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闭关开脉
风圣大鹏2018-08-02 20:093,484

  萧尘满脑子都是楚苍生那句,考核不过,逐出宗门的话,连刘巍与他告别都没太注意,他思来想去,自己至始至终也就只有初入宗门时,见过楚苍生那么一回,好像没有哪地方得罪他啊!

  本以为,楚苍生将他扔在药膳房大半年,早就忘记了他这个人,怎么如今突然想起让他去参加外门弟子的考核,而且考核不过竟然要逐出师门这么严重!

  萧尘皱着眉头,思索之间,不知不觉已回到了药膳房。

  踏进大门,便看到几个胖子拎着大勺,围着灶台忙碌着。

  萧尘看着田楚楚等人的身影,心中反而落定下来,田楚楚等人看到萧尘,也都放下手中的活,拎着大勺跑过来,地面又是出现一阵震颤,萧尘不觉露出笑容。

  “田师姐,朱师兄,邢师兄,王师兄……”萧尘一一招呼,神色一肃,道:“我打算参加这一次的外门弟子考核,而且必会取得前三名,成为外门弟子,可如此一来,就不能待在药膳房了,这些日子以来,多谢田师姐和各位师兄的照顾。”

  朱老二等人刚要说些什么,被田楚楚挥手制止,田楚楚拍了拍萧尘的肩膀,“小十一,这件事师姐已经听说了,楚掌座传令来过药膳房,这外门考核是要精中选精,不论有多少杂役参加,最后各峰都只取以最快速度完成考核的三人。”

  “距离考核开始还有两月有余,师姐给你好好补补,刚好过两日便是孙长老的闭关之日,往年闭关前他都会大肆进补一番,咱们药膳房的人,既然要参加,就必须拿回来第一,给他们瞧瞧!”

  众人都是笑了起来,催促萧尘回到屋舍内,什么活也不用做,只管修炼。

  萧尘盘膝坐在屋舍内,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心中明白,既然要决定参加外门考核,那便要在这两个月之内连开两脉,唯有开了力脉,获得一虎之力,才有机会完成考核。

  今日从观战外门弟子之战,到与冯大俊一番比斗,使得萧尘对于内力的运用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萧尘心中前所未有的通明,一气吐纳法的第二幅图要比第一幅图繁复许多,就连心法注解都十分深奥,以萧尘的过目不忘,熟读百家经书的才学悟性,很快就感悟到了其中的奥义,这一点要比旁人快出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

  按照第二幅图的动作,坚持了一个时辰之后,体内气息宛如涓流一般,一点一点的开拓着各处经脉,直到游走了一个大周天,萧尘已是浑身酸痛难耐,但他仅仅只是稍微松弛了片刻,就又开始修炼。

  一夜苦修,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一连十日,萧尘除了吃喝拉撒之外,没有踏出过房门一步,这样枯燥的修炼,对于刚刚开始习武之人而言,很难坚持下来,可萧尘十年寒窗,早已习惯,竟没有半点放弃。

  直至过去了半个月,萧尘前些日子的厚积薄发,身子一震,开辟出了第二脉。

  田楚楚等人也被萧尘,如此刻苦的修炼给惊到了,要知道养气开脉都并非易事,图虽易懂,可真正去修炼,一气吐纳法的每一层姿势不但对身体的柔韧度要求很高,而且为了配合经脉运转,动作都十分刁钻,若要一丝不差的做到,更是要忍受非常人所能忍受的剧痛,需有强大的毅力才能坚持下去,平时杂役处的人都是时隔数日才进行一次修炼。

  这半个月来,萧尘的疯狂,让田楚楚等人触目惊心,同时也是胆颤心惊,头一次遇见这样玩命般的修炼,可是在他们看到萧尘坚定的目光后,劝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日傍晚,冯大俊一脸病态的走出养马房,他身上伤势不重,可右脚被绊住,摔倒的那一跤,最为严重,加上后面一番比剑,回到屋舍时,脚已肿的如同猪蹄,休养了半个月,直至今日才可以活动自如。

  以往在杂役处都是旁人高看他一眼,可那日之后,不论旁人怎样目光,冯大俊都觉得那是在嘲讽他。

  这半个月以来,他深居简出,越是这般,越恨萧尘,若不扳回这一局,日后在杂役处怕是没脸待下去了。

  可一想到要扳回面子,便一直犹豫不定,即使是现在,也还在迟疑,一直想了很久,看着桌上的锦盒,才一咬牙,豁出去一般,抓起锦盒,走出杂役区域。

  冯大俊手中持着令牌,一路来到苍云峰的山脚,这里屋舍不多,唯有外门弟子,才有资格住在这里。

  “魏福表哥,冯大俊求见。”冯大俊走进院子,站在屋舍外,抱拳一拜。

  屋子中盘坐着一名看似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身穿一袭麻色衣袍,面容普通,但是那脸上带着一丝傲然,并非刻意露出,而是有多年自信养成,双眼中露出慑人的眼神。

  “有事?”

  “回魏表哥的话,我准备多年,终于弄到了药膳房的名额,准备等日后进去了,想办法克扣些珍贵药材,孝敬表哥,好让表哥早日晋级内门,这是一颗天山雪莲子,还请表哥收下。”

  “哦,你倒是有心,进来说话吧,回想起来,我们表兄弟也好久没有叙旧了。”

  冯大俊轻轻推开门,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迈过门槛,将手中锦盒放在桌子。

  “魏表哥……其实这个事,被人给捷足先登了,不过,只要把那人赶走,我有把握再挤进药膳房。”见魏福表情平静看不出喜怒,冯大俊赶紧开口,他心里非常明白,外面传他们两个人是亲戚,可实际上很少走动,彼此间更无亲情可言,否则一直以来,魏福贵为外门弟子,根本不曾提携他一把,平日里对他更是毫不理会。

  魏福闻言顿时就有些怒了,露出不耐烦,听到后半句,表情才慢慢缓和下来。

  “那人什么来头?”

  “是个新入宗的,没什么来头。”冯大俊赶紧回答。

  “冯大俊,你当你白痴还是当我白痴?你准备多年,他若没背景,怎么可能刚来就把你顶替了,你还是回去吧。”魏福淡淡开口,神色内露出一抹不耐烦。

  “我哪敢骗表哥你啊……那个人叫萧尘,我专门打听过,虽说是楚掌座带入门的,可楚掌座也下了令,这一次外门考核,此人若是不能通过考核晋升外门,便会被逐出宗门,可此人入宗不足一年,连一脉都未开,楚掌座此举,明显是不想留此人。”冯大俊急忙回道,神色极为坦诚。

  “萧尘……这个名字确实生疏,按照宗门的规矩,若是让这萧尘真成了外门弟子,那药膳房培养人才有功,这空缺的一个名额,田楚楚可以任意指派,如此一来,无论田楚楚怎么指,也指不到你的头上。”魏福略一沉思,双眼中露出睿智之芒。

  “都怪那个萧尘,我之前头脑一昏,前去药膳房门口理论,估计是那个时候,无意间开罪了田师姐。”冯大俊恨恨不平的咬牙道。

  “蠢,你是原定的人选,可楚掌座二话不说便把你换掉,那田楚楚怎会再选你,但刘巍不同,此人见利忘义,之前又受了你的贿赂,且有我在此压着,这个忙,谅他不敢不帮。”

  “表哥的意思是,不管此人是否有能力成为外门弟子,我们都必须先下手为强,阻拦萧尘不让其参与外门考核,届时此人必会被逐出宗门,那时药膳房的空缺,自然是由刘执事一手推荐!没想到楚掌座此令,竟为我们兄弟行了如此方便,若是萧尘外门考核失败,又回到药膳房,那才难办了。”冯大俊双目一亮,露出笑容。

  “表哥放心,此事一成,我冯大俊愿以性命担保,日日供表哥享用药膳,每次克扣下来的天材地宝,八成都孝敬表哥,我自己只留两成,以保修炼。”冯大俊立刻许诺,他心底清楚,若是说全给魏福,连他自己都不信,更何况魏福,所以他明确说出自己会留一小部分,这样反而能取信魏福。

  “你最好记住自己今日的话。”魏福双眼精芒一闪,勾起嘴角。

  “若有半句虚言,便叫我修为停滞不前,此生永无后天小成之日。”冯大俊抱拳,深深一拜。

  魏福点了点头,对于习武之人而言,此誓比死还重。

  “阻拦萧尘此人考核不难,不过此事的关键,还在你身上,你如今修炼如何?”

  “我苦修十年,如今距离开三脉,还差一些火候。”冯大俊如实回答,心中揣摩着魏福此话的用意,在他看来,只要弄清萧尘是去哪座峰考核,途中拦截便可,但魏福好像不是这么打算。

  冯大俊转念一想,考核当日田楚楚等人必定相送,而且那是三月一次,晋级外门的大事,宗门内外瞩目,若是动静闹大了,引起执法堂的注意,反而不妙。

  魏福伸出手,瞬间握住了冯大俊的手腕,惊了后者一跳,不过随即放松下来,片刻后魏福松开其手。

  “你如今气脉已满,只因所修功法下乘,才难以突破力脉,我这里有破元经的前三层,配合我这把青光剑,以你的基础,少则三日多则十日,定能冲开第三脉。”魏福略一斟酌,拿出身边的那把青色宝剑轻轻抚摸了片刻,和一副绢布,一起递给冯大俊。

  “多谢表哥,我冯大俊此后,定当为表哥,尽心竭力!”冯大俊激动的接过,若说刚才还有些迟疑,此刻却是死心塌地,哪怕此剑只是借他暂用,可只要有了此剑,这一次,定能将萧尘那根古怪的木棍斩断。

  冯大俊走出魏福的院子时,整个人都兴奋的颤抖着,半个月前演武台下,他丢尽了面子,就连同一杂役房的人,都有些看不起他。

  这一次,有了破元经,有了青光宝剑,他一定要想所有人证明,他冯大俊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