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修炼剑法
风圣大鹏2018-08-02 20:103,388

  “丫头,你不用看他,这千幻飞花剑法修炼有一个条件,需有玲珑之心,故而唯有女子才可修炼。”剑痴长老笑了笑,其实第一种剑法适合男子,第三种合适女子,方才关于这点他故意没有说,是想考验一番二人的心性。

  萧尘愕然,如此说来,他可做挑选的只剩下两种。

  “弟子清梦凡,愿学此剑法。”清梦凡连忙跪拜,脸上难掩喜色,第一种剑法固然厉害,但单凭无穷大力一项便可看出,并不适合女子,而第三种剑法,显然对她而言最为合适。

  “小子,你呢?”剑痴长老将目光转向萧尘。

  “请剑痴长老再给弟子一点时间考虑。”

  “也罢,老夫就先引这小丫头将剑法拓印下来,你趁着这段时间认真考虑,此事关乎你日后的成就,一定要慎重选择。”

  剑痴长老小心翼翼的取出千幻飞花剑法取出,捧在手中朝着塔楼里的一处暗门走去,清梦凡紧随其后。

  二人走后,萧尘拿起字迹较少的破天九剑,迅速打开,以速记之法快速将其背下来,他读书多年深得要领,练就了过目不忘之能,特别是开脉之后,脑中思路更为清晰。

  萧尘将破天九剑全部记下来,又反复认真的看了数遍,直到暗门再次打开,剑痴长老和清梦凡走出来时,萧尘已经把竹简放了回去,改为拿起无极剑法,眉头深锁,似在琢磨,其实脑海中却是在反复印证记忆中的破天九剑。

  其实从剑痴长老去拓印剑法到完成回来,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剑痴长老做梦也想不到,破天九剑的剑谱上面洋洋洒洒数千字和图画,萧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记下。

  当然这种事一般没有人敢去做,因为修炼武功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旦有所差池,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萧尘在武学一道上,正可谓初生牛犊不畏虎。

  清梦凡得到剑谱之后,拜别剑痴长老,转身离开剑阁。

  “剑痴长老,弟子萧尘,愿意听从长老的建议,选择无极剑法。”萧尘看着剑痴长老走近,直接开口。

  “如此甚好,随老夫来吧。”

  萧尘跟随剑痴长老走到刚才的暗门,里面堆放着许多纸张、绢帛和笔墨,看起来像个仓库,剑痴长老拿过一卷绢帛小心翼翼的把无极剑法整个拓印下来。

  拓印完成后,剑痴长老拿着绢帛的右手微微一震,一股内力涌出,墨迹瞬间干涸。

  萧尘站在一旁观看,对于剑痴长老对内力的精准控制暗暗钦佩。

  剑痴长老折好绢帛递给萧尘。

  “剑痴长老,不知可还有比上乘剑法更加高深的剑法?”萧尘将无极剑法的绢帛收起,压着激动的心情,抬头问道。

  “自然是有,每一宗门都有其镇派绝学,我太行剑宗自然也不例外,不过那种层次的剑法,不是你等所能接触的,就算强行观看了,反而有害无益,习武需扎稳根基,千锤百炼,循序渐进,切记欲速则不达。”

  拜别剑痴长老,萧尘目中带着期待,转身离开剑阁,直接回到了外门的宅院。

  归来时天色已晚,在屋舍内,萧尘找出自己旧时那件洗得发白的书生袍子,扯下一块下摆,铺展开来,准备好笔墨,深吸口气后,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破天九剑的剑谱。

  他下笔如飞,将剑谱一点一点的记录下来。

  两个时辰后,萧尘才放下笔,目中若有所思。

  这本破天九剑的确不同于一般剑法,对体质要求极高,唯有筋络达到铜浇铁铸,力抵万斤的地步,方才能修炼,若达不到要求,强行施展剑招,小则力竭重伤,大则肉身崩溃。

  寻常开三脉武者,运用内力,力气可达四五百斤,萧尘内力精纯非比寻常,才堪堪达至七八百斤,这些都离不开内力加持,若肉体本身在没有内力支撑下的前提下,最多只有两百斤左右的力气,距离万斤简直天壤之别。

  筋乃是力量之源,欲练破天九剑,必须先炼筋提升力量。

  而这破天九剑的剑谱上,开篇便是炼筋之法,且似乎修炼起来非常困难的样子,另外也提到了修炼过程,消耗极大,非大毅力者难以炼成。至于什么样的消耗,秘籍中没有提及。

  萧尘迟疑了一下,看着两种剑法,很快目中露出果断,破天九剑威力甚大,若是不练实在是可惜。

  消耗萧尘倒是不怕,学武本来就是循序渐进,大不了进展缓慢一些,若是内力什么的消耗,萧尘就更不怕了,他早就察觉到自己内力精纯非同一般,多半就是紫棍的原因。

  若说他现在对自己哪方面最有信心,其实除了学识之外,便是内力。

  反正此剑法先修炼筋络,不用修炼招式,与无极剑法也不冲突,不如同时练习。

  既然决定了同修,萧尘不再犹豫,按照秘籍中的要求,仔细看了看将筋练到铜筋的修炼之法。

  开力脉之后,双臂经脉强韧许多,但双腿的经脉却是普通,不如索性从腿脚开始修炼,如此一来,对于开速脉的修炼会有不小帮助,修炼速度也会增加。

  首先需增加筋的韧性,要用百斤之力不断敲打。

  萧尘按照破天九剑中的要求,双拳对着自己的双腿不断捶打,过了整整一个时辰,又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进行拉伸,疼的呲牙咧嘴,这种疼痛比一剑刺入体内还有难以忍受,萧尘不断吸凉气,眼泪都快出来了,好不容易坚持了一个时辰,又开始用脚趾支撑身体跳跃,以此为一个循环。

  修炼了整整一夜,也才完成两遍,距离炼成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萧尘却感觉全身痛苦万分,仿佛轻轻动弹一下,都会传递筋被撕扯的痛,深深感受到了这套剑法的艰难,难怪至今无人能够炼成。

  但是他身为读书人,自然明白持之以恒的道理,他若是知难而退的性格,当年也不会坚持寒窗苦读那么多年,萧尘骨子里就有着异于常人的执着。

  直到第二天时,萧尘双腿刺痛,差点站不起来,走路时双腿都打着摆子,他哆哆嗦嗦的走到院门处,李兴武站在门外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此刻看到萧尘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萧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练剑心切,一时不小心腰筋错环了,没什么大事,不知李师兄急着找萧某,所谓何事?”破天九剑之事说来话长,而且门规严禁弟子私相授受武功,萧尘直接岔开话题。

  李兴武闻言,心中了然几分,不作它想,开门见山道:“萧师兄你是否认识孙凌瑶?听说她最近在找你,此女刁蛮任性是出了名的,萧师兄还是躲着点好。”

  “多谢告知。”萧尘点了点头,对于孙凌瑶那里,想起这姑娘的刁蛮劲萧尘也是头痛,还是躲着走吧。

  李兴武见萧尘不愿多说,也没有追问,而是话锋一转,面色渐渐严肃起来,“萧师兄与我乃同时成为外门弟子,虽相识不久,但这份情谊难得,今天有件事想与萧师兄一谈,还望师兄莫要怪在下交浅言深。”

  “请李师兄直言!”萧尘错开身子,将李兴武让进门。

  双方在屋内坐下,萧尘行动不便,只给李兴武倒了一杯白水,李兴武也不介意,端起抿了一口。

  “萧师兄可知你现在大祸临头?”李兴武放下杯子,眼中露出一抹沉重。

  “哦?”萧尘露出疑惑之色,心中一沉,不由得想到了郑家。

  “不瞒萧师兄,那郑天奇被救过来了,却落得终身残废,此人心胸狭窄,瑕疵必报,如今栽了这么大跟头,必然不会与你善罢甘休。昨日剑阁,萧师兄展现出的剑道天赋了得,李某深感佩服,但此事未必是件好事……”说到此处,李兴武眉头深锁,不断叹气。

  “我既是剑道天才,宗门必然重视,郑家的人权力再大,也不敢将我怎样,怎会不是好事?”萧尘心中清楚,自己在剑道上虽有些天赋,但比起清梦凡那般真正的天才,不免参了些水分。

  “萧师兄的话不错,至少郑家不能明面上对宗内的天才动手,可是你却小看了家族之间根深蒂固的纠葛。家族最重要的什么?颜面!郑天奇那日损的不是两条腿,而是郑家的面子,郑家若是放过你,其他族中子弟颜面何堪。”

  “原本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会用你来当族中子弟的磨刀石,可现在既然知道你是剑道天才,郑家便不可能放任你继续发展下去,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有大靠山或有天纵之资,值得整个宗门重视,若是那样,郑家不但会放下仇恨,主动结交你,更会惩罚郑天奇招惹祸事,不过光是有剑道天赋却还不够,而且你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修行时间尚短,根基太浅。打个比方,我从气脉到力脉,经历了六个年头,每走一步都将内力压制到足够精纯,而你走到这一步只用了一年,你这一年,和我的六年,内力所运行的周天数能对等吗?其实灵药并不是多多益善,难道这么多家族会买不起灵药,为何甘心依附于太行剑宗之下,因为灵药用多了会产生依赖,不利于后期修行,真正的武道高手不是用灵药堆积出来的。”

  “萧师兄若想在太行剑宗走的更远,还望深思……”

  李兴武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便离开了,他也是天赋极高之人,上次剑阁中输给清梦凡和萧尘,心中一直憋着一口气,今日一席话说的极为畅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