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附庸于家
风圣大鹏2018-08-02 20:103,210

  一个时辰后,韩鹏云跌跌撞撞的走回营地,此刻他眼眶发黑,嘴唇发紫,一身衣袍破破烂烂,宛如换了个人,王厚志惊了一跳,赶紧上前按住脉门查看。

  “居然是中了赤鳞蛇毒,这种毒极为猛烈,幸亏韩鹏云及时服下回生续命丹,否则此刻早已毙命,赤鳞蛇毒难解,只能先将他送回宗门。另外那个外门小子呢?”王厚志皱起眉头,眼看着韩鹏云已经陷入昏迷,没办法回答,他叹息一声,为韩鹏云输送了些内力护住其心脉,招呼了两名内门弟子暂时照顾。

  “赤鳞蛇是以群居,那萧尘既无续命丹,也无韩鹏云内力深厚,恐怕已是凶多吉少,可惜现在入夜已深,若是派弟子分开寻找,只怕其他弟子再出事端,毕竟我等尚有要务在身。”

  “郑长老所言不差,赤鳞蛇毒性猛烈,速度又奇快无比,此刻就算去找怕也晚了,不若等天亮再做打算,既然附近有赤鳞蛇窝,你我二人轮流值夜。”王厚志斟酌片刻,缓缓开口。

  丛林中,蜡烛已经燃尽了,萧尘脚下堆积了许多赤鳞蛇的尸体,这些蛇虽然死了,但是蛇头中含有剧毒,将尸体围成一圈,倒也不怕血腥味会引来别的野兽。

  萧尘站在中间,吞下一个蛇胆,顿时一股热流涌遍全身,他立刻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将全身的重力都集中在左脚趾上,运转炼筋之法,左脚如同变成了一个黑洞,将这些气血之力尽数吸入。

  赤鳞蛇的气血果然强悍,眼看着左脚大拇指的古铜色渐渐朝着第二个指头上蔓延,萧尘心中一喜,再次吞下两个蛇胆,继续炼筋。

  五个蛇胆下肚之后,第二个脚趾终于也变成了古铜色,萧尘稍微一试,速度再次有所提升,全力冲刺间,空气中发出一连串音爆。

  时间流逝,天色渐渐亮了。

  等了一夜,众人多少都有些预感,外门这两个弟子,一个修为高深些逃了回来,另一个怕是已经死在了蛇口之下。

  “都怪我,若不是我让两位师弟去做事,他们也不会……郑某这就去找,或许萧师弟还没死,即便是真死了,我们身为同宗,也应把他的尸体带回去。”郑天一神色悲愤的开口,昨夜大家因为担心蛇群出没,都没有休息好,他此刻眼中也布着血丝。

  “郑师兄不必自责,大家谁也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赤鳞蛇,我们陪你一起去找。”

  两位长老亦点了点头,众人纷纷起身,正要入丛林中去寻找。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树丛中,萧尘神采奕奕的走了出来。

  郑天一瞪大了眼睛,一旁的郑天明也是面露不可思议之色,呆呆的看着萧尘越走越近。

  “你没遇到赤鳞蛇?”郑天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韩鹏云,又看看萧尘,难以置信的开口。

  “什么蛇?”萧尘也露出一脸迷惑的表情。

  “韩师弟被赤鳞蛇咬了,险些丢了性命,你又迟迟不归,我们还以及你也被咬了呢!”其他内门弟子唏嘘起来。

  “我追野兔迷了路,让众位师兄见笑了。”萧尘其实早就可以回来,不过为了试验一下蛇胆的效果,特意修炼了一番。

  “萧师弟真是好运气。”郑天一内心翻腾,既有诧异,也有疑惑,但更多的是羞怒,可脸面上却与其他人一般,露出喜悦。

  萧尘呵呵一笑,看似面色如常,可眼底却是隐隐闪过一道厉芒。

  众人再次翻身上马,由于韩鹏云毒伤颇重,一行变成十九人,韩鹏云这一次可谓悲催,出师未捷便先打道回宗了。

  为了这件事还引起了内门弟子的不满,但长老之命难违,那两名内门弟子只好极不甘愿的带着韩鹏云率先回宗。

  十九人顺着太行山脉,朝黄龙河方向,策马疾驰。

  时间一晃,过去了七日,这是萧尘这小半辈子以来走过最多的路,比紫阳县还要远,可惜不是同一个方向,不然还能看一眼这两年紫阳县的变化。

  通过这几天的赶路,令萧尘对这个世界感触颇多。

  一次,大家正在赶路,看到前方一片火光冲天,匆忙赶去才知道是一帮流寇正在村子里奸杀掳掠。

  “我太行剑宗境内,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数名内门弟子眼睛发红,冲了过去,将流寇斩于剑下,其他流寇看到太行剑宗的人,惊愕中纷纷逃窜。

  只见,郑元德长老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剑光所到之处,尽皆人头落地,眨眼之间,十几个无头尸体栽倒在地,郑元德已坐回马背上,双脚甚至未沾地面。

  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甚至连女人和孩子都没有放过,萧尘紧抿着唇,若是自己还是紫阳县里的书生,流寇来时,怕是也如这些村民一般死状凄惨。

  同时,萧尘还很担忧郑元德,此人武功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萧尘内力不同寻常,感知力更异于常人,一路上几次觉察到郑元德不漏痕迹的观察自己,还有与郑天一之间的眼神,此人必定与郑家脱不了干系,甚至自己参加这次任务,极大可能便是这郑元德的杰作。

  如此一来,在没有万全把握之前,就不能让郑天一死,以免惹急了郑元德,逼他亲自动手。而且除了郑天一和郑元德之外,或许还有其他人。

  还有一次夜里,为了行踪隐秘,王长老选择的路线基本绕开村落,在荒郊野外露宿,那一晚却遭到狮群袭击。

  这一路上又是流寇又是凶兽,让萧尘更加觉得,上太行剑宗习武这件事做得太正确。

  途中,郑天一不是没想过再一次暗中出手,但是萧尘一路上颇为谨慎,总是靠近两位长老,而且为了防止韩鹏云的意外再次发生,在众人看来武功最弱的萧尘,便没有再单独行动。

  使得郑天一顾忌甚多,一时间也寻不到机会出手,只是偶尔看向萧尘时,目中不露痕迹的闪过冷芒。

  郑天明也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始终在隐忍。

  萧尘主动靠近两位长老,照顾其起居的同时,其实也是因为身为长老绝无不可能当着内门弟子的面对他不利,自然最为安全。

  由于一路上发生了颇多事情,对于萧尘的举动,这些内门弟子看在眼里,猜测萧尘是心生胆怯,纠缠在长老身边,想得到长老保护,看着萧尘的目光,多了些讥讽。

  一路奔波,不觉间已经接近了黄龙河的地界。

  远远望去,宽阔的河水一眼望不到尽头,如同一条蜿蜒的长龙,好似将大地分割开来。

  “过了黄龙河就出了太行剑宗的地界,那五十名弟子最后一次联系宗门是在黄龙河对岸的驿站,这里距离河东于家不远,我等先去那里落脚,打探消息。”王厚志拉了拉缰绳,带领众人沿着黄龙河疾驰。

  两个时辰后,在众人马不停蹄的赶路下,黄昏将至,夕阳下,一片阴暗笼罩下,河水渐渐上涨。

  穿过树林,前方树木减少,地面上用大青石铺就,覆盖了一片区域。

  “到了。”王厚志突然开口,众人勒紧缰绳,抬头看去,在这区域中坐落着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庄,雕龙刻凤的大门紧闭着,两旁各立着一座怒目圆瞪的大石狮子。

  从这纵横的地域,可以看出这座山庄实力不弱,族人应有不少,只是此刻是黄昏,应该是一大家族人正热闹的时候,此地却显得极为冷清。

  庄内静谧无声,黑漆漆的一片,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给人一种荒凉之感。

  若不是门楣上高悬的两个灯笼,摇曳之间发出昏暗的光,萧尘甚至以为此宅已经荒废了。

  “这里就是河东于家庄,怎么连个守门的都没有?”有内门弟子狐疑了一句。

  “此地有点不对劲,我们此行是为了查清五十名内门师兄失踪的原因,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是不是先不要贸然联系附庸家族比较好?”萧尘皱起眉头,轻声开口。

  王厚志原本也觉得此处透着诡异,可一听萧尘这话,反而想起自己怎么能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被这点小事吓退,于是神色从容,淡淡开口。

  “区区一个于家而已,世世代代依附我太行剑宗生存,如今能为我等服务也是他们的荣耀,有老夫在此,谅他们也不敢无礼,郑长老以为如何?”

  “王长老所言极是。”郑元德点了点头,对于眼前这于家压根没有放在心上,以他的武功,在这太行剑宗境内足可横行,除了宗主和五大掌座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威胁到他的生命。

  “既然如此,今夜在此休息,明日再查探消息。”王厚志说罢使了个眼色,一个内门弟子会意,立刻走上前去敲门。

  其余众人也跟着翻身下马,分别把马匹栓在山庄门前的大树下。

  嘎吱一声,大门打开,一阵阵的阴风好似从地狱中忽闪出来一般,让人心头莫名的发凉。

  在大门的阴暗之处,隐约的能够看到一个人影,无声息的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众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