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遇故
陈末公子2018-07-27 19:342,435

  天马台上,汇聚了各家族势力的人,所有人都目光热切,等待狩猎冠军的诞生。

  靠东方位上,季家所有核心成员都在此,领头的便是季然的二叔,季家现任家主季权。看上去,季权的脸色并不好看,似乎有些烦躁。

  “呵呵,季权家主,几日不见,怎么一脸憔容,我很替你忧心啊。”

  一道笑声突然传来,听到这笑声,季权以及季家等人都是眉头一皱。循声望去,只见一大波人浩荡而来,这波人所过之处,人群都是迅速散开,显得十分畏惧。

  在那一波人最前方,有两个与季权年岁相仿的人并立,一个身穿锦缎衣袍,满脸戏谑的笑容,此人乃是谢家家主谢顶。另一个面容和善,却绵里藏针,乃是伊家家主伊谦。

  “不劳谢家主记挂,我好得很。”季权淡淡地道,望着谢伊两家人的笑容,原本烦躁的心情更加添堵。

  “季权,山脉中凶禽异兽不少,你有没有多提醒你儿子一下,可别一不留神,沦为妖兽腹中之食啊。”谢顶的嘴角掀起一抹森冷的笑容,意有所指地说道。

  “混蛋!”季权恨得咬牙,暗自骂道。

  每届狩猎都是三大家族明争暗斗最激烈的时候,赢得那家不仅名气大增,更是能够获得万金商会在当地产业,二十年的合作经营权。

  无论在哪,万金商会都是最大的钱袋子,得到合作权无疑等于暴利。上一届获得冠军的是伊家,而这一届,谢家虎视眈眈,看样子志在必得。

  现在谢伊两家交好,若是合作权落入谢家之手,未来二十年内,季家的财力必然会远远落后另外两大家族。

  不过,谢家做得更绝,打算利用本次狩猎,一并除掉季家的优秀子弟。断掉季家的人才补给,季家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顺便告诉你,我儿谢裕已经一只脚迈入涌泉境,本次冠军必定花落我谢家,而你儿子季天……哈哈……”谢顶张扬地大笑道。

  闻言,季权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他不是没想到谢家的阴毒,只是无可奈何,季天的修为虽然达到了塑体九重天,也与谢裕相却甚远。

  这时,周围其他势力的人不由议论起来。

  “谢家那位少爷竟一只脚迈入涌泉了,看来没有悬念了,冠军非谢家莫属。”

  “英雄出少年啊,如此年轻就初窥涌泉,想必这位谢家少爷会成为天马城最年轻的涌泉修士啊。”

  ……

  听着众多的称赞之词,谢顶仰面大笑,可谓是春风得意。

  “天马城最年轻的修士,不应该是那位季家的季然少爷吗?”不知是谁摸了摸头,疑惑地问道。

  此语一出,四下顿时鸦雀无声,有的人甚至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迁怒。

  谢顶脸色铁青,心头怒气涌动,望向季家人的目光更加阴冷了几分。

  季权叹息,一个末日天才在这种场合被人提及,起不了什么作用,不过徒增笑柄罢了。他只祈祷着,季天小心一点,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就好。

  嗡……

  就在这时,天马台正前方的一块巨石突然震动,亮了起来。这巨石平整光滑,浑身闪耀着光辉,宛如一块巨大的镜子。

  每一支不同编号的弓箭,猎到了什么等级的妖兽,都会被这块巨石感应,然后进行统计,分析实时战绩,显示前十名。

  “第一名,一号,一阶九品妖兽一头。”不一会儿,巨石上出现一串大字。

  顿时,天马台引起一阵躁动。

  “天哪!一阶九品的妖兽堪比塑体九重天的人族修士,比赛刚刚开始,就有人猎到这种等级的妖兽!”

  “一号,一号是谁?这是要逆天吗?”

  也许是故意留点悬念,万金商会的人在制造巨石时,让其只显示号数,而不明示该号人的身份,等到狩猎结束,才揭示谜底。

  所有人都感到震惊,正当众人纷纷猜测一号的身份之际,一道舒畅的开怀大笑声,回荡在天马台上。

  “定是我儿谢裕,除了他还有谁能有这实力!”

  望着谢顶满脸得意的笑容,季权心头很不痛快,却无力辩驳,不由默默叹息,看来季家颓败之势,已经无法挽回了。

  ……

  狩猎已经开始,参加狩猎的青年才俊都已陆续进入狩猎区域。原本略显平静的丛林,因为这一大批人的突然闯入而骚动起来,兽吼声此起彼伏。

  “啊……”

  隐约间,季然听到几声惨叫声。这么大的丛林,难免会有一些强大的妖兽存在,若是倒霉遇上,可能上演一场血淋林的盛宴。

  季然不紧不慢地走在茂密的丛林之中,倒是遇见了几头妖兽,不过品级都太低,懒得动手。每个人只有五次机会,得择优出手。

  季然来到一片新的地域,愤怒的吼声传来,有人在激烈大战,他心中一动,感应到一丝熟悉的气机。

  “八荒掌!”

  季然眉头微蹙,八荒掌乃季家绝技。看来,季家有人遇上麻烦了。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化作一道流光快速逼近。

  “季天。”

  季然略感意外,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季家的人会是他。

  不过,季天此刻单手撑着地面,喘着粗气,头发微微凌乱,模样颇为狼狈。他仰着头,愤怒地望着眼前,嘴角挂着淡淡笑容的男子。

  男子丰神如玉,淡淡的笑容中,是毫不掩饰的蔑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是谢裕还能是谁?

  “谢裕,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想要高阶妖兽,自己去杀便是,跑过来抢我的猎物是何道理?”季天咬着牙,怒道。

  季天心知本次狩猎对季家十分重要,虽然季权多番提醒小心行事,但他自负不弱于人,既然参加了狩猎,就该搏一把。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还算不错,刚进来不久,就遇到一头负伤的一阶九品妖兽,经过一番交手,眼看就要将之击杀。一支冷箭徒然而至,几乎是擦着他的喉咙过去,一箭射死了奄奄一息的妖兽。

  猎物被抢,季天心头暴怒,见谢裕一脸嚣张得意走了过来,一时失控出手,谁知这家伙实力惊人,几招下来,季天就吃了不小的暗亏。

  季然站在一棵大树后面,观察下场中的形势,便大致了解了怎么回事。

  并非每个人都擅长用箭,也很少能有人一箭击杀一头高级妖兽,在妖兽生机丧尽之前,箭羽射入妖兽身上,无法被天马台的巨石感应到,必须等妖兽死绝才有效。

  因此,大部分人怕箭羽损毁,都会选择最后绝杀一击,再使用弓箭。或者直接先击杀妖兽,再把箭羽插上去。

  正因为这一设定存在,让原本各自独立的狩猎,增添了一些不稳定的因素。

  轰动天马台的一号,就是眼前抢夺他人猎物的谢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古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古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