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小试身手
风圣大鹏2018-08-02 20:093,016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同宗之中,你敢公然违抗门规,谋害同门性命不成?”萧尘拿捏不准冯大俊的武功高低,可他性格一向稳重,言语间,脚下后退连连,却在后退的同时,算准冯大俊的落脚时机,脚底暗暗用力,一缕内力透出涌泉,瞬间冲入地下。

  这动作落在冯大俊眼中,顿时心头大定,认为他怕了想跑,想到刚才羞辱之仇,越发气势如虹,一招刺剑式,将快、狠、准拿捏的恰到好处。

  冯大俊嘴角微微勾起,仿佛看到了萧尘惊慌失措,开口求饶,交出药膳房名额的情景……可就在这时,冯大俊脚下一空,一脚陷入了一个奇形洞里。

  平整的地面,不知为何,竟然会出现一个坑洞,偏偏不偏不倚就被冯大俊一脚踩入。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甚至连演武台上比斗中的卓瀚海和宋志平,也都彼此停顿了一下,可见其声之大,音调之惨。

  噗通一声闷响,冯大俊脸先着地,惨叫声被淹没在石板上,整个人贴着地面,滑出去一丈开外。

  四周众多杂役哗然,传出大笑之声,甚至一些外门弟子也都嗤笑不已,从未见过有人施展剑招之时,自己摔成如此惨状,唯有两三个外门弟子,看着冯大俊脚下的坑洞,露出沉思。

  萧尘看都不看冯大俊一眼,转身就要离开,其实对于冯大俊,萧尘私下打听过,此人属于养马房的杂役,这身份并不算什么,可是他还有一个身为外门弟子的表兄,在杂役处除了少数人不敢招惹,行事起来不免带着几分嚣张。

  冯大俊此时的武功萧尘已然看透,能落入那一脚,可见还是个未开脉的,正面冲击并不惧怕,况且他在自己这里还真没占到什么便宜,所以萧尘也懒得与他计较,给他个小教训,望他日后能有所收敛。

  “萧师弟,且慢。”

  萧尘抬眼看去,前面走出三个穿着杂役服饰的青年,一身的马骚味,萧尘下意识皱了皱鼻子,原本他也和周遭这些人一般,在这种空旷之地闻不太出来,可自从炼精化气,有了内力之后,五官六识变得异常敏锐。

  认出这三人方才与冯大俊站在一起,不知何时,竟绕到了自己身后。

  “三位师兄,在下奉田师姐之命给孙长老送药膳,正要回去复命,你等在此阻拦,是意欲何为,若是耽误了孙长老之事,只怕大家都担待不起吧!”萧尘顿了一下脚步,神色肃然。

  三人一愣,彼此看了一眼,皆是看出对方眼中的犹豫之色,尽管大家份属一房,冯大俊又有个外门表兄照拂,可这些好处,都不足以让他们去开罪孙长老。

  太行剑宗谁人不知,孙长老极擅长培育各种名贵药草,即便是各峰掌座,对孙长老也是礼遇有佳。

  可三人在杂役处摸爬滚打多年,岂能被眼前的少年一句话就唬住,且不说结局到底会不会惹到孙长老,单是眼下,这众目睽睽的,若是直接退开,那可是面子里子都挂不住。

  “萧师弟误会了,我等并无阻拦之意,只是萧师弟贵人事忙,想见一面可不容易,冯师弟一直有事相商,心急如焚,我等也是出于同门之谊,这才叫住了萧师弟。”说话的,是三人当中那个身材高瘦之人,一双倒三角眼,尽管嘴角含笑,却让人觉得说不出的阴冷。

  萧尘目中闪过一丝冷笑,早就知道,对方不可能单凭他一句话就让开,可只要他们不联起手来对付他,那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萧尘,我与你势不两立!”

  这时候,冯大俊已经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两管鼻血流出来,被他用手胡乱一抹,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狼狈。

  此时大吼一声,红着眼睛,扬剑而起,九式入门剑法在他手中,收放自如,引来周围一片叫好起哄之声。

  冯大俊顿时神色大震,他资质颇差,十年来也才仅仅开了两脉,自知晋升无望,索性将一切精力花费在修炼剑法上。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想尽一切办法加入药膳房。

  萧尘虽然只是一脉,但内力却比冯大俊精纯了数倍,故而冯大俊此刻施展的九式剑法,在他看来粗浅不说,而且动作缓慢,毫无变化。

  一招钩剑式过来,被萧尘轻松以木剑一带便晃了过去,挑剑式,撩剑式,缠剑式……转眼之间,数十招下来,都被萧尘一一破解。

  若非冯大俊仗着内力比萧尘深厚,强行压制萧尘,早就在招式上落败了,可即便如此,他的内力消耗却是比萧尘快了很多。

  四周一片哗然,这些杂役原本见萧尘的打扮,心生鄙夷,此刻却被这一幕震撼,露出无法置信之色。

  “这萧尘,他是怎么做到的?好像未卜先知,每每都能猜到那冯大俊的剑招会落在哪里……”

  “此人不是才入宗不足一年么,竟对九式剑法了解如此透彻!”

  “糟糕,我对这九式剑法,还有些不通透之处,此刻竟然有股想要找他请教的念头……”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冯大俊急了,一招一式连防御都不顾,刺向萧尘。

  咔嚓一声,萧尘手中木剑被冯大俊以内力震断,冯大俊眼中露出精芒,好机会!

  落剑式,身体旋转,手中之剑带着凌厉之气,狠狠落下!

  铛!

  一声巨响,冯大俊整个手臂被震的一麻,定眼看去,萧尘手中居然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根木棍,这木棍也不知是什么木头,坚硬如铁,他饱含内力的一击,居然没有被斩断。

  冯大俊踉跄后退几步,站不稳身子,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面色煞白,体内两脉内力彻底干涸。

  他心中升起无限的委屈,他的九式剑法来回施展,竟然全部无功而返,反观对方,每一式都轻轻松松化解,甚至都没怎么消耗内力,他咬牙怒视着萧尘,若是眼神可以杀人,萧尘一定被他杀了无数次。

  入宗十年,九式剑法冯大俊也修炼了十年,自认为早已融会贯通,剑招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可是今日他才发现,这九式剑招竟然还可以反过来施展。

  其实,萧尘这里当然还有更多变化,只是这冯大俊将九式剑法修炼的炉火纯青,反过来施展正好将其死死压制。

  养马房那三人此刻早已退回人群之中,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冯大俊一招招剑法,居然被对方压制的死死的,反正他们刚才已经帮过忙了,机会有了,是冯大俊自己把握不住,可怨不得人。

  “都围在此处干什么呢?杂役处活还能不能干?都该干嘛干嘛去!”

  就在这时,杂役处的圆脸青年,拨开人群,走向萧尘。

  “刘巍师兄。”所过之处,众人纷纷行礼,一见是杂役处执事亲自来了,便纷纷离开。

  不一会儿,此处再次空旷起来。

  最后,冯大俊双目通红,恨恨的瞪了萧尘一眼,又转头看了看刘巍,之后转身一瘸一拐的离去。

  “萧师弟,没事吧,师兄可有来迟?”刘巍脸上露出关心之色,其实他早就在此地,本想趁着萧尘危急之时出现,救他下来,也好使他欠自己一个人情,可没料到萧尘竟然如此迅速的解决掉了冯大俊,如此看来,这萧尘能被楚掌座看重,亲自带入宗门,果真是有些过人之处!

  “刘师兄来的正好,上次刘师兄替我引荐药膳房之事,一直没有机会向刘师兄道谢呢。”萧尘见刘巍出现的时机如此巧合,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萧师弟客气了,其实我本来应该早就到了,只是方才遇到苍云峰掌座大人,他让我给萧师弟捎句话。”

  萧尘一听是楚苍生找自己,连忙回道:“请刘师兄但凭吩咐。”

  “楚掌座的意思,让你准备一下,参加月底苍云峰的外门弟子考核。”

  “啊?”萧尘一愣,入宗也有大半年了,外门弟子的待遇,他自然听说过,若是成了外门弟子,那肯定与天材地宝是无缘了,不由得微微皱眉。

  “刘师兄,听说外门弟子每三个月考核一次,各峰只取三人,若考核不过,依旧是杂役身份是吗?”思索间,萧尘回想起门规中的一条规定,关于外门考核不过者,贬回杂役。

  刘巍干咳一声,有些同情的看了萧尘一眼,道:“楚掌座还说了,旁人考核不过,会被贬回杂役,若是师弟你考核不过……便要逐你离开宗门。”

  “什么?!”萧尘大吃一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