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何为强势
陈末公子2018-07-27 19:342,323

  谋害主家嫡系这么大的事,不经过眼前这位支脉,季涛再胆大妄为也不敢擅作主张。“欺人太甚”四个字从季洪口中说出来,季然感到可笑。

  他脚踏季涛,直面季洪,凌然不惧,当真是桀骜不驯,傲气冲天,淡淡道:“你,能把我怎样?”

  “啊!”

  季涛口中溢血,胸骨断了好几根,发出一道痛苦的惨叫,耻辱与剧痛让他崩溃,嘶吼道:“爷爷,杀了他!杀了他!”

  一旁的几名护卫,尤其是被季然打残的三人,见到这一幕都不由自主地冷笑,嘲讽季然自不量力,竟敢挑衅修为深厚的季洪,在他们看来,这种行为完全是在找死。

  季洪冷冷一哼,眼中杀意森然,塑体巅峰的强横波动,从其体内暴涌而出,化作一股狂暴的威压,凶猛地朝着季然逼迫而去。

  “狂妄!再辉煌的过去也只是过去,如今的你,撇开主家少爷的身份,算的了什么?逼我动手,你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在季洪看来,以他的境界,只要释放一道威压,便可将季然的傲气击得粉碎。

  几名守卫瞬间趴到在地,浑身瑟瑟发抖,如同万钧大山压身,毫无抵抗之力。

  然而,季然古井无波,那纤瘦的身影好似撑天之柱,傲然屹立天地之间,万古不变。

  五年前,季然突破涌泉境时,肉身强度就随之进化,即便修为被废,他的肉身依旧在不断蜕变。如今,他的肉身远胜季洪,那股威压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个笑话。

  “这怎么可能?”季洪失色惊呼,心中极度震撼,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的少年,仿佛看着怪物一般。

  季然潇洒一笑,眼神炽烈如光,体内一股狂放的战意,似挣脱枷锁的猛兽,狂暴而极速地飙升。

  在这一瞬间,季然如一柄利剑锋芒毕露,眼神带着一股挑衅,有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季洪惊骇不已,眼前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修为仅才塑体三重天,却让他感受到,一股如苍穹般浩瀚而沉重的战意,让人为之生怯。

  这是怎样的一种傲气?

  在那消瘦的身躯内,到底是怎样一颗不屈的灵魂?

  “我既已恢复,重临巅峰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季洪脉主,你要考虑清楚,杀我,将意味着什么?”季然眸光炽烈,平静地道。

  季洪心头巨震,袖袍中的双拳骤然紧握,浑身滚热,额头流出几滴热汗。如果主家得知,季然必定被高度重视,甚至会不惜一切,帮助季然崛起。他若杀了季然,别说是他,整个支脉都将面临灭顶之灾。

  “我不需要什么证据,但你我心里明白,我没有杀他,已是最大的宽容。我能够活着回来,就说明我还不至于任人宰割,我此刻站在这里,也是在告诉你,我有我的底气,而你,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季洪满头大汗,苍老的身躯止不住微微颤抖。

  一开始,他本就反对暗杀季然一事,伊峰亲自出面,加上季涛一再坚持,他犹豫再三才终于点头。

  然而派出去的人,甚至伊峰销声匿迹,季然却活着回来了,结果可想而知。那阵容可是股不小的力量,要说季然以一己之力灭之,季洪决计不信。

  他更愿意相信,季然背后有他不知的仰仗,而且很强势,能够轻易抹杀伊峰等人,甚至他这一支脉,也压根不放在眼里。

  想到这,季洪的心中生出一丝悔意,更加感到棘手惶恐。

  无论如何,他乃至这一脉,都难与季然善了。可真让他贸然出手,将季然斩杀于此,他也实在没有这个胆量。

  懊悔,犹豫,惶恐……在季洪脸上一一呈现。

  季然一直凝望着季洪,将其脸上的变化收入眼底,傲然冷笑,道:“你要杀我,尽管上来试试看!”

  季洪缓缓抬起头,老目中涌出一丝疲惫,即使他的修为高出很多,但却真真切切,被这个十五岁的少年,逼到心理崩溃,哪里还有半点强势的样子?

  他颓然开口,声音有些沙哑,道:“季然少爷,老夫老糊涂了,多有得罪之处,请多见谅。我那孙儿,还望你饶他一名,至于他犯的错,我定会重罚。”

  几名护卫目瞪口呆,如同见了鬼一样,季洪居然被一个小子逼得认怂了!

  季然神色清闲,温和一笑,如一道和煦的阳光绽放,“你一把年纪,就不麻烦你了,我的事我自己动手。”

  说完,季然的肉身力量瞬间沸腾,极速汇聚在他右腿之上,猛然一脚,踢在季涛的肚子上。

  顿时,季涛的身体弯成了弓型,然后便如一颗炮弹飞了出去,重重地砸落在季洪面前。

  季涛还没来不及嚎叫,便痛晕过去。因为季然这一脚,震碎了他的丹田,彻底废了他。

  季洪眼角不住的颤抖,袖袍中的手掌,死死地攥了铁紧,仿佛指缝中残存的空气,都快被他捏爆。

  可是,他无可奈何。

  季然懒得多看一眼,神色自若,不急不缓地穿过季洪等人,走了进去。

  何为强势?

  仗着强大的权势、力量欺凌弱小,那叫恃强凌弱。

  面对强敌,依旧傲然不屈,逼得对方无可奈何,甚至溃不成军。

  这才是真正的强势!

  ……

  季宅内院,内饰华贵的房间内,季涛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依旧没有醒来。

  “看来,他真的恢复了,事情有点麻烦了,”一位男子站在床边,目光注视着季涛没有血色的脸庞,平静地说道。

  男子约莫二十来岁,一身白衣,身材修长,气质儒雅如风。此人名为季哲,季涛的兄长。值得一提的是,季哲的修为已至塑体七重天,如此年轻就有这等修为,即便放眼整个天马城,也算的上一位天才。

  季洪坐在床边,看了看季涛,脸色阴沉如水,沉声道:“季然必须死,但也一定不能死在孤山支脉地境。”

  “三个月后,他一定会主动要求离开支脉返回主家,我们自当安排人手护送他。这样他若是在路上遇到意外,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季哲嘴角带着一抹和煦的微笑,声音温和,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季洪沉思了片刻,眼中的神色越来越冷,道:“封锁季然恢复的消息,半点不得泄露,即日起,季宅任何人不得接近他,至于那四名守卫,死人的嘴巴是最牢靠的。”

  说着,季洪眼中浮现出一抹狠色,看着季哲道:“这件事,你亲自去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古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古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