转头,后面的男生站了起来指了指许穆驰背后的空座位,并示意旁边的人往外挪出了一个位置给陶臻臻。

  于是尹硕坐在了齐振麟后面,陶臻臻坐在了许穆驰后面。

  这下好了,不仅不顾及,还硬要贴的那么近地展示给她看。

  许穆驰感觉背后哪里都变扭。周围女生有诉讼法班的,也有经济法班的,似乎都联想着到两人一起进教室,一起落座的原因,挤眉弄眼地发出无声的怪表情,好像尹硕和陶臻臻真的已经是她们想象的那种关系一样。

  真讨厌!

  许穆驰边看手机边游离地想象着后面两人坐在一起的亲密。他们说的话全都因为离得太近悉数飘进她耳朵里。她本可以选择不听的,可是她没有,真是没有骨气地犯贱。

  后面很快就没动静了。不一会儿陶臻臻敲了敲她和齐振麟:“嗨,上次还说要组织颂城老乡一起聚一聚的呢。这不这么巧我们四个就坐一起了!穆驰,这是尹硕,以前也是颂城一中的。尹硕,这是许穆驰,我同门,以前和你是校友哦,眼熟吗?”

  四目相遇,尹硕立刻了解那眼神分明就写着三个字,不开心。她不开心时总喜欢微微挑下眉,即使是一闪而过,他也总能察觉到。所以高中时,每次他说许穆驰你心情不好吗?她总会惊奇地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

  昨晚上,他因为她那句大言不惭的“我男人”,心里着实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一样,热辣辣的,今天又是这副表情,怕是误会自己和陶臻臻了。

  可是越是这样,心情就越是畅快。就当是抵四年前落荒而逃的惩罚吧。

  在陶臻臻询问的目光下,尹硕淡淡一笑说:“认识啊,已经见过了!”

  “啊?什么时候啊?”陶臻臻一脸诧异,前两天还说应该认识,今天都已经见过了。

  “昨天。”

  就在昨天,他和她之间如此不可预见的重逢后,一切就好像解冻般可以不再那么小心翼翼。

  “这样啊!你都不告诉我。”陶臻臻了然之后又娇嗔地责怪尹硕。

  许穆驰听着最后那句带着矫情地责怪,感觉肠子一阵拧巴。实在感觉看不下去,礼貌地晃了晃手机表示有事就转过身去。齐振麟也不便多说什么,跟着转过身去。

  还是原来那脾气。尹硕望着她的背影嘴角不易察觉微微上扬起来。

  当然尹硕的那句“昨天”,也惹得110宿舍的其他两人齐刷刷地看向许穆驰,满脸疑惑。如果昨天他们就见过面了,那么卧谈会的时候怎么没听许穆驰提起过呢?

  许穆驰微微脸红,也没出声,只对她们点点头,想着等回去再解释吧。吴言傲正欲开口询问,眼光略过前方一定,转而小声对江子仲和许穆驰说:“看,殷其雷来了。”

  江子仲和许穆驰同时抬起头,只见一个高大的男孩意气风发地踏进教室,黑框眼镜,黑T,黑斜挎包,带着魔声耳机,旁若无人地寻找座位,比传说中更显高冷。

  江子仲从他一开始进门起就一直盯着他看,心里已然确定眼前的这位殷其雷,就是上周还未开学时在学校附近大公园里认识的那个人,只是关于他更多事还是昨晚宿舍卧谈会时听到的,当时就猜应该就是他了吧,那个即使被人推搡也在阳光下直直站立的男孩,有种骄傲的倔强,遗世而独立站在一群人中间。

  上周开学,江子仲独自来雅州报道,特地早来了一天。夏末秋初空气清新,她收拾妥当便去学校前面的大公园玩。恰逢周六,公园里人很多,江子仲随便找了块地方坐下,随手拿起手机拍起照片来。没过一会儿,就听见前方不远处一阵吵闹声,她好奇地随着人群上前,只见一位带孩子的妈妈揪着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说自己去草坪边给孩子买了个吹泡泡的玩具,回来就看见孩子跌倒在他边上,孩子说是他撞的,可他撞伤了孩子,还冷漠地戴着耳机在旁听音乐,丝毫不理会孩子。

  男孩极力解释孩子不是自己撞的,并责怪家长把那么小的孩子单独留在草地上,没有履行监护职责。那位妈妈听到他数落自己的不是,情绪失控,死抓着他的衣服说孩子不会撒谎,要他给孩子赔礼道歉,带孩子上医院。周围一些人听了女人的话也纷纷指责男孩没有公德心。男孩原来还很淡定,一直强调要找监控,可公园的管理人员说这一带监控坏了,随着围观人群越来越多,有好事者起哄甚至推搡起男孩,但男孩只是倔强着保持不动,并询问旁边是否有人看到事发经过。

  江子仲刚刚一直冷眼旁观着,听到男孩的措辞,猜测他可能是雅政大的学生。听着他们的对话,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果然,真相在她手机里。

  远处的身影傲然站立,没有因为一点向周围人低头的意思。很微妙的感觉,她生性疏离,不爱多管闲事,但没有一秒钟犹豫,就赶忙拨开层层人群,走了进去。

  她知道那并非仅仅出于道义。

  成功结尾,男孩说:“刚才谢谢你站出来说话,你也是雅政大的学生吗?”

  江子仲点点头:“是的。”

  “噢,你也是这一届研一的新生吗?你是哪个专业的?叫什么名字?”

  江子仲又点点头:“诉讼法学,江子仲。”

  “江子仲,这名字挺特别。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不是雅政大的啊?你不好奇?”

  “你的问题不都用了一个‘也’字,不言自明。”

  男孩柔和地笑了:“是我疏忽了,你不愧是要学诉讼的,很在意细节。你好,我是经济法殷其雷。”

  江子仲也笑了笑:“殷其雷,嗯,特别如雷贯耳。”

  两人互留了电话,殷其雷本想邀请她一起吃饭以表感谢,但她恢复到正常的平静,对还算是陌生人的他也恢复了几分疏离,便委婉地拒绝了。

  殷其雷也没有再勉强,只是笑了笑说:“研究生院很小,不久就会再见面的。”

  周五的公共课果然很快就又见面了。江子仲从自己的思绪中刚刚回过神,就看见杨婉兮和高克走了进来。高克大步走在前面,走到她们这时也没有打招呼径直就到后面去了,杨婉兮没有跟着去后面,而是一屁股坐在吴言傲边上,不再说话。

  课间休息,大家又都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杨婉兮一下课就又和高克出去了。齐振麟和尹硕聊起篮球赛事,陶臻臻便只得在旁边玩起手机。

  许穆驰宿舍三人来到水房打水,边走就边听吴言傲说:“许穆驰,老实交代,昨天就见过我们尹大帅哥是怎么回事?怎么没听你提你认识?”

  “恩,是一个高中的,昨天你们讨论他的时候我正在发消息,没注意听。”

  那个他字说的略微心虚。许穆驰突然害怕吴言傲再问下去,自己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说清楚她和尹硕的关系,这需要点时间。

  手心不觉微微有些出汗,可是她多虑了,吴言傲的兴趣点显然不在她这里。“尹硕和陶臻臻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啊?不过两人也挺配的。听说陶臻臻家特别有钱,她今天这一身可是GUCCI的。”

  许穆驰受到打击没接话,江子仲心不在焉也没往下接,少了杨婉兮,吴言傲大概觉得没意思,便没再说。

  三人正打着水,只听背后传来沉稳平和的男音:“江子仲,很快又见面了!”

  江子仲粲然一笑,还是和那天一样的声音,只是听起来多了一丝意料之中的愉悦。

  她转身遇上殷其雷眸带笑意,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明悦的表情在两人脸上蔓延相连。

  “很快又见面了,你说的没错。”

  “那么,这次可否一起吃午饭?”

  殷其雷很久没有这样主动邀请一个女孩子了,那天这个瘦弱高挑的女孩冷静地站在人群中为他申辩,微风吹起飘逸的长发和她胸前飞扬的嫩绿色围巾时,就像一抹鲜绿的活力注入到他心中。

  “好啊。”这次,江子仲点了点头。

  再次走进教室,许穆驰的心情因着江子仲这突如其来的八卦新闻而好了起来,沉浸在别人的猛料中,似乎能暂时忘记自己的处境和不快。

  杨婉兮已经坐在教室里,正和齐振麟、尹硕、陶臻臻三人聊天。

  许穆驰进来还是第一眼就对上那个人灼灼的目光,只是似乎还带着笑意。

  怎么还笑的出来?噢,佳人相伴,难怪春光满面。只是你对我笑个屁啊。

  许穆驰在心里轻叹一声,飞快地撇过让她心神不宁的目光,转移到杨婉兮身上,用一种有事要说的目光暗示杨婉兮过来。

  杨婉兮惊人的八卦天赋当然发觉了眼前的诡异,立即挤到她们中间,几人头和头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低声说着什么,还不时爆出兴奋的笑声。

  尹硕抬头看向许穆驰的背影,她今天穿了件清爽的白裙子,头发也梳成了丸子头,刚好今天他也穿着白色的T恤,突然觉得很配。

  许穆驰刚刚那飞快略过的眼神,完全无视自己的笑意。装的很好,明明昨天还说……

  于是从来不屑解释的尹硕得出一个结论,看来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继续阅读:第17章:猎人和野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栩幕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