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回 除恶(六)
王昭之2019-06-20 10:122,579

  “因为她是我女儿。”邪道人望着那小女孩,眼中满是慈爱。

  “因为我说过,要保护她一世周全,因为我说过,绝不会让她死。”

  道人坐在床边,轻抚着那小女孩的额头,自顾自的说着,好似在呓语一般,“初次见她时,她尚不足两岁,时逢乱世,又遇天灾,百姓流离失所,自顾不暇,她被人弃于树下,我见她可怜,便将之收留。”

  “初时以师徒相称,然她每逢见其他孩童有父母疼爱,便黯然神伤,小小的年纪,独自坐在石头上不言不语,我哄她,哄着哄着她却哭了,越发的伤心,我心中怜悯,便诓骗她是她父亲,她这才破涕为笑,唤我父亲,第一次听到她用稚嫩的声音如此喊我,我才知道,这两个字是这般动听,竟让我修行多年,波澜不惊的心中漾起涟漪,那时我便发誓,定要好好待她,护她周全,那一年,她三岁。”道人说着说着,脸上漾起了笑意。

  “我带着她云游四海,降妖伏魔,救济世人,她很是乖巧,无论走多远的路,哪怕脚上磨出了泡,也不哭不闹,还要帮我拿酒葫芦哩!”

  “在她五岁那年,我与妖魔打斗,受了伤,血流不止,她以为我要死了,哭的稀里哗啦,然后将兜中所有糖果拿了出来,说要给我吃,还许愿说只要我不死,让她以后再也不吃糖果也可以,此后她果然再没吃过,她说只要再吃糖果的话,我就会死。”

  “待我伤好后,她说什么也不随我云游去了,她说路上全是妖怪,我要是被妖怪吃了,她就没有亲人了,她会难过的。”

  “我说不走了,我们不走了,什么降妖除魔,什么救济世人,都比不上你。”

  “我们在山上建了道观,安定下来,闲暇时便到山下替人消灾解难,祛病救人。我以为会一直就这么安宁的过下去,就这么慢慢看着她长大。如果这样,那该多好啊!”

  “但就在一年后,她患了病,久治不愈,我为她卜了一卦,造化弄人,卦象显示她无根无源,为天地间一丝灵蕴所化魂魄转世,然大道之外,是为孽魂,注定早死,且世世凄苦无依。”

  道人说到这里,眼中满是悲哀,“我又怎能放手,任凭她魂魄流离。”

  “爹爹,我要死了吗?爹爹,我死后就见不到你了吗?爹爹,不要把我埋到地下好不好,我怕黑。”

  “爹爹不会让你死的,我如此对她说道。”

  “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不会让你死的,哪怕变成邪魔,哪怕遭人唾弃,哪怕堕入地狱。因为我是你的父亲,我要护你周全,让你一世无忧。”

  道人说着说着,不觉已是泪流满面,“是爹爹无能,无法救你。”

  祁道长听罢,顿觉得心中五味杂陈,他是一个所作所为皆为女儿的良善父亲,却也是一个害人孩童取人魂魄的歹毒道人,长叹一声,对其说道:“你一心只为复活自己女儿,却害了他人的孩子,他们心中的悲痛,岂不与你一样,你以一己之私,做下如此错事,便要承受其恶果。赎其罪孽。”

  祁道长手中拿剑,指向道人。

  “动手吧!”

  道人淡然说道:“我所犯之罪孽,自当偿还,但我并不后悔。”

  祁道长的剑,却始终没有落下,“此事若是换做自己,当该如何?”

  祁道长不敢细想,他将剑收回了鞘中,刚欲要离去,却见那道人将一块火符贴在了自己身上,道人身上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你既不得活,为父便去死,下一世,我再来护你,定不会让你孤苦无依。”

  火光中,他看到在崎岖的山路上,一个道人手中领着一个小女孩:“爹爹,我们要去哪儿啊!”

  “去降妖除魔,救济世人啊!”

  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那是道人眼中最后的画面。

  祁道长也眼睛湿润了,从此不再轻易出剑。

  武魁是阴间的一个鬼差,也就是把死人的鬼魂送到阴间,这算是一个美差,出入阴阳两界,既可以享受阳间的繁华热闹又可以拥有阴间不老不死的躯体。

  武魁兢兢业业,押送的鬼魂都没出过差错,可最近却遇到一件棘手的事,让他这名无所不能的鬼差都颇感头疼。

  在六天前,一位小女孩被摔倒去世了,本应该将她的鬼魂押送到阴间的,可这名小女孩却一直躲避抗拒武魁追捕,不惜魂飞魄散也要挣脱武魁的抓捕。

  武魁不忍对一个名小姑娘下重手,所以好几次都让这名小姑娘逃脱了。

  按照阴间的规定,在阳间死去的人,他的鬼魂必须要在七日内押送到阴间,并且鬼魂需要完整,不然鬼差要受到惩处。

  现在还剩最后一天了,小姑娘还没抓到,这让敬业的武魁感到羞耻,可他却很是无奈,他虽是鬼差,却不忍对一名小姑娘下狠手。

  武魁再一次追踪到了那位小姑娘的鬼魂,她在一个城郊的小瓦房里,躲在角落。

  武魁悄悄的靠上去,想着突袭把小姑娘抓住,完成阴差的使命,在今晚凌晨之前他必须要把小姑娘的鬼魂押送到阴间,不然小姑娘就会变成孤魂野鬼,逗留人间不能投胎转世,而自己也将受到阴间的处罚。

  武魁突然出现,取出了困魂绳一把套住了小姑娘,可令他惊讶的是小姑娘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挣扎,只是平静垂着头,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武魁的出现,这倒是把他给搞糊涂了。

  “跟我走吧,今晚午夜前如果到不了阴间,你将变成阳间的孤魂野鬼,不能投胎转世。”武魁冷冷的说道。

  “哥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做完我就跟你去阴间。”小姑娘抬起头,眼睛通红,显然是刚哭过。

  “什么忙?”武魁动了恻隐之心,他知道这个女孩命不该此,却妄遭天祸丧了性命。

  “我想见见我爸爸,我不知道他去哪了,这么多天都没看到我,他肯定很着急。”小姑娘戚戚的说道。

  “这是你家吗?我看你来了很多次。”武魁问道。

  “对啊,可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一直没有回家。”小姑娘噙着泪水道。

  “好,我尽量,你在这等我。”武魁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按理不该管这些阳间的事,可他却被小女孩的眼泪感动了,他想起了自己还不是鬼差的时候,他也有一位爱他的父亲。

  武魁出了小楼,展现神通很快搜索到了小姑娘爸爸的位置。

  “奇怪,怎么是在医馆里?”武魁心里嘀咕着,快速的赶了过去。

  在一间病房里,一个中年男人安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有气无力。

  旁边坐着一个身着灰长袍的年轻人,他面露忧愁,嘴里小声的嘀咕:叔叔,你可要快点醒来啊!听说有人在街上看到安安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安安了。”

  武魁听了年轻人的话,心里很是沉重,安安应该是那个小姑娘的名字吧,原来他们还不知道小姑娘已经去世了,也难怪小姑娘的尸首被丢在了荒野里,要找到应该也要些时日。

  这对可怜的父女,女儿去世了,爸爸也昏迷不醒,自己说什么也应该帮帮他们,至少完成小女孩最后的愿望。

继续阅读:第四百六十回 行善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