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诡异山庄
风圣大鹏2018-08-02 20:103,357

  “诸位来我于家庄,不知所谓何事?”

  看到有人,之前那种让人背脊发凉的阴冷之感虽然还在,但是冲淡了不少。

  听到身边的人纷纷松口气,但萧尘也不知为什么,不管是这座山庄,还是眼前出现的这个人,都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这位兄台,我等来自太行剑宗,这位是王长老,这位是郑长老,此番来此有要事在身,需你于家协助。”方才敲门那名内门弟子抱了抱拳,向来人介绍两位长老。

  “原来是太行剑宗的诸位大侠,快请进来吧。”那人缓缓开口,昏暗的光线使得众人看不清其表情,他说完退开两步,将大门完全敞开。

  “慢着,先叫于大寿出来,告诉他老夫王厚志来了。”王长老大袖一甩,宏声开口。

  “庄主不在庄内,日前接到太行剑宗的飞鸽传书,渡河去打探太行剑宗的弟子失踪一事,尚未归来,在下是庄内的管事,如今天色已晚,诸位不如先随在下入庄休息,待明日一早,在下差人通知庄主尽快赶回。”那人回道,声音依旧缓慢,淡淡的。

  临行之前,确实有传书距离失踪地点较近的于家庄负责接应,王厚志微微点头,看了那管事一眼,神色渐渐缓和下来,但警惕之心仍然没有放松。

  “那于大海可在?叫他出来。”王厚志想了想,再次叫出一个名字。

  “二庄主不巧正在闭关中。”

  “闭关?我等太行剑宗来人,你于家连个像样的接待都没有吗?如今数十名内门弟子,在这黄龙河附近失踪,还闭什么关?叫于大海出来,老夫就在这里等着!”

  “诸位大侠,请在此稍候。”那管事沉默了一下,转身走入庄内。

  萧尘暗暗松了口气,看来王长老也是看出了些不同寻常,故而如此谨慎,王长老叫出的那两个人估计曾代表于家去过太行剑宗,所以熟悉。

  不多时,管事再次回来,身边多了一个青色长袍的中年,面色同样苍白。

  “于大海拜见王长老、郑长老,二位长老大驾光临,于家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中年人一来,深深弯下身子,行了个大礼。

  “不知者不罪,老夫此番行踪隐秘,主要是为了调查一些情况,三年未见,二庄主这气色怎么如此差了?”王厚志表情缓和了一些,平缓开口。

  “于某练功急切,受了些内伤,如今又草草出关,引动了伤势。”

  “这么说来倒是老夫的不是了。”

  “不敢当不敢当,天色已晚,王长老、郑长老,诸位少侠,还请庄内叙话。”中年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率先走入庄内。

  “既然如此,我等先行入庄,等于庄主的消息吧。”王厚志吩咐一声,当先走去,一众内门弟子跟随在后,萧尘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进入了山庄中。

  在所有人走入之后,轰的一声,山庄的大门关闭。

  树干上栓着的十九匹马全都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嘶鸣。

  忽然间,嘶鸣声戛然而止,这些马匹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纷纷栽倒在地,眼耳鼻中冒出一丝丝黑气,仿佛被什么东西瞬间掏空了一般,地面上只剩下一张张皮囊。

  山庄内,即使有明亮的月光存在,看起来也是一片朦胧,唯有走在最前方的那个青年,手中的灯笼散发出微弱的光,随着青年的步伐,一晃一晃的。

  众人走在院子的路上,七月的炎夏,依然感到四周的阴冷,仿佛与庄外是两个世界。

  “二庄主,这庄子里的人呢?怎么都不在?”王厚志和郑元德立刻警惕,前者开口问道。

  “世道不好,大部分人协同女眷去山里避世而居,想为后代留些血脉。”中年人回道。

  萧尘走在众人的后面,眼神不断的观察着周围,空气中并没有任何风息,可是小院两旁的树木丛中的枝叶却是不断的晃动,发出轻微的晃动声音,让人心中不由的发沉。

  萧尘的眼神望去,突然间树干扭曲了一下,仿佛浮现出了一张人脸,萧尘惊了一跳,揉揉眼睛再看去,原来是这树干上的一处疤痕,像极了一张人脸,双眼像两个黑洞,嘴巴大张如在嘶吼。

  慢慢的,萧尘从中闻到一股血腥味,虽然很淡,但确实存在。

  萧尘内心咯噔一下,正准备开口。

  突然间听到前面有人大喊。

  “那个二庄主呢,怎么不见了?”

  王厚志脸色异常难看,没想到于大海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失去了踪迹。

  “不是就在你们身后吗?”最前方,提着灯笼的管事,没有回头,平缓开口,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不定。

  众人匆忙回头,脸色顿时又是一变,不但没有看到于大海的身影,就连来时的路都仿佛陷入一片朦胧之中,山庄的大门也不知何时消失了,众人脸色苍白,纷纷停下脚步。

  “这是怎么回事?给老夫说清楚!”王厚志厉声喝问,一旁的郑元德也是右手附在剑上,面色不善。

  “好端端的怎么不走了?最近雨季,山中雾大湿气重,天又黑,视线自然不好……”那管事慢慢回头,脸上挂着笑容,在灯笼昏暗的光线映衬下,显得有些诡异。

  “叫于大海过来!”王厚志目光露出凌厉,沉声开口,此时王厚志心中已觉出不妙,可面色依然镇定。

  一众内门弟子听到王厚志浑厚的声音,渐渐的镇静下来,心中虽然依旧心惊肉跳,但却不至于像刚才那般方寸大乱,惊慌失措。

  “你们可真奇怪,人明明就在你们身后,一直跟着。”管事笑容更盛,整个人也渐渐朦胧起来。

  身后还能看到小路,分明没有任何人,只是一片阴暗,静谧无声,再加上管事脸上不协调的诡异笑容,越发让人头皮发麻。

  “那是……”一名弟子突然惊异出口。

  萧尘顺着声音望去,心底渐渐升起寒意,只见那树干上的人脸居然动了,嘴角渐渐上翘,咧出一个阴森森的笑脸。

  那张人脸的笑容越来越盛,甚至嘴角直接裂开,如同一道巨大的裂口,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涌出来,发出渗人的沙沙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萧尘猛地跳了起来,身子猛然后退,脸色苍白的盯着那张变形的人脸,想从中看出些端倪。

  “什么鬼东西!”郑天一因为没弄清萧尘逃脱赤鳞蛇的原因,一直关注着萧尘这里,自然也看到那棵树的变化,顿时汗毛乍起,惊吓中抽出长剑,猛然斩出。

  一剑落下,树干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裂口,顿时流出鲜红的液体。

  “这树怎么流血了?”郑天一全身猛地一颤,感觉自己这一剑仿佛砍在了人的血肉上,软软的。

  树上的裂口仿佛开了闸一般,鲜血汩汩流出,瞬间就染红了地面。

  一众内门弟子脸色苍白,神色惊恐,越来越多的鲜血流出,散发出刺鼻的腥气,众人压着心底作呕之意,连连后退。

  这时候,周围所有的树木,树干上都浮现出一张表情各异的人脸,使得众人陷入了重重包围。

  后退之间,萧尘后背仿佛靠上了什么东西,脖子凉飕飕的,像是有人在自己耳边呼吸,可明明他一直走在最后,刚刚也看过,身后确实没有人,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些诡异的树还会移动不成?

  萧尘心底发毛,咬牙猛然回头,不是树,可是这口气却没有松,因那消失的于大海,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又出现了,就站在他身后,一双眼白变成了黑色,瞳孔却鲜红如血,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二庄主?你……”萧尘面色苍白,后退中小心翼翼的开口,话话没完,却看见于大海的身子突然飘起,朝着自己飞扑而来,顿时大喝一声。

  萧尘抽出紫棍,一棍刺出,于大海整个人如同落叶一般,被抽的翻滚了一圈,朝着另一名内门弟子飘去。

  那弟子瞬间惨叫一声,栽倒在地,面如死灰,浑身抽畜着。

  噗!

  郑元德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一柄冷剑已然贯穿了于大海的眉心,凄厉之声响起,只见那于大海浑身溢出一团团黑气,瞬间被四周的树木吸食,整个身体干瘪下来,化作一滩黑色的液体,腥臭之气弥漫四周。

  “都勿动!”郑元德翻身一跃,出现在倒地不起的弟子身侧,屈指一探,随即向那弟子几处周身大穴点去,对方这才止住抽畜,但脸色已经变得青黑。

  “这是中了尸毒!”郑元德脸色难看的开口。

  尸毒乃是尸体腐化多年所产生出的一种剧毒,沾之即亡,且极难清除,眼下显然不是帮其解毒的好时机。

  “那黑色的液体是极重的尸毒,沾之即亡,所有人等切勿靠近!幸亏此子并未直接触及,否则就算是老夫,也无能为力。”见得郑元德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一干弟子也都心有余悸。

  “装神弄鬼!”见到有人受伤,王厚志顿时厉喝一声,发出震耳之音,剑光一闪,斩向那引路的管事。

  剑光瞬间将管事劈成两半,可却未见一滴鲜血落下来,两半头颅之间,一片黑乎乎的东西,如粘液一般黏连在一起,散发出阵阵腥臭。

  管事手中的灯笼,瞬间变成了蓝色,两半脸上嘴角大大裂开,发出极古怪的笑声,笑声未落,他的身子飘起,直接扑向郑元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