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外门考核
风圣大鹏2018-08-02 20:103,632

  由于站在其他人的角度,看不到青光,所以在看见萧尘这个时候,居然把眼睛闭上,田楚楚等人心急如焚。

  萧尘开脉后,六识敏锐,躲过刺眼的青光,就在耳边风声呼啸的刹那,猛然睁开双目,剑尖一挑。

  铿!

  一声刺耳的巨响,长剑撞上了青光宝剑,冯大俊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山石路旁的小树上,萧尘却依旧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众人纷纷看去,全都大吃一惊,魏福更是倒抽一口气,这冯大俊由于累积多年,才突破三脉,体内内力厚重,已属难得,否则他又怎会将破元经和青光宝剑借给冯大俊,可即便如此,居然一招,就被对方震飞。

  紧接着,魏福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发现冯大俊手中,自己的随身佩剑,剑身竟然歪了!

  这得有多大的力量?

  养马房众人在看向萧尘时,目中露出忌惮之色。

  “你、你怎么也开力脉了?这不可能,我修炼可是破元经!”冯大俊挣扎着起身,看着萧尘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这才多长时间?自己可以说是凭借了魏福的点拨,可是萧尘呢,他才入宗不足一年,凭什么?

  如今两人都是三脉,上一次萧尘剑法诡奇,令冯大俊措手不及,可这一次却是硬碰硬的实力对拼,萧尘的力量之强大,令冯大俊露出惊恐之色。

  容不得冯大俊多想,萧尘弃剑握拳,身子一晃,再次逼向冯大俊,他初入太行剑宗,不想与任何人为敌,更不想招惹是非,只想本本分分学武,奈何此人几次三番找他麻烦,起初仗着习武多年,欺他不会武功,更在演武台众目睽睽之下,联合养马房众人当众要羞辱他。

  现在更是堵在灶火房前与他决斗,为的就是想把他从灶火房赶走,可他为什么不敢去找刘管事,不敢找田师姐?是因为他欺软怕硬,如此小人,若不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日后定会不依不饶。

  “萧尘,你敢!门规不许弟子残害同门!”冯大俊双目一凝,露出恐惧,竟然有了退缩之意,他没想到萧尘修炼如此变态,只以为后者年纪已足十七,毫无根基,不适合习武,却没想到,对方资质逆天,竟然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接连炼精化气,养气开脉,到了如今的地步。

  回想自己,耗费十年,才开脉成功,若是他早知道萧尘修炼速度这么变态,一定不会来招惹萧尘,然而此时后悔,为时已晚。

  “是你挑战在前,何来残害之说,你既然敢来,就要承担后果。”萧尘冷冷开口,举起拳头,对着冯大俊砸了出去。

  既然大家都开了三脉,他就不能留着冯大俊明天在考核上再给自己添乱,他就是要打怕冯大俊,让对方对自己这里产生恐惧之心,不敢招惹。

  冯大俊惨叫一声,倒飞出去,撞断了一棵老树,陷入昏迷。

  魏福淡淡扫了一眼陷入昏迷的冯大俊,平静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双眼看向萧尘时,不断闪烁。

  萧尘背部微微紧绷,心中暗暗警惕,其实他下手打冯大俊,不想让冯大俊在外门考核上捣乱倒是其次,还有一个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激怒魏福。

  若是这个时候魏福敢动手,他一个外门弟子,出现在药膳房这个地方,等于欺上了门,不占地利,门规也不允许。

  就算他出手,占了便宜,必会受到门规处罚,若是在田楚楚手上吃了亏,他不声张也就罢了,否则一样会受罚。

  可惜此人的深沉,还在萧尘的想象之上。

  魏福面色一冷,深深的看了萧尘一眼,甩袖离开。

  萧尘皱了皱眉头,此人离去,日后外门里又是一患。

  “萧师弟果然深藏不露,佩服。”养马房众人中,身材高瘦之人,三角眼微微眯起,抱了抱拳,随后与其他人一起,拎着冯大俊快步离去。

  萧尘看着这群人的背影渐渐走远,收回目光,拾起地上的长剑,递给田楚楚。

  “多谢田师姐。”他递出时,目光落在长剑之上,感觉得出这把剑虽然比不上冯大俊手中的青光剑,却也是把好剑,不过注入内力之后,仿佛感觉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冰凉内力,似要碎裂,可那紫棍却能源源不断吸收他的内力,没有半点反应,这又是怎么回事?萧尘越发觉得紫棍神秘。

  田楚楚微笑点头,收起长剑,这时候,朱老二和邢老三等人来到萧尘身边,一个个看着萧尘眼中露出笑意,别人不知道,可他们却清楚,萧尘自从入宗以来每日夜里从未停止过修炼,特别是最近这一个月,看得出萧尘为了不离开宗门,付出了多少努力。

  今日看见萧尘出手,他们心中除了震惊,更多的是佩服。

  “今晚加餐!”田楚楚大掌一挥,顿时药膳房内传出一阵欢呼。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太行剑宗的五座山峰的峭壁,大量的杂役弟子快速赶来,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心情带着紧张与期待。

  其它诸峰一如既往,唯有苍云峰的峭壁之下,当那些杂役弟子靠近之时,立刻就看到了,四个头顶着大白帽之人,其他三人身材圆润,壮如小山,相比之下,唯独萧尘身子单薄如纸,腰间更是别着一根木棍,极为显眼。

  倒不是萧尘想出风头,只是这些日子,特别是最后这大半个月,田楚楚和几位师兄都把天材地宝的大头分给他吃,得到他们这样无条件的支持,萧尘自然要堂堂正正的显露出自己属于药膳房的身份。

  “今儿个吹的什么风,怎么把药膳房的人吹来了?”

  “药膳房那么多油水,这四个人脑子抽风了,居然跑来跟咱们抢名额!”

  “诸位,在下听闻药膳房的人,一个个都是深藏不露,就算面对外门弟子,也是不落下风,咱们不可不防,还有那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不能被他的外表蒙蔽。”

  这些杂役看到萧尘几人之后,纷纷议论起来,一个个目光都带着敌意。

  也有几人,神情傲然,完全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也懒得关注药膳房这几人,这些人往往都服饰各异。

  “田师姐,那些是什么人?”萧尘目光投向那些没有穿杂役衣服的年轻男女,从其表情看得出,这些人根本看不起杂役。

  “那些人来自我太行剑宗一脉的附庸家族,他们无需做杂役,在家族内修行,到考核之期才会来参加,若是脱颖而出成为外门弟子,便会受到家族重视,某个家族若是出现资质优异之辈,甚至可以免去考核。如今外门第一高手,韩鹏云,便是出身南岭韩家,剑灵之体,被周长老看中,收为亲传弟子。”

  “小十一,这些家族势力在宗内盘根错节,你最好不要轻易招惹,外门当中那魏福已经视你为眼中钉,若此次踏入外门,一切慎之。”田楚楚皱着眉头,一句句叮嘱着,通过大半年的相处,从萧尘给大家代笔家书,还有修炼的刻苦,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今日田楚楚和朱老二,邢老三陪萧尘参加考核,其他几人包揽了药膳房的工作,经过昨天萧尘和冯大俊那一场对决,此刻药膳房的人对萧尘充满了信心。

  萧尘看着面前峭壁上的藤蔓,考核内容昨晚田楚楚已经告诉了他,考核称为登龙门,实际上就是攀爬山崖,以最快速度爬到崖顶者为胜,取前三为外门弟子。

  攀爬山崖,全身都在发力,如游泳一般,它考教的是个人的力量,毅力,与勇气,过程如逆水行舟,逆流而上,若能坚持胜利,那便是鲤鱼化龙,一飞冲天。

  在攀爬的过程中,最应注意的是内力的运用之法,内力如一碗水,过多过少的使用都会关系到胜负,为了保险起见,昨晚田楚楚还拿出十根青钩藤给他练习。

  十根青钩藤粗短不一,哪怕其中最粗的一根,都无法承受萧尘霸道的内力,即使仅仅一丝,都会将其撑裂。

  其实再深想一下,萧尘倒也释然了,就连田楚楚的随身佩剑,都难以承受,更何况这青钩藤。

  可若是就此放弃,显然不是萧尘的性格,否则他也不会一连考取功名数年无果。正因为他寒窗苦读多年,耐得住寂寞,更有常人所没有的毅力。

  正在这时,一声包裹着内力的浑厚之声,从峭壁顶端传出,响彻天际。

  “外门考核,登龙门,即刻开始……”

  随着声音,一声深远的钟鸣之音,在宗门内回荡开来。

  与此同时,所有杂役如开闸的洪水,瞬息之间,涌上峭壁,一个个内力涌出抓着还未开始考核时就选好的藤蔓,手脚并用,快速往上爬去。

  萧尘反应极快,如同猛虎出栏,双掌立指成爪,将内力运转到指尖,对着峭壁狠狠一插,坚硬的岩石顿时如同豆腐一般,出现了五个指洞,身子也随之腾起。

  其他人抓着青钩藤,身体灵活,速度也是极快,而这时候,萧尘匍匐在岩壁上的身影就显得十分显眼。

  “看那个药膳房的,居然舍近求远,没使用青钩藤!”

  “哼哼,他以为自己是后天小成境界不成,徒手也想攀过百丈峭壁,不自量力。”

  萧尘的所作所为立刻引起一片嗡鸣,有震惊,但更多的是嘲讽。

  徒手攀爬,考核中没有明确禁止,是因为危险性太高,根本没有杂役会这么做。

  “田老大,你昨天不是已经教过他了,十一师弟怎么不使用青钩藤呢?他这么做根本坚持不到崖顶。”朱老二看着萧尘双手交错攀爬的身影,露出焦急之色。

  “小十一学问广博,不像是莽撞的人,这么做定是有他的用意。”田楚楚也是皱起眉头,比起众人,田楚楚更是无法理解,她怕萧尘第一次攀爬,难免内力分配不均,后继无力,不但给萧尘讲过规则,更是给了他青钩藤练习。

  可是萧尘居然压根没有使用青钩藤,百丈峭壁徒手对她这种练过轻身术之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刚开三脉的萧尘,显然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鸿沟。

  幸亏力脉已开,否则连坚持下去的力量都是不够,尽管如此也是难如登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