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安易生2018-08-21 17:373,126

  南天门是一座盘绕在内蒙古中部区域的山脉,有历史悠久的摩天岭,山路错综复杂的环绕于山腰间,有些路段如延绵江水上的波浪,下坡、上坡极为倾斜据目测有四十五度左右。大雨虽猛但是走在后半路段时,好在雨稍有停顿。一辆小卡车颠簸在山路间,车厢处盖着的塑料被拨开,一张俊俏的脸探出,望着眼前青一片的山脉深深地吸口气。

  “还有多久到啊。”

  陈耀东伸手哐!哐!敲在卡车顶棚上,坐在外头一个钟头身体有些松散,伸伸懒腰。这时车内人回道。

  “不远,绕过这个弯就到了。”

  “知道啦。”

  陈耀东起身站立而起握着车厢的栅栏向远处眺望,眼前这条山路凹凸平,路两旁的杂草在刚过的那阵雨中仿佛焕然新生,又是神采奕奕的随风起舞,往上是倾斜的山脉,山坡上的松树在雨后显得绿绿葱葱,勃勃生机,雨水从林间石木中一道道凹进去的小沟向下潺流,雨后的天空显得格外宁静而蔚蓝,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脸上十分温和。

  “呼~”

  陈耀东心跳逐渐变得通通响,时而呼吸急促,脸上泛起汗渍,坐卧于车厢来回晃荡似乎早已被他抛在脑后,他眼里似乎只有不远处的那个弯,短短数百米路似乎在他看来早已超过数个小时甚至是几年之久一般,紧张还是激动又或者迫不及待,内心的复杂不言而喻。终于在数分钟后小卡车驶过那条弯路,一片宁静而神圣的湖陷入眼帘,在湖的北岸黄土中缕缕青烟生起,不见一户人家。

  “瞧!这是阿荣湖,蒙古语清净、干净的意思,我们村因此湖在南而取名南坝村,话说当年在这边还发生过抗日战争!”

  “哦,原来还有这样,那南坝村在哪儿?”

  听潘永杰在车内提高嗓音神情解说,陈耀东好奇的问道。眼前的一切跟陈耀东所想的村庄截然不同,他有过最坏的打算也不过整个村几户人家几座土房,却怎么也没想过会是一片荒芜,偶尔能见几处青烟。这哪儿是村啊,明明是座庙!

  “怎会没有,你靠近就知道啦!”

  车内的潘永杰闻声叫到,陈耀东半信半疑随着青烟往下眺去,小卡车在颠簸中离南坝村愈来愈近,这时整个村庄的面貌才逐渐进入陈耀东的眼里。

  “哦,还真没注意到。原来这里居民所住的是窑洞,难怪我在远处望过来不见房屋。”

  “是的,南坝村位于蒙古高原南部近邻黄土高原,当年人们走西口等过来所以这里的建筑还是具有以前的味道。”

  陈耀东张大嘴兴奋地又跳又开心,没有了方才的稳定沉着取代的是一颗孩童的心。这般举动被车内的两人察觉到,潘永杰撇过眼从后窗向外瞅一眼兴奋地陈耀东,忍不住问。

  “没见过窑洞?兴奋成这样,还是个高材生呢。”

  “我还真没见过窑洞,只是在以前书本中见过照片。”

  青山环绕在宁静而神圣的湖畔,山腰间是一座座土窑在杂草和黄土中隐匿,一缕青烟生起别有一番味道。刚开始没发现但走进一看,南坝村农户还真不少,时过下午五点,伴随着天空一抹绯红,夕阳下一辆勉强看清是灰蓝色的小卡车在一群小孩的簇拥下驶进南坝村一座院落内,用花岗岩堆起的石墙,干枯的桦木大门,正上方的木牌上写着南坝村小学字样,院落鲜艳的红旗挂在正中央一根木制国旗杆上,院内有五个窑洞坐北朝南,在其陈旧的木窗上贴着几朵剪纸花纹和天天向上,好好学习等标语。当车子停到院内时小孩纷纷跑过来爬上车,陈耀东起身举过箱子,往外一扔,随之跳下车,跑来的小孩见陌生人下来,在那一刻本能的犹豫着片刻停顿后才缓缓走过去,这时车门打开潘永杰和鲁长寿从里头出来,孩子们又毫无忌惮的开始爬车厢。

  “耀东,这就是我们的南坝村小学。”

  “恩,挺好。”

  闻永杰一说陈耀东回道,望着眼前一幕跟想象中的小学有着一定的差距,耀东环顾四周,回头瞅瞅身后那些在小卡车上玩耍的小孩,感到一丝莫名的温暖,甚是安慰。

  “来,永杰先把书搬进去。”

  “好咧。”

  鲁长寿招呼道,长寿左脚一踮翻上车内将一捆书递出来,永杰接过书本抱住它向最右侧的土窑走过去,陈耀东见状当然不能干站着,赶紧上前从长寿手中拿过一捆书本。

  “来,给我。”

  “不用,你在哪休息会儿就好。”

  “没事,多一个人多分力量。”

  长寿很朴实而沉重的说道,或许长寿这么做是因为耀东刚来不好意思麻烦他,,但是陈耀东却并不在意,拎起一捆书本就朝永杰进去的窑洞走去,窑洞左右各一间屋子,墙面凹凸的有些陈旧,陈耀东随着永杰将书摆放好。两人窑洞和车之间徘徊,一捆又一捆,不到数分钟书本已搬尽。长寿便在院内整理着小卡车内的一些物件,小孩们围绕在其旁边既好奇又学这帮忙。

  “来里屋洗洗手,喝口茶吧。”

  “好咧。”

  永杰吆喝陈耀东进里屋,地上整齐的摆着三张木桌,左手边的桌子前坐着头发斑白,年约古稀的老先生,穿着灰色长褂,给人一种三十年代教书先生的感觉。

  “孔老师,您还没回啊?”

  永杰向老人问道,后者并未马上答复而是撇过眼瞅着他身后的陈耀东上下打量一番,随手拿起桌上的灰白色水杯抿一口。

  “啊,小杰啊。这位是?”

  “他就是新来的教师陈耀东。”

  “孔老师你好!”

  老人这么一问,陈耀东也不含糊,谦和的问好,不过听自己叫陈耀东的时候孔老师却是脸色突变,眼神犀利,似乎有甚见解一般语气低沉。

  “哦。”

  陈耀东感到一丝冷意,心想以前也不认识老者,为何对自己这般,莫非是因为不熟吗?想到这他也没敢多嘴,或许是老先生比较对人严格吧。

  “孔老师,还有热水吗?”

  “没了。”

  永杰也不吃好,这一问孔老师冷冷的说着,便抿一口杯中的水。陈耀东二人很无奈,老先生这是怎回事,难不成我们刚说的话有什么不妥?

  “孔老师,那我们先出去了”

  潘永杰出去时不忘跟其打招呼,但是后者默默不语,一丝冷冷的眼神瞧过来,继续抿着杯中的热水。从办公土窑出来后二人来到院内,永杰拍拍耀东的肩膀。

  “别在意,孔老师人很严,过段时间就好。走,带你看看。”

  “没事。”

  潘永杰拉着陈耀东走近土窑去观光,五座窑洞陈列成一排,由于在这会儿学校已放学,陈耀东只好带从窗户向里观看,木制的双人桌和长条的双人凳子在洞内摆放整齐,凹凸不平的地面却整洁干净,破旧的墙上挂着擦得显灰色的一面自制黑板,窑洞的墙面凹凸不平显得陈旧贴着年画和标语。瞅着眼前的情景陈耀东很震惊,内心早已开始翻滚着复杂的情怀。皱着眉,跟潘永杰去看另一处窑洞,他发现虽然这里破旧但是收拾得特别干净而整齐。

  “永杰,这里真干净而整齐。”

  “虽说窑洞和设施有些陈旧但是大家会儿都热爱学习,每天把班级打扫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的。”

  陈耀东能从潘永杰的话中感受到这里的学生对学习的热爱和积极勤奋的心,话虽人普通但是夹杂着很朴实的真诚和情感在里面,一听就能听出来。

  “永杰,耀东你们慢慢逛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长寿站在车边上喊道,陈耀东二人闻声回头道:“好咧,慢走,路上注意安全!”

  “耀东就交给你了,把他安顿好,改天咱哥三儿凑一顿。”

  “好咧,放心。”

  潘永杰左手拍拍胸口,站定打铁的说道。鲁长寿挥挥手走过车门边上,伸手打开车门,脚一蹬爬到车坐上。噗~噗~噗,打着小卡车,在哪嗡嗡作响,这时车上的小孩纷纷爬下车,给其让出条路,小卡车在院内打个弯,转向一边缓缓驶向校门。

  回见!!!

  长寿出门时还不忘从窗口伸出单手招呼一声,陈耀东二人也招手示意,就这样陈旧的小卡车驶出校门,车后泛起一抹灰尘。

  鲁长寿走后,原本聚集小孩的校园就剩下正在唠嗑的两个年轻人,陈耀东提过箱子挎上包,伸手卷起衬袖看看时间。

  “永杰,我还得去村主任那报道一下,你能带我去不?”

  “啥话勒,兄弟间还这么客气!”

  说话间永杰抢过陈耀东手上的密码箱给其提上,两人便缓缓走出校门乡村东头的村主任家走过去。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梦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