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噬魔之火
陈末公子2018-07-27 19:342,478

  苍穹如墨,阴风怒号。

  伊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任凭他使尽全力,也丝毫不能撼动,那撕裂季然胸膛的长剑。

  只因为一只手,死死地禁锢着……

  “这,这不可能!”伊峰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艰难而不可置信地说道。

  终于,季然的头颅动了,缓缓抬了起来。那紧闭的眼眸,乍然睁开,投射出两道淡漠的眸光。

  与先前的孤傲不同,这淡漠完全是目空一切,仿若这九天十地,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多看一眼。

  在季然的眉心处,静立着一缕诡异的白色火苗,浩瀚的灵魂威压,从那火苗中,散发而出……

  伊峰浑身冰凉,神魂剧烈的颤抖,如同面对一尊无上天帝,自己不过是一只匍匐在天帝脚下的蝼蚁罢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死亡气息。

  周围所有人,莫不惊悚失措,本能地想要后退,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仿佛此刻,就连空气的流动,都得服从这位黑衣少年的意志。

  季然淡淡地扫视眼前之人,眸光深邃,没有一丝波动。

  “不,不要杀我。”

  伊峰惊慌失措,提不起一丝反抗的意志。心底里却有一道声音在告诉他,面前的少年,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人。

  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咚!

  那簇火苗突然跳动了一下,气流为之一滞,一股诡异强绝的吞噬之力,徒然爆发。

  “不……”

  恐惧而绝望的叫声刚一响起,便戛然而止,这些人毫无抵抗之力,灵魂被瞬间抽离出来,生机随之疯狂地消逝。

  火苗跳动,犹如一个幽暗深邃的黑洞,吞噬着一缕缕的生魂。

  “嘭,嘭,嘭……”

  紧接着,这群人的肉体一个接一个的直接炸开,化作一团团血雾,被吸引而来,滋润着季然的身体。

  那一道道狰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最终,追杀季然的一群人,全都化作了湮粉,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

  季然面无表情,缓缓地拔出长剑,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木然抬起头,望了望天,然后重重地倒了下去。

  “这是亘古的轮回,也是你逃不过的宿命,血与骨的开篇,一切才刚刚开始……”

  在季然陷入昏迷后,一道悠远而沧桑的声音响起,竟是那缕火苗开口所言,仿佛跨越岁月长河而来的,荒古的叹息。

  之后,火苗渐渐隐去,安静的伫立在季然识海中。

  翌日正午,天朗气清。

  丽日洒下温暖的光辉,微润的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清香,让人一阵舒泰。

  季然悠悠醒来,一只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一手不由自主地揉了揉胸口。

  “这是怎么回事?”

  他惊讶地发现,之前受的伤都复原了。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体内传来了熟悉的灵力波动,他迫不及待内视,很快便发现丹田中央,一枚璀璨壮硕的光团扎根而生,那是灵力之种。

  “我,我又能修行了?!”季然眼中抑制不住地露出狂喜之色。

  兴奋稍稍退去之后,季然心头涌出千万个疑问。他苦苦挣扎了五年都无能为力,怎么就突然重新开辟灵种了呢?

  甚至,他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灵种强度,比以前强了数倍不止!

  “是因为它吗?”当看到识海中那缕火苗时,季然找到了答案。

  火苗大约半指大小,透出一股蛮荒深邃的气息,似一个神胎,又如神魔之墓,神秘难测。

  季然释放出一道魂识进入火苗,却像泥牛入海一般,没有任何反应。他想不出这缕火苗从何而来,不过火苗镇压在识海中,安静祥和,平添了一股威严。

  多番探查无果后,火苗突然一震,传出一部经文。

  “夫天地造化,盖谓混沌之时……”

  一个个恢宏的金字,泛着拙朴混沌的气息,在季然识海中沉浮。伴随着一缕缕微妙古朴的道韵在流转,奇异而神秘,宛如无上天书,蕴藏开天辟地之力。

  那些金字笔势苍劲,其意古拙大气,直有打破桎梏,呼啸苍穹之气势。

  上古囚天诀!

  短短几千个字,季然始一接触,便觉得头晕目眩,浑身一震,感到晦涩难懂。不过他并不放弃,一遍又一遍的参悟。他有预感,火苗不会无缘无故传出这部法诀,这可能是他再度崛起的契机。

  轰!

  一道宏大的声音响起,似祭祀之乐,如梵唱之音,升神魔之威,逆天地之势,道道经文刻入季然的脑海中,不断回荡着。

  一幅幅壮阔的画面在他脑中呈现,一道伟岸的身影,独立九天之上。一指定苍穹,二指动乾坤,抬手间斩尽日月星辰。

  季然静静地体悟,脑海中一层层道纹慢慢凝结……

  不知不觉间,季然的身体就像一块大磁铁,周围的灵气汇聚而来,顺着毛孔,疯狂没入他的体内。

  “塑体三重天!”

  当季然再度睁开眼时,不由被自己修为恢复的速度震撼,这么短的时间就逆天横跨三重天,简直难以置信。

  这片大陆名为朔元大陆,这里的修行体系前期分为四个境界:塑体,涌泉,造气,冲天,每个境界可细分为九重天。

  “我不知你为何会选择我,不过既然我活了下来,有些人就该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季然站在峭崖上,自语道。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孤山镇不是很大,依山伴水,颇有几分景致。镇南最豪华的一座宅邸,便是季家支脉所在。

  已入夜,季宅各个院落灯火通明,完全没有因为堂堂季家嫡系公子失踪,而出现一丝异样的迹象,显得静谧祥和。

  夜风带着一丝凉意,掀起少年散落的长发,露出一张略显消瘦的清秀脸庞。季然神色沉静,双眸中看不出一丝异样的波动,一步一步走进季家大门。

  “锵、锵。”

  两把钢刀相交,挡住了季然的去路,与此同时,一道刺耳的厉喝声传来。

  “大胆狂徒,竟敢夜闯季家,活得不耐烦了!”

  季然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动作,连眉头都没有抬一下,冷冷地道:“让开。”

  “呦,原来是季然少爷,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一位满脸横肉的守卫作势仔细看了看,才似笑非笑着说道,却没有要让路的意思,依旧居高临下,斜视着季然。

  同时,后方两个守卫低声交谈了两句,其中瘦瘦的那个人便向宅内跑去。

  这四名守卫都是季涛的人,季涛素来看不起这位主家的废物少爷,他的手下也少有敬意,他们拦下季然,只是想如往日那般奚落一番。

  平日里,以季然的傲气,懒得与几只狗计较。不过今日,若是恶狗不识相,他不介意连狗带主人一起打。

  他微微抬头,眸光冷冷地瞥了胖脸守卫一眼,眼底里涌出一丝寒光,道:“最后一次,让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古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古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