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安易生2018-08-22 20:193,467

  有人欢喜就有人悲,陈耀东来南坝村小学已有些时日,街里乡亲处的挺好,和和睦睦,相互帮助,唯独学校主任华光和前些日子提到的孔先生,这二人自打陈耀东过来南坝村后就没给过好脸色,刚开始碰面时陈耀东主动打招呼问好,但二人眼神奇异并不友好,也有些疏远他的意思。又是一日晌午,日光温暖大地,照射这田里的庄稼,陈耀东跟潘永杰走在村道上。

  “你过来后孩子们下课老围着你,说说你是用了甚方法?”

  “我能干嘛?我就平时喜欢多接触小孩而已。”

  陈耀东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问住,确实孩子们爱粘着他,或许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喜欢听自己讲课或者喜欢听耀东讲大学生活吧。偶尔有空为鼓励孩子们上学有动力,耀东不时地会跟他们将一些大学生活等等。

  “再说,又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我讲故事!”陈耀东叹气道,其实自打过来后孔老师总给他脸色看使得他有些不舒坦。

  “孔老师或许年纪大的缘故吧?”

  潘永杰若有所思的回道,在他记忆中孔老师虽然有些迂腐但还没到不近人意的时候,怎么对陈耀东如此?见永杰跟耀东走得近顺带自己也不讨好,接着潘永杰突然想到什么事情,眼珠子一转。

  “不过,老头报应也来了。”

  “什么?”

  “你不知道吧?我问你这两天见没见孔老师?”永杰卖关子,向耀东问道。

  “嘿,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没见他有两日了。”

  陈耀东被潘永杰这么一问,方才意识到孔老师不来上班有些时日。眼神微咪似乎思考些什么,转身问道。

  “孔老师怎么回事?”

  “听说,孔老师这两天病了,不轻。”

  潘永杰贴近陈耀东耳边小声嘀咕,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一听这消息陈耀东躁动起来,永杰心想他不是看不惯你么?你这躁动个啥。

  “你激动个甚,这不他不来几天好让你舒坦点?!”

  “话不能这么说,毕竟他是长辈。”

  阳光倾斜,微风拂面,山间树木随微微秋风动荡这枝头,村西一座土窑上空卷起缕缕青烟,院落内摆着灰尘积堆的石磨,一旁的驴甩甩尾巴倔着头。土窑内一位身穿灰色衣着,一脸灰尘的老妇人拉着风箱,身旁的炕上盘坐着一位老者,支起烟杆,送到嘴边深深吸一口,他眼前是衣着整齐的中年男子。

  “孔老,您说这小子来这干甚?”

  中年男子嘴角一撇向眼前的老者问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生病在家的孔先生。后者皱皱眉毛,倒吸一口烟,品上两口,呼的吹出一口烟,半天憋出一句。

  “不清楚。”

  “你说他城里那么好的日子不过,来我们这凑个屁热闹?”

  “你们俩老爷们在这唠叨个甚,还不如当面说去,没听人说来当老师?!”

  拉风箱烧火的老妇人听对话实在受不住,开口破骂。孔先生一听,你这老婆儿站那儿边的?两眼瞪大,似乎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将嘴中烟杆抽出骂道:“妇女人家,管个爷们事干甚!!!”说话间最终一团烟雾蹭蹭冒出来!

  “行,你说你说!!”

  老婆儿强压火气,低下头拉着风箱烧开火不再作声。孔老先生这才坐好,又是将烟杆送至嘴边,这次没抽,缓缓放下似乎想到些什么。

  “华光啊,你说那小子该不会有甚别的目的吧?”

  “我看有可能。”

  “你说他能有啥目的呢?”

  “不清楚。”

  华光低声沉沉,皱着眉毛缓慢的吞吐道。嘴角一扬,小眼一撇,话锋一转,华光托起下巴摸摸它那两根不齐的胡子。

  “该不会他就是单纯过来体验我们这的生活吧?有可能过些时日受不了回去呢!”

  “也有可能……”

  孔先生透过窗户向外望去,突然间神经绷紧,眼睛一皱,仔细端详一般。似乎见了猫的老鼠一般瞬间跳起来,将烟杆扔在一边,从墙边被褥中抽过一床被子和枕头,躺在炕上。

  “看,谁来了?!”

  孔先生跟华光说道,烧火的老妇人也凑过热闹向外看去,只见那破旧的木门处一男一女两道人影走来,华光一瞅便认出陈耀东,他身旁的倩影也不是别人正是白欣兰。

  “赶紧躺好,别让他们给看出来。”

  华光接过孔先生的身上的被褥,又是给他盖得厚重些,自己起身整理好,衣服若无其事的坐在炕头。炕下拉风箱的老妇人见此景白了一眼二人,站起身来弹弹身上的灰尘向着门外走出去。

  “瞅你那鬼样!”走时不忘暗骂一句孔先生。

  陈耀东晌午听潘永杰说孔老师生病,便要过来探望一番,本是要拉上永杰可是又怕他不乐意。上学校问问孔老师家住址,恰巧遇上白欣兰便让她领过来这边。开始他想带些东西过来,关系虽然不好,但老人病了应当过来看看,也算是尊重不过村里实在太过偏远,小卖铺又在关门只能空手而来。

  “是欣兰吗?这大姑娘家长得都快认不出列。”

  陈耀东跟白欣兰走进院门,便遇到出来迎接的孔老师夫人。后者上来端详一下白欣兰后说这便绕过他打量一番陈耀东。

  “大娘,你还好吧。”

  “好咧,很好,这个小伙子是?”

  “新来的老师,姓陈。”

  白欣兰见老妇人过来边问好边向他介绍身旁的陈耀东,后者似乎应和着,眯着眼笑笑,再给他们引路示意里边请。

  “小后生,原来就是陈老师啊。”

  “大娘你好,我就是陈耀东,听说孔老师病了特意过来看看。”

  “快,快里边请。”

  陈耀东随老妇人走进窑洞内,陈旧的木门,墙壁有些凹凸,弧形的墙面贴着谢老年画,上头的灰尘看着有些年头。走进里屋孔老师躺在炕上,炕上华光主任盘腿而坐,应该过来有些时候。

  “孔老师,你好,耀东过来看你来了。”

  白欣兰进进屋后走到炕边朝孔老师说,后者默不作语,紧闭双目,脸无表情的躺在那,厚厚的被子盖在身上。

  “华主任,您也在。”耀东跟欣兰问好。

  “我也刚过来不久。”

  “孔老师,我来看看您。”后者还是默默不语,紧闭双目,好似罗汉一般。

  “老孔,赶紧起来,人耀东来看你了!!!”

  老妇人说这便伸手按在孔老师肩膀上,来回晃动,看似并无不妥实则老妇人正在掐他的肉来回使劲,当然这些外人没有看出来。

  “哦,那啥,耀东啊?!”

  孔老师实在受不住疼痛赶紧睁眼,抬起头瞥向陈耀东。一旁的华主任看的快笑出声来,只好低下头。陈耀东缓过神走到炕前,弯下腰。

  “孔老师,听说你病了,我过来看看。”

  “哦”

  “您那儿疼还是哪儿不舒服?”

  “没有”

  陈耀东这一问一答,孔老师缓缓摇头似乎精神恍惚一般。身旁的老妇人看不过去,但也没办法只好替他圆场。

  “老孔最近有点发烧,吐字不清楚别见怪啊。”

  “没事,大娘。孔老师这种上年纪的老人就应该好好爱护身体,受个病不好。”

  “是咧,我让他好好注意不听,这回倒好。”

  “大娘,您也别怪孔老师,您们二位最近应该都很累吧。”

  陈耀东走过一边拿过小木凳给孔老师爱人坐下,自己站在一旁跟他们叨唠几句,他说来的仓促没买啥礼品,空手而来有些唐突。孔老师爱人不像孔老师,从他们几人的对话中便能体现出对陈耀东的赞赏。

  “孔老师,您要早点好起来,我们一堆学生可想您咧。”

  白欣兰坐在炕边上,从旁边拿过杯子边给孔老师倒水边说。这句话孔先生特别爱听,他执教这么多年大半子过去最爱听的就是这句话。当年八十年代那会儿孔老师平反后开始继续任教,当时也给白欣兰带过课,所以欣兰比较熟悉他的品性。

  “耀东啊,孔老师年级有些大了。”

  大半时辰并未发言的华光突然在一旁说道,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从中听出来这是什么意思,说白明明就是逐客令!不过并不是从家主人那说出。陈耀东这么聪明人必然听得出,不过这话还是比较在理,老人生病也是不能多打扰。

  “那孔老师,我们就先回去了。改日再来拜访。”

  “哦”孔先生爱答不理,低声应和。

  他老伴起身张嘴:“要不吃个便饭再走吧?”颇有邀请他们二人吃饭的模样,不过陈耀东和白欣兰也不是那种没有眼见的人。

  “不打扰了,孔老师、华主任我们就先走了。”

  “诶!”

  老妇人也没强劝,从椅子上起来跟着陈耀东他们送到门口。走至院落那破旧木门旁时,扬起嘴,眯眼道。

  “常来。我们家老孔就这样别在意啊。”

  “没事,大娘,您进屋吧。”

  白欣兰也跟着道:“大娘,您进去吧,照顾好孔老师和自己。”

  老妇人托着步子回到屋内,孔先生早已将被子枕头的扔在一边,盘腿坐起来揉揉自己的肩,又捶捶大腿,叼起烟杆正和华光聊得火热。见爱人回来不声不吭低声道。

  “回去啦?”

  “你都这样能不回去?没见过你俩这样的!”老妇人好打不平。

  “去,做你饭去。”

  华光跟孔老师二人,坐在那炕头上继续叨唠这刚才的事情,他们觉得这次陈耀东过来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虚情假意而已。城里人放弃一切过来乡下教书,一定程度上给他们二人造成些麻烦,又则说有代沟在三人之间。

继续阅读:明天两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梦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