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伊胜雪
陈末公子2018-08-07 18:552,430

  两日后,天马城前。

  季然仰着头,面对着高高的城门,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上方“天马城”三个大字,凝然不动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唯有一头黑发被凉风吹起,有几丝零散的覆在清瘦的脸颊上,透露出一股深邃的沧桑。

  五年的消沉是一场残酷的打磨,洗去了少年性子中的浮躁,多了一分成熟稳重之余,平添了一丝与年岁不符的沧桑。

  他闭了闭眼睛,似要抹去满目的浮华。再睁眼,清澈的黑眸中,是一如既往的沉静。

  此次归来,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两年被贬在外,远居孤山小镇,对于天马城包括季家的形势,季然一概不知。

  而且大约在季然出生的时候,当时的季家之主,季然的爷爷季林,以及他的母亲,因为一场离奇的事故死了。

  本该继位家主的季然之父季辰,出人意料地放弃大权,独自外出修炼,从此杳无音讯。季然唯一的姐姐,四年前被一个大家族看重,带去深造培养。

  所以季然没有直接返回季家,一是避免贸然现身,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二是现在季家中,也没有他特别想见的人。

  不知名的小酒楼上,季然独自靠窗而坐,身体少许前倾,脑袋微偏,遮眉的刘海下,两束略显落寞的眸光,盯着手中微微摇晃的清酒……

  轻酌一口,冰凉的酒水,带着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从干涩的喉间滑过,有种恍如梦醒的感觉。

  酒楼的客人不少,可是又有谁会将一个落寞的少年酒客,与五年前叱咤风云、耀眼至极的天才季然联想到一起呢?

  这时,窗外的街道上,却是忽然的骚动起来。

  “哇,竟是伊家明珠!”旁边的中年酒客惊呼道。

  “真是个小美人啊,啧啧,那纤细的腰肢,真想握在手里……”

  “白痴,你想死吗?伊家是什么样的存在,而且谢家那位公子与她关系极好,甚至有传言他们将要订婚!当心你这话被人听见,割了你的舌头!”

  “呸!什么明珠?当初那位季家天才在的时候,她就一副唯恐倒贴不及的样子,现在又和谢家公子搅在一起,摆明就是个倒贴贪强的货色,说不定还是双破鞋,有什么可高傲的!”

  “你这个家伙,想死别拖累老子!你自己喝吧,老子奉陪不起……”那位中年酒客怒瞪了同伴几眼,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仿佛躲避瘟神一般。

  季然的神色古井无波,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微微偏了偏头,目光向下投去……

  众星捧月下,少女一身白裙,容颜姣好,不施粉黛的脸颊,透着一股端庄素雅的气质,这股与众不同的气质,顿时让少女魅力大增。

  而那纤细柔弱的腰肢,当真是不堪盈盈一握。第一时间便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让人难以挪开。

  望着少女清丽的倩影,少年握着清酒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一下子刺入少年心中……

  几年不见,少女少了一丝灵动,多了一丝端庄。只是这一点改变,使得眼前之人,再难与季然心头熟悉的人交织在一起。

  若不是亲眼所见,季然也不会想到,第一个要他性命的人。

  是她,伊胜雪……

  千里之外,孤山小镇。

  “什么人?胆敢擅闯季家!”

  支脉门口一名护卫见一行人浩荡而来,刚欲上前阻拦之时,一位劲装中年人目光一冷,呵斥道:“大胆,狗奴才,主家大小姐在此,还不跪下迎接!”

  随后,一位约莫二十岁的少女出现在视野中。

  少女肤若凝脂,晶莹白皙,身姿曼妙,一身淡绿色长裙随风而动,宛若临尘的仙子。

  那名护卫顿时一惊,急忙跪在地上,赔罪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请大小姐赎罪。”

  “季洪呢?叫他出来见我。”

  少女的目光直接跳过了他,望向支脉里面,淡淡的道,清冷的气质带着一股威严。

  “回大小姐,季脉主闭关了,小人不敢打扰。”那护卫低声回答,语气颇为为难。

  少女眉头微蹙,静默不语,若有所思,在其清冷气质的衬托下,显得冷艳不可侵犯。

  “混账!大小姐驾临,他季洪还敢摆谱不成?快叫他出来!”先前那位中年人怒喝道。

  门口的动静,恰好被打算出去的季涛听到。即便修为被废,但他身份尊高,尤其是眼前季洪季哲都不在,他就成了整个支脉地位最高的人。

  一看有人胆敢来季家造次,季涛顿时心头一怒,步伐加快,盛气凌人地走了过来。

  然而,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位倾国倾城的清冷佳人。

  季涛脚步一滞,眼中涌出一抹贪婪垂涎的光芒,嘴角轻佻一扬,姿态风雅地迎了上来,笑道:“在下季涛,小姐来我季家有何贵干?有可效劳之处,请小姐尽管开口。”

  少女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露出一抹颇有意味的微笑,说道:“我找季然。”

  季涛一愣,随即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冷笑,道:“对他感兴趣的人还真不少,不过那个废物三天前已经走了,说是要回去参加马鞍狩猎,简直就是自不量力,只怕他能不能回到主家都不一定。”

  少女柳眉紧蹙,许久不言,面无表情的脸上,却是越发地严寒。

  见状,那位中年人上前低语道:“小姐,季然少爷不是莽撞的人,此事怕是另有蹊跷。”

  一旁的季涛见少女不言不语,正欲主动前去搭话。却见少女突然转身,面若冰霜,盯着先前那名护卫,清冷的声音宛如刺骨的寒流,“季洪闭关多久了?”

  那护卫一下子被少女的威严摄住,浑身颤栗,断断续续地答道:“回,回大小姐,脉主闭关三天了。”

  大小姐?那护卫称呼少女为大小姐!

  季涛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少女肯定不是支脉的人,难道是主家的大小姐?

  季家何人不知,四年前,主家大小姐季悦儿凭借独特的天赋,被一个大家族看重,前去深造培养。

  而这位大小姐季悦儿正是季然的姐姐!

  望着少女一脸肃杀的表情,季涛终于明白了她的身份,顿时神情惊变,脸色刷得一下变得苍白如纸。

  不待季涛有何动作,他忽然双目失神,整个人陷入呆滞。

  季悦儿嘴角轻动,一股奇异不可抗拒的波动,从其眉心涌出,畅通无阻地冲入季涛的识海。

  片刻之间,季悦儿洞悉了季洪几人勾结伊家暗杀季然,以及谋划沿途伏击季然等事。那冷艳的脸庞,转眼被浓浓的杀意覆盖。

  刹那间,似寒冬急骤而至,支脉门口温度骤降,冷风扑面而来,让人如至冰川。

  “你们这一支脉,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古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古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