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初入太行剑宗
风圣大鹏2018-08-02 20:093,424

  不多时,随着楚苍生来到一处阁楼前,旁边竖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山石,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三个大字。

  杂役处。

  石头亭内,坐着一个身穿淡绿色长衫的青年,此人面孔很圆,如一颗球,下巴上却没丝毫的赘肉,神情显得冷淡,可在看到走来的楚苍生后,立刻站起身,如训练多久的标兵一样,麻利的向着楚苍生拱手抱拳施礼,心道今天吹的什么风,一峰掌座竟然屈尊来此地。

  “将此子送去药膳房。”楚苍生留下一句话,没有理会萧尘,转身离去。

  圆脸青年听到药膳房三字后一怔,暗想此子何等来历?上下打量了萧尘一眼,见眼前少年孱弱,风尘仆仆,脚步虚浮,完全不像会武功,更何谈来历。

  这般年纪还收入门中,又给予了药膳房这种优待,圆脸青年心中虽有不满,可却不敢真的质疑苍云峰掌座的决定。

  再想到药膳房几人,都是眼高于顶,难以接近,不禁冷笑,不知这孱弱少年能坚持几日?

  圆脸青年给了萧尘一个布袋,面无表情的交代一番,随后带着萧尘走出阁楼。

  “好地方啊,我以后就住在这里吗?”看着身边一座座晶莹剔透的阁楼,时不时的还有相貌秀丽,英气逼人的少女路过,萧尘目中忍不住显出期待之色。

  时间不长,萧尘看到脚下蜿蜒的小路前方,露出一座破破烂烂的大门,大门敞开着,能看到里面的几间平房。

  院子两侧各有一排灶台,粗略看去,大约可同时烧六十口锅。

  灶台前面坐着几个胖子,肥大的头上戴着一顶白色高帽,显得十分滑稽,一个个用粗壮的大腿翘着圆滚滚的二腿,看那神情好不暇意。

  萧尘也是一愣,对这太行剑宗似乎有了新的认识,此刻日头还没西沉,眼前这些人,做杂役居然做的如此安逸,一个个膘肥体胖,满脸肥油。

  圆脸青年快走几步,站在院子门口,盯着其中一个梳着包子头的胖子,脸色露出痴迷之色,在萧尘的目瞪口呆中,激动的开口。

  “楚楚师妹,几日不见,师兄我可是想念得紧啊,你何时才同意与我结成道侣,免得师兄整日牵肠挂肚。”

  顺着圆脸青年色眯眯的目光看去,那女子红光满面,五官都眯成了一条线,肚子跟胸和屁股,胖的不分你我。

  萧尘倒吸一口气,前面的女子,那相貌,那身材,横看竖看都让人觉得下不去手,这圆脸青年什么口味,居然也能一脸色相。

  “你个没出息的玩意,想泡老娘,不就是惦记着那一口,给你,孙长老药膳里截下来的,快走吧,老娘还忙着呢。”那名叫楚楚的胖女子扛着大勺走来,地面都颤了,朝着圆脸青年啐了一口,扔给他一截黑乎乎的枝条。

  圆脸青年满脸堆笑,小心翼翼的收起枝条,对着胖女子又说了两句肉麻话,这才美滋滋的离开。

  “你小子就是新来的?能将原本安排好的冯大俊挤下去,不简单啊。”胖女子目光扫向萧尘。

  “小生萧尘,见过师姐。”萧尘连忙抱拳。

  “你知道我们药膳房是做什么的?”

  “可是以药入膳,药借食力,食助药威,二者相辅相成,不知对否?”萧尘斟酌着说道。

  田楚楚闻言,噗嗤一笑,“老娘这里一群大老粗,今日总算来了个人模人样的。”

  “我药膳房主管一众长老与掌座的饭食,至于内外门弟子,只要出得起药材银两,也可给他们做顿药膳。”

  “我叫田楚楚,是这药膳房的掌勺,你以后叫我田师姐或者田老大都行,那是朱老二,邢老三,王老四……”田楚楚指着大锅旁边那几个胖子一一介绍。

  “至于你,是萧十一,以后我们就叫你小十一,你看你细皮嫩肉,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走出去真丢我们药膳房的人啊!不过没关系,既然来了药膳房,就是自己人了,不出半年,肯定能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田楚楚拍了一下萧尘的肩膀,一下子差点没把萧尘直接拍倒。

  “多谢田师姐。”萧尘久经人情世故,自然看得出这个田师姐对他并无坏心,但要是胖成她那模样,萧尘心里决计不愿。

  “小十一,习武之人内炼一口气,外炼筋皮骨,像你这样全身上下没二两肉怎么吃得消!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田楚楚见他态度谦和,心中颇为满意,又叮嘱了两句,然后拎着萧尘就来到了角落的一排灶台跟前。

  “今日是你第一天来,按照药膳房的传统,新人负责清理炉灶,今日天色不早了,你就先把那些闲置的灶台清理出来便可。”

  灶台显然很久没有用过,上面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灰。

  “这些炉膛里面积压了很多烧完的柴火没有清理,不好点火,本来都是留给冯大俊的活,现在只好你由来做,慢慢干吧。”田楚楚笑了笑,胖脸的肉都挤到了一起,拍了拍萧尘的肩膀,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萧尘望着那一排灶台十个灶头,心中有几分明悟,他是来找楚苍生拜师,对方却将他安排在杂役处的药膳房做工,绝口不提收徒之事。

  “既来之,则安之,这未必不是楚大侠有意考较我的心性。”

  萧尘挽起袖子,撅着屁股挨个清理起来,别看他是书生,平日里为了讨生活,没少做过长工。

  黄昏时分,田楚楚等人正在忙碌,萧尘这边已经清理出了九个炉膛,只剩下一个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咦?”萧尘折腾了半晌,脸面和衣衫都蹭上了乌黑,这才从炉膛内的柴灰中,取出一截木枝。

  木枝很特别,有些沉重,外层的树皮如同蛇皮,有些地方被火烧焦翻卷着,露出一抹紫意。

  “这截树枝被用来生火,竟然在火焰下丝毫无损,真是怪哉!”萧尘心中惊奇,用手搓了搓,树皮一层层脱落,露出光秃秃的木棍,泛着深邃的紫色,隐隐可见似乎还有一些黯淡的纹路。

  他饱读诗书,心中知识面非常广阔,可却一时看不出这根树枝属于什么树种,而且此木棍不惧怕火焰,上面还有十几条黯淡的条纹。

  萧尘眼睛一亮,顿时觉得这根木棍很不简单,拿在手中掂了掂,越看越是喜欢。

  他取下背上的布袋,小心翼翼的将木棍塞进去,重新背回背上,感觉自己刚走完山路,又猫着腰捣鼓了半天炉膛,此刻腰酸背痛,萧尘站起身,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田楚楚远远的看到,拎着大勺就跑了过来。

  看了一眼清理好的一排炉灶,见萧尘手脚麻利,干活踏实,脸上多了一抹笑意,叮嘱萧尘勤习布袋里的东西,然后将他安排到末尾的一间屋舍,就又去忙碌了。

  暮色降临,萧尘在屋舍内,取出杂役处圆脸青年给予的布袋。

  里面除去萧尘自己放的木棍,还有一把木剑,以及杂役的衣服和令牌,最后是三本书册,除了厚一点那本是门规,还有一本上面有着龙凤飞舞的几个小字。

  剑法入门九式。

  而另一本薄薄的不足十页,封面上写着一气吐纳法。

  萧尘却是没有急躁的去看剑法和内功心法,反而是先将那本门规拿起来,无规矩不成方圆,既然打算常住此地,他必须先弄清这太行剑宗的规矩。

  半晌之后,萧尘长出口气,放下书册,一共一百一十二条门规,他已全部烂熟于心,不愧是高门大派,果然门规森严。

  天色渐渐地黯淡下来,落日的余晖已经消失不见,屋外冷清清的一片寂静,屋内静悄悄的烛灯闪烁。

  萧尘的目光看向那两本薄薄的书册,眼中露出郑重,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习武,而通向武者的大门,此刻就在他的手中。

  “这学武竟然有两本书,这是要同时学,还是需分个先后?”萧尘深吸一口气,翻开剑法入门的第一页。

  剑法入门九式的开篇。

  剑,开双刃,身直而头尖,横竖可伤人,刺可穿甲,生而为杀,百兵之君。

  剑法,即用剑之法,武学之上乘。

  学武最终,打破肉身桎梏,踏破虚空。

  萧尘眼中露出兴奋之芒,这本书由武学到剑道,书中详细讲述了钩、挂、点、挑、刺、撩、劈、缠、落,九式剑招的运行之法。

  “剑法是上乘武学,那一气吐纳法是干什么的?”

  萧尘心中想着,又翻开了一气吐纳法的第一页。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有阴阳,武学有内外,若想达至天人合一,长生久视之境,唯有内外兼修,动静相宜,以内拓外。

  人体外有骨肉皮,内有十二经脉,阳世之人皆有三魂七魄,十二道经脉为十二道枷锁,锁住人体七魄,天地二乔锁住三魂。

  内功所修打破枷锁,使得三魂七魄得以沟通天地,一步一步超脱生死,长生久视。

  萧尘饱读诗书,若非科举黑暗,说不定早已是登科进士,自然很轻易就能理解书中文字想要表达的意思。

  “武学修炼到极致居然可以长生久视,不知楚大侠到了何等境界?我初入武学,切勿好高骛远,如同读书一般,一切还要勤苦修炼才是。这外功剑法和内功法门,追求相同,道路也不算相勃,太行剑宗不愧是名门大派,一开始就让弟子内外兼修,打下坚实基础。”

  以前在在紫阳县的时候,萧尘偶尔路过武馆,看到里面的人围在一起练打拳,现在想来,他们修炼的只是外功,顿时觉得自己来太行剑宗此举极为明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