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红衣少女
风圣大鹏2018-08-02 20:093,460

  下山之后,李姓少年便已向族中长辈报信为由,自行离去。

  段书书既没阻拦也没有恼怒,表情淡然的带着萧尘和清梦凡继续往前走。

  途中萧尘看到了田楚楚和白二师兄的目光,焦急中带着担忧,似乎有事要告诉他,但此刻显然不是说话的时机,萧尘只是点了点头,快步跟在段书书身后,渐渐的,萧尘走入了他这大半年来,从未踏入的区域。

  太行剑宗有五座主峰,分别位于东南西北中,周围诸山脉脉相连,每座主峰的半山腰都有一个杂役处,如萧尘所在的药膳房,便是苍云峰杂役处,截止于半山,山顶之处,乃是内门弟子以及诸位长老的住所。

  五座主峰皆如此,至于五峰之间的广阔的山涧区域,环绕着一排排屋舍,那是属于外门弟子的所在。

  “这里便是外门所在,诸峰之间的外门区域相距不远,相互竞争激烈,宗门为了培养真正的高手,不禁止相互出手,更设有演武场可公开厮杀,你等……好自为之吧。”段书书带着萧尘三人来到苍云峰脚下的外门区域,犹豫了一下,淡淡开口,在他看来萧尘对临川郑家的人,就算是考核,那也是弄出了人命,在外门必定不会好过,想到这里,看着萧尘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怜悯。

  在外门区域,萧尘看到不少外门弟子,对着段书书微微点头,至于面孔生疏的萧尘和清梦凡,则被无视了。

  二人也不介意,不一会儿,三人来到一处屋舍,这屋舍有二层之高,青石砌成,给人一种古朴厚重之感。

  “段书书拜见执事,此女清梦凡,是此次外门考核第一人,此子萧尘,为第二,符合外门晋升要求。”

  段书书对着门口一拜,屋舍的大门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从里面渐渐地退开,紧接着走出一名神色清冷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很随意的摆了摆手,表示他知道了,段书书再次一拜之后,转身离开。

  “清梦凡,萧尘,赐你二人单独屋舍,身份令牌,外门弟子衣袍及精铁剑一柄。”执事目光淡淡扫向二人,右手一甩,立刻有两个灰色的布袋分别落在萧尘和清梦凡手中。

  萧尘打开手中的长长的布袋,里面有一张简易地图,描述了这片外门区域,以及一处偏僻的屋舍,是属于萧尘的住所。

  “怎么没有功法秘笈?”清梦凡没有去在意布袋,而是抬头问道。

  “一气吐纳法你练完了吗?若是你有本事入得哪位长老门下,自然有新的内功心法可学。”执事冷笑一声。

  清梦凡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外门弟子平时连长老的面都是难以见到,何谈拜师。

  萧尘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上次从冯大俊口中便听出还有个破元经,就比一气吐纳法高深,怎知到了外门,内功心法和剑法都还是基础。

  拜长老为师更是不可能,若是简单,田师姐他们又何必守着药膳房。

  “不知剑法需要如何获取。”萧尘沉吟片刻,开口问道,他想刚才执事既然强调了内功心法,那剑法或许还有希望的。

  他的入门剑法已经修炼有成,外门里还有个魏福与他不和,内功修炼不可一蹴而就,唯有得到更加高深的剑法,方能增强自身。

  “剑法获取需通过剑阁考核,才可另行赐予,你等明日一早,前往剑阁。”执事一甩衣袖,屋舍大门砰的一声关上,房内传出执事的声音。

  清梦凡不言一语,直接转身离开。

  萧尘皱起眉头,抬头看向关闭的大门,暗叹一声,这女的问话莽撞,显然令这位执事心生不满,说不准连他也给记上了。

  自己同期晋升外门的同宗,脾气一个比一个怪,一个女孩那么好强,而且冷淡的跟冰块似的,另一个就更怪了,连外门执事都没去拜见。

  略一思索,萧尘便转身朝着外门区域外走去,屋舍还有紫棍的事情可以等晚上再慢慢细看,可是今天看田楚楚三人的神情,显然是发生了什么极为要紧的大事,故而萧尘决定先去一趟药膳房。

  萧尘走在通往山腰的山石路上,药膳房为了方便为掌座和长老服务,地理位置比杂役处其它各房略高一些,当他接近药膳房时,里面竟然传出嘈杂怒骂的声音。

  “田师姐,发生了什么事?”萧尘脸色一变,连忙快走几步,药膳房的门大敞着,门内站着一个身穿火红色纱衣的少女,一手叉腰,一手握着翠绿的鞭子,神情傲然,压制的药膳房众人大气都不敢喘。

  “萧尘?你怎么回来了?”一旁的田楚楚看到萧尘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大变。

  “就是你吧,哼,就凭你这蛀虫,也想当外门弟子,先吃我一鞭再说!”红衣少女看到萧尘手里的包袱,顿时猜出了他的身份,入宗不足一年,突破一脉,成为外门弟子,他凭什么,肯定是平日里没少偷吃灵药。

  红衣少女粉雕玉琢,像个瓷娃娃,可出手却极为强势,不等萧尘说话,长鞭一甩,如灵蛇一般,向着萧尘缠来。

  萧尘心中一惊,被逼之下只能抽出紫棍迎上,这红衣少女敢来药膳房捣乱,显然有些来历,可是刚见面就对他狠辣出手,又辱骂田师姐他们,他自然不可能再忍,也不伤她,但要给她个教训。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少女年纪轻轻,一身功力十分了得,长鞭无孔不入,使得萧尘的九式剑法极难施展开。

  “我倒要看看你这蛀虫,有几分本事!”红衣少女神色轻蔑,嘴角带着冷笑,旋转翻腾之间,长鞭呼啸而出。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何况是莫名其妙被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女人看不起,萧尘面色一冷,内力涌入紫棍,刹那间,仿佛有一种血脉相连之感。

  嘭的一声,缠绕着紫棍的长鞭,刹那间断裂,掉落在地面上,仿佛枯萎一般,变成了蔫黄色。

  “十一不可!”

  原本众人以为以这位大小姐的武功,完全可以打萧尘一顿出出气,可谁知道萧尘居然……当众人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是来不及了。

  红衣少女惊呼一声,连退了四五步,这才稳住身形,一双美眸盯着萧尘,满脸的不可思议。

  “孙师姐,萧尘不懂规矩,以你的身份,何必跟他一般见识。”田楚楚顾不得心中的惊讶,连忙上前打圆场,其实此女来闹已不是第一次了,田楚楚几人早就习惯了,对方天之骄女,既打不得也骂不得,大家每次都是陪着笑脸,让少女痛骂一顿,出一番气也就好了,可谁知道这一次萧尘突然出现,他不清楚情况,这才动起手来。

  其他几个胖子也是点头哈腰的连连道歉。

  萧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还完全处在震惊当中,长鞭断裂的那一刹那,紫棍反馈了一丝能量,注入他的体内,萧尘立刻感觉到了说不出的舒爽,不但疲惫感完全消失了,就连手指上的伤也似乎好了。

  “你竟敢毁了我的武器,你们给我等着!”红衣少女气鼓鼓的扔下手里的半截鞭子,狠狠的瞪了萧尘一眼,头也不回的跑了。

  少女的声音使得萧尘回过神来,不由得纳闷。

  “田师姐,那个女的是怎么回事?”令萧尘惊讶的是,红衣少女看起来比他还小,田楚楚竟然叫对方师姐。

  “她叫孙凌瑶,与你一样是外门弟子,不过她还有一重身份,是孙长老唯一的孙女,每天药膳供着,可以说打从娘胎里就开始修行,武功自然不一般,辈分地位也高。”田楚楚叹了口气,一边给萧尘解释,一边招呼众人收拾地上的狼藉。

  “我们药膳房无任何福利,更不要谈工钱,但我们总不能一辈子白白做事,私下克扣药材,这是心照不宣的事,孙长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那孙凌瑶身为孙长老的孙女,看不过去,屡屡与我们作对。”

  萧尘皱起眉头,虽然田楚楚没说,可萧尘看得出,这一次孙凌瑶来闹,而且骂的那么难听,应该是因为他的缘故。

  “别想她的事了,这丫头性格虽然张扬跋扈了些,可心地还是不坏的。”田楚楚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实你来的正好,我也有事要提醒你,今天考核的时候,你对临川郑家的人出手了,对不对?”见萧尘点头,田楚楚露出凝重之色,“他虽然未死,可已经残废了,这件事,我无法说你做错了,当时就那种情况,你若不出手,便有生命危险,也根本得不到晋升外门的名额,可是郑家依附我太行剑宗近百年,在宗门内的势力不是你能想象的,你废了他们家族的人,现在我们只能希望那个人在他们家族内的地位寻常,否则……”

  田楚楚苦笑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个少年年纪轻轻能被家族选出来,参加太行剑宗的外门考核,地位又怎么会寻常,好在对方似乎不是天纵之资,还没到直接被某位长老收归门下的地步。

  即便如此,在田楚楚看来,也绝非一个小小的萧尘可比。

  “放心吧田师姐,你忘了我是怎么进的药膳房?”

  田楚楚双眼一亮,是啊,萧尘可是硬生生挤掉冯大俊,临时插进来的,岂会没有背景,她事后更从刘巍那里得知,萧尘是楚掌座亲自带进门的。

  尤其这次楚掌座亲口要萧尘参与外门考核,开始以为是为难他,但现在感觉好似不那么简单。

  看到田楚楚圆盘似的脸上重新露出笑容,萧尘也微微一笑,但他心中并没有轻松,因为只有他自己才明白楚苍生将他引入宗门,给了他习武的机会,对于当年的人情已经还清了,不可能再狭恩图报,要求楚苍生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