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安易生2018-08-21 17:403,188

  日薄西山,残阳倾洒,时而从阿荣湖畔传来蛙声、蛐蛐声、蝈蝈声,雨后的它们欢腾这在水边和路边草丛中欢舞。陈耀东和潘永杰二人在南坝村凹凸不平的黄土路上谈笑。

  “永杰,方才我发现学校有处窑洞里头昏暗而陈旧那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是那座没人的窑洞吧。”

  陈耀东方才在南坝村小学观看时发现五处窑洞的其他四座都很干净而整洁,唯独第五座窑洞里头昏暗而陈旧,似乎没有人居住或者上课,看似废弃很久所以这才问道。

  “你说,为什么呢?”

  陈耀东好奇的一问,潘永杰嘴角稍微扬,又沉默片刻后,眼神坚定的提高嗓子讲起来。“据这里老乡讲,抗战期间这里是第二战区的一部分,当年红军一部来到南坝村地段足足有八九百人之多,说是要攻打这片地区的日军。”

  “然后呢?”

  陈耀东听到永杰这一说马上提起精神,贯注的听着他的故事,不忘偶尔问上两句。这让讲故事的潘永杰是愈加兴奋,说的来劲,自豪的继续说道。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时过子时,红军内部出现一位告密者,他连夜赶到县城日军驻扎地,将那边的数百名日军偷偷引入南坝村。突然间一声枪响,日本人的枪口对着站哨的红军战士一顿扫射,村内的红军战士闻声而起赶紧出来迎战,据当地老人说那场战斗规模不小,好似现在的人们过年放炮一样!”

  “那后来呢,快说啊。”

  见装模作样的潘永杰,陈耀东推推他赶紧讲下去,片刻后后者更是提高嗓子,眼中放光的继续着故事。

  “当晚,红军被偷袭,赶紧组织人员后撤突围,当时有一位战士,是名机枪手,负责掩护军队和乡民后撤,用一杆机枪在那窑洞中埋伏,由于他占居高位足足撑了近半小时,后来这名战士身中几枪,勉强扶住窑洞的墙壁站起来时,在哪土窑内留下深深地血手印,但最终战士在日本人的猛扑下壮烈牺牲。后来据统计撤退途中,话说死伤近五十名红军战士,五十条鲜活的生命啊,因一个叛徒而牺牲。”

  听到这陈耀东握紧拳头,眼神中似乎有一丝火焰燃起,旁观身边的永杰更是讲的咬牙切齿,从这点能看出当时的人们热爱祖国的心。

  “那个窑洞是战士们住过的?或者说是……”

  耀东一问,永杰摇摇头,继续道,听我慢慢说来。

  “那五座窑洞是当年所留,后来因小孩没地上课,所以将那几处窑洞打扫干净,便在哪里成立了学校。那间昏暗的窑洞内保存着当时那位机枪手的血手印,所以为了将其保护完好,给子孙后代树立榜样所以一直封闭保护,当然这故事也在我们当地一直流传,若当时没那位机枪手和牺牲的战士这里或许早已是荒无人烟的山区。”

  “恩,他们真的是我们值得学习的榜样。”

  陈耀东望着眼前的还在故事中回味的永杰,心中已是万般崇拜和佩服更是震惊,心中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南坝村不仅仅是山村更是一处革命老村,当地的文化内涵也很深厚!

  “来,耀东,这便是村主任李叔叔家。”

  “恩。”

  陈耀东闻声望去,在山间的一处荒草中,一缕青烟生起,隐约可见一座院落,院内有一颗粗壮的柳树,三位年近四十的中年人盘坐树下。望着走来的潘永杰和陈耀东,坐在中间上身白色背心,浓眉大眼的一位叔叔辈叫到。

  “永杰来啦,书搬回来了?”

  “恩,李叔好。”

  永杰闻声回答,被唤作李叔的人,上下打量一番陈耀东,穿着和自身的气质来看怎么也不像他们当地人,温和的道。

  “小伙子长得俊啊,哪儿人,永杰朋友吧?”

  “李叔你好,我是新来的教师陈耀东。”

  耀东伸出双手握住李叔的手,方才听永杰说大伙儿都喊村支书叫李叔,这便一听就听出来。李叔眯着眼仔细端详陈耀东后,握紧他的手。

  “小伙子真是年轻才俊,京城高校出来的就是不一样,有气质!”

  “李叔您才是做真事的人,我也就尽力做本分的事。”

  李叔这一夸,陈耀东赶紧恭维道。在这一问一答,眼神相对握手间能够感受到李树对自己的热心和后者对自己到来的欢喜,那眼神是真诚的是发自内心的。

  “两位叔叔好。”

  陈耀东松开主任的手后,望着他身后坐在树下的两位中年人问候道,而后者也是非常的热心而真诚,在见到这些村民和村主任的时候,陈耀东仿佛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们丝毫没有将自己当做外地来的老师,这种真诚和热心是难以假装的,耀东内心此刻坚信自己来对地方了。

  “来,耀东、永杰,赶紧进屋。”

  “好咧。”

  二人听李叔热心的邀请异口同声回道,院内的柳树上鸟在歌唱些什么,似乎是迎接陈耀东到来的欢词。土窑窗贴着当地人们过年过节时用的剪纸纹样,陈耀东二人随着李叔走进屋内,窑洞不大总共三间,在土炕边用石头堆起的锅灶旁立着做饭的风箱,墙壁上贴着年画,挂着镜子,镜面上绘这凤凰图案,炕上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妇人起身走下,让陈耀东二人上炕。二人上炕后,李叔搬过灶旁的木制小椅子,坐在二人前面。

  “给俩娃娃倒杯水,提上箱子过来也累了。”

  “李叔,不用那么麻烦,我俩不累。”

  “不累。”

  陈耀东和潘永杰劝说李叔不用倒水,话虽如此方才的中年妇人早已将水杯拿过,倒开水递给他们二人,陈耀东、永杰二人也不好再推辞赶紧接过杯子。

  “谢谢,麻烦您了。”

  “不客气,喝水。”

  李树家人的举动让陈耀东感到着实的温馨,似乎这是家一般温暖的感觉,让人不由得想家。

  “李叔,我过来想跟您这办理一下教学的事情。”

  “恩,多会儿儿过来的,县城的教育局去过吧?”

  李叔问道,陈耀东将教育局和路上过来的事跟眼前的李叔汇报了一边,特意在话语中重点提到自己何时能够上班教学。因为在陈耀东内心处他不想多耽误一分一秒,想着早日投入工作。耀东将书信和教育局的合同等递过给李叔,后者皱这浓浓的眉毛,仔细读过一边书信后握过耀东的手。

  “耀东啊,欢迎你来我们南坝村教书!希望以后跟永杰他们一起能够培养出出色的学生给社会一个回报。”

  “恩,我们会的,教育不能够耽误。”

  李叔望着眼前的陈耀东激动地说道,那会儿学校和教育就是整个村的希望,只有搞好教育,这个村的整体文化水准才能够上的去,所以当时的人是非常真诚的欢迎新老师的到来。

  “耀东啊,今天学校已经放学了,等明天一早李叔带你去学校跟他们交代一下,让你正式入职!”

  “恩,谢谢李叔。”

  “对了,今年我们村除你之外还有一位新教师,等明天我带你们一块儿过去。你看行不?”

  “当然没问题,能够有更多的新教师是我们南坝村的荣幸不是吗?!”

  “哈哈哈!!!”

  陈耀东这句话出口,不仅是耀东一旁的用永杰和李叔都大笑起来。有一位跟自己一样新来的教师,陈耀东当然开心,对他而言教育是第一位的,能够有新教师过来他非常的高兴。

  “婶婶,这做的啥面啊,太香了。”

  “哎呀,这是我们当地特产的一种面,叫做莜面是自个家里种的。”

  中年妇人给陈耀东详说,边说边起身下炕来到炉灶前,耀东帮着弄面团,由于从小受过良好教育对道德方面窑洞非常的礼貌而平易近人。一旁的永杰也闲不住下炕开始着手帮李叔李婶弄饭,土窑上空一缕青烟缓缓升起,夕阳倾斜缓缓落幕于西山的另一边,天开始变得朦朦胧胧,漆黑中一颗一颗星星闪闪发亮,时过七时,陈耀东、永杰、李叔李婶四人吃过饭来到屋外。

  “李婶,您做的面太好吃了。”

  “看把你俩香的,下次再来让李婶在做给你们做。”

  陈耀东提着挎包,永杰在其身后帮忙拎着密码箱,几人吃过饭后红光满面,可见其对口,李叔拿出一卷烟,慢慢将它卷起,从黑色长裤兜里找出一盒火柴,一划星星点点将烟点着,送进嘴里轻轻吸一口。

  “今天就到这吧,明日你早些过来,我带你跟另一个新老师过去学校里头报道。”

  “好咧,李叔,今晚谢谢您和婶婶做的面。”

  耀东闻声回过头对着李叔跟李婶呲牙,另一只手划在耳边挥手道:“李叔李婶再见。”后者挥手示意,潘永杰回头笑嘻嘻喊道。

  “叔婶,进屋吧,耀东就交给我了!”

  “好咧,你把耀东照顾好了啊!”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梦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